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八十三[乙木奇珍 东室青龙之精]
    季禺悠悠睁眼,只觉浑身酸麻,双耳涨痛,耳边浪花之声响起,季禺又闭目歇息半晌,才缓缓爬起,见四周是一片沙滩。

    海岸数百里,岛中间一株青翠树褶摺生辉,正是刚才在船上看见的岛屿,朝四周望了片刻,舫舟已成碎片,季禺顾不上忧虑舫舟,急忙在岸边寻找吕岳。

    边走边喊不见答应,季禺沿着海岸搜寻,终于在一块浪花卷起的礁石上,背朝天躺着,底下还有一滩血,季禺一惊,慌张大声呼唤,几个跳跃跑上礁石,一把扶起吕岳。

    摸摸脸,捏捏四肢不见外伤,只是把额头磕破,再礁石上怼了个小眼,季禺探手见其呼吸沉稳有力,心中大送口气。

    见其睡得深沉,季禺呼唤几声拍打脸颊也不见醒转,只好把吕岳背起朝岛内走去。

    一路豺豕鹿麝见人也不跑走,只是远远站着,好奇看着季禺,甚至还有白猿跑到面前树枝上,探手想摸季禺脑袋,被季禺挥手喝退。

    此岛甚大,季禺向里面走了十余里,也不见首尾,只好找了片空地把吕岳放下,担忧有豺狼吃他,季禺也不敢跑远,只在附近折了点枯藤点上,烧了一堆火烤衣服。

    不像过了片刻,那只白猿又跑了过来,手捧芭蕉叶,端了盘中原少见的仙果奇花过来,走到季禺面前,小心翼翼递给季禺。

    季禺一笑接过,想抚摸白猿,却被这猴儿一个筋斗,腾在数枝上躲着,面露惧色和好奇之色打量吕岳二人。

    季禺拱手抱拳一礼“谢仙猿赐来异果”

    白猿蹒跚落地学着季禺抱拳一礼,吱吱叫唤几声,几个跳跃攀着树枝上的青藤爬走了。

    https://m.xla.

    这时吕岳也悠悠转醒,朦胧惺忪的眼睛看向季禺道“大兄你怎在此,可是伐夏功成了么”

    季禺见吕岳这是摔断片了啊,连忙一把扶起吕岳,面露忧虑关心道“你忘了伐夏早已功成,你我现在正出海数月去寻仙访道哩,贤弟你没事吧,感觉可有邑样”

    吕岳眉头一皱,摸着头痛嚎一声,接着恍然道“确实如此,是我记差了,头有些疼,我没事”

    季禺拿起地上芭蕉叶,端给吕岳面前道“来尝尝这海外的果子,咱歇息一番,在这岛上砍点树造舟继续上路”

    吕岳随手拿了个菠萝就咬,入口酸涩扎嘴,不禁问道“兄长你在何处寻的果子,这般奇异不类中原,只是不仅酸涩扎嘴,难吃的紧纳”

    季禺一笑,也捧起菠萝,用剑把皮削下,用剑尖把菠萝孔里的毛刺刮干净,对吕岳笑道“这个不是那样吃的,你学我这般把皮削了才行,这个叫菠萝,是海外一种矮树上长的”

    吕岳恍然夸赞道“兄长真是博学多才,见多识广,我吕岳自娘胎落地,还真没见过这东西,闻所未闻”

    季禺微笑不答,把手上削好的菠萝递给吕岳,自己又那一块菠萝默默削着。

    他能告诉吕岳自己也是头一遭在此界看见菠萝嘛,随着季禺发现梦中之事多与现实重合,不禁对梦中事物愈加重视,把从幼年至现在的所以断续梦境拼凑起来,回忆起了很多不曾在意的东西。

    二人吃了菠萝,椰果之类,略微腹饱,即起身灭了火堆,朝岛屿中心走去。

    又走数十里,至岛屿中央忽闻山间一声猛兽厮吼,季禺与吕岳对视一眼,季禺道“还是过去看看,不像刚才那条青龙,若是龙属正好宰了吃肉,在岸上我有巽风,那捏水族稳稳的”

    吕岳点点头赞同此言,跟随季禺朝林间深处一片山顶走去,离得愈近,猛兽嘶吼声愈发清晰,也如老牛吼叫一般音调。

    季禺跑上前一看,山中有一株青枣树,高有十余丈,粗有数人合抱,枝叶犹如伞盖,遮蔽数十丈,方出光芒阵阵,一颗颗枣儿珠圆玉润,青翠欲滴。

    一只猛兽高有数丈,其形如牛,肋生双翅,尾似蛇尾有翼,脚指生蹼,又似游鱼,集龟牛蛇鱼鸟之特性,样貌奇异,声吼如牛,正余方才献果的白猿打斗。

    白猿提捏跳跃,辗转腾挪,身形灵活躲过异兽厮打,但身躯相距太大,抠挠半晌也伤不得那异兽,渐渐落入下风,焦急的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见季禺来了,白猿连忙示意,请季禺二人帮忙,驱赶异兽,白猿望季禺着边一分神,被那异兽趁机一抓按倒在地,啃了一口咬去半边身子,白猿哀嚎一声,悲鸣不已。

