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叛逆的征途〕〔陆寒霆〕〔宠妃天下〕〔江辰唐楚楚〕〔黑龙帅唐楚楚〕〔龙王医婿全文免费〕〔龙帅江辰〕〔战神龙婿黑龙唐楚〕〔唐楚楚江辰最新全〕〔江辰唐楚楚在线阅〕〔江辰唐楚楚〕〔小说江辰 唐楚楚〕〔史上最强太子!〕〔欢愉〕〔草根选调生〕〔我的灵泉有条龙〕〔我的姐姐是扶弟魔〕〔第九特区〕〔苏卿陆容渊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零六[会得根源 彻悟妙理]
    季禺也颔首微笑,摆摆手示意众扫洒道人自去忙碌,朝吕岳道“阿岳,你修成仙术了,怎的起这顽心,作弄这些小道人干甚,走吧,走吧,多年不见,为兄也甚是挂念,先去我元辰楼内坐坐”

    见吕岳重重点头示意已得仙术,季禺心中也为他感到高兴。

    当下领着吕岳一路又回了元辰楼,季禺给吕岳斟上香茗,二人对坐蒲团沉默半晌,吕岳不禁伸手抚着季禺的白须长髯,面露担心之色道“大兄,你也老了呀…”

    “是啊…悠悠数十载,岁月催人老哇”季禺也痴痴感叹,转而又避过此节不谈,面带微笑问道“阿岳在碧游宫过的如何,祖师传了你什么仙术”

    “大兄不必优心,我在宫中人缘甚好,各位道兄对我也都不错,倒是大兄你这几年过得如何,可还好么…”吕岳先是把着季禺的手关心的问询一番,随后显摆道:

    “我被教主收为亲传弟子,传授了整部不仅有阳神赤子之法,还有三教秘而不授的神仙后续九炼形质之法,此功若真正修成,能得不死之身,超拔大罗三清天,又唤做大罗神仙法”

    “我在宫内苦修十余载,有教主时常提点关窍,如今已修成赤子了,也算真正的飞仙之辈,得了神仙之果,如今只剩炼形,炼质的高深功夫,却是要离开蓬莱,去找个自家的仙山洞府了”吕岳有些得意的缓缓讲述,转而又劝诫季禺道:

    “大兄还是也赶紧随便找个由头,破了大戒也上碧游学法去吧,我还在山下等你,倒时候咱兄弟一齐去会会这海外五岳,蓬瀛三山的神仙岂不美哉么”

    季禺闻言默然半晌,轻叹一声道“我曾立下誓言,定要学它个无上妙乘大法,如今已至最后一步,虽然希望渺茫,但若不成,勿宁寿尽而死”

    吕岳闻言一愣,笑得打跌,转而又面带怒色的劝道“什么无上妙乘,十鸟在林不如一鸟在手,大兄你从来是个知进退的,但于此事上怎么如此顽固呢”

    “你若现在就去碧游宫中,教祖定然也会传授你一整部仙术,教祖说这仙分有五等,而法却有三乘,完整的飞仙法已是三教难得,人间难有的上乘大法,你怎的还要贪心大乘,如此顽固不化”

    吕岳听闻季禺宁愿老死也要学大乘法的话,不禁有些怒其不争的朝季禺愤然喝道。

    季禺摇摇头,垂首避过不谈,只是低声问道“罗宣几位道友呢,现今如何了”

    “当然也都修成仙道,不老延龄了,那还像你一般,身形枯蒿白发苍髯,一副老态龙钟的模样”过了半晌吕岳才没好气的朝季禺回道,转而又放缓神情道:

    “刘环,枣青得法最早,也是飞仙法,不过只有小半部,教祖却没有传他们炼形炼质的不死之功,最多修成个神仙果位,枣青还得了个道号叫青玄真人,多年前就回他开灵成形的那个岛上修行去了。

    只有我与罗宣各自得了整部仙术,罗宣得法还在我之前,祖师赐号五气焰中仙,不过他炼的没我快,现在还在宫里苦修呢,嘿嘿…”

    季禺听罢,也不禁为他们感到高兴,心中却也无半点嫉妒与失落之意,多年颂遍三宫真经,早已心态超然,吕岳等辈虽然已是神仙,但只论道行心境却还不一定有他高明。

    季禺转而又看向吕岳奇怪道“那教祖有没有给你也赐个仙号甚么的…”

