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八十七[上清风姿 三关考验]
    二月初一,天色依然昏暗,蓬莱上清宫的辰钟便已响起,随后便是一阵阵道人们的早课念经敲磬声响起,渺渺道音传来季禺翻爬而起,叫醒了酣睡的枣青和吕岳。

    三人赶紧穿束整起,推开房门,朝宫中大殿走去,一路人流如潮有道有俗,有精有怪,或顶鹿角,或生鳞甲,甚至还有西方来的头陀,约莫数百人,皆往中门而去,显然都是拜师学道的。

    众人刚走出客房区,中门却被堵住不让人进,季禺三人挤过人流一看,见是两个道士,一个胖如肥豕一个瘦如竹竿,正搭了长案坐在中门。

    一个长着双牛角的黑大汉抱拳一礼,朝胖瘦道士道“两位道长拦住我等作甚,我等皆是来拜师求道的”

    马脸瘦道士伸手指着中门立柱上的对联挤眉弄眼道“你们看好了,所谓求道贵在心诚,欲入此门须得纳些人事,以表尔等之心诚,承惠一千贝珠”

    只见中门两根红柱以金漆书刻,上联曰:[无量妙法,我有而你无]。下联曰:[仙道贵生,人却有贵贱]。横批:[你情我愿]

    “敢问道长,常闻道家戒贪,为何要交了钱才能进去,我等穷苦人家,那有这么多钱”一位粗衣少年略有不满道。

    猥琐胖道士闻言淡淡撇了少年一眼,摆摆道“不想交钱也行,中门后有千层石阶上山,交钱者走路上山授戒,无钱者跪上山去”

    “什么道门祖庭,三教正宗,皆是蝇营狗苟之辈,竟如此折辱我等,这道吾不学也罢,我自回西牛贺州拜释家异教去”那少年心何等心高,怎会选择跪入山门,闻言不禁大怒,不禁转身抚袖而走。

    也有十余人犹豫半晌也与少年一般吵嚷怒骂一声,转身而去,枯瘦道士默默看着,只是冷笑不语。

    众人无法,只好找相熟的东拼西借凑足人事,交于这两个可恶道士,哪些异类飞禽更是连羽毛鳞甲都被这俩贼道人搜刮数层,皆是目光如刀般,恨恨的看着俩道人欢喜数钱的莫样,若不是顾及此地乃仙家众多之地,早捏死这一对胖瘦贼道了。

    https://m.xla.

    也有人实在贫穷潦倒,只好跪着从中门台阶爬上去,季禺也走上前掏了一把仙枣递与二人道“二位道长,我三人自南赡部洲渡海而来,身无分,也只有些枣儿,还乞望道长宽容,能放我等入门去”

    瘦道士笑眯眯接过仙枣,仔细观看品嗅半晌,见季禺一脸恭顺毫无不满,不禁夸赞指点道:

    “好说,好说,你们倒是些知礼数的,正所谓我有而你无,你若想要,便要用贵重物品来买,即能明此理,尔等日后成就不可限量,快请进吧”

    季禺三人随着人流穿过中门,门后果然是无数台阶,似直戳云间不见根底,沿途跪于地上缓缓攀爬者无数,三人也顺着人流登上山顶。

    山顶是一片青石铺地的百丈空地,中间架上法台,法台中央放置三足大鼎,上供上清祖师像,鼎中胳膊粗的香柱燃出袅袅烟云,空地四周则皆被黄幡围住,只留上下山通道。

    又过了半个时辰,所以人都进入山顶空地站立,几声法鼓金钟声传来,两位头戴芙蓉冠的高功道士渡步等上法台。

    左边圆脸道士朝台下稽首道“贫道志真,添为上清宫经主,旁边这位是志常,是上清宫三阁八观传戒法师,诸位远到而来,招待不周,还请莫怪,现在法会正式开始”

    旁边长髯道士志常,也接过话茬开口道“诸位道心深厚,求道心诚,你们中有从西贺州来的,有从北芦州来的,还有南赡州或其他海域,皆是不远万里,千里迢迢来此学道,今日即入我山门,便是我上清门下。

    不论是妖精鬼类,飞禽走兽,还是西贺州的异教头陀,日后欲要学我碧游宫道法,便要拜入上清宫宗坛,废去外道法门”

    除了一些西方头陀略有哗然之外,季禺还有一些山精野怪自无异议,反正霁云所传法门与碧游法门一比犹如天和地的差距。

    “道兄此言差矣,祖师说有教无类,碧游法门指在传播教义,无量渡人,怎可存有门户之见”这是圆脸道士志真出言道。

    志常摇头反驳道“我碧游法门,包罗万象,繁杂难学,只用心一门,也是一生难精,怎能分心他顾,即学正宗道法也学旁门异教呢”

