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婚蜜爱:顾先生〕〔网游之混沌御主〕〔都市之狂少归来〕〔烈焰燃情帝少的重〕〔水浒之上山算我输〕〔职业药师〕〔种田系修仙〕〔剑侠志异〕〔守卫者之星际狂飙〕〔木竹〕〔巫师能采集〕〔我在九叔的世界当〕〔网游之我能超级融〕〔关于我想成仙的那〕〔从龙套到诸天大佬〕〔平平无奇诸天行者〕〔高武世界的太监也〕〔洪荒之瘟疫漫天〕〔不巧我是主角〕〔我的女友不可能是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隋唐大猛士 第268章战争迷雾
    “高句丽人到底还攻不攻”

    老四站在一座箭楼上,都等了半天,也没见高句丽人上前一步,有些不耐烦了。

    罗成却让西门君仪搬了把椅子过来,放在中军大旗下面,他和衣而卧,在那里悠然的晒着太阳,甚至还闭起了眼睛,架起了二郎腿,一边喝着曲儿。

    这副作派,到让大战前的紧张气氛冲淡了许多。

    那些原本因为高句丽轻骑突然出现,而紧张不安的新兵们,也慢慢的镇定下来。甚至那些还在忙着搬运箭矢的民壮们,也感觉没那么慌了。

    高句丽三千轻骑,似乎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他们急急赶来,本是得到隋军只有几千人马的一支先头部队孤军深入,便想着一口吃掉。可是到了此处才发现,这块骨头不好啃。

    隋军确实才几千人马,营中不过五六千人,但大半是随军民壮。真正的隋军战兵也就两三千,但他们的弓弩又多的不像话。特别是那些箭塔弩台林立,这真要强攻的话,只怕会有不小的损伤。

    “多半还是要攻的。”

    罗成睁开眼睛,端起泡好的(热re)茶喝了口。

    众军校闻言,却是不忧反喜了。

    若是这些高句丽人胆子那么小,被这弓弩吓跑了,那他们可就没机会挣军功了。

    “看高句丽人准备,似乎是想奋力一搏了。”

    言罢,罗成又喝了口茶。

    不过短短小半个时辰不到,营里隋军和民夫状态已大变样。刚开始高句丽轻骑杀到,这些人是惶恐不安的,尤其是那些民壮,更是愁眉苦脸,罗成相信,这些人随时都想着要四散而逃的。

    但是现在,高句丽人的迟疑,却让隋军士兵们的信心不断飞涨。

    “都小心些,莫要轻敌了,我们虽有强弓劲弩,可高句丽人骑(射she)本事也是很强的,一会进攻,肯定是先骑(射she)游走。要防着那些新兵初战见血崩溃”

    别的罗成不担心,还是担心营里那些新兵,特别是除自己带来的六百章丘兵以外的府兵,这些人万一被一会打起来的惨烈所吓到,谁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事。

    就好比古代军营里有时会发生营啸一样,半夜三更,营里突然有士兵做恶梦,然后精神崩溃,大喊大叫,引发其它精神紧张压抑的士兵的连锁反应,有的士兵精神崩溃后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狂暴之中。

    于是,在黑夜里,整个营房便陷入狂暴和混乱之中,据说如果严惩的营啸,天亮之后,这个营里基本上不会剩下什么人,全都自相残杀或逃散的差不多了。

    罗成也没什么好办法,只是下令,做好准备。

    每队,队头必须站立在最前面,队中旗手站在第二列,两个护旗手站在旗手左右保护队旗和队头。

    然后队里士兵排成几列,最后一排则站立一个队副。

    队副充当的是督战监军的作用,谁敢退后逃跑,当场斩杀。

    这种阵形,也是隋军常用的阵列。

    队头是必须站在最前面的,所以说大隋府兵的队头都是伤亡最大的基层军官,一场硬战下来,队头可能死的七七八八,但是能活下来,也最易立功。等跨过队头这一级后,一般就不需要最在最前面了。

    正因这些特点,隋军队头们都是那各黑色勇猛的士兵,而能活下来的军官,也大多都从队头里幸存下来的,不论是本事还是勇武甚至是运气,都是数一数二的。

    “重申军法”

