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胎楼〕〔神魔至尊〕〔你是我的遥不可及〕〔超神系统〕〔太古龙帝诀〕〔超神系统〕〔一夜弃妃〕〔卓逸女婿〕〔餮仙传人在都市〕〔叶楚月和夜墨寒〕〔邪王绝宠:医品特〕〔绝世萌宝要翻天〕〔极品学生〕〔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八十六[紫芝崖下上清宫]
    宴后大痴散人领着三人游玩水云观,至其中亭台楼阁间,仙鹤飞舞,寿鹿老猿奔走嬉戏,奇花仙葩,修竹怪松,真是道家法庭,神仙福地。

    大痴散人见三人心不在焉,微微一笑道“三位道友莫急,今日才初九,蓬莱要每月初一才行授戒斋坛法会,且放心玩耍,整理心绪就是,待到心爽气平,月末贫道我驾云送你们过去授戒”

    季禺三人躬身一礼拜道“谢真人恩情,我等必不敢忘”

    这次大痴散人却没推脱,长身而立受了一礼,而后扶起三人道“此间景致尚可,可贫道于此修行数百年,早就看厌了,这白鹄道州还有许多盛景,除我之外还有六位高人,走我领你们去打打秋风…”

    说罢大痴撒人朝三人挥手示意,将身一窜跌足腾起百丈祥云,季禺几人只觉天地变幻,须臾之间换了天地,又落入一片岛屿,依然是仙鹤老猿,修竹乔松,只是此岛山崖更多更险。

    大痴散人带着三人落入山顶石洞,洞口百余丈,中间一片青纲石镜约有数丈,镜面光滑剔透似琉璃,映照金霞。

    大痴散人简绍道“这是七散人之一,磨镜屿洪道人,也是我碧游门下师兄,与我最为要好,他洞中有七宝莲花籽,食之身轻体健,能洗炼双目,得个目知鬼神的神通,且进去拜访,为你们讨要几粒”

    不须敲门,方走入金霞洞前,石匣自开,走出一鹤发老叟,葛衣芒鞋,手杵桃木仗,满面笑意来迎“今儿甚么风把崇明子道兄吹来了,洪道人见过几位道友,请进…请进”

    金霞洞中也与雨花洞一般格局,简陋朴素,洪老道一杵桃木仗,地下腾起氤氲红雾一片,须臾化为仙府洞天,天空当中一颗混元明珠,褶摺生辉,放无量光明,乃是洪老道祭炼多年的护身法宝辟地珠。

    洪老道给中人取出仙藕,玉莲,莲籽,桂圆,各摆一盘,皆是仙家妙品,紫府异果,食之各有神异,一番攀谈玩耍,洪老道和大痴散人偶尔也讲些道法关窍,入门事宜,还有一些禁忌。

    神仙岁月长,洞中无日月,须臾一场吃喝玩耍,不觉数日已过,大痴散人领季禺几人辞别洪道人,又架云游玩白鹄洲稀奇景致。

    https://m.xla.

    分别拜访了白鹄洲东鸢山鸠灵仙,梭罗岛乌海散人,嵇岳山黄烟客,磨镜屿洪道人,钓矶岛烟波叟,丘陵山金凤圣姑等一众仙家高士,皆得到热情款待,或论法,或谈玄,季禺三人大有所得把一囊青枣也散与了众仙家。

    时间须臾而过,又至二月末,几人回到黄椰岛水云观打点行装,大痴散人直接腾云驾雾带着众人往蓬莱飞去。

    白鹄道州距离蓬莱不过数百里,大痴散人云光迅疾,须臾即至蓬莱海域,季禺三人远远望见好一片仙洲,霞光万彩,瑞气千条,真个是:

    仙峰巅险,俊俊崔巍,坡生瑞草,地长涵芝,根连地秀顶接天齐。青松绿柳,紫菊红梅。

    碧桃银杏,火枣交梨。仙翁判画,隐者围棋。

    群仙谈道,静讲玄机。闻经怪兽,听法狐狸。

    彪熊剪尾,豹舞猿啼。龙吟虎啸,翠落莺飞。

    犀牛望月,海马声嘶。斋戒异禽多变化,仙鸟世间稀。

    孔雀谈经句,仙童玉笛吹。主怪松盘古顶,宝树映沙堤。

    山高红日近,涧阔水流低。知清幽仙境院,风景胜瑶池。此间无限景,正是先天仙境蓬瀛台。

    祥云迅疾,须臾而至,季禺三人不禁喜极而泣,吕岳伏在云头又蹦有跳指着蓬莱中央崖顶一片仙宫道“快看,快看…碧游宫,是碧游宫啊…”

