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亿万首富继〕〔血红轨迹〕〔请把普通的升官游〕〔地狱通关后的英灵〕〔某太阳神的模拟创〕〔双重抉择〕〔重生从高考开始〕〔电影世界幕后黑手〕〔这个系统实在太给〕〔重生大唐当神棍〕〔开局从一条蛇无限〕〔战婿归来〕〔我有不灭金身〕〔战争游戏开发商〕〔大侠萧金衍〕〔电影世界梦行记〕〔宿管阿姨〕〔宅在诸天世界〕〔绿茵狂潮〕〔重写科技格局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从网红到拳王 第295章 妹妹出事了
    八点半,整个场馆填满了人,一共装了一万六千五百人。

    场馆本身只有一万三千五百个固定座位,不够的可以加一千五百个座位,这都是设计好的。

    如果是像拳赛这样的项目,占的场地不多,在场中还可以加上一千来个座位,今天就是这么办的。

    整个场馆黑压压的,全都是人头。

    加上几百名媒体记者和摄像师,再加上工作人员和安保,以及从东阳申请过来的几百名武警,足有一万七千多人。

    群里的明星来了一些,都是在横店拍戏的,其他地方工作人没特意过来。

    田良夫妇,黄博,唐烟,热巴,和雷龙剧组,包括华仔和发哥,周寻,孙立,袁红,向左,梅子和二十几个烈虎班的兄弟。

    这些自己人加上乔丹他们,就占了大半的头排,剩下的被其他的明星高价买走了。

    这些明星一半是横店拍戏的,基本二线以下,一线的不会自降身价捧赵烈的臭脚。

    剩下的一半就是亚洲其他国家的明星,甚至是他们国家一线的都有,光是韩国的男团女团都来了两三个。

    “烈虎,到你了。”

    赵烈坐在休息室,孟龙推门进来,后面是老熊和蔡他们,李大龙一群家伙跟在后面。

    “再等一下。”

    点点头,赵烈道。

    孟龙一愣,点点头。

    他以为赵烈是想像上次那样耍耍大牌,打压一下对手的气势。

    但这次赵烈真不是,他是发现系统有了一点变化。

    他天天都在用系统的纠错模式,熟悉得很,哪里有了一点变化都知道,刚才无意中意识扫描了一下,发现那张疗伤卡有了一点变化,出现了一个问号,这代表疗伤卡有了新的提示。

    “达到一级之后,会享受一次指定赠予权?”

    这是新提示的内容,让赵烈异常高兴。

    他的拳坛4世界排名没变,所以现在疗伤卡依然是六级,一旦排名提升到第一,疗伤卡大概率也会提升到一级,这是他的猜测,应该是没错的。

    而指定赠予权,顾名思义,这代表一级的疗伤卡可以给别人用了,这对他来绝对是最大的惊喜啊!

    他老妈和妹身体都不好,不过现在妹身体养了过来,和一般孩差不多了,用不上这张卡,但他老妈的身体还差一些,这段时间的调养虽然好了很多,但他还是希望用这张疗伤卡,让老妈的身体彻底恢复健康。

    “4世界第一,迟早要归我。”

    对这个排名,赵烈很有信心。

    有纠错功能,他的基本功非常扎实,甚至比上一次以基本功扎实出名的格沃还要好,这也是现在世界拳坛公认的。

    有了这个基本,只要他的打法再熟一点,进入次重量级之后随着素质的进一步提升,4世界第一对他并不是一个奢望。

    “走吧。”

    天大的好消息,让赵烈心情好得不得了。

    随着赵烈出现在功能大厅,媒体们瞬间动了起来。

    而随之,整个场馆也瞬间掌声雷动,尖叫呐喊不止。

    特别是本地的人,哪怕再限制,也进来了三千多人,个个都是三十以下的青壮男女。

    第一次到现场支持烈虎,十二万分地卖力。

    中气足啊,一个个肺泡都快炸了,直接将音波分贝推上了高峰。

    “看看,妈妈,轮到哥哥称重了。”

    赵烈家里,蹦跳了几下的赵蕾喘着气,笑嘻嘻地指着电视对钟静嚷道。

    今天她吵着要去体育馆,不过没人答应她,刚才委屈得不行,现在看到自家老哥,心情才好起来。

    “知道知道,别跳个没完。”

    钟静过来给赵蕾扯了扯衣服,然后坐在了沙发上面看了起来。

    赵蕾好像有点乏,连打了个三个哈欠,径直过来半躺在了妈妈钟静的腿上。

    “你这丫头,这几天老睡个没完了。w..”

