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成傻子公主:〕〔都市战神龙浩赵晴〕〔王妃要爬墙〕〔暖风不及你情深〕〔君逍遥〕〔灼灼烈日〕〔夏夕绾〕〔唐楚楚江辰全文免〕〔王牌刺客〕〔无限炼金术师〕〔雄爸天下〕〔林平李静小说名字〕〔仙遁〕〔护花小神医〕〔护花使者林平〕〔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史上最强太子楚墨〕〔进击的大内密探〕〔叛逆的征途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三七[贪婪狡诈 魑魅魍魉]
    见漫空霞光万道,一付重宝出世的模样,季禺连忙捻决,使禁法遮蔽霞光,然而为时已晚,瑞气彩雾笼罩方圆万里,无数岛屿,道州,海底妖魔,深渊隐客,皆朝仙壶山飞来,甚至连南赡部洲都有仙家异士,急乘云霞,催异兽赶过来。

    眼见道道遁光,云雾飞入仙壶山内,在山岭间盘旋片刻朝便朝蕉叶洞飞来,季禺面色一苦不禁扯拂尘抽了芭蕉灵根一下,抱怨道:“才夸你是个好宝物,合该贫道造化,你说你出来就出来吧,弄甚么彩雾,放什么霞光嘛,这下好了,惹出麻烦,又要见刀兵了…”

    “哈哈哈…道友云光好生迅疾,竟然已到此守候多时,枉我馗散人自谓遁术朝群,却不想还是落了道友一筹啊…”却是季禺话音刚落,一道云雾降下,落在洞前空地上,露出一个双抓髻攒金花,长须垂胸的胖道人朝季禺拱手笑道。

    这胖道人说罢,又是朵朵云雾条条遁光纷纷落地,洞外一时挤得满满当当,总有个数十人,皆是仙家异士,或一字巾,九华巾,青绢巾,鹤敞,贤冠,斗笠,云履,芒鞋,衣着打扮有道有俗。

    “依我看这位道兄气定神闲,倒不像是个急匆匆来的,莫非这位道兄会个未卜先知的卦术,提早算得此地有宝,早来这厢守着么,嘿嘿…”一位模样猥琐的葛衣道人,额束绣阴阳冠带,望了一眼季禺身后的蕉叶洞,手托拂尘笑道。

    季禺哪里不明白这些家伙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作弄他呢,也不在意,只是朝洞外众人稽首道“贫道太微玉枢道人,这厢有礼了,这里乃是贫道荒山鄙洞,不知诸位道友来此有何指教”

    洞外众人摇头轻笑,避而不答,反而四处打量几眼,见季禺孤身一人独自站于洞外,往日凶残暴戾的天猖精不见踪影,妖洞魔窟再无妖精,还恢复了仙山福地面貌。

    众人观望半晌,见此仙山面貌,又想起自家那荒山野岭,心头不由起了层层谋算,只是顾及季禺,怕他有些神通不好对付,己方也无人领头,也只好暂时按下心中想法。

    倒是一位须发皆赤的老叟先是四下打量几眼,不见天猖精,只季禺一人在此,奈不住心下欢喜,转而故作疑惑道“道友此言差矣,东海谁不知晓这壶山是个妖怪住的,玉枢道友仙风道骨,定是住在仙山宝观,洞天福地,怎么会去抢妖怪的洞府呢…”

    “正是此理,此地乃妖洞魔窟,是那天猖精的洞府,诞生灵宝,道友怎么能把他人洞府据为己有呢,如此行径,与邪道何异”一白面无须,羽扇纶巾的秀士也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插话道。

    一时间洞外众道士异人纷纷出言,借机指责挖苦,说季禺强占他人洞府,如何不义,如何不讲道德云云。

    季禺一听众人之貌似指责劝慰之言,哪里不晓得这些人的鬼域技俩,不过是见那朱蜮大王不在,欺软怕硬之辈而已。

    季禺沉吟片刻,按下心头恼怒抚摸长须含笑解释道“众位道友不知,贫道乃是那天猖精的老丈人,他前段时间说自家老母逝世,回乡奔丧去了,所以接他丈人我过来与他看家,特地嘱咐要以这株仙根作为酬谢哩…”

    。。。。

    季禺这通胡话一说,洞外众道人面面相觑,撇撇嘴皆是无言以对,却在心里暗骂暗骂季禺无耻,谁不晓得那天猖精身不满三尺,浑身红毛丑得可人,那家老父母会把女儿嫁给他,也算那姑娘倒血霉了。

    最先开口那胖道士不由嘲讽道“瞧道友你一表人才,生的女儿莫非是丑如蒌骷,无人敢娶吗,你嫁谁不好,嫁与那天猖精…”

    季禺见芭蕉叶光华收敛,众道人跃跃欲试,嗤笑一声道“此地如今乃是贫道地界,汝等从速退去,日后还好相见,否则休怪贫道要赶人了…”

    “这位玉枢道友,就算此地是你的地盘,可这灵宝天生地养,可不能算你的…”

    季禺闻言摇摇头,冷笑道“你们也不用说这么多,遮遮掩掩,不过是想要宝物罢了”

