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之命当争〕〔舰娘之红色血统〕〔重生军营之最强军〕〔快穿之男主回收系〕〔时空之剑〕〔重生异能俏娇妻〕〔陋俗之婚闹〕〔言明全传〕〔隐婚心尖宠:靳爷〕〔来自亿万光年的男〕〔重生后我老婆只想〕〔快穿反派大佬他无〕〔重生影后有空间〕〔喜雀〕〔超级捉鬼道长〕〔我以金屋藏驸马〕〔薛小苒的古代搭伙〕〔霍先生结婚吧〕〔良宠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穿越兽世:兽王,别乱来! 第九十章 突然的温柔
    季沫把手伸进药包里翻了半天,又翻出一个小瓶子,不过口比较宽,这些都是季沫让烧陶的老兽人们帮忙做的,季沫用竹筐跟人家换来的,非常好用。

    季沫把上面塞的木塞子打开,然后问道,“脸上的伤在哪儿?我自己抹就行了。”

    话音未落,手中药膏就被千荒拿走了,清冷的气息忽然靠近,季沫一下子僵在那儿不敢动了,她垂着眼睑,余光却还是能看到千荒那张英俊的脸不断靠近,金色的瞳孔近看时,更加的漂亮。

    而且季沫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千荒的眼睛是分两层的,在金色的瞳孔之下,还有一圈儿淡淡黑色,两厢呼应下,竟有种要把人的心神都吸进去的感觉。

    “不要胡思乱想。”千荒淡淡的声音传进耳中,随后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附在了季沫的眼睛上,她的眼前立刻一片黑暗。

    千荒虽然常年捕猎,可是他的手却修长白皙,只是指腹跟掌心上有薄茧,此时附在季沫眼睛上,她的睫毛轻轻眨动时,就会触到那些薄茧。

    千荒深吸了几口气,带着些压抑的道,“闭上眼睛,马上就好。”他的手指移到季沫的下巴上,轻轻捏住,另一只手则是沾了药膏,一点一点的涂抹在季沫的伤处,脸上的,嘴角的。

    他的脸靠的很近,季沫能感受到喷洒在唇边的热气,她的脸很烫,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没办法,面对千荒,她总是没办法抗拒。

    千荒上完药,目光也在季沫略显苍白的唇上流连了一下,不过却还是移开视线,站了起来,“好了,我去做早饭。”

    季沫睁开眼睛,就只看到一个消失的背影,她撇撇嘴,跑那么快干嘛?本来想说有榴莲凑合一下就行了。

    季沫慢慢从兽皮上爬起来,开始收拾山洞,低头看看自己已经包扎好的手臂,她又有些担忧,烫伤啊,要是留下了疤,以后可怎么办。

    季沫摸摸自己的肚子,抱了一个榴莲,准备先吃一点儿,等千荒回来再一起做早饭,可是没想到榴莲刚打开,就听到一声鹰啼声,这个声音她很熟悉。

    季沫的心一下子就提了上来,左右看着,可是却没有藏身之处,大巫的身影出现在洞口,随后在季沫的眼中越来越清晰。

    “季沫,看来你的身体没事嘛。”

    季沫抱着榴莲,戒备的盯着大巫,“你来这儿干什么?”

    大巫的嘴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季沫,你现在还真是没礼貌,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了,难道是因为有千荒撑腰吗?”

    季沫抿了抿唇,“我没想过千荒会站在我这边,我只是觉得我们没什么好说的,反正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不会相信,或者说,你根本不在意事情原因。”

    大巫赞赏的看着季沫,“你果然是个很聪明的雌性,不过可惜啊,你来自那个世界,从那儿来的人,注定会卷入无休止的争斗,这是无法逆转的命运,我曾经以为你可以一直默默无闻的留在部落里,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多关注你,可是我现在却不确定了,那一天终会到来的。”

    大巫的目光悠远,深邃,季沫竟然从她身上感受到了浓浓的悲伤,是为她自己,还是为部落,亦或是,因为她吗?

    “好了,我不想多跟你说什么,我来就是告诉你一下,我给你一个留在部落的机会,在族内选一个兽人结侣吧,除了千荒,其他任何人都可以。”

    季沫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结侣?”

