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追妻:萌妃要〕〔女主叫唐诗男主叫〕〔大鉴宝〕〔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秦芷芯陆慕白〕〔总裁夫人不省心〕〔凌画宴轻〕〔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催妆〕〔萌宝助攻爸比这是〕〔总裁的淘气小娇妻〕〔重生之再铸青春〕〔武炼巅峰〕〔快穿女主真大佬〕〔江湖枭雄〕〔我的1990〕〔陈文泽方子涵〕〔衣香鬓影1:回首已〕〔且把年华赠天下〕〔我并不想当英雄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百零一[剑术高玄 白眉神针]
    季禺虽然面壁禁足,但心态依然平静,自家一人维持早晚功课,打拳,练剑,在墙壁上用剑刻经,刻完一部经书,又用宝剑削平,再镌刻下一部经书加深记忆。

    虽然孤寂却自在逍遥,随着剑术愈发高强,刻经速度愈发加快,到面壁半年后,基本一天刻一部经书,道行也愈加高妙,直把这阳泉洞横竖加宽了数十丈。

    动来剑术不缀,闲来静颂道歌,声音悠扬传荡桐柏崖,体内清虚道炁愈发清晰纯粹。

    这一日季禺坐罢早课,盘坐于洞内石榻,双眼微闭,面色红润,嘴角微抿,眼观鼻,鼻观心,渐入大定境,无悲无喜,无忧无恼,脱离沉俗念头,心中古镜不染片尘。

    一把宝剑盘于腿上,此剑无名,自霁云公传下,季禺日夜修持不辍,已有十余载岁月,早已与季禺融合无碍,交修性命。

    随着季禺用功渐入佳境,浑然忘我,却又天人合一,心中万般道理,经奥秘流转,紫府清炁飞舞,犹如神龙一般,摇头摆尾。

    清炁混转,季禺观想出丹炉一座,不断把清炁淬炼,清炁自八卦炉的八道方位炉口穿梭,自坎位入自离位出,循环往复,一道道杂炁浑浊被八卦炉炼出。

    真炁本为虚,与道行一般,皆为无形之物,自观想而出逐渐炼质炼形,渐渐化为真实,这个步骤与丹功一般,仙家称之为:借假修真。

    季禺入静功夫渐深,虽还未寻得法性根源,无上大道,但也把一股无形清炁渐渐炼质,逐渐化为真实可见。

    只见随着炉中杂炁烧出,也化为清流,过紫府,下檀中,走上下十二重楼,自阑尾,会阴从督脉沿着而上,又过玉枕,卤门,下鼻中双窍。

    本是人意念观想之物,季禺想像杂炁自鼻窍而出,竟然真有青黑之炁,脱出鼻中二窍,飞速穿出,凡人亦能看见,可见季禺存神功夫渐深。

    而这个功夫便是当年寿公所传,季禺所记下的一部分,丹法术语唤作:燃柴添薪,拙体壮神,比霁云公尸解术上附带的内壮之术高明不知凡几。

    只见青黑炁自鼻窍而出,却并未消散,凡而化为两道筷子粗细的青炁,如两道绳索一般化如宝剑之中,宝剑得青炁之助,寒光闪烁,锋芒毕露,在洞中一汪清虹一般。

    青炁被季禺呼出体外,季禺又转为吸气,宝剑也化出白芒如两道白索,钻入季禺口鼻,凡人一呼一吸算作一息,也是时间单位,而季禺进入大定,一呼一吸却长达半刻中,气息愈发悠长。

    如此坐功存神,日头渐渐偏西,天色愈加昏暗,季禺以手抚剑,缓缓收功,双目开阖,两道白芒闪烁,照得虚室生白。

    洞中并无油灯烛火,只有微微月光透过七星窟,照澈下来,除这七道光点外,洞中一片漆黑,然而季禺双目如鹰隼一般,视黑夜如白昼,黑暗之中纤毫毕见。

    “坐关存神之功,渐入妙境,昼夜吞吐一藏之数,着堪造化之功,迟早能彻底洗清浊气,回反清虚,而那时,也是贫道我真正入道之时”季禺缓缓自语,语气平静,无悲无喜。

    “嗯?是谁…藏头露尾隐于暗处…”

