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九十六[机谋巧算 鬼域技俩]
    岁月如梭,蓬莱盛景,也无四季冬夏之别,只道是万千奇花日日开,从无凋零之时,季禺藏在经阁整理经卷,收纳书籍,闲观庭院春,兴起便高歌一阵,只把武艺剑术日日熬炼。

    季禺虽过的清苦,也不知多少时日未曾出过经阁之外,元辰楼地处偏僻,一个人虽是枯寂无聊,但也乐得自在,除自持戒律外也无人在管束于他。

    季禺自己也未曾计算过时日,只是把这十二部元辰,数千卷经书整理修补完毕后,颔下三绺黑须已经垂于胸间,估摸着怕是又过了几载岁月。

    这一日季禺闲来无事,正在三楼整理杂记,翻阅志异以解无聊,元辰楼下却忽然传来呼喊声,季禺侧耳倾听,确认是有人在喊自家,连忙朝楼下回应一声。

    刚下了元辰楼,就见一青衣道人站于楼外,这道人面白无须,戴混元巾,手中提着一囊包裹,见季禺走出来,这道人躬身稽首一拜道“敢问这位高道,可是玉枢道爷当面么”

    “贫道正是玉枢,这位道友来此有何事教我”季禺疑惑的打量了这个青衣道人一眼。

    青衣道人闻言连忙整肃衣装拜道“回道爷的话,小道玉全,奉命前来元辰楼报道,将于道爷坐下持过初真戒…”

    “原来如此,那道友请进来吧…”

    季禺沉吟片刻,挥挥手让开道路领着左瞧右看的玉全道人上了二楼,季禺住此日久,二楼早无当初的脏污杂乱,被季禺收拾的整整齐齐,中堂一角摆下了香案,供奉祖师道像,经幡垂下,顶挂两柱大盘香。

    带着玉全进入中堂,季禺从盖黄布铺底儿的香案下扯出两个蒲团,摆上茶案,倒上茶水,玉全坐下后从包袱中扯出金帛递给季禺道“玉枢道爷,这个是小道的职司碟,还请对验过目…”

    季禺还在疑惑,自家怎么也算一楼之主,就算宫里安排新人进来,也应该早日发放书过来知会自家一声,要来新道人了等等,这个也是各部职司的正常流程和规矩,那有一声不吭就过来的。

    https://m.xla.

    此时见玉全掏出锦帛递过来,季禺倒也稍微压下疑惑,翻开锦碟,

    授初真戒道人玉全:黄历四月一授持初真,着令玉全于黄历四月三日前赴藏经阁元辰楼受职,令玉全于元辰楼玉枢道长座下持戒,遵从道长安排劳务,持戒期间一切考评监察委于玉枢道长。

    玉全体貌:颧骨低,眉骨略高,面细白而无须,十指三个涡纹,大椎有痣,左眼角小痣。

    季禺仰起锦帛朝玉全相貌对应了下,又检查了上清宫寮元砂书大印,这才朝玉合颔首道“既然玉合道友是寮院安排,那以后就与贫道一起持戒吧…”

    见玉合点头应诺,季禺抚摸颔下长须淡淡道“以后你就住中间的静室,元辰楼经卷已经整理完毕,你日后就扫洒经楼,给前庭后院载上点花草,归纳经卷,谨防经卷受潮,虫蛀,慎防三火,灯火,香火,天火,若经书遭焚,你我皆是大罪…”

    “是…弟子谨遵道爷之言,时刻不敢懈怠”玉全连忙起身朝季禺躬身应是。

    “即入贫道座下持戒,除戒条外也要守贫道的规矩,贫道这人喜静,尤其是打坐之时,你无大事不得过来喧哗叨扰。二楼的祖师神像不可染灰尘,你要时常用无根水擦试,若祖师图被烟熏黑,日后贫道递考评算你破戒处理。

    三楼都是传说及志异书籍,你若无聊可以上去翻阅,只是不能乱放,三楼也是贫道平日坐关悟道之地,贫道坐关时,你无大事就不得上来”

    季禺说罢见玉全只是不住点头,神情紧张,季禺不禁思绪万千,恍惚看见自家在不知多久之前,也是这般站在寒荫观寮房,充满茫然无措望着静空道长的画面。

    心中蔚然一叹,自家多年不出经阁,也不知寒荫的熟人如今过得如何,回首见玉全依旧躬身控背,等待自家下言,季禺朝玉全温和一笑“坐下说话吧,以后都是自家人,相处日长,不必如此拘束…”

    季禺与玉全逐渐攀谈,闲聊往事,而季禺方才心念的寒荫观故人静空实际早已在不久前坐化了。

    静空道人年岁不过五旬,一直身子强健,不差年轻人多少,却因与主持云松子意见相左,私下略微说了几句,不过多久就坐化于舍内,而主持云松子领众道人为静空办了法场后,再次宣布要坐关十载,这使得寒荫观表面依旧如故,众道人私下里早已议论纷纷,人心惶惶了。

