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我是掌门〕〔九零后天师〕〔龙尊一怒〕〔都市无敌战神(林〕〔重塑千禧年代〕〔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一四[五行大遁 大罗巽风]
    这龙王只以为季禺就是个鲸鱼得道,所以唤起诸将一阵猛杀,绕是前古巨鲸,也抗不住这诸般水族精怪的围攻。

    十余合后鲸须皆为鼋龙咬住,鲸尾又被鼍龙拽住,四方蟹将奔走围杀,五条青蛟掠阵游走,巨鲸终于被水族制住,神龙摆动千丈尾鳍,直接把巨鲸给拍成了粉碎,玄光流转化为百丈的礁石碎成一地石块。

    众水族幡旗招摇,金鼓阵阵,皆是欢心鼓舞,为大王摇旗助威,季禺见此直接从山后跳出,袖口倒转,宝剑化为三尺白炁,如闪电般迅疾,把一溜儿蛟鼍削为两截儿。

    龙王正自心喜摇头摆尾,炫耀神通,却见前阵水族血雾腾腾,纷纷化为肢体碎裂,一道白光穿出血雾直飞过来,龙王大惊失色,慌忙敛去形体,化个筷子般粗细的小蛇儿钻入礁石缝中,逃过一劫。

    剑光飞梭,五头青蛟慌忙化遁术奔逃,却只是徒劳无益,怎快得过季禺神形相合的道剑,三尺白炁入电光闪过,绕着蛟龙一圈,径自飞走,只留青蛟呆滞不动,半晌过后一颗龙首落地,龙身在水中腾起血雾,化为碎肉。

    龙王见此目呲欲裂,眼见季禺斜椅在一株粗壮水草上观看,龙王化为小蛇穿梭游走,小心翼翼钻到季禺身旁十余丈前。

    见季禺正自品头论足,毫无防备,龙王瞬间化为人身,双掌一撮,一溜寒星打来,季禺确实有些大意,未曾提防,一片蓝光犹如萤火飞至,季禺连庆云宝盖都来不及使,瞬间被蓝光炸成齑粉。

    “哈哈哈…好贼厮,仗飞剑厉害又如何,还不是被老夫的葵水神雷化为灰烬”龙王熬光化为龙首人身,顶者两道龙角大笑道。

    “嘻嘻…老龙兄果然名不虚传,神通厉害,贫道佩服,佩服,不如咱们休兵罢战如何,贫道自天皇年间得道,早已炼得不死之身,百炼元神,趟个水火风雷不过如同儿戏也…”

    熬光闻声转首望去,不由一愣,却是那恶道人毫发无损的坐与一片森森青苔顶的礁石上,翘者腿朝自家说话,熬光望着地上,不由惊叫道“有这等事…有这等事,障眼法,一定是障眼法…我绝不信”

    季禺轻笑一声,吹个口哨,那厢撵着一众虾兵蟹将猛杀的三尺白炁发出剑吟阵阵,化为流光落倒季禺身前,白炁变幻又化虚为实,重新化作宝剑一柄。

    https://

    季禺收拢宝剑杵在地上,朝呆呆的龙王笑道“贫道此来并非寻衅滋事,只是听闻龙王乃水元下界之主宰,特来拜揭,如今两方交兵,却实非贫道本意耶”

    熬光望着被斩成血雾的两条青蛟,一众鼍鼋等龙属水族皆死伤残重,余下三条青蛟筋断骨折,被众虾兵蟹将捞入龙宫去了,又望向季禺冷笑道“你这贼泼道,杀吾众多水族,还想就此罢休,又弄些替死之术糊弄我,给老夫死来…”

    熬光话音未落,搓手再次抖出一团萤火朝季禺打来,季禺见这老龙识破替死之术,倒也有些见识,却见葵水雷再次打来,季禺轻笑一声,抬手一推道冠,五道清气自卤门飞出。

    五道清气交缠,须臾化为亩许庆云,犹如幡幢宝盖,罩住季禺身形,葵水雷被庆云宝盖挡住,纷纷炸裂,只炸得季禺顶上庆云泛起涟漪阵阵,彩霞瑞气摇曳,却始终稳稳抵住葵水雷。

    熬光见此,拂袖连发葵水雷珠,葵水神雷聚集大量葵水精华,与其它雷法刚烈暴戾不同,葵水雷威力相对绵软。

    只是葵水精英连绵不绝,犹如海浪拍礁一般,一浪重过一浪,僵持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季禺的庆云宝盖便已摇摇欲坠,可见这老龙还是有些本事的。

    季禺见此只好使点真本事出来,捻着决,朝巽地吸口气,猛的喷将出来,须臾之间,道道黑风自巽地刮气,这老龙虽有些本事,却如何挡得住巽风。

    不过季禺如今却是凭自家轻松施展,再未靠法器之力,巽风反而操控如意愈加挥如臂使,连起三道巽风。

    一道卷飞了熬光雷珠炸做一团,一道卷住熬光,季禺手下留情却并未伤他,只是给卷晕了过去摄倒季禺身前躺着。

    余下一道巽风犹如风卷残云一般,把那些朝季禺冲过来的虾兵蟹将手中兵刃,丫丫叉叉,斧钺钩矛,被风卷脱了手,俱收作一团刀山,唬得一众虾兵连忙躬身控背,不敢再动。

    吹口仙气弄醒昏沉过去的熬光,见其睡眼惺忪,一脸茫然,季禺含笑道“尔等不识真仙人,贫道前来拜访,净使些儿兵刃来迎,真是无礼,也罢,那便再露两手与你涨个见识”