    季禺三人也伏与云霭观看,但间蓬莱中央一座高崖宫阙仙楼,临海露出半边,碧游宫阙好风光,烟霞凝瑞霭,日月吐祥光。

    老柏青青与山岚,似秋水长天一色;野卉绯绯回朝霞,如碧桃丹杏齐芳。彩色盘旋。

    尽是道德光华飞紫雾;香烟缥缈,皆从先天无极吐清芬。仙桃仙果,颗颗恍若金丹;

    绿杨绿柳,条条浑如玉线。时闻黄鹤鸣皋,每见青鸾翔舞。红尘绝迹,无非是仙子仙童来往;玉户常关,不许那凡夫俗女闲窥。正是:无上至尊行乐地,其中妙境少人知。

    大痴散人也笑道“正是碧游宫,宫阙下的临海高崖唤作紫芝崖,仙台换做祖师讲经台,周边还有蓬莱阁,九龙阙等众多神仙盛景”

    正当众人以为大痴散人要领三人先去紫芝崖碧游宫揭拜教主,不想大痴散人飞过了紫芝崖,云头直接飞入崖下一片宫观中降落。

    见众人疑惑不解,大痴散人笑着解释道“现在还未持戒是见不了祖师的,今日先去蓬莱观宇中歇息,明日会有观中高功为新来求道的弟子收戒,而后经授三坛大戒,若那一戒过不了,祖师才凭授戒等级择法传授”

    说罢待领众人走入一片宫阙,匾书:上清宫,大痴散人随意找了个身着戒衣的小道士,请起去喊宫中方丈。

    不一是一位鹤发鸡皮的老道,头戴芙蓉如意冠,身着华丽法衣显然是位高功的九旬老道被几个小道童搀扶着走过来。

    老道颤颤巍巍的朝大痴散人稽首拜道“小道志清,拜见真人,真人架临弟子不胜欢喜,请入宫安坐…”

    “志清童儿,都甲子岁月你还没持过大戒么,转眼你也老了,我就不进殿了,这几位是南赡部州过来拜师学道的,你着紧安排一下,明日行授戒传度吧”大痴散人摆摆手道。

    志清老道躬身应诺,大痴散人转身朝众人叮嘱道“你们在此只是过渡,定要潜心学识,虚心求教,谨守戒律,是学上乘仙法,还是傍门左道,全凭这一遭了,老道我也不多唠叨,就先走了”

    季禺三人躬身拜谢大痴散人恩情,大痴散人潇洒摆摆手,转身腾云而去道“一定安心修行,师兄我在山顶碧游宫等你们…”

    上清宫老方丈朝大痴背影一拜,转身领众人入宫,径入客堂看茶,志清老道颤颤巍巍,温和笑道“你们是从南赡部州来的?那可是个好远的地方,真是好志气,好毅力呀”

    季禺躬身一礼稽首道“回禀老方丈,我三人正是远渡重洋而来,潜心学道的,日后还请方丈多多指点,不吝教导”

    “好说…好说,你们也不必拘谨,待稍后先安排客房歇息一晚,明日辰时至前殿集合,会有观中经师,法主等长老过来,要你们答几道题,午时开始授戒”志清老道缓缓说道。

    季禺眸光微动,再次躬身道“还请方丈垂怜,为我等指点些关窍”

    老方丈抿了口茶润口,神色莫名道“不必担忧,法师长老的三道入门考验极其简单,你们应该都能轻松达到要求的,除此之外也就不必关心了。

    答题时看清题目,只要按自己的想法回答就是,最好不要被他人左右,也不要随大流,这个答案就全凭自家道性缘法,没有答得好与不好之分都是你们对道的理解和看法,

    这个完了就是高功授戒,初皈三宝五戒,初真戒,以及中极大戒,天仙大戒,日后按戒律修行便是,至于能熬到那一关,全看自己”

    老方丈略微提点了季禺三人一番,推说自家年迈不耐久坐,便叫来知客道人(道观管迎接,客房,招待)领季禺几人入客房歇息。

    季禺三人住了一间客房,房内称设朴素简单,一案一书架一蒲团,因明日收戒,拜师的人爆满,客房人满为患,遂知客歉意一礼,只好临时又般来两张床榻,让三人住一间,勉强将就一夜。

    至傍晚门外有道童送来被褥,斋饭之类,季禺三人吃过晚饭,合衣躺下,却都无心入眠,对明日的斋醮法会即期待,又但忧自己过不了关,心情激荡难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