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我是掌门〕〔九零后天师〕〔龙尊一怒〕〔都市无敌战神(林〕〔重塑千禧年代〕〔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四一【异类狗猩 山魈木客】
    计议已定,众仙各自四方杀入流波,以吕岳走西面,罗宣走北面,青玄领周信,朱天麟等四人走东面,季禺一人最后出发走南面。

    只是临走之时,吕岳三人的眼神有些怪怪的,罗宣与青玄各有疑窦,同是神仙为何这季禺的道行与前知之术如此厉害,二人不由相识一眼,面露恍然。

    吕岳还好,和季禺知根之底,在九龙便暗有猜测,估计季禺所炼并非于大众一般,十有**便是传说中的大乘法门,只是见季禺面色如常,也不好相问。

    众仙心下各异,吕岳微微一笑自先走了,罗宣眼神闪烁不定,青玄抚须眯眼,二人沉吟片刻,也不知道心下如何,转而皆是轻笑一声,各自按预定路线架雾而走。

    季禺一直跌坐蒲团,见众人走了,又自掐算一番,捻须一笑乘云而起,一路半云半雾,落入山南灌木林中。

    这流波山势也非常,俊崖险窟,蟠松老柏,自不胜数,山南潮湿多溪涧,水源不缺,遂异兽毒虫也是最多,季禺走了不过数十里,就斩了数拨毒虫,倒也采了些灵药,略有所得。

    这天暮时,月影清稀,季禺寻一青石盘坐养神,忽而似有所感,撇见前方灌木矮林中,似有黑影晃动不休,时隐时现。

    季禺默不作声,沉静半晌之后忽而转头,屈指一弹,三尺白光飞入林间,飕飕树叶枝条落下,霹雳炸响,剑光穿梭石岩树根,伴随一声刺耳的凄厉惨叫,灌木青藤间爆出一蓬血雾。

    一道巨大黑影捧手窜出,直扑季禺,定睛一瞧,却是个周身黑毛,似人非人,似猿非猿,枭面蓝睛,手如鸟爪,身长二丈,浑身奇臭无比的怪物。

    这怪吼声似犬,身姿矫捷一爪挠向盘坐石台的季禺,行走间喷云吐雾,飞沙走石,汹汹而来,季禺凌空一个筋斗,躲过利爪,拂尘一甩挡开恶兽前爪。

    这枭面怪凶历无比,力大无穷,见季禺空翻躲开,一把砸碎季禺盘坐的大青石,历啸一声,喷云吐雾,缩身飞扑咬向季禺,季禺也提剑迎上,辗转腾挪,飞沙走石,枭面怪力大无边,利爪如钢擎雷掷电,口流毒诞喷邪雾。

    怪物面目着实凶恶,常人见了莫说打它,不被吓死也算胆大,就是季禺胆,也遭这怪面貌吓一跳,不过转瞬反应过来,倒底是多年苦练,腰仗青鸿胆气粗。

    阵阵青光苒苒,道道惊鸿闪烁,数十合内枭面怪物惨叫连连,季禺轻喝一声翻腾而起,一点寒芒迸射,枭面怪物身首分离,青色毒血喷气丈许,犹如泉泵尸身跌倒在地。

    “我当是什么,原来是山魈木客,难怪面目狰狞,贫道还已为是阴曹的夜叉跑来了,呵,呵…”季禺轻松一笑,认出怪物跟脚,此怪名为狗猩,枭面蓝睛,生相和人相差不远,猛恶异常,生性本淫,惟又灵警无比。

    季禺擦干宝剑,收剑辉鞘,一点雷火焚毁妖尸,沉吟片刻道:

    “此地不宜久留,狗猩出没,附近定有灵药,此怪又喜群居,也该过去斩草除根,免留后患”

    季禺向林中行不过十余里,果然有一窝狗猩,十余来只,伏于山壁崖洞,扯草为衣,砍朱为标准备偷袭季禺,季禺早有防备,一道飞剑过去,尽数斩为两截,在其巢洞中发现朱果一株。