    钟静数落了两句,再看女儿的时候,丫头居然睡着了。

    “蕾蕾?蕾蕾?”

    轻声喊了两下,丫头睡得挺沉,摇摇头,钟静没再喊,把电视声音调了一些。

    “这几天怎么老是贪睡呢?”

    钟静念叨了着,心中合计了一下,要不要给女儿去医院检查一下。

    这个念头一起来,她的心思就静不下来了。

    “贪睡?贪睡?”

    她陡然一惊,整个人像触了电一般,浑身抖个不停,满脸的惊恐表情。

    纵然她如此抖法,睡在她腿上的赵蕾也没醒来。

    她僵了五秒钟,才慢慢地、心翼翼地伸出手,在赵蕾的额头上摸了一下,像被火烫了一样缩了回来。

    仅仅三秒钟,望着赵蕾的钟静已然泪流满面。

    “请观众安静一下,安静一下!”

    老黄无奈地喊了半天,直到赵烈挥手示意,现场才安静下来。

    “这人气,嘿,带劲!”

    厚着脸皮混进入来的江武惊叹道。

    他来好几天了,没入群,算半个编外人员,会忽悠啊,体育馆里的几个公司,他几天功夫烂熟了。

    “老武,现在不混京圈,改混我们虎圈了?”一边的黄博调侃道。

    “得了,什么京圈,没劲,我就跟你们混口吃喝算了。”江武嘻笑道。

    “博哥,你现在拍的电影投资很大吧?”坐在唐烟身边的王落单问道。

    “还行,三亿,制作费倒是挺充足的,两亿五。”黄博笑道。

    “这么高?这相当于其他剧组的五个亿了吧?”江武颇为羡慕地道。

    “差不多。”黄博笑嘻嘻地道。

    这时赵烈走了过来,黄博一行起来和他一一撞拳。

    “烈虎,我给你捧场了。”江武笑嘻嘻地道。

    “一边去。”

    这几天看腻了江武了,赵烈扒开了这玩意,对王落单道“落单,老参那事要谢谢你了,有什么需要你话。”

    上次王落单帮他搞到了一支二十五年左右的林下参,也算是不错的东西了,这人情不。

    “事。”王落单笑道。

    点点头,赵烈到了王导那边,和华仔发哥他们聊了两句。

    台上五个拳手都在等着他,包括ggg在内,没什么怨言,这就是地位。

    不光是拳手们,阿鲁姆和艾尔海蒙这些超大牌的推广人也一样。

    不仅是他们,今天的拳赛,包括两场垫场赛在内,涉及到了ibf和ba四大组织,所以四大高层今天也是齐聚横店,共同出现在这座镇,参加了称重仪式。

    来的都是总裁或副总裁,没有副总裁以下的官方人员。

    今天的比赛,四大组织都会从中受益。

    其中光是暴君赵烈的一场拳赛,按规定,除了ba,其他三个将抽走赵烈个人收入的三个点。

    这可不是数目,什么都不用做,一美元都不用出,认证一下,监督一下,一两千万美元的收入。

    这个就是为什么四大如此看重赵烈的原因,利益使然。

    所以赵烈在下面和明星们朋友们打招呼的时候,四大这些总裁副总裁依然是笑笑嘻嘻的,没有露出任何的不耐烦。

    “嘿,霉霉,你的大碟可以和我合唱一首。我应该有这个权力,你的歌都是来自于我这里的灵感。”

    赵烈指着霉霉道。

    “不,那我宁愿退出歌坛。”

    一想起这头暴君的糟糕乐感,霉霉只能强行忍住大笑的冲动。

    不过她补了一句“但我可以让你做v的男主角,那会超棒!”

