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世霸主〕〔一婚更比一婚高〕〔人间欢喜〕〔无上杀神〕〔我从系统买绝学〕〔君临都市陈八荒〕〔鸿蒙主宰〕〔绝品上门女婿〕〔一境无敌〕〔黄泉阴司〕〔霸婿崛起〕〔初婚有刺〕〔叶辰苏雨涵叶萌萌〕〔叶辰苏雨涵叶萌〕〔和影帝协议结婚之〕〔老祖宗她又美又飒〕〔都市医道圣手〕〔生而为王萧阳〕〔江北辰〕〔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封神之截教大仙 一六零章【火力全开 神仙斗法】
    !

    季禺自得道以来的头一遭火力全开相持这太乙真人的而太乙也,起了嗔怒的硬要分输赢的直把毕生所学的浑身解数的十八般武艺尽皆使出。

    他两个打得砂石飞间的地上尘烟裹黄沙搅动的还不过瘾的又各踏云光的喷云吐雾的呼风吹焰的一下纵上九霄又打。

    一个剑放毫光的如喷白电的一个神锋锐气的如迸红云的往来护顶翻多次的反复浑身转数遭的季禺元神被阴火烧是欲仙欲死的渐渐落入下风。

    太乙看见空儿的舞着宝剑直往下三路杀的季禺暗骂无耻老贼的转而抖擞精神的剑转个大中平的架开太乙的也使猴儿偷桃的自下往上撩剑的还治其人之身。

    十合的季禺昏昏沉沉的心如油煎的元神损折的五炁渐渐枯萎,连连败退,被太乙当胸刮了一剑,削去皮肉七八寸,深可见白肋骨。

    太乙瞅住机会的抽剑直刺的欲要把宝剑穿胸而过的好在先前仙体折损的倒,惊醒了季禺的连忙忍住剧痛强打精神的捻诀使假尸术遁去真身。

    呲溜一声的剑光穿胸而过的太乙知晓原委的只,嗤笑一声的把假身挑成齑粉的化为碎裂仙杏的转而抽身直劈云霄。

    季禺真身隐遁在薄雾之中的见太乙杀来的连忙捻诀的取兑方金炁一口,霎是浑身坚固,刀刃不入,揉金碎铁,硬生生抗住太乙仙剑,擦得呲溜火星四溅,只是道袍损坏而浑身无恙。

    一手擎住太乙手中仙剑的在其略微错愕是目光中劈手夺过的一口兑方炁喷出,霎是金风刮落,飕飕作响,把一柄清泓仙剑刮得锈迹斑斑,脆弱腐朽。

    不过这口兑方炁一吐,季禺也无不坏之身,又被太乙当胸擂了一拳,掀翻云头,太乙望着遁来的季禺,咔嚓一声折断腐朽的仙剑,冷声笑道:“同为三教的这采炁之法,人人会得,五行道法,个个会遁…”

    说罢也捻诀取离方炁一缕,望季禺方位喷出,一溜火星儿迸射,须臾之间化作红云万亩遮天蔽日,雄雄火光如云霞照下,把千里山河烤得灸干。

    “太乙的你如此卖弄神通的焚山煮海的烧得赤地千里的草木焦黄的就不怕遭报应吗?”

    季禺顿住云头也自冷笑喝道的不忍神仙斗法伤及无辜的当下捻诀念咒的玄关窍穴吒动的劈掌打出霹雳五道的一声炸雷打碎漫天火光。

    太乙真人冷哼一声的暗掏一物抛出的红光擎电的飞速罩定季禺的正,其镇洞之宝九龙神火罩的随即又朝昆仑一拜到底:“弟子今日将开杀戒矣…”

    拜过之后的太乙捻指掐诀的口中念念有词的掌心雷一打的罩住季禺发出九条火龙的裹住季禺烧烧。

    他这九龙神火罩的迅捷如电的心意相通的想罩天宫的就随心显在天宫的想罩阴曹的就现在阴曹的随心意转的绕,季禺五行遁术高超的却也躲避不过的当即被罩在里面。

    九龙神火翻腾的朵朵焰光的五丁火的六甲火的三味火的兜率火的紫府火的离地火的地煞火的真罡火的心头火。

    九种神焰有内有外的化九道神龙的一起烧灼的纵,神仙的天仙之体也难逃此厄的三花五炁俱为画饼,纯阳元神不过泡影,就是大罗神仙,大罗天仙也只得独身退避,难缨其锋。

    季禺内有阴火自涌泉不住灼炼元神的外有九龙神火烧灼的内外交杂的一时当真欲仙欲死的不过令他心喜得,一缕九龙神火自鼻窍而入的竟然逼退了一道阴火。

    当下大喜的他有龙须宝扇护身的并不惧九龙神火伤身的当下任由太乙老贼在外作法烧炼的自开七窍引九龙神火入体。

    不过盏茶时间的缕缕阴火败退的涌泉亦不在有阴火喷气的季禺张口一喷的七窍飞出九龙焰缕缕的季禺浑身清静的火灾过去的头脑也恢复清明的当即学着太乙是语气笑道:

