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的贴身兵王〕〔天下第肆〕〔美利坚巅峰人生〕〔吸血殿下的娇萌宠〕〔末日精神病院〕〔飞越泡沫时代〕〔嫡长女她又美又飒〕〔网游之亡灵召唤〕〔神凰不为徒〕〔千亿萌宝:妈咪请〕〔叶飞明晓浠〕〔封晏唐柒柒的小说〕〔随身英雄杀〕〔高手寂寞2〕〔郡主是孤心上朱砂〕〔陆先生每天都想复〕〔异世厨神〕〔大叔别走〕〔游戏降临现实〕〔许若晴厉霆晟全文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一零[碧游开讲 神仙法堂]
    季禺终究还是一个人飞回了蓬莱,也是六爻卦算掐得准,刚回阳泉洞不过数个时辰,一阵金钟声响起,此音只有碧游门人才能听见,不管相隔多远,只要金钟一响,碧游门人皆能感应。

    见空中道道流星自蓬莱各处飞入碧游,各路仙家,或骑梅花鹿,或叉角鹿,或乘云,或架鹤,星星点点皆是往碧游宫飞去,季禺当即也自阳泉洞外扯了片雾,白雾裹着身形朝紫芝崖飞去。

    各路仙家皆与云头互相见礼,大众道士全真,或一子巾,或九华巾水合袍,背太阿剑,骑梅花鹿,皆是道德清高奇异人当先飞至碧游。

    随后又有一众飞来,抓双变髻,淡黄袍,古定剑八叉鹿,正是腾云架雾清隐士。

    又有一众仙家,大红袍,黄斑鹿,负昆吾剑,正是五遁三除截教公。

    最后是各路傍门高人,皂色服莲子箍,镔铁剑跨麋鹿,都是移山倒海雄猛客。

    季禺来不及数,只见得约莫数百上千人,还有些云游头陀,修行散客,也朝紫芝崖赶去,季禺云头最慢,被吊在后面随着三千碧游客也入碧游宫。

    众仙在紫芝崖上落下坐骑云头,有熟识的互相见礼攀谈,吵吵嚷嚷挤在碧游宫门前。

    仙阙玉宫盛景,自不必赘述,约莫过去一刻钟时间,季禺是个外向的,也正与身旁两位散人攀谈,却听场上一静,众仙纷纷闭口,整理衣冠,收拾仙人风姿。

    季禺一瞧,却是两扇仙屏自开,从门中钻出一双丫髻道童,一身水合服,怀抱拂尘朝众仙道“祖师讲道开始,众仙请进宫中安坐听讲”

    道童说把退入里间,场中仙家鱼贯而入,到底是仙人之辈,虽是人多,但却井然有序,也有微微交谈之声,只是却不敢大声喧哗吵闹。

    季禺自也虽大众而入,宫中即宽也阔,外间看者地窄,内里却犹如洞天广阔,四下一排排金灯亮起,定上一粒粒明珠璀璨,宫中纤毫毕现,盘虬龙华表柱,碧游床紫金台,皆是人间绝景奇观。

    早有一排排蒲团,列得整齐,众仙皆按旧例各寻己坐,季禺细观发现,当先来的道德高士坐位皆在前列,随后才是各路仙家各自落坐。

    当真是:不染人间一点尘,满堂尽是学仙人。

    衣衫总带烟霞色,丈履相随云水身。

    季禺正自彷徨,不知去哪里坐下,方才开门那道童走过来稽首道“可是太微玉枢真人么,贫道水火童子”

    季禺赶紧也还一礼道“回师兄,正是太微,却不知贫道该坐于何地”

    水火童子颔首示意,领着季禺走道第二列蒲团中间,安排季禺坐下后,便自去了。

    少倾,各位前来学仙求道之士,纷纷安坐,金钟再次响彻一声,紫金台上碧游床,显出教主道相,身高万丈,庆云彩雾缭绕,瑞气飘飞。

    伴随阵阵仙乐响起,季禺等人坐下蒲团化为莲花台,层层落落,把教主法相围在中间,教主开口道“此次讲道,分作两部功课,前节讲法,后节讲些宇内奇珍”

    “所谓道为根,法为用,这世界道术,法门繁多,却也有类别,一种为神通法,此类修成之后,应用迅捷快速,缺陷是许多神通皆与天赋道行相关,如法相,庆云,多手多臂等皆属此类。

    一种为道术,道术修行较为简单,却也与道行深浅相关,或遁术,水火,风雷,雾化,皆为此类。

    一种为秘术,皆是各家秘而传之,此类多系左道异术,修成简单,却也要独特天赋,常人炼不得,此类不需要法力真炁,亦能催使,如喝么呼色,钻土地行,窍中神炁等皆属此列…”

