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八十一[无尽波涛 沧海无量]
    自季禺履任登莱道数月以来,轻赋薄税,从未征过劳役,断案公禀,素为民间称赞,虽只是小有成就但也是难得好官。

    而邻道忻密诸邑早已接到朝廷公,诸司衙门等待良久也不见新刺史到任,不知吕岳乃是武将,还以为刺史在来的路上被山贼草寇给杀了,广派哨骑沿路寻找接引。

    发现吕岳留着登莱道后,忻密道则派人数次来请吕岳就任,奈何吕岳缕缕推托,让忻密道判官与诸路衙门处政。

    晃眼间数月过去,时间到了成汤二年三月十五,正值春暖花开,登莱刺史部衙两个守门差人正接耳交谈

    “数月以来每日城外船坞都响个不停,昨日突然不响了,我还有些不习惯呢,也不知道两位新来的刺史老爷在搞什么”

    另一位差人摇摇头道“听说是在造什么大舫舟,能远洋万里,也不准闲杂人等靠近,不过今日船坞的匠作都领赏钱回乡了,应当是舫舟造好了吧”

    前面差人回道“应该如此,不过新来的老爷真是好官,让匠户作事还给赏钱,不征徭役,也轻赋税,还能禀公断案,真是清天大老爷”

    “老爷是青天大老爷,中原亳都的大王也是圣贤天子,与前朝暴夏相比真是不同,轻徭薄赋,大王也不好战,诸侯摄服,再无战争,这才是盛世之像…”另一位差人也赞叹道,却是月前官府邸报传阅天下州官,诸侯,为避前朝还未死的姒葵夏后天子之号,朝廷商议改称商后天子为大王。

    这二人正自闲扯,一位皂袍玉带,戴进贤冠的吏走过来见二人闲谈,嗔怒骂到“不好好执守衙门,再闲谈甚么,刺史老爷可在府中么,白波渡闾里争水械斗,死三人,伤了十余人,尔等快去通报刺史”

    “回钱判官的话,小人在谈天子仁德,刺史清廉公正,二位老爷正在府中,老爷说过有公事请直进便是,钱判官即有要事请直接进吧…”差人不卑不亢回道。

    钱判官气的两撇猥琐八字胡须颤动,本要治这二人不守公务之罪奈何这小子交竟然抬出大王与刺史老爷压他,只好冷哼一声,转而面色恭敬讨好之色走进院里。

    刚才回话的差人嗤笑一声“这厮还想抓咱把柄,我抬出大王和刺史,你看他脸气的一阵红一阵白的,就是那我无法,这钱判官自上任以来,扇风点火,迎合上官做的多了,可没干几件好事”

    二差人正自嬉笑嘲讽,只听衙里传出钱判官那尖细惊恐的吼声“刺…刺史老爷不见了…失踪了…两位老爷都不见了”

    两差人脸上一惊,不敢怠慢,也急忙跑入衙内,钱判官一声尖锐嘶吼早惊扰诸司主簿,纷纷入正厢房。

    只见钱判官焦急坐在地上,诸人找遍整个衙门,地都刮起三尺,也没找到季禺,吕岳二人,只在案上发现无名书信一封,用官印玉蝶压在朱紫官袍上,旁边还放着刺史乌沙。

    诸人焦急不已,按新颁的商律,无故失踪上官不见踪影,均按下属司吏阴谋杀害上官,或造反之罪论处,这可是诛九族的重罪。

    一众司吏赶紧打开书信,果是季禺轻笔嘱咐,可报自家出海寻仙去了,将书信交于成汤,可赦众人无罪,末了著道诗一首,名曰《辞红尘,叹利禄功名》

    七尺红罗书大字,

    一堆黄土盖章。

    总是王侯并将相,

    一世功名半点无。

    百年不过戏一场,

    顷刻一声锣鼓歇。

    诸司吏若有所悟,霎时只觉功名利禄如同游梦戏曲一场,武艺,名利传,高官朱紫,百年后不过是黄土一堆罢了,皆有神仙方为正道之感。

    钱判官大喝一声“还不赶紧去河边寻找,世上那有甚么神仙,不过方术,异术之士,虽有神通,可照样逃生死,长生不过是虚言罢了”

    众人恍然大悟,连忙分散跑出州衙,着人沿海岸四出寻找,这一找就是半载岁月,寻遍周边数百里岛屿,毫无人影,直到新任刺史到来,倒是成汤听闻此事,却派人与沿海修建季禺二人行宫庙宇,册封为神仙。

    自此官员渐渐忘却此事,倒是登莱沿海百姓一只记得有这么个好官,传说季禺吕岳二人喜慕神仙之说,辞官归隐,登萍渡海,得海外仙人收为弟子,成功升仙,这个故事几经流转,夸大虚构,一只传承东海数百载。

    ——————

    茫茫大海,一望无际,海天一色,幽蓝如碧,浪湃波涛,水卷尘沙,沧海横流隐暗礁,自古少船行,时有游鱼蹦跳出水嬉戏,有处幽深千丈,不可见底,有的水深数尺,能俯观虾蟹。

    时有数十丈巨鲸出水,喷出数丈水线冲天,季禺二人皆有惊叹之色,吕岳连蹦带跳,激动不已,季禺则平静些,毕竟梦中也曾从一种幻术箱(电视)中见过此物,只是亲眼看到还是头一遭。