    胖道人与洞外众道面不改色的颔首点头,各自相顾一眼,皆是道“玉枢道友如此快语直言,那我们也把话说明白,此地即为道友所踞,我们也承认,只是灵物是天地造化所生,应该是有德着居之…”

    季禺扭身挡在芭蕉灵根前面,闻言嗤笑道“好,好,好,那你们各使手段一起上吧,贫道也瞧瞧谁是有德之人”

    “那贫道就得罪了…”众人相顾一眼,胖道人说罢面色一狠,抡起数百斤的一根金刚杵,带起呼呼风啸打向季禺头顶。

    季禺掏出拂尘一把荡住钢杵,尘丝一摆直接把钢杵荡飞,胖道人只觉一股大力传来,不由后退两步跌倒在地,面露惊色道“你这厮好大的力道…”

    季禺嘿嘿一笑道“你们都一起上吧,贫道一人挡了就是,若有人能败我,这仙根拱手相让”

    白衣秀士与缩身站起的胖道人对视一眼低声道“那就先解决这个碍手碍脚的道人,咱们在分个高下,决定宝物归属”

    洞外一众道人异士互相打了个眼色,纷纷各按手段,刀枪剑锏齐上,喷云吐雾,驱雷掣电汹汹朝季禺打来,季禺怡然不惧一杆云扫飞舞,以柔克刚挡下众人。

    紫衣道人舞飞叉,罗衫异人晃金鞭,白袍仙客剑术逞,各以神通争胜败,季禺也丢开解数,拔剑横挡,急取兑方金炁一口,捻个决将身一晃,浑身好似钢打铁筑,仙剑宝锏千般重,打在季禺身上也只擦出火星溜溜。

    众异士吵吵嚷嚷,围住季禺,喊杀连连,他们倒也守信,没人敢趁机去取芭蕉叶,只是各展身手,显弄神通围杀季禺,季禺面色自若,宝剑映日生辉,雾得光影灼灼。

    蕉叶洞前,喊杀震四野,怪雾阴阴,碧霞飞彩,季禺拂尘摆扫荡纤尘,剑光鸿鸿似寒星,金鞭铁锏,杖杵钩叉。金鞭铁锏明晃晃似冰山,飕飕锏鸣响彻石岩,杖杵钩叉奇门异士,飞云挚电渡雾尘沙。

    方天戟,虎眼鞭,麻麻摆列,青铜剑,四明钩,密树排阵,锏鞭飞杵惊鬼怪,短叉仙钩夹人魂,季禺一柄青索剑,左劈右挡战仙神。

    只杀得那天空无有飞鸟过,仙山涧岭虎狼奔,飞沙走石乾坤黑,播土杨尘宇宙昏,短兵相抵只听得兵兵扑扑惊天地,煞煞神威振鬼神。

    众人皆神仙之辈,也不觉体乏,这一战自辰时走起,一路打到黄昏,季禺左肩挨了峦金棍,右臂中了降魔针,紫纱道衣寸寸有口,胸背裂缝如条絮,反而越战越勇,口中呼喝连连,杀得众异士节节败退,筋酥骨软。

    又走过三十余合,季禺力道渐失,到底双拳难挡四手,浑身沉重脏腑震颤,虽借金行**护身,刀枪难入,碎金揉铁,然而众异人皆属出家道人,多是用的锏鞭杵等重器,季禺抖擞精神,奋发巨力荡开众人,掐诀念咒,矗立不动。

    一众异士无疑,只当他力竭落败,各按兵刃劈下,却犹如刀砍空气,一阵白烟闪过,哪里还有季禺踪影,有见识的看地上只有芒鞋一只,不由出声道“那厮没死,这是弃鞋隐遁术…”

    这时上方崖顶一声长笑传来“哈哈哈,汝等武艺道术用尽,也奈何不得贫道,而贫道可只使了半分本事,汝等赶紧退去,或可活命,否则稍待半分,皆为齑粉”

    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季禺盘坐洞壁上空崖顶,正掐诀念咒,胖道人见此似想起了什么,惊叫道:

    “不好,快走,他在使栅栏罗网”胖道人见此反而惊叫一声,不顾众异士诧异之色,翻身化为原形,原来却是个土拨鼠成精,在地上一滚便钻入土中溜走,只有道衣丝条留在地上。

    众异士惊疑不定,各自跌足架云霞而起,却不是逃走,反而犹自挥舞兵刃朝季禺杀来,季禺嗤笑一声,一口仙气喷出,四下数百丈哗哗作响,尘烟翻滚,地动山摇,土石蹦列间长出排排栅栏。

    栅栏高数十丈,长有百丈,按八卦方位排列,首尾相接,似个铁笼,有如城墙一堵,众异士来不及反应,正朝上飞腾却又撞上一层无形罗网,纷纷跌落云头,似下饺子一般摔落在地。

    摔得众人晕头转向,不由惊恐望向四方,各使神通,喷烟吐雾,烈火寒气烧炼栅栏,却丝毫奈何不得,众人又欲撅地而走,只是以往松软的沙土,如今却似钢板,刀剑劈下也只打出溜溜火星。

    天上地下均无路走,众异士惊慌失措,那还有半分仙家气度,季禺望向众人淡淡道“看来贫道才是真正的道德之士啊,诸位皆无德行,贪婪狡诈作祟,无德踞有宝物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