    忽然盘坐的季禺神色一动,朝四周扫视,过了半晌,四下依旧黯然无声,毫无动静,季禺道行日渐高深,朝泉水方向看了一眼,流水自泉眼中咕咕流出,叮咚响动。

    季禺眉头一皱,轻吸口气,猛然吐出一道寸许白芒,白芒迅疾无匹,似电光闪烁,照得洞中白光一闪,白芒于水边穿梭,绕过几道钟乳石笋,最终散于水面。

    而被白光绕过的钟乳石笋,过了数息飕飕掉落,砸的泉水四溅,洞顶断口光滑如境面,而泉边却依然没有动静。

    又过了数息,季禺忽然转过眼睛,看也不看那边,只是以手抚过剑锋,淡淡的声音却朝那厢传去“自己出来吧,否则贫道此剑一出,怕你难保性命,反使倒使贫道破了杀戒”

    “呵呵…呵,妾身见过道长,还请道长手下留情…”一阵云烟腾起,泉眼飘出一朵无根奇花,须臾化为一位妖娆佳人。

    季禺转过头,淡淡盯着这位身着粉纱衣裙,顶盘云鬓,身材凹凸有致,丰乳肥臀的女子,沉吟思索片刻,面无表情道“原来是你…便是你烧的元辰楼吧”

    “嘻嘻…嘻,元辰楼可不是奴家烧的,是那玉全道人自己烧的,嘻嘻…当然,和道长也有关系”这妖娆女子妩媚一笑回道。

    季禺眉头微皱,寒声说道“那你还敢来找我,不怕贫道一剑斩了你”

    “嘻嘻…谁能想到上清宫一群凡夫俗道,竟有道长这般人物,方才这一剑好生玄妙,怕不下一般仙人神通哩,道长好本事”妖娆女子咯咯一笑,转而有持无恐道:

    “道长竟能炼就如此神通,奴家如何能挡,不过道长你可敢开杀戒么…”

    “你到底是谁,贫道自付和你无怨无愁,你为何要害我…”季禺皱眉喝问道。

    “妾身杜鹃,道长你与妾身自是无怨无仇,可妾身落到如此地步,可大半赖你呀”杜鹃双目含煞,却满脸笑意的朝季禺走过来。

    刚朝季禺走了几步,一道白芒飞过,咻咻咻一声,在杜鹃身前划过。

    白光游走,须臾斩落杜鹃额上发丝,身上飘带,杜鹃吓了一跳,倒退两步,一手抚着波涛汹涌,檀口惊呼道“道长这是作甚,斩我衣带,莫非是着急要与妾身欢好么,嘻嘻…”

    “哼…初次见你藏身画卷,虽则浊炁参杂,本性却属清灵,如今才多久时日,你虽肤白如雪,却浑身污浊,清炁不存,浑身一股交染浊炁,也不知你近日又何谁滚于床递,却瞒不过贫道法眼,凡人见你是美貌仙女,贫道却只觉肮脏恶臭,速速退开免污贫道清眼”

    季禺淡淡说罢,又补刀道“看你姿容妖娆,抚媚婀娜,却是画皮一张,本是仙葩奇草,却化出丑陋形体,只如山魈夜叉,你有何面目,敢来贫道面前骚首弄姿,着实不要脸皮,唔…我忘了你本无皮之辈,人活脸,树活皮,你即无相,还不自刎,苟活于世上实乃妖魔之耻”

    杜鹃双目赤红,气得娇躯颤抖不已,开完笑,季禺自出道以来,揶揄斗嘴从未输过,杜鹃从未感觉如此想杀一个人,在也按捺不住朝季禺挥舞云袖打来,娇喝道“你以为我本性如此,还不是因你这贼道士”

    两道云袖延伸数丈,袖口如刀,划断一排钟乳石笋,直朝季禺卷来,季禺抽剑挡住,凌空几个筋斗,翻滚闪躲,每次都刚好险险必过袖口,袖口缠卷横扫,石壁犹如豆腐一般,被袖口轻轻擦过,瞬间破裂。

