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九十一[熊伸鸟经,初真十戒]
    此时五更,寮楼辰钟响起,飕飕惊起一阵寒鸦飞,寒荫观各房庐舍油灯亮起,道人们起身洗漱,季禺与玉德还有六个道士住一间大舍,众人昨夜已略微交流结识,都是持初戒的玉字科道人。

    忽相把没醒的推起来,众人迅速洗漱整洁,内衬白色斜襟单衣,外穿淡蓝色对襟道袍,腰束丝條,白袜芒鞋,互相梳起抓髻用竹簪插上,道髻上缠绑一字巾,道巾垂于脑后形成两条飘带。

    待众人收拾整齐,天光已经微亮,“咚…咚…咚…”辰钟再次响起,众人方才不急不缓朝道观中央祖师殿赶去。

    至殿内末尾又新添黄布蒲团两个,前置低矮经台,为盛放经书所用,一众大小道士入内安坐蒲团,季禺玉德二人也坐于末位,最前面的苍髯老道见人来齐了,用钟锤轻打架锣。

    祖师法相左右垂下数十道杏黄色经幡,法幢,两卷三尺的的盘香吊起,法台供奉香炉,瓜果,长明莲花灯,今日是上首老道主持功课。

    木架上的铜锣一响,站着的六位杏黄道衣的高功首先挥舞法器,吟唱经,第一排的红衣道士对经早已倒背如流,只是各持木鱼,帝钟,金饶,金铛,法鼓之类敲起颂经。后排头戴混元巾的道士也一齐吟唱。

    前排开头唱起数十息后,季禺二人也翻起老君的《清静经》,《清静经》念完又唱元始的《诸真宝诰》,随后才是上清的《灵宝经》,最后经主道士又领颂《黄庭经》等道门经书,从辰时一刻,颂了小半个时辰(将近一小时),上首老道才在底下众人昏昏欲睡中再次把法钟敲响,早课完事…下课。

    从进祖师殿起一脸肃穆,除念经外不着片语的一众大小道士们走出大殿后,画风突变,各自攀谈闲聊,一众古板老道亦是如此。

    众道人三个一伙,五个一对小声闲聊着朝斋堂走去,静空管带季禺一庐八个戒士也互相聊天,静空放慢脚步朝季禺二人问道“玉枢,玉德今日早课感觉如何,还能适应么”

    季禺只是点点头表示很好,玉德挠了挠鹿角低声道“挺好的,就是总有瞌睡虫找我玩哩”

    众人摇摇头呵呵一笑,静空也抚须髯含笑道“这开春以来,瞌睡虫确实不少,也来缠我老道哩,今早上额头差点把经台都砸个坑,哈哈…”

    众人轻笑闲聊间须臾走入斋堂,典造房当天轮值的道人是不用早课的,早早备好素斋等待众人。

    与季禺同舍的玉函朝火房内一位满手是油,道髻两边露出两只狼耳的火工道人揶揄笑道:

    “玉毫…今日怎的又是你这厮下灶,你每次下几天火房身上都要涨三斤肉,搞得道爷们一个个瘦骨嶙峋,真是该打,该打…哈哈…”

    一众大小道士闻言也嘴角含笑,玉毫轻淬一口反驳道“你要吃便吃,说甚风凉话哩,谁不知贫道我入道前是吃荤的,那会烹甚素斋,你忘了当值火工时做的菜,都快道爷们吃吐了,我这个可比你好”

    方才上首主持早课的黄衣老道爷一抚长髯笑眯眯道“玉毫呀…今日可没再把蔗糖当盐给放进去吧,你上次可把老道的呀都给甜掉了一颗,你小子真该打…”

    “哈哈…嘻嘻…”一众严肃的道人闻言在也绷不住脸,纷纷低声暗笑不已。

    玉毫当先把老道爷的斋饭打上,在一众火工道人的揶揄之色中,羞的掩面逃进伙房,典造主事看着玉毫的背影摇了摇头,带人把斋饭给众道盛上长案。

    三尺宽二丈来长的桌案摆上素斋,一桌两边正好坐八人,加上坐正位的道人一共九人,每人一碗粟米粥,几盘咸菜,众人落坐又先念经一段。

    典造敲响小钟,各自方才能动快,上清规矩繁多,用斋时不能吃出吞咽吸溜之声,不能讲话交头接耳等等规矩,尤其戒士,初戒违之处罚,初真戒违之就算犯戒条。

    到这时季禺才明白在折溪里第一次宴会鬼神之时,王恶所说的那句“仙家虽受崇敬,到底不如我神道富贵,虽不朝上帝,不拜三皇,自由逍遥,但也有众多清规戒律…”

    这是真不如神道富贵安逸,神道日日欢宴,歌姬美婢为伴,高衙大府,富丽堂皇。不过季禺转念一想,苦是暂时,总有好的一天,也就散去杂念,默默喝粥。

    自这日起季禺每天按时打卡上班,哦不,是按时早晚功课不绝,扫洒殿宇,添长明灯油,劈柴烧火,挑水运浆,寒荫观中各司主事早有人招呼过,季禺是大痴散人带入上清宫中,所以日子虽清苦,却也无人打扰。

