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八十二[四大部州 海外五岳昆仑]
    夜叉李洪不敢怠慢,惶恐解释道“不知二位可是从西南边中土九州而来么,九州之外包括万里蛮荒,直至西昆仑边界的广阔地域,都唤做南赡部州。

    出西昆仑之外直万西走,还有亿万里广阔天地,而西方就唤做西牛贺州。

    北海之外也有天地,生民居雪山大漠,或玄冰海洋,穷劳困苦,难以活口,这片地方就唤做北具芦州。

    而南赡部州东南西北皆有汪洋大海,东海有三山曰蓬莱,瀛洲,方丈,其外还有东海昆仑接连天地,素为阐教上仙所居,海外也有五岳,广有真仙上圣,还有十州,皆广阔愈万里,也与九州一般黎庶无数,只是还未开化,这片地域就唤做东胜神州了”

    吕岳有些疑惑“东胜神州与南赡部州可有区别”

    李洪略微挣扎,把衣襟从吕岳手中扯下,站在甲板整理袖袍,见吕岳面露不耐之色,李洪浑身一颤,面带赔笑说道:

    “不同…不同,这四大部州,众生善恶,各方不一,东胜神州之民,最是礼天敬地,心爽气平,天真之辈(指上古之人心念通达,寿尽天年)众多。

    北具芦州,粮食甚少,人为求存身,遍地草寇,山贼,各路军使乱战,人民最爱杀生,只为糊口尔。

    南赡部州者,多出圣贤,又称中土或九州,物产丰富,明最为领先,是天朝上国,但人民多贪鄙,或争强,贪淫乐祸,最爱饶舌鼓唇伤人,也是众神仙避之不及的是非恶地”

    说道这里,夜叉李洪顿了顿,有些轻蔑道“至于西牛贺州么,我只听同僚讲过,说其人民黎庶与世无争,衣着风貌大异中原,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有亿万里地域无边,只是多为旁门,左道,辟支佛门一类的外教所居,也能人人固寿,但西方并无高真上圣”

    季禺想了想道“你巡海的地盘有多大地方”

    https://m.xla.

    “出了这还走一千里,都是我所管辖,两位爷勿扰,只须放我入水,我会推波助澜,可以让二位爷的舟跑的飞快,半日即能到哩”李洪小眼睛一闪,连忙讨好的回道。

    季禺笑而不语,过了半晌才道“夜叉兄弟,可能不能先放你了,也不须你推波了,你自在船上玩耍,待我们走出你的境外,就放了你”

    吕岳不待夜叉李洪答应,直接一把提溜着,把李洪钢叉收了,扯入舱中关着。

    季禺二人相视一笑,直接掏出巽风幡,霎时一道黄风气,飘飘忽忽,舫舟突然加速,推波助澜,分水而行。

    这般行至傍晚,季禺估摸应该跑了有前余里了,让吕岳把李洪扯出来,见其神色厌厌,毫无精神,季禺笑道“怎么样,也叉兄在里面过的可好么”

    李洪青脸一白,连忙摆手道“还好,还好,只是久居水中,有些不耐干渴”

    吕岳袖子一抚,喝道“这里到哪儿了,赶紧说,否则爷爷几拳叫你了账”

    夜叉把吕岳把手扯住,防止其钻水遁走,夜叉李洪观看半晌,连忙回道“敢问两位爷要哪儿去,从这片海直走,约莫还有三万里,即至炎洲岛”

    “炎洲?你可听说海里有个大能在蓬莱传教收徒嘛,这个路怎么走”吕岳又扯住李洪道。

    “炎洲离西岸七万四千里,地阔数千里,洲中并无凡人,尽是上古神人,和散仙,人仙所居,海上多异兽,或取其身,或取其毛,炼之则可延寿,是以仙家众多”李洪洪想了想,又缓缓道:

    “至于蓬莱,你们怕是走错道儿了,蓬莱还有稍微往东北走,从这过去再往前走,就会入进入西海了”

    吕岳一把拧起李洪,大声喝道“朝蓬莱走,你赶紧领路”

    李洪微微一颤回道“两位爷,放了我吧,前面就要出我的地盘了,且每日我们都有鱼肚将,伏波将要来点卯哩,若不值守,会受重罚的”

    李洪面带哀求之色,掏出一只罗盘递给季禺道“两位爷,路我给他们指明,这个舆盘可以定拨方位,此距蓬莱还有十数万里,恕小的不能跟随”

    季禺眼睛转了转,满脸微笑走到李洪面前,掏出颗泥丸子道:

    “这个名唤三尸九虫浑身流血长疮毒丹,采南赡九九八十一道毒药合成,还要祭炼七七四九天方可入药。

    一经吃下随时不隐,毫无异状,可照我指诀一掐,立即发动,三尸入脑,九虫侵身,浑身先是流血长疮,而后爆裂而死,实乃居家旅行,杀人放火之必备良药,只要你磕一粒,保证不会上表水族过来报仇,我就放你”

    李洪一听吓得脸色煞白,惊恐万分道“二位爷,直接放了我吧,莫要用如此狠毒的毒药害我啊,我不是坏人,你也念我巡海数百年,斩妖除魔,多少有些功德,请莫害我”

    季禺二人只是不依,硬要李洪吃下这粒良药才能走,李洪无法,为了自由只得咬牙一把吞下,季禺见此笑道“未免你不能谨记,先捻上半决,要你试试厉害”

    季禺不由分说手决一掐,李洪只觉腹痛欲裂,躬身如虾一般滚倒在地,满地打滚求饶,季禺送开手决,一脸和蔼的扶起李洪问道:

    “李兄感觉如何,是否觉得浑身舒坦纳”

    李洪面无血色哀求道“舒坦,舒坦,但请莫要掐诀,我现在腹痛难忍,我发誓绝不会上报将军,前来拿你们,放我走吧…放我走吧…呜呜呜呜”

    吕岳把李洪扶到船弦手松开,李洪转头深深看了季禺二人一眼,转身跳入水中,半点水花都未闪,遁走不见。

    季禺抿嘴一乐,招呼吕岳持着舆盘辩明方位,朝蓬莱行去,风助船力,行速飞快,转瞬消失在茫茫海域。

    那颗丸子实际上只是颗泥丸子,但被吕岳吹了口气,种人一缕瘟毒,遂李洪只绝腹痛难忍,但季禺推测李洪发现不对,定要去找上司或龙王看的,定能发现毒丹是假。

    而李洪被季禺二人折辱至此,以其禀性岂能罢休,他是个草包无疑,可海中龙族可不是好惹得,所以季禺二人感觉溜了,溜了。

    二人一个操船认方位,一个使黄风相助,须臾飘过千里,这般行了半月之久,吕岳也放松下来道“兄长,看来那李洪还是惧我等手段,不敢做声哩”

    季禺没好气道“怎的,你还失望不成,有甚得意的,若水族追来,今番我等却是死了”

    吕岳闻言不语,继续垂首操舟,又行了数里,吕岳兴奋指着前面道“大兄快看,好大的岛哩,莫不是蓬莱到了么”

    季禺抬头一看,前方果有一岛屿,长不见首尾,满山红翠翠,绿茵茵,虚空放彩云,层层烟霞笼罩,红翠翠是百年老枫不按时令红,翠翠瑶草艳艳,绿茵茵是当中一株好树,十余丈高泛起满山光华。

    丹崖险壁,老猿缩身拽青藤,青林岭中寿鹿仙鹤鸣,山如彩凤飘飞,屿如麒麟横卧,绛主丹,瑶池草,地地奇葩。

    季禺也道“好山…好山,只是不像蓬莱,蓬莱离此还有数万里之遥,这太近了,也不知此岛有何名号”

    而人放慢船速,缓缓飘浮,正自攀谈,后面忽然波涛声大作,季禺二人转头一看,面色苍白愕然,一片浪头高有数百丈,遮天蔽地,也如夜叉推水一般,停在船后数十丈定立。

    季禺二人正自愕然,水中一声咆哮,雷震苍穹,势压波涛,千里颤抖,船都被这如老牛眸叫一般的声音震得颤颤巍巍。

    季禺摇摇晃晃把住船弦惊叫道“不好…有龙族追来了”

    季禺早有见识,一条幼崽螭龙都能变化数十丈大,喷云吐雾,神通无匹,只听这吼叫咆哮声,绝对不是未成年之幼龙。

    季禺二人正惊慌失措,波涛降下,不待二人松口大气,数丈千一道青影破水钻出,须臾伸出水面数百丈。

    季禺二人定睛一看,只是一条似鱼尾但有须的青龙尾,龙尾只伸出小半就露出数百丈之高,大舫舟在其面前犹如沙砾一般,正还只见龙尾,不见龙头。

    龙尾划出阵阵呼啸,带出狂风缕缕,一尾巴扫下,吕岳大叫一声不好,先把季禺推下水去,自己也赶紧跳船而逃。

    季禺二人入水直往深海底游去,不敢浮于水面,刚潜下去,一声巨响传出,万丈波涛震颤,水花溅其数百丈。

    同是一阵海啸发出,地都山摇,千里岛屿皆是地震雷霆,山石崩塌,季禺只绝无尽压力传来,眼前一黑,只依稀朝海岛游了几下便再无知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