    “是你自己不受妇德,总是四处与人交媣采补,贫道又没与你滚过床单,你怪贫道做甚…嘿嘿…看你额头细汗,气息飘忽,淫秽之气冲天,怕不是才与姘头盘肠大战一场吧,且自退去,你今日出水甚多,怕不是脱水虚弱,如何能与贫道放对,且退…且退”

    季禺一边辗转腾挪,翻滚躲避水袖,一边嘴上不饶人不住调笑,只是碍于戒律不好还手,怕一剑把这小娘皮打死了,本来言语也有规戒,不得辱骂,调戏妇女,满口污言。

    但季禺虽说得露骨伤人,却不带半个脏字,而这花仙也已坠入魔道,算是妖女,可算不得妇女。

    季禺也就逗她耍耍,或尝试能否点醒,渡化,否则真惹恼了季禺,真把这妖女打杀于此,也算不得犯戒,从这妖精言谈中季禺察觉另有隐情,怕也不是本性如此,季禺留手原因也大半如此,毕竟打杀一妖简单,渡化点醒一妖可就难了。

    “好你个狗贼,满脸仁义道德,说话却如此不堪,今天非得给你个教训”杜鹃闻言更是气极反笑,双目含煞,趁季禺躲避水袖,口出恶言,杜鹃冷笑一声檀口微张,一眉毫针闪烁寒芒飞出。

    毫针蓝光闪烁,无声无息,寒光一闪朝季禺飞来,季禺正背靠杜鹃,似毫无防备,杜鹃越觉快意,已经想像到季禺中了这白眉针后,浑身疼痒难耐,被毫针沿毛发钻入心肺,疼得打滚的模样。

    眼见寒芒飞至,却瞬间被一道白光闪过,毫针被白光扫回,反弹回来,杜鹃反应不及,被毫针撞上脸颊,毫针软化如牛毛,须臾自杜鹃脸颊钻入,表皮却不见针眼,却是从毛囊钻入。

    “啊…呀…”杜鹃惊呼一声,捂着胸口跌倒在地,毫针入肉便如蚯蚓钻土半,扭动针尾,顺着杜鹃心脉飞速钻入心肺。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欲以此恶毒法宝暗害贫道,如今反手其疚,滋味儿如何”季禺手剑负手立于数丈之外,看着满地打滚惨嚎的杜鹃,此时那还有半点妖女仙子模样,反而令人不忍。

    杜鹃满身尘土,雪白肌肤滚的脏兮兮,云裳半退,如个要糖果的孩子一般,痒满地打滚,白眉针入体,钻入心窍,令人心肺刺痛难忍,周身麻痒难耐,又有主人控制变化,专能控制他人,可杜鹃身种此针,疼痒难禁如何能自解。

    半晌过后画面惨不忍睹,杜鹃双手不住抓挠皮肤,似有蚊虫叮咬一般,硬生生把自己皮肤抓破,还在往红肉里扣挠,浑身颤抖不以令人不忍直视。

    季禺见此摇摇头,朝杜鹃道“此针如何解法”

    杜鹃忍者疼痒,颤抖着说了真炁秘窍,断断续续说了手法指诀,哀嚎道“啊…快快…快就我啊…”

    季禺从只言片语的咒语指诀中推演一番,试了数次,终于感应到了白眉针,季禺轻喝道“你且忍住莫要乱动”

    指诀一掐,一道寒星自杜鹃儿眼中飞出,滚落脸颊,化为一根白毛,杜鹃儿躺倒在地,头一歪晕了过去。

    季禺用剑挑起毫毛观看“原来是根兽须,瞧之仙光氤氤,不知是被那位仙家大法炼成毫针,以禁法控制,穿心入肺,本该是降服凶魔,恶兽之物,却被你用来害人…真是暴谴天物…”

    转而扔下软软的毫毛,季禺有些可惜道“此物炼制禁法甚是高妙,以贫道道行竟看之不透,绝非上清宫等地能有,怕是碧游那位仙人炼的,宝物是好,只可惜只能用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