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虎婿〕〔最佳豪门女婿〕〔都市之魔帝归来〕〔万古神尊〕〔太荒吞天诀〕〔九转霸体〕〔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疯狂进化的虫子〕〔入骨宠婚:误惹天〕〔战神医婿〕〔一世巅峰林炎〕〔一世巅峰林炎〕〔诅咒之龙〕〔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财阀小娇妻:谢少〕〔蜜糖婚宠〕〔影帝偏要住我家〕〔极品废少〕〔逆天废柴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陆峰江晓燕 第0640章 会上抓捕!
    www..,最快更新陆峰江晓燕 !

    陆峰把车停在了路边,迈步朝着巷子里走去,远处的犬吠声时不时传来,周遭的屋子都熄了灯,只有自己家的方向灯火通明。

    回了家,看到刘婶儿还在那坐着,好像还没感觉到陆峰回来。

    “困了就去睡吧。”陆峰看向她道:“我不都说了嘛,我回来晚就不用留饭菜了,您也早点休息。”

    刘婶儿被惊了一下,抬起头有些慌张的看向陆峰,问道:“陆总,您什么时候回来的?”

    “我刚进门啊,您这是坐在这睡着了吧?”陆峰哭笑不得道:“快回屋休息吧。”

    “哦哦哦!”她站起身,显得颇为不自然,频频回头看陆峰,像是有话要说。

    陆峰也感觉道她的异样,忍不住问道:“您怎么了?是不是有话跟我说?刘婶儿,觉得家里哪儿不好,觉得委屈了,尽管说,虽然说您是个保姆,可是在我跟晓燕眼里,您是长辈,别太生分了。”

    “没有,挺好的。”刘婶儿深吸一口气,说道:“那个.....江总不在,出去了。”

    “啊?出去了?”陆峰有些反应不过来,纳闷道:“大晚上的出去干啥了?”

    “我也不太清楚,跟张总走的,让您不要担心,早点休息。”刘婶儿说完也不敢多待,生怕陆峰看出什么来,只是说自己累了,回屋休息去了。

    陆峰去了多多房间,看她还在睡觉,又去了卧室,被子乱糟糟的,坐在床上满脑袋问号。

    “张凤霞发什么疯,大晚上把个孕妇给拉出去干啥?”

    陆峰想联系,可是张凤霞没有寻呼机,也没有大哥大,根本联系不到,再加上俩人都这么大人了,出不了什么大事儿。

    家里的电话响了起来,陆峰随手接起来道:“谁啊?”

    “是我,凤霞,你刚回家?”张凤霞问道。

    “刚进家门,你把我媳妇拐哪儿去了?大半夜的。”陆峰纳闷道:“她怀着孕呢。”

    “我知道,就是今天聊着天,忽然说起住酒店嘛,我就开车带她出来吃点东西,在夜市逛了一圈,现在住酒店了。”张凤霞很是轻松的说着。

    “住酒店?”陆峰无语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哎呀,你不懂,两个女人在一块发疯,对了,跟你请个假,明天我可就不去上班了,今天晚上玩嗨了,我得好好玩几天。”张凤霞很是坚定的说着,语气里满是不容商量。

    “请假?”

    陆峰觉得她很反常,这两年来她一直兢兢业业,不可能因为出去玩的高兴,就直接请假不去了。

    不过陆峰也不好说什么,只能说道:“行,你别带她喝酒啊,明天回来。”

    “你就别管了,我们这叫姐妹深夜出游计划,当一个不回家的女人,你记得送多多去学校啊,放心,肯定不喝酒,我还是有分寸的,就这样,电话挂了啊,对了,别打过来了,这是路边的电话亭。”张凤霞说完不再给陆峰说话的机会,直接把电话挂断了。

    护士台边上,张凤霞把电话费交了,手还抓着江晓燕的手,掉过头看着她道:“我给他打了电话,现在他还什么都不知道,放心吧。”

    江晓燕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样,呆呆的走进了病房内,半躺在病床上,自语道:“我什么都没了,真的什么都没了。”

    “不就是一个孩子嘛,你至于寻死觅活的?”张凤霞叹了口气道:“你什么都没失去,你还是你。”

    江晓燕看着她道:“我没法活了,我怎么活?”

    “你怎么不能活?又不是千夫所指,更不是你的错,你干嘛这么折磨自己呢?”张凤霞抓着她的手道:“没人说一定要让你生孩子,别这么自己跟自己过不去,这只是生命中的一个不好的节点而已。”

    江晓燕此刻什么都听不进去,她不敢去向怎么面对陆峰的爸妈,更不敢去想回到老家后要面对的一切。

    那是个地狱!

    “我跟他说,我们出来玩了,你把自己养好,回去后又是新的一天,我还是很了解他的,他只会心疼你。”张凤霞紧紧的抓着江晓燕的手,问道:“别做傻事儿,知道嘛?”