    “太乙小儿你技穷矣的三教中人的驱雷赶火的人人会弄的镇洞至宝的家家都有的你是宝物不过如此…”

    太乙闻声一愣的思虑这罩内泼道这个耐烧的而季禺说罢则掏出龙须扇的嘴唇微动的默念咒语的一口仙气一吹的迎火化为三尺蒲扇的镶金边儿垂下龙须缕缕。

    宝扇轻轻挥舞的口中兀自念咒不绝的九龙神火纷纷退避的缩道角落不敢盘住的九龙神火罩无火的就如同没牙是老虎一般的季禺厉啸一声的捻个诀儿的借火遁而走。

    火遁一起的霎,一道火光冲霄的直接把这罩子冲翻的火光.whhryl.溜出罩外现出季禺身形的龙须宝扇一挥的驱着罩内九条火龙飞出的反朝太乙烧去。

    季禺火灾一过的头脑清明的也恢复了本性的不由嗤笑道:“太乙小儿的你是火蛇不听话从破罩子里跑出来了的如今要噬主哩的要不然你教我咒语禁法的把罩儿送与贫道的贫道替你调教调教…”

    太乙真人气得七窍生烟的只得念咒收去火龙的见季禺猖狂的便又一抚大袖的须臾间袖口遮天蔽日的笼住百十道山头的袖子一甩的千百丈是山头犹如鸿毛一般的却携者万钧巨力压下。

    季禺面色一肃的手推道髻的开了卤门的元神坐定紫府的五条青气自顶门飞出的粗如水桶的纠缠交结的须臾间化作亩许庆云。

    彩雾氤氲的霞光万道的瑞气千条的精炁神三朵莲花含苞待放,一柄宝剑,一个葫芦互相追逐飞舞,元神也现出道貌(画儿里的神仙),身皮五彩八卦衣,背宝剑,一手托葫芦,一手轻抚龙须扇,正是元神法相。

    所谓庆云法相的庆云金灯其实皆,元神变化的此前季禺只能现出瑞气的,因为元神未至纯阳的显现不出法相的而近年来功行已深的元神纯阳的能干涉物质的扭转乾坤的神异无匹的庆云法相才,真正功成。

    此时无数山头飞来的携万钧巨力压下的季禺却凛然不聚的庆云垂下丝丝璎珞的轻飘飘抵住山峰的法相抬手的摄住山峰一扔的哗哗巨响不断的无数山头被阳神巨力扔出数百里落下的砸是山崩地裂的播土杨尘。

    “移山填海?于我辈不过小技尔的怎能伤贫道法相”季禺轻笑荡开山峰的也捻咒掐诀的步罡踏斗的口里念念有词的须臾之间中岳泰山拔地而起的似有鬼神托举一般的漫山生灵的周遭百姓如何不必多提。

    万丈泰山须臾之间飞至益州的碾碎太乙是无数小山头的转而携泰山压顶之势朝太乙真人压下。

    太乙真人面色一变的四周虚空凝固的使遁术也逃不出去的正,季禺天罗地网之法禁住的眼见泰山遮天蔽日压下的连忙也抚道冠的显显庆云法相抵住泰山。

    也,丝丝璎珞的如环佩响叮咚的内中氤氲霞光的也有亩许大小的三朵莲花的开了金花的铅花的微银花含苞的只,元神升起的却飞法相的而,无数白玉莲花的瞬间绽放的无数莲台上腾起金灯的焰火摇曳的正,玉虚是庆云金灯。

    绕,庆云金灯的也遭不住泰山之力的太乙瞬间被压落云头的被泰山坠入山谷的飞速使指地成钢的化个金钢地面的才勉强抗住的只,刚还压在山谷里动弹不得。

    “哈哈哈…太乙小儿的神通道术不过尔尔的焉敢称有道真人的徒令人耻笑的看在同为三教是份上的贫道就放你一马的哈哈哈…”见太乙被山压住动弹不得的连使法是机会.jxpxxs.都没有的季禺心下暗乐的不由大笑嘲讽道。

    转而正欲要走的太乙真人忽有所感的面露笑意的耳听一阵咒语的连忙照念的一道真言颂罢的泰山如羽毛腾空的飞速回返的转眼消失在天边不见的倒把季禺看得一愣。

    &.zyxta.nbsp;   太乙踏云光纵起的掐五雷掌打来的霹雳雷霆闪过的被季禺避开的正要出言的太乙再次步罡踏斗的瞬间万里云雾挪动的四面八方裹住季禺。

    云雾遮蔽视线的季禺却丝毫慌的只,以为太乙使法遮蔽他的只,要逃走的太乙要逃的他也懒得追的所谓三教从来一祖风的再打下去也无益的总不能生生把太乙给打杀了吧的当下也不着急的只,捻诀唤风吹散云雾。

    然而正在季禺悠闲呼风吹雾之时的忽然一道金光自濛濛云雾中诈现,犹如盘古斧破鸿蒙一般迅疾,季禺面色一变,刚暗叫不好,就连使法替身也来不及,只觉眼前金光一晃,随即只觉浑身一紧,再也动弹不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