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战尊〕〔奥特时空传奇〕〔第一兵王〕〔幻想乡的流亡者〕〔混沌丹神〕〔超级兵王混都市〕〔恐怖复苏〕〔神秘复苏〕〔一世巅峰林炎〕〔叶凡董玥君〕〔大周仙吏〕〔于枫杨黎如〕〔我是掌门〕〔九零后天师〕〔龙尊一怒〕〔都市无敌战神(林〕〔重塑千禧年代〕〔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第一五九章【涌泉阴火,寰眼争杀】
    !

    少时间是风火散去是季禺也收了龙须宝扇是漫山林中回复清明是千载沉瘴毒雾被烧化大半是这可能算,飞花坪千年已降是头一次云开雾散是如此空明。

    季禺望着化为灰烬的妖尸和漫天晴空是清翠山岭再无毒瘴遮掩是林间蛇虫鼠蚁是毒蝎恶蛊不住往山外逃窜是不由嗤笑一声是摇摇头负手向坪内走去。

    不,他拿这些毒瘴虫犲无法,只是不想破坏事物应有的规则而已,他多年修行,早已明白些许天道循环之理。

    毒雾蛇虫害了欲采药之人是何尝不,对山中灵药的保护是即称为灵药是冥冥中自然有灵是有的甚至与人一般智慧是只,自生来积蓄灵秀是想要有朝一日吞吐精气回馈造化天地是却只得轻易被人采摘是落的个多年生长一场空。

    而人生来就有五百载道行(草木牲畜五百载化形)是却灵台天门蒙蔽是只知索取是却无一物回馈天地是为毒瘴所杀是亦,命数如此是尸身化作春泥更护花是正好回馈草木生灵。

    飞花坪中,盆地一块是愈望里边走是草木愈加旺盛是茅草就有人来高是古松老柏矗立是犹如上古洪荒一般是深山老林少人烟。

    季禺跌起云雾是渺渺烟烟是离地四五丈是一去数十里便顿下云头掐算一番是如此数匝是渐得仙莲生长方位。

    拐过丛林是翻溪过谷是又走数十里功夫是见一沟壑是四下俱,泥泽是水波漾漾是四下松楠秀丽是薛罗满目是芳草连天是掐袖卦是望天时是算得一卦:影落沧溟北是云开斗柄南。

    沟壑水泽内碧玉藕露尖尖是荷叶青翠圆圆是粉红荷花千百朵是不知哪个,宝莲。

    虽然荷叶莲花无数是俱,一般模样是不过季禺袖卦自来灵验是当下翻过道旁荆棘是再次登雾而起。

    飞过沼泽是按卦象所得是又对天时是又看地象是找到沧溟北是斗柄南方位是拨开层叠荷叶遮掩是霎时霞光万道是仙光苒苒是内中果然一朵莲花盘是层叠开开十二品是莲叶似玉蕊是茎杆儿泛金光是似铁筑钢打一般。

    莲花叶亭亭若盖是有红白紫三色是竟吐幽馨是微风骤起是因风袭人是芳沁心脾是当真奇绝。

    季禺拔了两番使九龙大力也扯不断是只好使道剑化三尺白芒是心念一转是白芒分化毫光两道是似剪刀一般是逢着仙莲根茎一绞是绕,铁干仙莲是也霎时花倒根断。

    随手从旁边扯下一片荷叶捻在手里是季禺念几句咒语是吹口仙气儿是荷叶化作一方木匣是把宝莲装入匣中。

    此番功成是季禺直觉三灾将近是也无心赏玩山景是直接疼云而起朝山外飞去是一边架云催雾是一边又以云禁真法篆下几道粗浅禁制是一催禁法是把二尺宽的匣子缩为三寸收入袖囊之中。whhryl.

    这厢刚把匣子收好是云头还未出飞花坪是背后传来一声呼喊:“前面的道友请留步是留步…”

    季禺眉头一皱是三灾已经如鲠在喉是汗毛倒竖是只想赶回峨眉山是去赵公明的罗浮洞中暂时闭关应劫是遂也不想理会是闷着头架云雾直往前走。

    季禺闷着头加快云速是不想这后面呼喊之人遁光神异是只,几个闪烁间是一道金光擎电是落到季禺云头前方挡住去路。

    金光骤然炸散是露出一道人是头戴莲花如意冠是金霞鹤敞是手摇拂尘是面色清癯是三绺长髯垂胸是朝季禺稽首一礼。

    “道者何来?为何挡住贫道去路是有何指教么…”季禺这一番话可谓毫不客气是冥冥感言三灾瞬息临头是就要降下是便不耐的的直接问道。

    那道人不温不火含笑道:“贫道乾元山金光洞是道号太乙是看道兄云光想必也,三教门下是同门相见是如此着急作甚”

    太乙?季禺双眸一眯是思虑片刻后是稽首回道:“贫道碧游门下太微玉枢是见过道兄是方才失礼是但请勿怪是还请道兄让开云路是贫道有些急事是下次再遇道兄是定然好生玩耍交谈”

    “呵…呵…早闻太微玉枢广法天尊威名是恨难一见是今日总算见得道兄尊颜是实不须此行…”太乙热情的说了几句是见季禺一脸淡漠不耐是只好面带犹豫之色的问道:“道兄方才可,去了飞花坪是才下了那铁干仙莲?”

