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心机重的顾先生〕〔都市极品最强主宰〕〔绝世小村医〕〔单身战争〕〔影帝重生剧本〕〔绝世霸主〕〔浮沙〕〔自欢〕〔豪门宠媳〕〔六迹之大荒祭〕〔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一二[桂府丹榴 仙家法力](加更)
    众仙围着这株仙根打量,见树杈叶落间稀稀落落有数十个大有尺许的果子,色呈碧绿,晶莹剔透,周遭十丈阴极阳生,发出奇亮光华,极为不凡。

    “二十六…二十七…三十一…拢共三十一个果子”众仙望着树梢指指点点,数了半天,却有仙果三十一枚。

    “这果儿名唤桂府丹榴,又名金池异种,本生在那北海尽头的长夜岛上,四面皆有寒霜罡煞包裹,岛上多有千万年之中前别处早已绝种的毒龙猛兽,怪鸟妖鱼生息其间,多口喷毒烟烈火,有的肋生八翼,齿牙如锯,身似坚刚,专由口中吸人脑髓,端的凶恶非凡…”金光仙打量半晌,朝众人解释仙根来历道。

    乌云仙也笑咪咪道:“金光道兄说的不错,正是桂府丹榴,此物不仅好吃,且能细涤尘垢污浊清心明目,亦能略增五脏内炼之功。

    在那长夜岛上不知或了几千几万载,只因此物多食无益,且长夜岛玄霜罡煞,太古毒龙众多,极其凶险,所以一般炼气士若无至宝护身,轻易也不敢去。

    百十载前贫道过北海望见岛上霞光氤氲,知晓定是有宝物在此,遂入岛打杀了些毒龙猛禽,只是怜悯其太古遗种,未曾斩尽杀绝,只是把这株仙根使壶天法移了回来”

    季禺等人皆自惊奇,围着仙根打量半晌,乌云仙着洞内芝兰童儿抬出石墩,石案,引众仙安坐,金箍仙添了添嘴唇,期待道“瞧这果儿倒是不凡,霞光氤氲,却不知熟了未否,是酸是甜哩”

    “乌云道兄,贫道瞧你这果儿好似已经成熟,嘿嘿…你赶紧去打几个下来,咱们尝尝鲜吧”平素诙谐的虬首仙也添着脸说道。

    众仙皆是熟络亲人,也不客套,纷纷出口催促,毗卢仙甚至扯了个枣树枝,捻在手心,吹口仙气儿,须臾化为玉盏琉璃托盘,凤钗金击子,朝含笑不语的乌云仙道“道兄快去打来待客,贫道把家伙什儿都与你准备好了,莫怠慢了玉枢道兄…”

    “哈哈哈…毗卢道兄,我看不是待客,看你猴急的,分明是你嘴馋了吧”

    众仙一阵无语,好像你毗卢仙也是客吧,也太不拿自己当外人了,季禺不禁汗颜,没遇上这些“道德之士”前,他本以为自家脸皮算厚的了,现在才知晓,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哇。

    乌云仙见此,也就不再吊人胃口了,直接朝芝兰童儿摆摆手示意,芝兰童儿接过毗卢仙手中玉盏和金击子。

    这道童儿身姿灵活,一看就是个偷桃爬树的老手,在众仙笑意隐隐中三两下蹬上树梢,霹雳怕啦,一口气把果子全敲下来,唬的众仙连忙又变了块大玉盏端在树脚下接果子。

    “这三十一个果子,多食无益,咱八人一家分俩个,给宫中四位师兄一人两个,给芝兰童儿,水火童儿各一枚,余下得皆给师父送去吧,也请他老人家也尝尝”乌云仙笑着开口分果子道。

    众仙皆大欢喜,自无异议,当下一人一盘两个果子,余下得皆着芝兰童儿送往碧游宫中去。

    “谢过乌云道兄赠果之恩,玉枢愧受”

    季禺也接过玉盏品尝,却是碧绿晶莹的两枚果实,这果实每个大约尺许,颜色碧绿,圆形六棱,看去皮薄鲜嫩。

    果皮薄如纸屑,用手一拍即裂成大瓣,外表皮色如碧玉,内藏多颗质如荔实,色似火齐的无核朱实。

    未吃时,层层之间形如一朵瑶台莲花;吃到嘴里,作桂花香,凉滑脆腴,芳腾齿颊,甘美无与伦比。

    季禺只吃了一枚,余下一果拢入袖中,准待日后送与吕岳,叫他也尝尝,其实这七仙除了季禺,皆是飞仙炼质炼质六七转的人物,功行极高,早已斩落九虫,那还有多少口腹之欲,所以皆是打开一果,尝了几粒便弃之一旁,或是收入囊中,待回去送于弟子朋友的。