    朱果此物,三十载开花,三十载结果,三十载成熟,短头百载结数十枚指头大的小红果儿,树枝千年只长一寸。

    道人服之能增甲子法力,注意是增法力,并非功行,其实增功行之物皆是重宝,概为紫纹檀核蟠桃,九转金丹一类才能增功,大多灵物服之不过略增法力,已算上好之宝。

    朱果凡人服之,身轻体健,又能洗炼浊炁,略增寿诞,只是多食亦无用了,季禺持戒时若有此物三枚,至少能提早三十载彻底洗清浊炁。

    狗猩巢洞中这株果树,已有四尺七八寸高,显然也是个老树,有三十来颗朱果,季禺摘下二十五枚,留下五颗算是满山走兽飞禽的开灵造化。

    季禺又念下一段咒语真言,虚画个符印护持此树,若有走兽飞禽食朱果开灵,欲绝此灵根,将受咒所制,浑身疼痒,头疼欲裂。

    这些真言法咒皆出自金箍大仙马遂赐的禁箍咒,季禺如今一窍略通,百窍略懂,略微参详,也能悟些秘咒真言。

    季禺随即在附近做个记号,以后学了壶天,乾坤,搬运一类道术,再来此移栽灵根,便飞身托迹,隐青冥离地十余丈,一路遇妖斩妖,遇魔伏魔。

    季禺一路半云半雾,在山南搜了两日,金兰,茯苓,草芝,斩杀些妖魔恶兽,又走了两日,行至一片沼泽洼地,树木高耸却,枝丫稀疏,水中蛙鸣声不断。

    季禺架水遁飞过沼塘,却是一山草柳杏花,山石裸露,怪石嶙峋,阔有数十里,高有二百丈,季禺落下云光在山上走了两圈,逢一黄花梨古树下,一截枯枝败叶掉落。

    季禺略有所感,稍一掐指后颔首一笑,一跃蹦起两丈来高,盘膝跌坐梨树上一根拇指粗的丫杈上,季禺仙骨道胎,身重三两二钱,跌坐树枝随风摇摆,拂尘一扫隐遁身形,闭目养神。

    季禺这边隐伏山涧,罗宣也早已藏身溪泉,青玄也在另一路伏地摇身一晃云烟腾起,化为枣树一枝,贯于山脚,各自埋伏。

    话说吕岳自进流波以来,事事不顺,他那边尽是沼泽,不是踩着沼泽蛟蟒,就是惹上毒蜂一窝,他斗战厉害,可这毒蜂小如介子,嗡嗡一群,撵着他咬,亏得他是玩毒的祖宗,喷口毒雾呲呲啦啦,反倒毒死了毒蜂一窝,捡了些带剧毒的蜂蜜。

    第二天在沼泽中一颗阴沉木上,好不容易发现个不值钱的木芝,还被条拇指粗的毒蛇舔了一口,也幸亏他修成阳神仙体,只是把手红肿了一天。

    第三天终于渡过沼泽,手也消了肿,走到一片山谷,却又倒霉的遇上烂桃花瘴,绕是他神通广大,也被毒瘴熏得头晕眼花,胸闷欲吐。

    最后还是用行瘟六宝摄去一谷桃花瘴才得安宁,虽是因祸得福,法宝更添威能,但桃花瘴塞满法器,不以炉鼎炼化,他六件宝物也动不得。

    他也不敢在外面使,这烂桃毒瘴未炼入法器之前,极不稳定,一但不慎泄露,方圆数百里人畜吸之,皆会面红耳赤,浑身赤热,不断交媣而死。

    法宝无法动用,吕岳只好在谷中暂时修养,准备复习两门道术护身,才敢往山里走。

    正是他主持欲杀异兽,异兽为季禺诸仙算计,拿捏得死死得,气数将尽,若无变数,夔牛命数当绝,然而作为发起着的吕岳,也是气数低迷,灵台蒙瘴,如若不然以他神通,怎么会被区区小蛇咬到。

    吕岳也想架云霞飞过沼泽,只是季禺几人联合推算,他若架云飞过,定失机缘,夔牛命数当还有千载不绝,而吕岳若从地上走,定然会遇上夔牛,而夔牛也气数已尽,所以吕岳只得受苦,自地上慢腾腾赶往山中。

    而今诸仙演算果然应验,吕岳刚在谷中找了个石台歇息,忽闻一声老牛嘶吼,连忙翻身上树梢望去,却见一牛,头上一对丫杈鹿角,颔下虬髯似钢针矗立,身长二丈尾如鳄鳍,口中利齿,一只独脚一蹦数十丈,正自谷中撵杀蛟龙。

    这片无名山谷石岩嶙峋,有一风窟泉眼,顶上阔有数十丈,积水一潭,深有百丈,居一条虺龙,身长十余丈,头生鸡冠,腹下只有一双前爪。

    吕岳打眼一见,这虺龙约莫数百载道行,不过水蛇得道,不化人形,欲求证真龙,修行五百载化为虺龙,大抵这虺龙劫数临头,不思隐于沼泽深涧修行,反倒生暴戾之心,四处掠夺生灵增功,已入邪道。

    不过却也是吕岳运道,这夔牛一鸣声势浩大,如雷霆贯耳,震彻千里,夔牛不鸣,只隐于泽野,遂也人仙难觅其踪,如今正逢夔牛气数已尽,和这虺龙争强斗胜,打斗起来。

    吕岳掏出双剑,悄悄朝二首摸过去,二兽打斗正酣,喷云吐雾,飞沙走石,天昏地暗,这夔牛乃上古遗种,大则顶天憾地,小泽隐于介子,其祖先连真龙也能搏斗。

    这区区山野虺龙如何是它对手,数十合后被夔牛独腿按在潭边石缝撕咬,扯得鲜血乱飙,虺龙好不容易修出的双爪被扯成两截,肚腹都被夔牛剖开,夔牛埋首乱拱搜寻蛇胆吃,虺龙一时惨叫连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