    教主先缓缓讲述各道法神通类别,而后又讲宝禁,法禁,诸天云禁等各类禁制炼宝之术。

    一些道人却是听得闭下眼帘,坐在莲台上打起了瞌睡,虽无鼾声穿出,但流口水冒鼻泡着皆有。

    其实这些皆老生常谈,不过众仙也知晓,每次讲道宫中皆有新道友来驻,教主讲法由浅入深也是常理。

    季禺倒是一直听得津津有味,牢牢记忆,宫外昼夜交替,教主讲一会儿经,说一会儿法,时而停顿数个时辰,兴起则能讲大半天。

    也不知过了几天,教主讲罢,停顿了数个时辰,又开口道“此次也有妙法传下,先讲隐身遁行之道,传心不传口,全靠尔等领悟,若你悟出,便是机缘,若悟不得也勿生怨言,只怪自家道行根性不够”

    此言一出,众仙纷纷睁眼,侧耳倾听,却是终于到了众仙最期待的传法环节,再也不是讲些寻常皆知的科普一类了。

    教主话音落下,见众人侧耳相顾,而教主却微微一笑,闭口不言,庆云彩雾升降翻腾,瑞霞飘飘,地涌金莲,天花妙坠,无缘者侧耳倾听,抓耳挠腮,却不见不分音来。

    有缘者各自闭目体悟,亦有抓耳挠腮者,显然悟到妙处,季禺也有层层明悟自心头浮现,也连忙闭目跌坐体悟道术,大道稀音这正是那句揭语所言:话到传心无半字,活人长施一丸丹。

    或许后半句不应景,但前半句却是相配的,大道稀音,真言妙法却不从口出,只由心传,教主有妙法万般,却只放庆云彩雾,任由大家自悟,凭根性机缘悟得适合自家的道术。

    教主便是道于人间的体现,大道之化身,直观道果,便如直观天地大道一般,有人从道中悟得奇妙小术,亦有人悟得大法,更有道行绝顶者参悟出神通。

    季禺心中灵感不断涌现,当先悟出两门隐身遁行法,一门杏子假尸术,一门鞋遁术,此二法皆属于秘术一类,季禺不禁心喜,旁边也有仙家各自悟出道术。

    大道稀音,庆云道果浮起半日,随后三个时辰,季禺又悟得一门道术,五行遁术,此五行若皆炼得便是一门大神通,亦能持之纵横天下。

    季禺不禁手舞足蹈,正欲再悟道术,心中却再无灵感迸发,睁开眼帘,庆云彩雾依旧,只是那无形无相的大道却已消隐不见。

    瞟眼却见四周仙家大多面露难色,显然或是毫无所得,或是刚悟一点边儿,道果却已消隐,只有一小搓人,面露喜色,星星点点约莫只有数十人,显然已经悟得隐身遁形一类的道术。

    不论诸仙是喜是忧,又是沉寂数个时辰,宫外已是月满星空,许是教主讲经的兴致又来了,淡然一笑道“法有三乘,仙有五等,各有关窍,此番单讲飞仙法之关窍,功候时机,众仙若炼地仙,散仙一类可不必理会,各自养神便是”

    随后教主又讲了神仙法一些重要窍门,深入浅出,通俗易懂,炼地仙,散仙自是对神仙关窍云里雾里。

    倒是一众飞仙之辈皆有所悟,听至妙处,手舞足蹈者不绝,却是有的关窍卡了他们数十,数百载功夫,此番却被教主指出窍门,显然是已明突破关隘之径了。

    这些关窍有些也与天仙法相通,季禺也听得认真,触类旁通,时有所悟,对于接下来烧炼神丹的内炼功夫已经很有把握。

    天色渐明之际,教主却再次闭口不言,这次众仙又沉默打坐两个昼夜,教主方才又至兴起讲法道“此番传水火风雷之法,众仙各凭机缘领悟,此次讲法过后,却要在过数百载之后,方会再传法门”

    季禺从大痴散人处早已得知,教主讲经传道解惑常有,或数年开一坛讲经,或数年开一坛讲道,而讲法则甚少,但许多仙家却皆对经书,道理无感。

    遂也渐渐很少来碧游宫听道,如大痴散人一般未来的仙家,包括吕岳,罗宣等人却也因此错过一次机缘,季禺心下感慨,若这二仙在此,凭他们悟性,当也能悟得好道术的。

    不过季禺却不知晓,这二人与他一般,其实皆被教主单独开过小灶,如今道术不定还在他之上,已经在海外闯下好大名声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