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第1060章 当债主,是不是很有意思啊(三更)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微风拂来,扬起她细碎的发,也清晰将他的话送到她耳畔。

    沈璃立在那,身后所有嘈杂的喧嚣声响尽数远去。

    偏偏他的每个字,都还带着她最熟悉的低沉缱绻意味,无法错认。

    三年。

    最后一笔债务。

    挺可惜的。

    ——挺、可、惜、的。

    她定定看着前方那道颀长挺拔的身影,微微屏住了呼吸。

    陆淮与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侧身看了过来。

    “阿璃?”

    他喊了她的名字,清隽绝色的容颜上带着散漫纵容的笑意。

    沈璃的脑海中,忽然就浮现了无数画面。

    她曾想过无数次saint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但从来没有想过与对方相见。

    在彼此所有信息完全隐匿的情况下,她离开里兰,就意味着他们连最后唯一的往来也断绝。

    他们永远不会知道对方的姓名、年龄、模样、职业。

    就算是某天在街上遇到,唯一的可能,也只是如陌生人一般擦肩而过。

    曾经在里兰发生过的一切,都会随之埋藏湮灭在时间的洪流中。

    但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saint,居然就是陆淮与。

    一直以来陪在她身边,护她哄她,比她更在意她的一切,连一杯水的温度都会特别注意的——

    陆淮与。

    同时,让她在里兰欠下巨额债务,迫使她三年来不断用各种办法筹钱还款的——

    saint。

    陆淮与很快感觉到沈璃好像有些不对。

    她站在露台的玻璃门旁,逆光而立,看不太清表情,身后明灿的光在她周身镀上一层浅淡的银色,只衬得那双莹润漂亮的桃花眼愈发乌沉平静。

    手机听筒传来程西钺被他那番话震得长久沉默后无语至极的控诉:

    “陆二少,求您做个人吧,gabler是倒了什么霉遇上你啊?”

    往死里坑了人家一把不算,现如今人家好不容易把债务还完了,他居然来了句“挺可惜的”。

    合着你还没把人欺负够呢?

    这还有天理吗!?

    “对了,阿璃妹妹来了是吧?啧,要是让她知道你居然这么凶残而毫无人性,你看阿璃妹妹怎么看你?”

    陆淮与这人看似散漫慵懒,其实骨子里清傲至极。

    程西钺觉得全世界如果能有人让他低头,那个人不做他想,只能是沈璃,故而直接把她搬了出来。

    不过陆淮与此时懒得理他,眼看沈璃过来,道了声“挂了”,便当真直接掐断了电话。

    眼看沈璃仍旧站在那,他长腿迈开,走了过去。

    “阿璃?”他在她身前站定,微微俯身,笑望着她,“怎么,在找我吗?”

    那些画面顷刻消散,唯独眼前的这张容颜逐渐清晰。

    沈璃视线聚焦,屏在胸口的那口气,终于轻轻吐出。

    她迎上他的目光,倏而弯唇一笑:

    “是啊。”

    “我在找你呢。”

    陆淮与隐约觉得,好像是有些不对,但具体又说不出。

    听沈璃这么说,他便以为是自己离开宴会厅来这里,让她找了好一会儿,便握住她的手:

    “那我们回去?”

    说着,便要带她往回走。

    “等等。”

    沈璃却没随他动作,反而拉住了他的手,

    “屋里有点闷,我想在这待一会儿。”

    陆淮与朝着里面看了眼,又垂眸望了她一眼。

    今天晚上想找她攀谈的人的确挺多,小姑娘估计是累了。

    他下颌轻点:

    “好。”

    沈璃松开他的手,往前走了几步,在栏杆前站定。

    夜色浓郁,明月高悬,清冷的月光如水流淌。

    远处喷泉水涌,灿光闪所,树影婆娑。

    周围喧嚣热闹,唯独这个角落,偷一寸安宁静谧。

    她看了会儿,将碎发别到耳后,这才扭头看向身边的男人,似是随口问道:

    “二哥刚才,是在和谁打电话啊?”

    陆淮与随她走来,在她旁边站定,斜斜一靠,左手屈肘压在栏杆之上,透着股疏懒:

    “程西钺。”

    沈璃唇角翘起一抹弧度:

    “我不小心听到个尾巴,有人欠了二哥钱么?”

    她问的随意,口气轻松,陆淮与便将并未注意到她此时眼底眸色。

    他笑了声:

    “准确的说,他已经把钱还完了,所以现在——说不上欠我的钱。”

    沈璃想起手机里划走的那一长串零,弯了弯眼睛:

    “是吗。那这应该是好事儿啊,怎么听二哥的语气好像还有些遗憾的样子?”

    陆淮与侧眸看她,瞧着小姑娘脸上几分好奇,抬手捏了捏她软嫩的脸颊,微微俯首低声笑道:

    “看来听到的还不少?”

    沈璃浓密卷翘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像是将要振翅而飞的蝶,眼眸乌黑澄澈,泛着莹润润的光。

    这模样落在陆淮与眼里,便是十二分的乖巧娇憨。

    他微微偏头想了会儿,笑道:

    “是有点。这人挺有趣。”

    沈璃眸光微动:

    “欠钱还能有趣?”

    大约是酒会太过无趣,又或是今晚的风太过温柔,抑或是,收到那最后一笔欠款,与对方解除了长达三年的债务关系后,难得让他多余出几分情绪。

    陆淮与丝毫没有察觉她今晚的问题比往日多了许多,更没感觉到她对这件事的好奇度明显盛于以往。

    “有趣的不是债务,是这个人。”他道。

    想起之前的那些事儿,他薄唇微挑,带了几分散漫笑意。

    “很聪明,但就是太聪明,从而显得不那么聪明。”

    沈璃脑子里自动翻译了他这番话——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个评价,还真是微妙啊。

    她轻声:

    “哦?”

    陆淮与微微偏头,似是在回想着什么:

    “说起来,这笔债务就是他对自己的聪明太有信心,才欠下的。”

    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年,但当时的一幕幕,仍旧清晰如昨。

    沈璃安静听着。

    陆淮与笑了笑:

    “不过也就是这样,才显得有意思。而这笔债务还清后,以后估计也不会再有什么往来,所以我才觉得——可惜。”

    沈璃一字一句听得仔细。

    等他说完,她半转过身,看向他。

    她轻轻眨了眨眼,红唇弯起,声音轻软:

    “那,二哥,当债主,是不是也很有意思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