    而此时寒荫观后山寒潭帘洞中,寒潭上幽幽寒气氤氤,使得崖上的玄姹窟口形成阵阵白雾,犹如天生仙帘一般。

    云松子化为原形盘坐窟内,白鬃挽道髻,獾首人身外披道衣,毛绒手掌托起黎杖,手中黎杖一杵,云松子幽幽喝道“杜鹃仙子…杜鹃儿,速速出来…”

    杖底红光闪烁间腾起一团云雾,少倾,烟雾散开一女子,身姿绰约绛纱裙,粉坎肩花飘,貌若芙蓉仙,躬身朝云松子拜道“杜鹃见过道长…不知道长有何吩咐”

    “杜鹃儿,你附耳过来…”云松子道。

    杜鹃儿轻移莲步走到盘坐的云松身旁,也不嫌其毛发扎脸,侧耳靠在云松嘴边。

    云松子面色阴鹫的朝杜鹃耳语一阵“上清宫有个玉枢子…你到时候如此…如此…”

    杜鹃儿听了半晌,两道黛眉微促,捂嘴惊娇声道“道长你…你让我去害人…这,这不行…我不答应,我与他无怨无仇,怎能使如此鬼域技俩…”

    “哼…你难道忘了,你有今日这身皮囊,是谁帮你的么,当初是贫道瞎了眼,点化于你这不念恩情之人”云松子见杜鹃儿不答应,面色一沉道:

    “你莫非还真想修成正果,真是痴心妄想,连贫道我有老祖爷照应,也只能靠人元丹延寿苟活,此生也不敢妄想,你不过区区一寒潭奇葩,当初若无我点化,你还不知要几千几万年才有这个造化,得以幻化人形”

    “可…可是道长,你以前不都教导我们不能心存害人之念,正德正行,苦修一口清灵之炁么,这样做…”

    见杜鹃儿面露犹豫之色,云松子狰狞面貌收敛,重新化为老道模样,慈祥的看着杜鹃道“只是叫你叨扰一下他,坏他名声便是,后面的事自有我来操作,也不让你杀人放火,此事过后,你依然当你的花仙便是”

    杜鹃儿沉默半晌,垂下甄首低低应了一声,见杜鹃答应此事,云松大喜道“好…此事过后,我将老祖爷传我的道术与你一门,还助你跑出蓬莱,放你去凡尘逍遥,你不是一直好奇凡人的生活么,去了凡尘正好找个俊俏郎君,长相厮守,岂不美哉…哈哈…”

    “道长…你又打趣奴家,我只是好奇而已…”杜鹃儿一听俊俏郎君,顿时面色一红,春心荡漾,道途渺茫的她再也不想在蓬莱当一朵仅供人观赏,孤寂无趣的奇花了。

    见这俊俏小娘脸色陀红,含羞带怯,云松子眼睛都快看直了,獾性本淫,云松子又多年不守清规,如何把持的住,心中暗道:

    “哼…这花精倒是生就一付好皮囊,凭得迷煞人也,早年持戒时贫道对她可是朝思暮想,老道当初没能持戒成功,得传碧游仙术,大半怪她。

    枉我还以为是个贞洁烈女,冰心仙子,如今一听俊俏郎君,就满脸春意,果然是个骚贱婢,就这等心性,还妄想成仙”

    云松子心中腹诽不已,见杜鹃儿扭着腰臀欲走,心中一狠暗道“这骚浪货定还是个红丸未失的,与其到最后便宜了凡夫俗子,还不如与老道春风一度…”

    云松子心中一狠,装作慈祥笑道“杜鹃儿,你回来下,你为老道半这么大的事儿,怎能不报,过来贫道给你个礼物,以作酬谢”

    “道长当年点化之恩,奴家还未报答,怎么能再收道长礼物”杜鹃连忙摆手,面露感激之色。

    “那你附耳过来,贫道还有吩咐…”云松子假意说道。

    杜鹃儿只好面露疑惑之色,贴耳过来,倒也不忌讳男女大妨,一来二者皆异类得道,二来杜鹃儿一直把云松当做父亲和师父看待。

    看着近在咫尺的粉面佳人,一股如兰似麝的处子之香传来,云松子再也按捺不住,一把紧紧楼住杜鹃,伸手一捞把杜鹃儿横抱在怀中。

    “啊…道长…你…你要干什么”

    杜鹃一声娇呼…不住挣扎,却不想云松子一双枯瘦老手犹如铁箍一般,扭转不的,只好连声娇喝,惨叫救命。

    奈何寒潭乃寒荫观坐关面壁之地,如何会有人来此,就算有人过来,也只是云松这妖魔的口中之食尔。

    一声声惨叫,而后娇声喝骂,随后也认命般的娇喘,最终忍不住败落与云松子的采战之术下,浪叫连连。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