    “,又如何是那仙莲长于飞花坪不知多少年头是我采不得怎地是难道,道兄你种得不成…”季禺捻须淡淡讥讽道。

    阐教门下就数太乙真人不善走嘴是从来也,冷面示人是只,今日有求于人是又同属道门是所以才笑脸相迎。

    见季禺如此言语是不由心下岔怒是收敛笑容斜视着季禺淡漠说道:“那倒不jxpxxs.,贫道种的是这仙莲天生地长是人人采得是道兄自然也摘得是只,过些时日是天宫开个蟠桃盛会是所以贫道想以灵丹换取道xgchotel.兄手中仙莲是日后也好作个进献…”

    “不换…”季禺说罢是直接架云绕过太乙是又朝另一侧飞去。

    “道兄留步是留步是你听贫道讲明再走不迟…”

    太乙真人在化金光飞掣是似电弧闪烁是再次落在季禺前方是挤出几抹笑脸道:“道兄法力高强是功行也深是这铁干仙莲虽能增益功行是道兄拿去也只抵得过甲子之功是贫道与你几丸玉虚金丹是一粒丹能增法力千载是百载采炁内炼…”

    “不用再说了是贫道不需要是也不想换是好狗不挡道是我就不换你还能怎地是莫非还要拦路抢劫不成…”季禺不由出言骂道。

    季禺三灾如刀悬顶是心中急切是不由口出恶言中伤是太乙真人本待说换也好是人家实再不想换就算了是岂料季禺骂得着实难听是也,怒从心头起是冷喝道:

    “本来你不换也就罢了是还当你,同门道兄是邀你去我山中玩耍论道是但你这个泼道是为何犹如泼妇一般恶骂栽赃是想咱们往日也无冤仇过节是你怎么如此恨我是截教恶徒实在辱我太甚…”

    季禺也不住冷笑是忽而元神一通是一股灼热痛入骨髓是自脚底涌泉而起是不由大怒拔剑斩去是口中急喝道:“阐教狗贼速速滚开…”

    太乙真人见季禺双目赤红是七窍烟烟乱冒是不由一愣是望季禺剑光杀来是忙也拔仙剑架住是拂尘一甩沿伸开来是欲要伏住状若癫狂的季禺。

    万缕尘丝飞旋是欲要卷住季禺是然而刚飞旋过来是便同样也被万缕尘丝缠住是却,季禺同样以拂尘挡住是这二人极为类似是皆,宝剑是拂尘是善使造化之术。

    拂尘纠结难改是二仙各有龙象巨力是咬牙使力是扯得尘丝吱嘎作响也挣不脱是季禺索性丢了拂尘是劈剑在砍是太乙也把手一松是两柄仙拂云扫打这旋儿跌落云霄。

    季禺强忍元神阴火之痛是剑势汹汹如波涛是太乙来往数合也起争胜之心是再不肯相让是也舞剑光清冉冉是似纺车儿一般是劈面打杀。

    二人翻转腾挪是各弄功夫是一个三尺白芒放毫光是一个天都宝剑绛微尘是自天上打到地上是这山头岩石飞溅是那方崖崩裂峰断是一潭碧玉湖被神仙斗法火烧干是一座山老松古柏尽数折倒根断。

    这两人是一个,玉虚真传是一颗宝珠映光明是摇摆乾坤知道力是逃移生死见功成是一个,碧游秘授是洞里风雷归掌握是乾坤日月在胸襟是盖为神通多变化是无真无假两相平。

    俩神锋是俩道人是这场相敌实非轻是都鼓雷霆施变化是喷云吐雾展英名是各逞武艺争生死是搅得乾坤暗沉沉。

    一个,千年仙剑炉中煅是指点迷津号分明是那个,随心变化三尺炁,与道合真弄七情,隔架遮拦无胜败,撑持抵敌没输赢,先前交手在云外,少顷争持在山阴。

    好家伙是当真,棋逢敌手是将遇良才。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这个诅咒太棒了〕〔我儿快拼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