    大巫点点头,“你打了宜凡,如果我不把这件事情压下去的话,狐族会来找你麻烦的。”

    季沫盯着大巫,心里异常烦躁,不过她的大脑却还是保持着绝对的清醒,只是稍稍一想,她便说道,“你想告诉我之前惩罚我是为了保护我吗?”

    大巫摇头,眼神坦荡,“当然不是,我已经活了两百多岁了,我也没多少时间了,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部落,我不能让你给部落带来麻烦,如果有一天我觉得你真的威胁到了部落,我会直接杀掉你。”

    季沫的眼神瞬间凝滞,心跳也不规律起来,杀掉她吗?她在大巫的眼中看到了实质的杀意。

    大巫在季沫对面坐下,忽然又缓和了语气,“听说你这儿有一种花,泡水喝味道很好,能给我泡一杯吗?”

    季沫朝后看了看火堆,淡淡的道,“火熄了,没有热水了。”

    “那可以烧啊。”

    大巫坐在那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根本就没打算走。

    季沫现在对她一点儿好感也没有,所以也不想烧水给她泡茶喝,直接道,“我不会生火,你们这儿的火石太难用了。”

    说到这个,大巫的眼中忽然闪过几道亮光,又朝季沫身边挪了挪,“哎,季沫,你跟我说说你们那儿生火用什么吧?”

    季沫又往旁边挪了挪,跟大巫保持了一点儿距离,“对不起,在你那么对我之后,我没办法再跟谈笑风生,至于你说的结侣,我不会同意的。”

    大巫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冰冷,她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兽皮,冷冷的道,“你同不同意都没关系,我会让兽人们追求你,说不定你会遇到喜欢的呢?”

    大巫走后不久,千荒就回来了,见季沫一个人坐在那儿发呆,便问道,“你在想什么?怎么了?”

    季沫回神,看到千荒手里提着的东西时,季沫脸上一喜,“这是……鸡吗?”

    千荒的手里提着两只肥硕的鸡,反正褪完毛之后,季沫看着它就是鸡,所以就叫鸡好了。

    “你是从哪儿弄来的?这看起来一只就有二十斤吧,这也太大了,简直是火鸡。”季沫接过一只鸡掂量了一下。

    千荒一边生火架锅,一边问道,“你刚刚怎么了?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人来过吗?”

    季沫手里拿着鸡,背对着千荒,沉默一会儿,说道,“没有,我就是想着得再给大风叔煎一碗药,我昨天没去,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千荒嗯了一声,“那一会儿吃完早饭,我们就去看看他吧。”

    “好”季沫赶紧去准备食材,“我先再煎一碗药,我们一会儿带过去。”

    不一会儿,山洞里就再次飘起了药味。

    季沫蹲在火堆旁边,眼睛却一直盯着千荒,大巫说,她可以选部落里任意的兽人,可是千荒除外,季沫的心里觉得特别不舒服,她不能选,那他又是留给谁的?

    正胡思乱想着,胡嘉载着夕颜飞上了山洞,一进来夕颜就扑到了季沫面前,喘着粗气喊道,“季沫,快跟我走,不好了。”

    季沫不解的看着她,怕她把煎药的陶罐儿碰洒,赶紧把她往旁边拉了拉。

    “怎么了?你怎么急成这样?”

    夕颜大口喘着气,脸涨的通红,“大风叔,大风叔快不行了。”

    季沫手里拿着的勺子啪的掉到了地上,她一把抓住夕颜的肩膀,大声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说什么?”

    胡嘉脸色一变,过去用力推开季沫,“你在干什么?你想摇死夕颜吗?我就知道不该来找你这个恶毒的女人,找你有什么用?”

    季沫没心思在意胡嘉的话,她匆忙拿了自己的药包,就往山洞外跑。

    千荒直接变成了兽形,然后尾巴一卷,把季沫卷到了她的背上,展开翅膀朝着大风叔住的山洞飞去,路上胡嘉尽管拼命在追,可是跟千荒的距离却还是越拉越远。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真没想出名啊〕〔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欺负仇人的女儿难〕〔我真不想看见bug〕〔修真聊天群〕〔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超神学院的宇宙〕〔仙墟〕〔异界召唤之千古群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