    随后乌云仙又变化酒席一桌,众仙围坐闲侃饮酒,聊天打趣,不觉时日渐晚,季禺念及自家新得的几门道术,按捺不住,便先朝众仙告罪辞别。

    与众仙互留信香约定,时常相聚玩耍,便自腾雾先走了,一路飞下紫芝崖,季禺现在也是个无家无洞的破落户,想了想还是回了阳泉洞暂住。

    入洞跌坐石床,季禺使了个嘘炁幻神的道术,捻个决儿默运玄功,张嘴喷出一道仙炁,须臾化为两扇石门,闭了阳泉洞口,又使禁法盖住外间,如此也无人打扰他炼功了。

    又见洞中黑暗,遂又吹仙炁一口,洞中瞬间腾气十余盏莲叶灯,各自住与洞壁之上,霎时洞中纤毫毕现,季禺虽然能视夜如昼,但谁喜欢阴暗潮湿呢,当然邪派人物除外。

    此次共得了三门隐身遁形之术,季禺思虑半晌,觉得自家要想出去浪,还是把这保命功夫弄足了在说,当下便决定先练杏子假尸术。

    正好季禺曾专门在乌云仙洞外采了一把杏子,当下便在洞中按法修炼,先把高山仙杏六枚,用毫笔朱砂书上符印。

    因此法有些忌讳,却是沾不得五金之器,季禺有是个三无道人的破落户,只好从洞壁上掰块石盘,施嘘炁幻神法变出个玉碟,用来盛放仙杏,又按道术所言,割破手指逼出精血一盘浸泡碟中仙杏。

    随后掐算时日,又在桐柏崖顶开了法坛,把玉碟供于法坛,又按七星续命方位,各点上油灯七盏,法水六钟。

    随后每日卯时念蜕身密祝,尸解密祝,幻形密祝,等道术所载祭炼法咒各七便,又运气玄功不顾仙炁损耗,给六枚仙杏都各吹仙气七口。

    这般一连咒炼了整整六日,仙杏却愈发晶莹,季禺又扯绢布编了个宝囊,把这六枚杏子装入宝囊安放。

    至此才算功成,日后凡遇一切恶事,只须丢一枚于地上,即能随身替己身死,但此物除寻常之时法主外,却不能掏出示人,因为一遇他人气息,仙杏即变化己身替死了。

    不过此事之后,季禺却暂时停下炼法,反而转注于勾调坎离的内炼与打熬自身法力的功夫,只因祭炼这杏子假术以来,季禺深感法力仙气依旧浅薄不足,几枚替死之物搞的他人都瘦下一圈,差点仙气耗尽没等练成替死术自己就先死了。

    这世间法力真炁,若按品质大抵分为三阶九品,除此之外皆是杂炁。

    最下一阶名唤五行玉真,如霁云公,神幽子散仙之辈,所炼震木炁,庚金炁,包括之前季禺的三六丙火炁等法力皆属于这一阶,约莫按法苦修一载,能得一道法力,寻常散客能练出此阶真炁,已算是散流高人了。

    而已五行玉真为例,鸿钧老祖座下太乙玄门等辈,皆法力品质则更高,唤作太乙元真,也有上乘,中乘,下乘之分,但已远超五行玉真,例如当初愈见的旁门祖师寿仙翁,法力便是太乙元真之属。

    五行玉真苦修一载约莫能得一道法力,而太乙元真同样修持一载,却能得三五年,六七年法力不等,不仅积蓄速度远超,且施法更为顺畅,也能驾驭更多道术。

    而道门三教所传,只要是神仙传承之辈,炼的皆是玄妙造化,玄妙造化此阶法力,也分上乘,中乘,下乘。

    基本能驾驭天地间所有道术,如乌云仙,毗卢仙与季禺所施展的嘘炁幻神法,便只有这玄妙造化阶的法力才能轻松驾驭使得,其他太乙元真也就只能勉强使,五行玉真是使不得此类造化法术的。

    下乘如金阙炁,龙华炁,中乘的如吕岳的瘟癀炁,罗宣的五焰炁,皆属此流。

    但那怕是最下乘的玄妙造化,苦修一载也能积蓄数十道法力,不仅数量上相当于太乙元真苦修十余载,五行玉真苦修数十载,便是玄妙,纯净,造化等质量威力,也远超下阶法力。

    季禺不仅修得是一炁大罗仙法,炼出的法力更是玄妙造化的最上乘真炁,真心苦修不辍,只须一载便能修炼近百载法力出来。

    季禺道行又高,修行法力从无关隘,此前只是一边忙着内炼功夫,偶尔略微修炼下法力,绕是如此,前翻闭关两年斩出五浊虫,却也陆续积攒近百载高质量的法力。

    但没想到仅仅炼一门避死道术,连喷仙气数十口出去,便给耗了个一干二净,季禺这下彻底明白,有的仙家为何只苦练一门道术,实在是这玩意儿练的时候太吃法力了。

    同时想起曾经一口造化仙气,就恢复藏经楼的乌云仙,季禺心惊不已,这乌云仙是得积蓄了多少万载法力呀,竟然如此不当回事的挥霍,就那一下子反本归元,恐怕都要消耗数十年苦修的造化仙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