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第1059章 债务还清(二更)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陆淮与凤眸微眯。

    这是提前还钱了?

    “因gabler此次还款提前,系统稍有延迟,请您见谅。”

    陆淮与没说话。

    “至此,gabler所有欠款皆已还清,您与gabler的债务关系即日解除。”

    沈璃似有所觉,回身看了过来,就见陆淮与正拿着手机打电话。

    听到第二句,陆淮与眉梢轻挑。

    而后,他像以往两次一样,按了星号表示知悉,利落挂断。

    刚一回头,就迎上沈璃望过来的目光。

    沈璃端详着他的神色,但这男人一如既往的从容淡定,矜贵慵懒,什么也看不出来。

    随后,她的视线在他手机上停留一瞬,唇瓣微动,刚要开口,身后传来顾老夫人慈和的声音:

    “阿璃。”

    沈璃一顿,转身回头,就见顾老爷子和顾老夫人等人也都到了。

    她思量片刻,暂且压下心中思绪走了过去:

    “外公,外婆。”

    顾老夫人拉着她的手,眼角的皱纹都格外温柔:

    “怎么站在门口?酒会要开始了,跟外婆一起进去?”

    沈璃温顺点头:“好啊。”

    顾听风笑着调侃:

    “阿璃,据听澜说,这次赛马会,你赌马的手气可是一绝啊!”

    沈璃玩的金额在他们看来不算大,但胜在中的概率很高。

    虽然中间也有几次猜错,但整体看,胜率还是非常惊人的。

    旁边的梁簌眨眨眼:

    “可不是吗,赛马会结束以后,可是有不少人找我打听,想让我帮忙问问,阿璃是怎么玩儿的呢。”

    今天晚上的酒会,沈璃是绝对的焦点。

    沈璃心中微动,唇角弯起一抹弧度:

    “我就是运气好点,而且,真要说起来,二哥比我厉害多了。”

    这话也是真的。

    陆淮与赌马所有场次全中的消息也早在私下传开。

    以前他也来港城玩过,但大多都只是随便玩几把,这次纯粹是为了陪沈璃,才数次下注。

    也正因如此,他的眼力和运气才显得越发令人咋舌。

    便连一向眼光极高的顾老爷子,都难得给出了一个“不错”的评价。

    这个词能从顾老爷子嘴里说出来,实在是十分难得。

    抛去别的不谈,年轻一辈中,陆淮与的确算得上是他最为欣赏的一个。

    陆淮与看她一眼,薄唇微勾。

    小姑娘还挺好收买,帮她赢了点零花钱就知道帮他说好话了。

    “淮与聪明,阿璃也出色。”

    顾老夫人弯着眼睛,带着沈璃往里走,又冲着陆淮与招了招手:

    “淮与也来。”

    陆淮与长腿迈开,跟了上去。

    顾老夫人笑着道:

    “去年就是你陪着阿璃的,今年还是一样。”

    听到这话,顾老爷子往这边看了眼,似是想说点什么:

    “阿清——”

    阿璃这还没和家里人一起待多久呢——

    然而迎上顾老夫人温柔望过来的目光,顾老爷子剩下的话就卡在了喉咙。

    最终只得对陆淮与道:

    “好好看顾阿璃。”

    陆淮与自然笑着应了。

    宴会厅内,巨大的奢华水晶吊灯璀璨至极,觥筹交错,衣香鬓影。

    应付完几个过来打招呼的,沈璃转身从侍者的托盘中拿了一杯橙汁,看向身旁站着的男人。

    “二哥,外婆好像很喜欢你。”

    事实上,不是好像。

    顾老夫人今天晚上对陆淮与的偏帮,是个人都看出来了。

    不然这会儿沈璃绝对是跟在顾老爷子或是沈知谨身边的,而非陆淮与。

    陆淮与偏头看她:

    “你想说的不是这个吧?”

    沈璃顿了下,诚实点头:

    “我只是想说二哥果然聪明。

    整个顾家,他只要拿下顾老夫人,基本就已经是稳赢了。

    在外人看来,顾家的掌权人是顾老爷子。

    但其实,真正说了算的,还是顾老夫人。

    她想什么,说什么,顾老爷子总是听的。

    就像今晚,顾老夫人说让他陪着她,顾老爷子不就点头了?

    这些话沈璃没有明说,但她的眼神和表情已经明明确确表达出来。

    陆淮与忍不住笑了声,微微俯首凑近,低声道:

    “其实说到底,顾老夫人疼的还是你。”

    沈璃心脏像是被什么软软撞了下。

    她当然明白陆淮与的意思。

    她眼睫微抬,望入他眼底。

    那双深邃的眼瞳深处,映出两个小小的她的影子。

    这样的陆淮与,到底

    她想问,话到了嘴边却又不知该从何问起。

    而且周围还有这么多人——

    “阿璃。”

    梁簌笑着走了过来,

    “殷夫人她们也来了,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今天晚上来了不少各界名流,算是发展人脉和关系的绝佳机会。

    梁簌愿意介绍的,身份都不简单。

    沈璃点头:“好。”

    她和陆淮与对视一眼,而后便跟着梁簌往宴会厅的另一角走去,

    陆淮与目送她离开,想起刚才的那个电话,将酒杯放下,朝着露台走去。

    露台没其他人,和身后的光影璀璨热闹非凡的宴会厅相比,显出几分清寂。

    依然带着一丝燥热的晚风拂来,陆淮与抬手,松了松领带。

    随后,他拿出手机,给程西钺发了条消息。

    刚发出去半分钟,程西钺便迅速拨回一个电话。

    他想了想,还是接通。

    尚未开口,程西钺震惊的声音便从听筒传来:

    “你说gabler提前还钱了?真的?”

    陆淮与一手插兜,一手举着手机,姿态慵懒。

    前方是酒店的花园喷泉,正在浓郁夜色下闪烁着绚烂的光,将水流映照的流光溢彩。

    他淡淡“嗯”了声。

    程西钺满心不解:

    “那他为什么这么做啊?因为赌马赢钱了?也不对啊,去年他也赢了,不还是按时还的吗?”

    陆淮与似是笑了声:

    “大概是因为——输了。”

    程西钺:“”

    差点儿忘了这一茬这次本来就是gabler主动挑衅,结果还是被陆淮与稳压一头。

    这事儿搁谁谁不生气?

    “那这人也挺有意思的。”程西钺啧了声,“说真的,我还真挺想见识见识这到底什么人。哎,你难道没这想法?反正你是债主——”

    “现在不是了。”

    陆淮与打断他的话,

    “这一笔到账,他的债务就全部还清了。”

    程西钺“啊”了声,有些意外:

    “还清了?那那也挺好,你也不用念着这一茬了不是。”

    沈璃打完招呼,回到之前的地方,没看到陆淮与。

    左右看了看,找了一圈,终于在露台看到他的身影。

    她走了过去。

    他背对着她,正在打电话。

    即便只是一个背影,也不掩他骨子里的清傲矜贵。

    正当她犹豫要不要先离开的时候,就听到他低沉带笑的声音:

    “感觉?”

    “三年还挺久的。还清这最后一笔,以后就没有债务可催了,感觉——”

    “挺可惜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