    “那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你的男友,去找比伯吧,你们可以相互给对方写歌。”

    赵烈立即吐槽道。

    “滚!”

    霉霉骂道。

    再和鲁伊兹、乔丹这些人碰过拳,问候了一下。

    “嘿,欢迎你们,乔治,伊万德。”

    再和福尔曼与霍利菲尔德打过招呼,碰了一下拳,赵烈才走上称重台。

    “我要像他这样大牌。”

    鲁伊兹一脸羡慕地道。

    “安迪,你的身边就有一个。”

    乔丹一脸得意地道。

    今天他在这里也得到了大量的尖叫声,让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满足。

    “我才是六十亿男。”

    科比出了这个以往他不肯认帐的名头。

    “……”

    憨厚的巴克利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伊万德,他很张扬!”

    指着刚刚和他碰过拳的赵烈,老福尔曼道。

    “是的,他是最张扬的那一个,比当初的迈克尔泰森还要狂!狂十倍!”霍利菲尔德无奈地点头道。

    赵烈径直走上台称,没理会一直盯着他的阿多尼斯史蒂文森,直到完成了称重,走下来之后,才停在了后者的面前。

    “嘿,暴君,这是你的家乡。”

    艾尔海蒙一看就头大,他前一个和暴君打的拳手艾雷迪阿瓦雷斯,几乎直接被暴君一轮嘴炮给干倒了,所以这次他要阻止,暴君的嘴炮一点不比他在拳台上的实力差。

    再史蒂文森可不是一个好脾气,要不然能入狱四年?

    万一打起来,这里可是暴君的绝对主场,一百个史蒂文森也不顶用啊。

    “当然,艾尔,这我知道,我只是问候一下,他叫什么?”

    点点头,赵烈拍了拍站在他和史蒂文森之间的艾尔海蒙的肩膀,指着史蒂文森问道。

    “混蛋!”

    听完柳彤的大声翻译,阿多尼斯史蒂文森的无名大火一下烧了起来。

    杂碎,有这么欺负人的吗,我是你对手,你不知道我叫什么?

    “阿多,冷静冷静!暴君,请保持你的礼仪!”

    艾尔海蒙也是一脸黑,但只能两边劝。

    这时涂夏也不知道躲哪儿了,只有胡月和柳彤跟着赵烈,二女可没一点阻止的意思,离得还有点远,一副看戏的样子。

    “哈哈,现在是我们挺暴君的时候了,!”

    老流氓一挥手,带着科比和巴克利他们上去了。

    他们旁边的帕奎奥和鲁伊兹不能不动啊,蹭吃蹭喝还蹭住,也跟着上去了。

    “嗷!”

    观众席上横店人首先鼓噪起来了,马上带动全场开始吼了起来。

    现场刘镇等几个镇上的领导汗都出来了,但他们有心理准备,招呼安保和武警注意保持场馆的安全,有任何骚动的迹象,要立即处理。

    赵烈一见现场这样,当即挥挥手,示意安静。

    他可不想在他的体育馆,他的家乡真的闹出事来,也就是和史蒂文森玩玩心理战。

    看着那头得意的暴君带着几十个大大的中外明星离开功能大厅,阿多尼斯史蒂文森气得牙痒痒。

    这要是在美国,不定他要拔枪了,要是身上有枪的话。

    摇摇头,艾尔海蒙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这场拳赛如果安排在加拿大,那当然会对史蒂文森有利许多,但是利益重于一切,他没资格提那个要求。

    “ggg,老徐,走,喝水去,我请客。”

    快渴死的赵烈挥挥手,冲等在走廊里的二人道。

    二人懒得理他,正喝着呢,还要你请?