    “快就白猿,咱兄弟并肩子上”季禺大怒拔剑,招呼吕岳,杀向异兽,异兽一蹄蹬开白猿,转身打斗季禺,吕岳见机救下鲜血淋漓的白猿。

    一交手只觉一道大力袭来,剑刃刺在牛蹄,蹭出阵阵火星,如斩金石生铁,季禺有九牛之力,论气力还在这异兽之上,不过异兽双腿头颈刀枪不入,只有腰腹尾巴脆些。

    二人缠斗半晌,旗鼓相当,僵持不下,吕岳把仅剩半截奄奄一息的白猿放好,回身持双剑斩来。

    吕岳的武艺值足矣单抗哪吒,杨戬,等七八位武艺好手围攻,虽然此时没有三头八臂行瘟六宝,但也不是半吊子的季禺可比,点刺崩撩使得贼溜,几剑杀得异兽连连败退。

    季禺趁机退出战场,去照看白猿,刚走出数息,吕岳见异兽武艺不咋样,可头颈刀枪不入,着实难缠,也就打出了真火。

    吕双目圆睁暴喝一声,凌空一个筋斗翻入异兽身后,双剑齐出,一剑从谷道刺入直没入剑柄,异兽一声惨好,季禺正看得菊花一紧,却剑吕岳又是一剑自其下阴撩上,刺啦一声把正异兽后半截身子撩成两瓣。

    异兽翻滚倒地,臀部三尺往分做两瓣,鲜血乱飙,满地打滚哀嚎,季禺低喝一声,宝剑抛出化为白光落入异兽口中,这身具蛇龟鱼鸟的异兽哼哧一声,立时了账。

    吕岳拔出宝剑,走过来递给季禺,季禺接过宝剑插入背后剑鞘中用机廓锁紧,转身见只剩半截的白猿也是哼哼唧唧,叫不出声,已经奄奄一息。

    季禺抚摸白猿,面露难色,他还不是神仙,也无仙丹济世,见白猿痛苦,他也难过,只好不断扇出凉风减轻白猿伤口痛楚。

    白猿忽然睁大双眼,仅剩一只手捏住季禺手臂,指向枣树,哼哧一声气绝而死,季禺正自哀伤,忽见一股熟悉的清凉白光,自白猿脑后卤门升起。

    “这白猿莫非真是仙猿灵禽,好像要升仙了”季禺朝疑惑的吕岳解释道。

    这个白光季禺非常熟悉,不就是霁云公尸解时卤门发出的白光一般嘛,同样照的人浑身清凉,只是霁云公尸解时仙乐阵阵,有玄空上界的仙家引渡,而这白猿尸解只有白光而后在无声息。

    数息功夫,白光悉数飞出,一声忽哨,化为白光钻入枣树,枣树理解枝丫舒展,抖抖擞擞,叶片更加光亮,照得满空光芒。

    季禺吕岳愕然相顾无言,难道这白猿没死?

    正自疑惑不解,十余丈高的大枣树枝丫下落,一串串青枣俯低,落在季禺二人面前,吕岳惊疑道“白猿…是你么”

    “是我…但我不是白猿,白猿是我,多谢二位道兄为我挡下人劫,一树仙枣,任君取之,概能增福延寿,只是聊表心意,还请莫要嫌弃”枣树果然正是白猿,一道无名之音自树根传来。

    季禺二人也不客气,躬身一礼按下心中疑惑,摘下枣儿就啃,果然仙家妙品,异木灵根,枣儿汁水四溢,满口清甜。

    季禺二人只觉连日行船的不适尽去,浑身清凉通透,心如宝镜琉璃,似洗去尘埃一般,连吕岳额上伤口都缓缓愈合。

    枣树见季禺二人应下礼物,吃得香甜,不禁树枝抖动,如人欢心鼓舞蹦蹦跳跳一般,显然也兴奋不已,枣树一边解释道:

    “我本是乙木奇珍,东室之精,千年禀受日月造化通灵,自证自悟修成地行仙人,日前正是劫数临头,因我只知吐造化而不知吐还,天降有雷霆与人劫降下,渡得过修成法体,延寿百纪,渡不过树倒根短,魂飞魄散”

    季禺一听仙人来了兴趣问道“敢问道友,何为地行仙,是个甚功果,能否解惑”

    枣树枝丫沉寂半晌,似整理语言,随后缓缓道“所为地行仙,即指精怪,精灵,与散流道人,无人指点,或自证自悟,或无人指点误交误会,练出红丹一颗,永镇下田这个虽有神通,但只能炼形驻世数百载,这个功果就是地行仙。

    若能逢名师指点行九转七还的高深功夫练成金丹,也能炼成神仙长生不死。

    其外听闻西牛贺州有个镇元子,能传地仙正道,先练就福地,再升拔洞天,也能得长生不死,与世同庚,唤做大罗散真,又叫太乙玄门混元一气上方太乙天仙”

    季禺这才恍然大悟,乌阴叟所说的西方有个玄门高人正缘子,原来不是正缘子而是镇元子,唤做地仙之祖,与世同君的就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