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九十二[玉枢剑锋 从无畏惧]
    柔和阳光穿透林中枝丫,照在斑驳小道上,季禺挑起一大担水,扁拐被两边水桶压的起起伏伏,偶尔撒落几滴,即滋润路中杂草,也打湿季禺芒鞋,季禺默然垂首穿出后山,径直走入观门。

    观中道人行色匆匆,皆面色沉着默然,不过一些新来的玉字科道人见了季禺还是停下手中活计,躬身行道礼“见过玉枢道爷,弟子稽首了”

    季禺颔首点头,垂首走入典造房,熟练的将水倒入水缸,看着缸众涟漪渐平,映出自家面孔,混元巾下浓眉黑眼,三绺黑须已有数寸,季禺巍然不动,直愣愣盯着缸中水光,思绪飘飞。

    “玉枢道爷,主持老爷要见你…”身后一位初戒小道士稽首叫道。

    季禺回过神,淡然点点头道“贫道知晓了,这就回去沐浴更衣,觐见云松老爷…”

    季禺转身熟练的走回庐舍,看着原本满满八人的庐舍已经空荡荡,只有新搬来的被褥毛巾,季禺一把砸在榻上,目光满是怨愤,双眼赤红。

    转眼一年已经过去,数月前坐关数载的观主云松子出关了,满脸慈祥的召见了一众持初戒两年不过的道人,随后数月间不知不觉鹿精玉德道人消失了,狼精玉毫消失了,同宿的玉毫消失了。

    凡是持初戒三次不过的道人都一个个无故消失,唯有老观主苍白的脸蛋愈发红润了,须发皆白却面如婴儿。

    季禺现在都忘不了玉函消失的第二天,观主随大众吃斋,口中喝着素粥,朝季禺慈祥一笑时牙缝间露出那缕带血的肉丝。

    “现在到我了么,观中藏着吃人喝血的妖魔,蓬莱仙人都不管么,就没人申诉么,祖师脚下竟还有这等凶魔,呵呵…道门祖庭…清静养性…呵呵,祖师为何不管…”季禺双眼赤红的嘲笑一声,掀开床板,挖开泥土,掏出檀木宝盒打开。

    看着沾染挥尘蛛丝的枣木幡旗,季禺嗤笑一声,缓缓收幡入袖,掩盖泥土,整理好床榻。

    https://m.xla.

    打了盆清水用毛巾轻轻擦拭巽风幡,痴痴的道:

    “万般皆是假,唯你最得端,好神幡,贫道从来都不曾狡兔死,走狗烹,自你传入我手,从来靠你护身保命,避诸般灾厄,虽然你染了尘灰,贫道也没了自如操控神风的法力,不过今日若有凶人害吾,管他甚么背景,管他神仙大罗,有你护持,我亦无惧也…”

    眼中恍惚闪过那段金戈铁马,峥嵘岁月,气吞万里如虎,季禺嗤笑道“当年贫道我手下人命不比你少,还从未任人宰割过,你若想求死,那就比比看谁更凶吧…”

    收幡入袖,取过挂于墙壁上的霁云仙剑,季禺把鞘扯开,一汪清泓闪烁,季禺抚摸宝剑,用剑带束于肩上,打清水洗了把脸,转身退门朝主持宫舍而去。

    一路众多道人疑惑季禺为何满脸沉着,季禺面色淡然受之,该行礼行礼,倒没有人对季禺身背宝剑疑惑,毕竟季禺喜爱打拳耍剑术在寒荫观是出了名的,几乎日日有空就练。

    一路走到观主门前,季禺吐出一空浊气,敲响房门,不多时传出一声苍老音调“是玉枢道友么,请自进来吧,老道身躯老迈,就不亲迎了”