    此时北京,政法大学的某个办公室,赵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妈……”

    是老妈的手机,赵云接通之后,只了一个字就被老妈打断了。

    “回……回来,云儿,快回来,呜呜……”

    手机响起老妈钟静哽咽的声音,赵云猛地一下站了起来,从来都是淡然的脸色变了。

    “蕾蕾她,云儿,你妹妹,她……她,她可能和你爸当年一样。云儿,你救救你妹,如果,如果是那种病的话,她现在比你爸那时候还要严重,呜呜!”

    妹妹?白血病?赵云脸色雪白,身体陡然如筛糠一般抖了起来。

    她爸当年刚到五十,就是死于慢兴白血病,好不容易配型成功,手术也成功了,但死于脏器并发症,这是家里最大的悲痛,现在难道又要重演吗?

    白血病不是遗传病,但这种病与遗传与基因有关,家里有人得这种病,直系亲属得这种病的机率大一些,所以这几年她一直有安排给家里人每年做一次血检查,去年还没事的,为什么现在出事了?

    “赵云,你怎么呢?”

    身后传来赵云的博士生导师陈成陈老的问话。

    “陈老,我,我……”

    赵云话有些不利索了。

    陈成很惊讶,这个学生是他数十年仅见的法学天才,只要再过一二十年,他相信赵云一定会成为国内法学界的巨擘,一贯的冷静,仿佛任何事情都无法动摇她的情绪一样,但现在这是怎么呢?

    等他转到赵云面前的时候,就看到了已经泪流满面的赵云。

    “不管什么事,你都要冷静处理。”

    陈老想不出还有什么事情令他这个学生这般失态,只能如此劝道。

    “谢谢陈老。陈老,我家里妹妹出事了,很可能是白血病,我需要请假。”

    赵云毕竟是赵云,很快控制好了一些情绪。

    “白血病?”

    陈老惊了一下,但很快道“别太担心,现在医学还是进步很快的,你爸那时治不好,现在则未必。”

    点点头,赵云收拾了一下,很快离开了学校。

    白血病,大人的治愈率不到少儿的三成,赵云一直关注这种病,所以陈老的话还是让她抱以希望的。

    少儿白血病,经过治疗,大部分的五年成活率在七成到八成,有部分甚至高达九成,所以赵蕾未必会步上老爸的后尘。

    而且现在少儿白血病一般只要不是高危的,都不提倡进行骨髓移植。

    一来很难配型,国内那么多白血病患者,一年大概也就五百人配型成功。

    二来现在少儿白血病有了一种化疗法,一种酪氨酸激酶,也叫tki的药物上市了。

    用这种疗法,可以将白血病转化为如同高血压和糖尿病这种慢兴疾病进行控制型治疗。

    这种保守疗法目前在少儿白血病的治疗领域已经成为了一线疗法,骨髓移植成为了二线疗法。

    “妈,我会马上赶回来,你那边先不要告诉虎子。”

    赵云对这种白血病的情况有了解的,她打给了老妈,反复劝,先把老妈的心安下来,免得大都出事了。

    “陈柏,我要最快赶回杭州。”

    “出什么事了?”

    “我妹妹生病了,你马上给我安排。另外,给我查查,这个世界上治疗白血病最好的医院在哪儿。”

    “赵蕾?行,你等我两分钟,别挂电话。”

    一分钟之后,陈柏的声音再度响起“地址我再发给你,到了直飞杭州。”

    横店,晴格格和梅子正准备跟着赵烈去地下层,接到了赵云的电话。

    “别用免提,一个人听。”

    赵云的声音响起。

    “嗯,知道,云姐。”

    晴格格马上朝梅子打了个手势,急步向场馆外面走去。

    “什么?”

    听到赵云的话之后,晴格格整个人一颤。

    “别告诉其他人,也别告诉你虎子哥,他脾气急,帮不了什么忙,先让他打完这场统一战。”

    “知……知道了。”

    晴格格颤抖地挂了电话。

    赵蕾和她妹妹没区别,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在她的身上?