    吕岳把抚船弦,指着鲸鱼惊愕道“兄长…快看,好异兽,好异兽啊,只是不知能否收伏,也给咱做个脚力使唤”

    “这个名叫鲸鱼,个头虽大,但海里到处都是,无甚稀奇,也无智慧,也能收伏”季禺摇摇头,各吕岳科普道。

    二人自阳春出海,季禺使风加速,一日过数百里,径直走了半月,也不知走了多少千里,只是依然大海茫茫一片,不见陆地。

    季禺心去缺缺甚是厌烦无尽海水,吕岳倒是兴致勃勃,每日都出舱看水中游鱼海浪,一点也不觉无聊。

    二人费心数月,仿古图造成一艘大船,此船名曰舫舟,有方舟之意,乃大禹治水所乘,其尾高耸,设楼三层于上,其傍皆护板,护以茅竹,竖立如垣。

    舫舟有三层甲板,中为四层,而最下一层不可居,惟实土石,以防轻飘之患;

    第二层乃桨夫寝息之所,以地柜居之,须从上蹑梯而下;第三层左右各置水门,中置水柜储存淡水,前后盖木棕,系以缆绳,

    最上一层为露台可接天雨露水引入水柜,须从第三层穴梯而上,两旁板翼如栏,为寻常闲观眺望之所。

    因季禺会使黄风催帆行船,遂舫舟也不须桨夫,只季禺吕岳二人独自携些淡水,油盐粮米上路。

    一路伏波而行,舫舟也随着水浪起伏,绕是行船半月,季禺还是没有习惯海上行船。

    在海浪起伏中只觉眼冒金星,头晕脑胀,心中也波涛汹涌急欲呕吐,吕岳倒是好无不适依旧兴高彩烈,季禺只好转身回舱道“贤弟再此操舟吧,我略有不适,先去歇息了”

    吕岳头也不回,只是连连答应,让季禺自家歇息去,季禺摇头正要回舱,海面却变故徒生,轰隆一声波涛炸响,一道浪头卷起数丈之高。

    这大浪只定在船前数丈,也不落下也不在升,季禺二人正自惊奇,浪中缓缓升起一怪。

    见此怪面目狰狞凶恶并不输他,生得面如青靛,须发绯红蓬卷,披挂齐整,手托柄丈长钢叉,立于水面观望。

    “呔…你是何方水怪,竟敢托浪而行,挡你吕爷爷的道,识相赶紧退下”吕岳不待此怪开口,当心一撩袖袍,执剑喝道。

    那怪嗤笑一声,卷浪登上甲板,也回声喝骂道“某家乃上帝亲笔御封东海巡波夜叉李洪,你又是何方妖怪,敢登舟从我的地盘过路,识相的赶紧交些人事礼仪,否则定叫你舟翻人溺”

    吕岳大怒,劈剑欲打,被季禺一把扯住,季禺想起梦中曾有一人打死夜叉,惹出泼天大祸,这小鬼难缠,打死了他惹出海龙之类,再水上季禺二人可不是水族的对手。

    “这位巡海将军,不知从你地盘路过,需要缴纳多少人事,舟上有的我皆给你就是,还请莫要为难”季禺按下吕岳,朝李洪拱手一礼。

    李洪小眼睛乱转,瞄了一眼数十丈的舫舟,也报拳回礼道:

    “还是你知些礼数,舟上粮油酒米,某家一概不要,看尔等穿着也不像是十州部族出来经商的,你打开船舱,把钱全给我,某家不仅放你们过境,还保你一路顺平,无妖魔扰乱”

    季禺只好把船舱打开,因出海访仙,并未带多少钱财,只有青蚨铜钱百十贯,季禺悉数交与夜叉李洪。

    岂料李洪捻起铜钱,翻看半晌一把掼在地上,大怒喝道:

    “好两个贼厮鸟,敢用这些南赡部州的钱来唬我,某家要的是东胜神州的钱,要这些中土的破铜子儿有何用,赶紧换东胜神州贝珠出来,否则将你二人视为偷渡海域的妖魔处置,先剁成肉酱吃入我腹,再把魂魄勾入阴曹受苦…”

    季禺见此,面色沉了下来,今日怕是不能善了,一旁吕岳早已按捺不住李洪,劈拳迎头打下道“好撮鸟,你唬谁呢,你吕爷爷连鬼神都敢打,还怕得你来,且吃我一拳”

    这夜叉看着威风凛凛,实则是个武艺平平的草包,被吕岳一拳放倒,沙包大的拳头砸下,不一时李洪满脸肿胀,哀嚎求饶不绝“哎哟…好爷爷,我错了…小的服输了…莫打,莫打”

    吕岳这才嗤笑一声,收拳一把提溜起李洪嘲笑道“你如此草包,还能蒙上帝圣敕御笔封为巡海大将,你武艺稀松,那些妖怪能伏你管…”

    季禺也上前问道“你方才说的东胜神州是甚地界,为何称九州为南赡部州,从速讲来,还能少埃些鞭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