    季禺推开中门,见正厢房门大开,白须白发,仙风道骨的主持盘坐正中云榻打坐。

    “弟子玉枢,见过云松道爷”季禺也不闭中门,缓缓走入正厢朝云松子稽首一礼道。

    “玉枢道友…你这是才去练剑回来么,刀剑兵戈乃杀器,不符我玄门清静自然之风啊…”云松子双眼微眯,打量着紧蹦站立的季禺,语气缓慢的教导道。

    季禺面无表情行了一礼道“是…弟子谨遵道爷教诲,不敢忘也”

    “哈哈…在老道面前,不必如此拘束,你来我寒荫观中也有一年了吧,此前老道一直在寒潭坐关,倒是与你们有些疏远了…”云松子满脸温和笑意的看着季禺,如同看自家儿孙一般慈祥笑道:

    “你走近来几步,让道爷好好看看,这老眼昏花了,也看不清楚你们这些年轻人的面孔长相了,且走近些…”

    季禺心中一紧,沉默半晌后,垂袖低头走到云榻跟前,心中默持咒语,手缩于宽袍之中紧捻巽风幡,默然不语。

    一双枯萎干手的老手,指甲留有寸许,缓缓抚上季禺额头,季禺双眼一瞪,目光微凝,正要发动巽风幡,枯瘦如树皮的的老手迅速缩回,苍老声音响起:

    “果然是好道骨,好根性呢,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定能承我碧游宫无上大法…”

    “云松道爷缪赞了,小道惭愧,不敢称根性深重…”季禺浑身一直紧绷,丝毫不曾放松,容这老鬼在敢乱动弹,季禺也管不了犯戒不犯戒,一道巽风上去再说。

    云松子无趣的摆摆手,淡淡回道“现在的年清人哟,真是谦虚,月中总坛就有碟下达,要你在初一之前赶到上清宫去,今天都二十五了。

    你今日不必做杂事了,且回去收拾妥当,好生歇息一夜,明日赶回上清宫去持戒,路你也走过不止一次,这回你自去吧,就不安排人送你了”

    季禺眼中终于有了波动,缓缓点头应是,稽首一礼缓缓走出院外,出了中门大众甚多,季禺擦下额头汗珠,心中暗暗疑惑不解“方才明显有一瞬间如芒在背,我都忍不住送那老鬼驾鹤升天了,怎么忽然又收敛了”

    观主舍内中厢云榻上,云松子眯眼凝视季禺背影消失,手指一弹,院门自行合拢关闭,摇曳灯火下,云松子满头苍发须髯化为杂色斑白獾毛,两颗红玉般的小眼转动:

    “此人非通一般,根器深重,悟性颇高,且一路持戒律清规无犯,若贸然坏去,恐祖爷爷和教主知晓必不能容我。据说是大痴老鬼带来的,区区神仙散数罢了,以祖爷爷神通法力倒可轻松拿捏。

    只是这小子好大的杀气,杀的人怕不必我这些你吃的少了,他入道前莫不是个打仗的将军…”云松了添了添腥红细舌,尖尖鼻头耸动几下,暗暗道:

    “以这小子的根骨,身上还有食过上界仙物的香气,吾若是吞了他,又能逍遥存活数百载了,刚才差点没忍住啊。

    罢了,还是往后再看吧,他这种仙苗,祖师定然暗暗关注,我若贸然吞了,说不得立时灰灰了去都是好下场,若祖师拿了我当灯油可就惨了,还是宁放过不杀错吧…”

    默然思虑半晌,云松子忽然面色一变沉声道“不妙…不妙,瞧这小子方才模样,怕是已经瞧出端倪,若是他日后成了仙,焉能放过我,或是捅到祖师那去,我还能活命么…”

    “可若直接杀了他,这蓬莱仙家无数,谁不能只晓我的根底,不成…不成…”云松子面色阴晴不定,忽而心中一动,转换思路惊喜道

    “得想个法子让他破戒,中极戒三十六条,破戒之后就只能得传些小术,而传法过后祖师从不会过问弟子如何,下乘仙人肯定住不了蓬莱碧游宫,得在外面自讨生活,到哪时候以他区区微末法术,还不任是我拿捏…嘿嘿…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