    录事参军王子明带着数名军官正在营中宣读军令。

    “队失队头者,全队无功。队失队旗者,全队俱罪,队头队旗俱失,谦旗皆斩队头、队旗、傔旗俱失,全队战死一半及以上,免死。”

    “队头死,队副阵前接任,队副由第一火火长接任。”

    队头和队旗是一个队的标志,若是一个队的队头死了,队旗也丢了,那么这个队就算没了。队头和队旗都没了,做为护旗的两个傔旗就要处死,若是傔旗也死了,全队都要处罚。除非,全队战死一半以上还坚持到底,才可免罪。

    “临阵脱逃者,立斩”

    隋朝的府兵军规极严格,甚至临阵之时,弓弩手没等命令下达,提前放了箭,都要直接处死。

    士兵该冲锋的时候就得冲,没有命令提前冲锋,也要直接处死。

    这些严格的军令,目的就是为保证战时军阵的统一,以防出现混乱。而千里之堤,毁于蚁(穴xue),最怕的就是这种小个体的混乱失序,而引发整个团体军阵的失序崩溃。

    为了保证秩序,所以有这些严格的军法,各级军官,甚至就是军法官。

    弓弩营的弓弩手已经都就位了,就连其它的步兵,也全都暂时放下了手里的武器,((操cao)cao)起了步弓,站在寨里待命。

    只有轻骑兵牵着马坐在地上待命,他们暂时不用充当弓弩手。

    至于重骑兵,这个时候了,依然还都坐在阵中央,连甲都不用披。

    大约等了一个时辰。

    纠结的高句丽人果然还是选择了进攻,牛角号吹响。

    不过高句丽人明显也是比较有经验的,并没有直接说一窝蜂似的来冲营。

    他们先收集了一些干柴、树叶、湿树枝等,然后在营外不远处开始放起火来,因为加入了湿树枝叶,所以这火堆生起来后,烧的并不旺,反而是浓烟滚滚。

    这些滚滚浓烟,很快就弥漫在了战场上,也摭蔽了营里隋军的视野。

    然后这些高句丽人继续收集干柴等可燃之物,却是准备火攻。

    烟雾四起,营里的隋军似乎便成了瞎子,而且烟雾很刺鼻,不少本来心安的隋军和民夫,又都有些不安躁动了。

    “这伙人看来(挺ting)有经验的”石猛伸手扇了扇面前的烟,对罗成道。

    “无防,这战争的迷雾一起,我们看不到他们,他们也一样看不清我们。这下大家互相看不见,弓弩的威力虽然大减,可都是相应的,等战事一开,到时就互相乱(射she)嘛。”罗成难得的心态很好,烟雾起来影响还是很大的。

    但正如他所说,这是双向的嘛。他们看不见营外的高句丽人,高句丽人也看不到营里的他们啊,隔着营寨木垒,营里又临时用车辆和拒马设了两重防御,也不用担心说高句丽人能够直接就冲进来。

    大不了就是本来五六十步远就开始放箭,现在等到近前二三十步才放箭而已。

    营外鼓声不绝,马蹄声也传来。

    高句丽人动了。

    但不是直接冲营,而是围着营寨在打转。

    边转边往营里(射she)箭,但箭支稀疏,看样子是在试探(性xing)放箭。

    “别急着放箭,等靠近到二三十步远时,起码得能看的清人影的时候再放箭。记住,五人一组,五个人盯一个目标,一起(射she)一个人。”

    为了保证精度,齐国远出了个计策,便是五人一组,把一队步兵百人分成二十个战斗小组,一个基础的火再拆分成两组,这样五人一组。五个就站一起,盯一个目标,五人齐(射she)一个。

    以最大限度保证(射she)击精度。

    这样比起各自乱(射she),肯定效果要强。

    “都听好了,五人一组,齐(射she)一个。还有,战时不得斩首,不得搜寻战利品,若有违者,阵前立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伏天氏〕〔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剑来〕〔小阁老〕〔烂柯棋缘〕〔第一序列〕〔成为皇子的小妾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