    说罢不待熬光回话,季禺使五行大遁,默念五行总纲秘咒,取兑方炁一口,喷将出去,须臾间把那些兵刃俱变化成百丈金山一座,横于海底。

    正是五行大遁之妙,若掐金行遁,只须念总纲秘咒一遍,再取兑方炁一口,喷将出去,随即能变金山一座,亦能隐身遁形,又能柔金碎铁,断刀折枪,弓弩刀斧不能伤身。

    遂有前赘述,单练一行便只是遁术一门,五行俱全便是一道大神通,唤作五行大遁,五行各有妙用,所以才说若仙家会得,持之纵横天下足矣。

    见龙王与众水族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呆呆说不出话来,季禺摇摇头轻笑一声,即然这水族如此不欢迎外客,动扎刀枪相对,实在非仙人来往之地,去休…去休

    季禺当下捻个水决,取坎方炁一口,跺地欲借水遁走,却忽被老龙王扯住袖子赔笑道:

    “上仙慢走,请留步舍下稍歇,适才小龙有眼无珠,不识上仙法力通玄,确实怠慢上仙,谨望上仙不计小人之过,龙宫扫榻相迎,奉些珠玉,略赔小龙鲁莽之罪过…”

    季禺见这老家伙啰里吧嗦说了一大堆好话,尽捡些好听的说,显然已经服软了,季禺摇摇头倒也不与他计较,只是装作面无表情的严肃模样,给这老龙拉进龙宫之中安坐上席。

    众水族兵将偃息旗鼓,各自收拾伤卒,捡起余下一点儿散碎兵器,季禺见此朝外间一指,金山耸动摇晃,瞬间垮了下来,重新化为各类兵刃。

    又见众水族或多有伤,也忍着肉痛喷口造化仙气儿,三条青蛟与众水族伤势须臾复原,犹如原先一般,一众水族叩谢不止,皆敢惊奇。

    “多谢上仙大德,展大法起死回生,使吾众水族重归原先一般,真真好法力,好神通啊,请上仙满饮此杯”熬光面露崇敬佩服之色,朝季禺敬酒道。

    季禺只是抿了口酒,笑而不答,他当然明白老龙意思,说他起死回生不是口误,是想让他再已大法,把死去的水族龙众再给变化回来,季禺却只当没听见言外之意,只是与老龙不停推杯换盏,喝酒吃席。

    倒不是季禺不想把死的也变回来,只是一来造化仙气并不禁用,季禺苦修十余载,积蓄了近千载法力,就治伤患连着方才打斗喷出去弄变化的,就这几下子便耗去百十载法力。

    这也是先前几禺见变化的巨鲸打不过熬光,便收敛变化,因为这变化之术,便些小巧的好说,若便大的如巨鲸这般,这一口仙气至少喷出去五十载法力才能变得。

    所以别看季禺玩得潇洒,就这几下十余载苦修积蓄的法力便耗去一大截,不过季禺修行玄妙造化最上乘法力,这法力去得快,积蓄的也快。

    二来这起死回生,季禺也已验究通透,只是光凭他现在的本事并不能凭空化出生灵,若要复活单个好说,只要魂魄还在,随意弄点树枝或者莲藕搭个人架子,一口造化仙气一吹,把搭的架子化作躯壳便是。

    只是此法造化精密,人体如宇宙,五脏重楼迭起,经脉如繁星,若要他活人,还得先抓几个人刨开验机,光准备功夫便要数载。

    且还必须要保住灵魂元神才能复活,否则魂飞魄散,弄个空空躯壳也无用,单个复活都极其繁琐麻烦,更不要说是被剑炁绞成碎片,魂飞魄散的一众水族了。

    二人推杯换盏,攀谈半晌,老龙王面带犹豫之色道“上仙此来,可是有事须要老龙相助么,若有困厄,上仙但请直言便是…”

    季禺假意推说半晌,终究还是厚着脸皮道“哎呀,本是来拜访,拜访你的,结果你门下的那个夜叉打我,把贫道衣裳都划破了,随后你又用雷炸贫道,把道冠也弄坏了…”

    老龙王听了半晌才明白,感情季禺绕来绕去,拐弯抹角,弄了这些事情,竟然只是要来寻一套行头,心下大松口气的同时,也明白是那夜叉扇风点火,挑拨自家去与这仙人恶战。

    老龙王口头应付着季禺,眼神却阴寒的盯着殿外忙碌的夜叉,心下已经在想这厮给自己造成如此大的损失,即赔了人丁也损了面子,到底该给这夜叉选个甚么死法了。

    过了半晌龙王转过头,直接打断了一直在喋喋不休的季禺下言,开口插话道:

    “此次与上仙打斗动手,皆是那个夜叉将挑的火,小龙稍后自会严惩为上仙出气,怠慢上仙已是不该,还划烂上仙宝衣,却是小龙的不是,万望上仙恕罪”

    龙王说把沉吟片刻道“即然坏了上仙衣冠,那也由我龙宫悉数赔给上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神羽战尊〕〔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宁凡小六子柳云烟〕〔这个诅咒太棒了〕〔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