    “哈哈哈,怎么没有,贫道我仙号曰:斗胜瘟癀仙,我如今炼就了三首六臂的大神通,要单论斗战之功,傲视整个碧游宫,教内仙家皆服气我的武艺超群哩”吕岳面露傲然之色笑道。

    现在说起斗战武艺,季禺也略有些手痒,自付多年熬炼剑术,也想与吕岳比划比划,只是念及持戒才不得不放弃此念。

    吕岳见季禺抿着茶水笑而不语,不禁一把推开面前茶杯,掏出酒壶咕咕饮了大口,朝季禺显摆道“痛快,痛快,大兄你看你如今,酒也饮不成,肉也吃不了,那有我这般自在逍遥”

    季禺只是默然抿茶,轻笑摇头,只是心中却不曾有过半点动摇,时刻谨言慎行,紧守戒律。

    二人各诉衷情,吕岳给季禺说了好多碧游宫里的事,季禺也讲了自己的打算,转眼天色已明,却是不觉交谈了一整夜时间,

    吕岳像季禺依依惜别,约定待安下洞府,便回来看望季禺,随后化为一道流光穿窗飞走,须臾已在万里之外去了。

    而季禺也终于踏上坐关面壁之途,朝方丈静仁招待了一声,再次进入桐柏崖阳泉洞面壁。

    此时季禺已阅遍三宫真经无数,只是还没融汇贯通,先天一道清炁也越发活跃出尘,只是还带有丝丝缕缕的后天浊炁。

    ——————

    时年季禺已然八十有六,入阳泉洞誓坐死关。

    坐关第三载,季禺彻底将所有经融为一炉,化为自家道理经验,道行节节高涨,霁云袖课之数无师自通,指掐六爻,立指生死祸福,已通达避死延生之道。

    坐关第七载,洞外送饭的童儿却发现从这日起,阳泉洞中的季禺再未吃过饭食,一连半年送饭,却半粒米未动,自从在也没送过饭来。

    以致外间皆传玉枢真人已坐化洞中,唬得吕岳,青玄,罗宣,刘环皆不远万里飞来查看。

    瞧季禺双目紧闭,浑身道炁缭绕,知此为得道之像,众人轮流观察三载,见季禺虽不见醒来,却也无事,反而周身气息愈发缥缈,便各自退去。

    也就在他们退去不久,于阳泉坐死关十三载,时年九十九岁的季禺终于彻底剥离那道先天清炁中的后天污浊,彻悟真性,道行甄至渺渺之境。

    “求真百载,历尽艰难,谨言慎行,苦熬功夫,贫道有无上大机缘将至,以我如今道行推算,竟然毫无所得,必定是得法之时将近矣”季禺睁开双目,掐算半晌后暗暗揣测道。

    思虑此番坐关所得,季禺不禁起身离榻,在洞中石壁上,以指为刀刻下

    “堪笑愚夫累色萤,

    污秽岂堪充上品。

    不觉年年燃指过,

    急如催浪卷长河。

    流俗纷纷不悟真,

    不知求己却求人。

    数十载来求长生,

    始知清静为道根。

    季禺边刻边念,不觉摇头晃脑,声音也愈大,刚把悟道诗刻好念罢,桐柏崖上方忽有一道淳厚道音,先传来一阵满意笑声,那人随即也作歌唱道:

    “假法人间有万般,尔且宜学不死丹。

    昆仑山上楼台耸,蓬莱炉中龙虎攒。

    为劝尘中迷路者,好寻根本莫咨嗟。

    昭昭妙里余知得,真法也待有缘客。

    不遇良人传此决,大宝仙药俗难吞…”

    “可是祖师在上吗,弟子悟了,弟子悟了呀…”季禺喜极而泣,跪伏于地作揖磕头。

    季禺明白歌中所言皆有深意,上半截歌词是说,这世间万法皆是假法,唯有一味不死丹法是真,而这真法只有两个地方有,一个是昆仑山一个是蓬莱山,岂不正对应阐解二大教,只是世间蒙尘迷路者太多,都不愿意如季禺一般苦寻根本,复反先天清炁。

    后半截是说这昭昭妙里只有我懂得,真法一直留待有缘人,只是若无根性超凡之良人,传之不仅炼不成长生,反而遗害无穷。

    季禺结合前袖课推算的结果,瞬间明白是祖师当面了,所以连忙解释说自己悟得根源,跪伏磕头不已。

    “哈哈哈,好徒儿,即已识得法性根源,还不上来拜见,难道要为师下去寻你不成”渺渺道音再次从崖上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