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零八[五炁显化 一炁通神]
    太微子见教祖化为渺渺消散,撑地站起起身来,望着崖下蔼蔼云雾,崖顶桐叶,柏枝,鸟鸣山更幽,雨露润阳泉,也觉心中激荡难言,不禁站于崖顶朝下放声长啸数阵,以释得道之喜。

    念及脑中天仙真书万卷,再也按捺不住,如苍髯老猿一般,打个筋斗,灵活攀住崖上葛藤,径回阳泉洞中。

    安坐石床,太微子细细体悟,虚闭眼帘,按仙术默运玄功,半晌之后果真灵验,径入杏杏冥冥,定境中观澈五脏各起轮氤氲之息,季禺心中不敢起波澜喜意,只安心定神,按仙方走功。

    玄功一运,内府中霎时有一团黑雾缭绕显出神虎,奔走张狂肆意咆哮,正是西方庚辛浊炁,自肺脏化生,季禺在起玄功,一团氤氲升起内府,盘莲卧斗擎雷掷电,手捻宝剑翻转,打斗白额神虎。

    玄机运转,提摩功候,此虎不是非凡虎,正是西方肺炁生,生寄人体,绕人肺疾痰火,喘吁失宣,五脏之衰,始起于此,遂要降服此獠。

    此獠一斩,仙家气息日渐悠长,直至宇内寂灭,呼吸都只需一藏之数,也渐脱离吞吐凡炁,千年,万年,不吸一口气也能得活,攀山过凹,登崖履水,气息稳沉,不急不喘,亦能助人武艺斗战之功,打个几日几夜,也不会喘促。

    不觉数月过去,季禺依旧坐于昼夜用功不辍,夜满星空,洒落银辉斑驳,太微微开眼帘,两股黑浊恶臭之气,自鼻窍喷出,咳嗽一声,张口吐出浓痰一盂。

    太微面色愈发红润,却是肺中浊毒之炁斩出,功行进境之故,起身活动一番,又打了一套动功,几路拳法,凭空连翻数个筋斗,却丝毫不觉气息急促。

    当下心喜,在此盘膝运功,恍惚两载时光过去,太微昼夜用功不辍,法清浊之升降,取天地生成之数,昼夜苦功不绝。

    逐一斩却肝浊毒炁,肾浊毒炁,脾浊毒炁,心浊毒炁,至此五脏恶虫尽除,已是根源渐稳,法性渐驻仙体。

    也是太微积攒深厚,道行超绝,直把常人数十上百载的功夫,只两载出头修成,其实行功至此,若要得征地仙也是反手可成。

    https://

    只因地仙用功至此,便算得高深功果,若要成个地仙,就不须用法天地生成之数昼夜苦功了。

    只需于中丹田立鼎盘炉,把这五脏清炁悉数忽乱投入炉中,用三味火煅成大丹,只需坐关半载,丹儿沉入下田,立时得寿九万九千载。

    祖师有言:

    地仙者,乃神仙之才,却无神仙之分,始也取日月升降之理,天地生成之数,截日月灵秀,山川精华。

    只因或散人得法,无人指点,或精怪得道,不知玄理,此辈本有神仙之才,奈何行功至此,功满忘形,又无师长指点,于炉中胡乱烧炼,若有好运道,误交误会,虽也能得小丹一颗,永镇下丹田,但已失飞仙之机缘,自此入不得九霄,只能不死于人间。

    斩尽五脏浊虫,若按神仙功夫,便止于此,只取人生之精,气,神,混炼一团,入九窍,传阑尾,走上下十二重楼,琢磨成婴孩儿一个,赤子婴儿一成,升上紫府坐定,自此身外有身,形外有形,上能入九天揽月,下能去五洋捉鳖,三界内外,任其翱游,唤作飞仙,又名神仙。

    飞仙若不行九炼形质,化为不坏仙体,寿也至天地开阖之数,常人若自幼用功,怕也得数百数千载,才能真正得这个功果,却被吕岳,罗宣区区数十载炼就。

    太微要炼大罗天仙,自不走婴儿阳神之功,五脏浊气扫空,下一步便是于丹田立鼎开炉,添入五炁真种子,其间抽坎调离,降龙伏虎,各种繁杂功夫熬炼。

    直至一日鼎中产黄芽,紫府孕真种,混炼神丹一颗,神丹九转七还,是时五炁朝元,三花聚顶,才算个小成功果。

    随着太微运转玄功,时光荏苒,转眼又是数载,太微已立得炉鼎,真种灌入,辰起三味火,日中用五丁火,暮用太阴火,此三火皆起于体内火念,日日如此,不断烧炼,抽铅,添汞,四时不绝,渐渐水火即济。

    太微见后续都是繁杂的水磨功夫,急躁不得,便缓缓收功,以防像很多高人那般,急于求成慌乱了步骤,以至走火出偏,导致半身僵化,或是炉火窜出,反把自身化为灰烬。

    太微思虑半晌,使袖课爻卦推算一番,知晓教主开坛讲法之日不远,干脆也就不再苦修内炼功夫,心中忆起教主所传的几般道术来。

    “只有内炼功行,却无护道炼魔之法,不成,不成,这样作为贫道不取,还是先把几门道术练好,早晚用来防身渡厄”太微摇摇头做下决定,便又准备炼法。

    教主以指传心授,传了太微三门道术,太微多年修行道行高妙无比,这三门道术虽是仙家大法,却只是数个日夜,便被季禺练了个通透。

    太微从石床下来,负手走到洞口,望见下方云雾缭绕,蔼蔼白霞,微微一笑“如今久坐山中,极静却也思动,正好游览一番,试验个道术”

    当下拂袖一抬,招来云雾一朵,太微跌足而起,架着雾飞出桐柏崖。

    云雾离地约莫百十丈,望见下方上清宫中依旧忙碌扫洒,打坐念经的一众道人,太微感慨良多,求道多年终于也有飞天之术了,乘别人的云,与自家驾雾却又不同,到底还是自家腾云驾雾,显得更为逍遥自在。

    一路飞过上清宫,朝东而去,须臾便是数十里,一路漫观飞鹤,闲耍鹞鸟,朝下看山如土坡,树如苔藓,如此广阔自在,太微不禁长啸一声,抚须而笑。

    行了约莫半晌,已是飞出蓬莱,径入东海,太微随意闲逛,不觉飘至当初来时的白鹄道州,像下瞟了一眼,离这黄椰岛不过咫尺。

    太微正过半空,水云观中忽有一道白光卷来,伴随一声大喝“何方散仙,在此慢架闲云,鬼鬼祟祟偷窥我水云观,速速退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