    如果赵蕾有个三长两短,她不敢想像虎子哥会怎样。

    赵蕾可是他一手带大的,和他的关系,甚至比和她妈妈的关系更亲近。

    惶恐的晴格格很快赶到了赵烈的家里,黄如真和刘情已经准备好了两张车,其中一张是赵烈的那辆越野训练车。

    李高明也派来了两个人,四个人加上晴格格,五个人立即陪着钟静和昏睡中的赵蕾离开了横店。

    赵蕾也不是一直昏睡,刚离开横店的时候醒了,精神很差。

    “妈妈,我们去哪儿?”她问道。

    “蕾蕾乖,你姐来接你了,要带你去北京玩呢。”钟静强忍着悲伤的心情道。

    “可我不要去北京,我要和哥哥在一起,我要看他打拳赛呢。”

    赵蕾耍起了脾气,还气鼓鼓地补了一句“老姐坏蛋!”

    “你姐疼你呢。”

    “可是我还要读书啊,成绩不好了怎么办?我还要考老哥呢,反正姐姐坏蛋。”赵蕾恼怒地道。

    “好好,你姐坏蛋行了吧。就去几天,再让你哥去接你回来行了吧?”钟静轻轻搂着赵蕾道。

    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泪水终于止不住了。

    当年她这么对赵蕾她爸的,让你儿子接你回来,可最终接回来的只是一盒骨灰。

    “那妈妈你给哥哥打电话,让他别把金腰带给别人了。那是我的,我的!”赵蕾道。

    “知道知道,让你哥把金腰带都放你房间里,谁也抢不走,谁也抢不走你,呜呜!”

    到最后,钟静全身都在颤抖,哽咽的声音怎么都无法控制,却又强行咽了下去。

    卧室外面,晴格格同样泪流满面。

    再了几句,赵蕾又睡了过去。

    这和当初赵烈他爸发病的时候差不多,但赵蕾的病情明显更急,而且她年纪更,从身体就弱,现在的免役力和体能比他爸当年更弱太多,在钟静看来,情况比她爸那时更严重很多。

    哪怕赵云不时地打电话过来安她的心,钟静也是六神无主,眼泪收不住,好像末日到了一般。

    北京某机场,赵云登上了一架军用运输机。

    她运气好,这是一架飞南京的军机,每天一趟。

    这时陈柏打来了电话。

    “赵云,来301吧。目前国际上水平其实差不多,都是一样的疗法,如果需要移植的话,直接请约翰霍布金斯的专家过来会诊也可以。”

    “行,你那边给我安排一下。”

    挂了陈柏的电话,赵云想了想,打给了南航,定了一架型机。

    中午一点。

    横店。

    “老姐搞什么,今天安排专家给老妈检查身体,还去了杭州,我这统一战呢,一个人都不在家。”

    地下层餐厅里,赵烈放下手机,有点郁闷地自语道。

    他刚才打电话给老妈,却是晴格格接的,是老姐好不容易请了一个专家给她看看身体,带着蕾蕾去了杭州,晴格格也陪伴着去了。

    实际这时候,钟静与赵蕾她们已经到了杭州萧山机场。

    没过半时,赵云也赶到了这里。

    第一时间,她登上了赵烈的那辆训练车。

    “云儿……”

    看到赵云的时候,钟静伤心得都不出话来了。

    她的精神这才不到三个时,已经很差了,像得了一场大病。

    “妈,你放心,蕾蕾还,肯定会好的,现在医学这几年进步了很多,这病治好的机会很大。现在你把她交给我,我不会让她离开我们的。”

    赵云第一时间宽慰道。

    “老姐,你来了,我不要去玩,我还要看哥哥打拳赛呢。”

    这时后面卧室响起了赵蕾柔弱的声音。

    声音比往常都要弱很多,赵云眼泪一下流了出来。

    咬咬牙,赵云很快收拾好心情。

    进去哄了一会儿赵蕾,赵云才出来。

    半时之后,一行人登上了包机,飞往了北京。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从网红到拳王》,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我真的不是气运之〕〔伏天氏〕〔精灵掌门人〕〔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