    江晓燕一直都不说话,她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曾经堪比珠穆拉玛峰都高的自信,一瞬间被摧毁的连渣都不剩。

    张凤霞在她耳边说了好多,告诉她这是个新时代,不能活在过去的老套思想里,女人也可以不生孩子的,婚姻应该有爱,而不是生孩子。

    “你说句话吧,心里想什么,跟我说,把肚子里的话吐出来,行吗?”张凤霞的声音里甚至带着一点哀求。

    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江晓燕舔了舔干涩的嘴唇,终于开口了。

    “其实,我应该很幸福,从他不打我的那一刻,我就应该很幸福,那时候我最大的奢求就是,他像个人一样,你跟我说什么米国,什么丁克,那些都离我太遥远了。”

    “我就活在那个村子里,我多希望自己一直活在那个镇子里,不曾遇见他,你不用跟我说那些大道理,我都懂,可是我没了孩子,拿什么配得上他?”

    江晓燕说着话已经有了哭腔,看向张凤霞道:“我配得上他嘛?我每天干什么?洗衣服做饭,打扫卫生?那些事儿刘婶儿都能做,他有钱后,我害怕,我真的好害怕,我感觉他像个巨人一样站在我面前。”

    “我不止一次的让他不要再做大了,我是不是很自私?有一段时间,我们甚至没有话说,他忙着公司,我也不懂,在他面前,我像是傻子一样,于是我开了化妆品厂。”

    “感觉我们越来越远,他....他很好,他真的很好,好到让我曾经惧怕的这个人,可以欺负他,可以掐他,可以跟他闹腾,可以无理取闹.........。”

    “我承认我自卑,感觉自己好像个废物一样,可是我无法废物的心安理得,每天都惶惶不可终日,怕失去,可又找不到人生的方向,我唯一的寄托就是有个孩子。”

    “我可以告诉自己,我是孩子的妈妈,他是孩子的父亲,这就是我们的关系,而我更能在他父母面前说,别管你儿子多有钱,你孙子可是我生的。”

    “现在孩子没了,我成了个不会下蛋的母鸡,除了死我还能怎么办?等着人家羞辱我?背地里说我?还是让他继续施舍,我像个乞丐一样,等着他回家跟我说句话,奢求他多爱我一点?”

    说着话,江晓燕抽泣着哭了起来,没人知道她这几年怎么度过的,她就是个小女人,最大的愿望就是守着一家人,过着简单的小日子,做梦都不曾想过今日的一切。

    张凤霞以前一直觉得,江晓燕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没想到还有这么多辛酸,叹了口气道:“那你也不能寻死啊,这不是傻嘛?你一死,指不定便宜谁了呢。”

    江晓燕不再说话了,她不敢去想怎么面对陆峰,更不敢去想如何去面对陆峰的父母,哪怕是婆婆不说什么,可是她的心已经极度脆弱,婆婆无意中的一个眼神,对她来说都可能是一把利剑。

    窗户被封死,门锁也锁上,张凤霞跟她挤一张床,嘀嘀咕咕的安慰着她,再三跟她说不要犯糊涂,俩人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次日,这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太阳依然东升西落,它不在乎地球上这群生物又发生了什么悲欢离合,它散发着炙热,却又冷酷如冰。

    黄友伟将事情捅了上去,当天晚上省里面就成立了调查组,今天一大早,就开了个碰头会。

    会议室内,坐着七八个人,带头的年龄估计有六十多岁,戴着一副老花镜,翻看着眼前的资料。

    “证据很充足啊,设计的人员之广,怕是在本地的干部群里引起一波大地震了。”他放下手里的资料,朝着黄友伟问道:“这些东西哪儿来的?”

    “有人丢在了我办公室门口。”黄友伟回答道。

    “这么全的证据,应该是内部斗争,自己人举报自己人,黄书记啊,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我们把这里面涉及的人员全部规起来,但是这么做,会弄的人心惶惶,而且大量的岗位将会空缺,省里面的意思也是,不要有大震动,第二个就是,先把一些主要分子双规,像是狄明德、马俊涛这两人,涉及行贿、其他犯罪的,郝志海、郝志鹏、霸哥这些人先抓起来,其余的市里面推进。”

    “好,我同意!”黄友伟点头答应道:“那这些人到时候就全交给省里面处理了?”

    “肯定是省里面,这么大个案子,应该会成为今年的典型,昨晚我们开会,省里的意思是,要起到警示作用,在会上把人带走,让其他人看看。”

    黄友伟微微点头道:“很好,很有教育意义,最近的风气确实不太好,交给省里面,我也不用忙活了,这件事儿也是我失职,到时候会写一份儿检讨书。”

    “去看犯罪的整个时间跨度,跟你关系不大,不过地方反贪肯定要负责任,先不说这些,你吩咐人开会,我们到时候去抓人,做个突击审讯!”

    黄友伟站起身,回到办公室拿起电话给崔秘书打了过去。

    “到我办公室一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雪中悍刀行〕〔全职艺术家〕〔镇妖博物馆〕〔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