    “世间法门派别虽多,然各有所长,别有玄妙,且万变不离其宗,此时殊途,修至高深却是同归一理,多法修行还能互相参照精进,贫道以为不论旁门,左道,还是西域异教皆可一视同仁,不论男女,走兽飞禽,皆能传我大法,正合祖师有教无类之教化”志真把脸一板,极不认同此理。

    众人在台下一脸懵圈,台上二道却越争越火,各执己见,最终各自冷哼一声,转过头去,过了半晌后还是志常开口朝台下众人道“尔等赞同贫道所言者居右”

    左边圆脸道士志真也道“赞同贫道者居左”

    台下一阵混乱,众人各分左右,吕岳与枣青欲站与左边,显然是认同圆脸道士志真宽宏之言,认为长髯道士志常所想太过狭义,谁知季禺却硬扯过吕岳二人,拉入右侧队列。

    众人很快分好左右,各站一堆,站左边者占大半约莫三百来人,皆是认为应该接纳他教法门同参者,右边则只有百余人,皆是赞同只修上清法门的。

    见众人站好,台上二道人对视一眼,满脸和善宽容的圆脸道士志真把手一抬“来人…带左边众位朋友下山,静仁,静礼给诸位反还上山时交的银钱,无钱的赠些路费,托仙鹤送他们回去”

    一时间满堂哄然,这不知不觉怎就被刷落大半了,皆自不服吵嚷争辩,此前在山门前硬收过路费,一脸市烩的胖瘦二道闻言一礼,不由分说拖着站在左边,赞同有教无类包容万法的众人领下山去。

    此时一直板着脸的长髯道士才朝剩下百余人一笑,解释道“此类贪得无厌,入我上清总坛持戒,日后修行碧游大法,当忠心不二,尊我祖师门庭,若无忠贞,道行越高,危害越大…”

    众人这才恍然大悟,纷纷躬身道“弟子等定谨尊道长教导…”

    “失闻短视着,口齿不清者,未化人形者,十指有缺者,悉数出列”这是圆脸道士志真又开口道。

    过了数息,约莫有十余人站出,或不得法化形不全,或手指残缺,或口吃,或为眼盲,耳聋之辈。

    志常掐了个决,眯眼朝余下众人扫了眼,又着静仁,静礼前去挑出数人,皆是隐瞒不报的。

    志真挥了挥手,一众被选出的和不各规格之辈,也悉数皆被遣送下山。

    志常开口解释道“化形不全,爬地而行者,有失我仙家风度,口齿不清者念不得真言咒语,眼盲者看不得天书,耳聋者听不得真法,手指有缺者掐不得法决…”

    志真又开口道“余下者,十人一列,分成四排,写下自家姓名,籍贯何处,八字,家中昆仲几人,父母何在…披毛戴角或天生地养者不用写父母家人”

    众人按要求站好,静仁,静礼带一群道童端来纸笔,不一时众人纷纷写好,道童们过来收上纸笔呈于志真二人,不通墨者不收纸卷。

    志真二人传阅半晌,志常当先道“未收卷者,皆为不通墨之辈,发放路费,着仙鹤送还家乡”

    “邬君童,黄真化,李处直…”

    又过半晌志真念出四十余人,叫念到姓名者出列,缓缓开口道“尔等家中父母俱在,无昆仲兄嫂,父母在不远游,学道动辄数十载,自古无不孝之神仙,岂能为修行而置生你养你的双亲二老于不顾,来人…返还上山银钱,发放路费,谴仙鹤送还家乡”

    又是一番删减,堂中只五十余人,季禺三人皆无双亲,倒也冲破了这层关卡。

    季禺心下庆幸不已,这一路数道靠验,上山交重金或跪伏而上皆是考验修道之诚,第二关考的是忠,第三关考的是礼与孝,由此可见碧游宫门人虽多粗鄙,披毛戴甲,湿生卵化之辈,但品性上却是过关了。

    这时山下观中钟撞响,传来十三道钟声,志常略微掐算时刻,拂袖而去道“已经是巳时(九点半)三刻,诸位先用过素斋,斋后再行考量甄选”

    山下也有上清宫典房(厨房)典造道人亲自领人盛上素斋清汤,分与众人,众人早宴都没用自是饥渴难耐,自是大口吞咽,季禺等人从未有一天觉得素斋也能如此香甜好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