    时光荏苒,须臾又至授戒之时,玉德因顶撞经主,被罚重新持戒三月,季禺则一直谨慎言行兢兢业业,也有些背景,至四月末,观中各高层职司递上报呈,言季禺于观中敬师守礼,克己守戒,友爱道友,经典通达,往上清升授初真十戒。

    四月三十一,静空早早领着季禺等五位升授初真戒的道人赶回上清宫,季禺也与数月为见的几位道友重逢,刘环,枣青,吕岳,罗宣悉数而至,季禺多日未见,上请老方丈得以共宿一舍,也诉说离别经历。

    四月二日,得授初真戒的众人再次匆匆而别,各回了自家宫观,观中道友纷纷向季禺五人道喜,季禺终于也戴上了混元巾,换上深蓝袍,摆脱了道童身份,也能被称一声道长。

    这一日休沐不须杂役,季禺忽然静极思动,耳边响起[时代在召唤],便未习练剑术,在观外空地外打起了广播体操,时如仙鹤展翅,时如老猿缩身,带起风声阵阵。

    四周围了一片扫洒道士,季禺一套打完收功,一旁头戴五岳冠身着杏黄道衣的经堂高功静檀道长不禁抚掌叫好:

    “玉枢道友好拳法,鹤虎之形,又能似熊伸鸟吟,虎虎生威,却总能不离方寸之外,真真好功夫,不知此功何名焉…”

    季禺见众人围观,面色一愣,赶紧回过神,朝经主道人回道“回静檀道爷的话,这个拳法是弟子梦中所悟,换做《广播体操拳》也,自演练以来,强身健体,有筋肉骨正之效”

    静檀眉头一皱,开口笑道“拳法是好拳,不已杀敌为要,却正和吾道门之风,只是名称古怪了些,此广播拳不错,你无事也传我们些,这名儿也不好听,贫道给你改个好拳名”

    季禺自无不可的道“只要有空大家互相演练学习便是,贫道绝无保留倾囊相授,那还请道爷尊口,起个好名”

    静檀手抚长须,沉吟片刻道“看你这拳法时有蛇形狸翻,鹞鹰转爪,猿猴纵跳,又有仙鹤展翅,老熊伸筋,变化多端,那就取熊鸟二形唤作熊伸鸟经之术吧”

    “好…就以道爷所言,熊伸鸟经,嘿嘿…好名字,符合形象”季禺赞叹颔首。

    “玉枢道爷,你可也得教教我们呀…”

    “是啊…玉枢道兄”一众道人也纷纷开口道。

    时光回复正轨,季禺严守戒律,不敢丝毫松懈,初真戒比皈依五戒严肃更多,初真十戒为:

    第一戒者,不得不忠不孝,不仁不信,当尽节亲,推成万物;(尽忠尽孝,守仁节义)

    第二戒者,不得阴贼潜谋,害物利己,当行阴德,广济群生。(不得以阴谋诡计,陷害他人)

    第三戒者,不得杀害含生,以充滋味,当行慈惠;(这个阶段与佛门一样,轻易杀生)

    第四戒者,不得淫邪败真,秽慢灵气,当守贞操,使无缺犯;(要紧守贞操,不能与女人xoxo,要有德行)

    第五戒者,不得败人成功,离人骨肉,当以道助物,令师友雍和;(见别人好不能嫉妒暗害,还要帮助他)

    第六戒者,不得谗毁贤良,露才扬己,当称人之美善,不自伐其功能;(不能随意说人短,不能张杨显摆本事)

    第七戒者,不得饮酒食肉,犯律违禁,当调和气性,专务清虚;(还是不能吃肉喝酒)

    第八戒者,不得贪求无厌,积财不散,当行节俭;(不能贪财,积财,敛财)

    第九戒者,不得交游非贤,居处秽杂,当慕胜己,栖集清虚;(不能交不三不四之友,要交好道士)

    第十戒者,不得轻忽言笑,举动非真,当持重寡辞,以道德为务。(不能乱说话,不能大声笑,要少言寡语,要保持形象)

    初真戒十条,守期一年半,若触犯一条,持戒失败,只能学些傍门小术自回乡里,或选择当一辈子颂经住观的道士。

    初真戒后是中极戒三十六条,守期五年,犯一条则持戒失败,传些延寿之术,若持完中极戒未犯一条,可以选择不继续持戒,有机会能学半部地仙之术。

    而后才是中极大戒,共二百八十余条,守期十三年,犯一条则持戒失败,完整持过不违规犯戒,能学得完整地仙法,又一定机会学半部神仙法。

    最后的叫三坛天仙大戒,持戒无期,若不犯戒,有机会学完整部神仙法,包括三教秘传的神仙九炼形质,炼形反虚的九转秘法。

    这个功果一成,换做不灭元神,千变万化,凭你把肉身砍成几截,一道白气腾出胸腔,水火风雷,刀兵法宝皆奈何不得,白气须臾又化出形体,可谓万灾无伤,回反祖炁,因超拔大罗三清天局住,唤作大罗神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