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第1177章 各取所需(四更)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他敲了敲桌子。

    “既然都清楚了,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沈璃陪着梅堰清和俞平川一起走出了画协大楼。

    “阿璃,刚才时炀跟你说什么了?”

    俞平川回头问道。

    他出门的时候,听到时炀喊了她的名字。

    沈璃看了眼前面走着的梅堰清,道:

    “说希望师父好好养身体,另外,假画的事儿他们会好好查。”

    梅堰清冷哼。

    “果然本性难移,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说得出这种冠冕堂皇的话来。”

    真是看不出半点心虚。

    俞平川无奈叹了口气,低声劝道:

    “师父,这不是还没证据呢吗”

    目前他们其实也只是怀疑,不好立刻下定论假画的事儿一定和时炀有关。

    “这我当然知道!”梅堰清烦得很,“我是说他这人虚伪的很!”

    不管陶斯文背后的人是不是时炀,都不影响他对时炀的厌恶。

    俞平川头疼,知道自己肯定是说不过师父的,只好闭嘴。

    他再次看向沈璃,却见她正站在原地低头看手机,没跟上来。

    “阿璃。”

    他喊了声。

    沈璃这才回神抬头。

    俞平川有些好奇:

    “看什么呢,这么入神?”

    梅堰清也回头看了过来。

    迎上二人的视线,沈璃举起手机:

    “郁鸣刚刚被免去了郁氏集团执行董事和副总裁的职位。”

    俞平川一惊:“这么突然?”

    沈璃点头:“才发的新闻。”

    梅堰清拧着眉:

    “郁鸣?海城郁家?”

    沈璃提醒道:“对,他是郁承的父亲。”

    “原来是他。”

    梅堰清的脸色顿时更冷。

    郁承之前在赛场上几次三番对沈璃挑衅,这事儿他记得清楚着呢!

    还有那个郁妤,和沈璃也不对付。

    连带着他对整个郁家都没什么好感。

    因为沈璃的缘故,俞平川最近对郁家的事儿也挺关注,但此时突然听到这消息,还是颇为意外。

    “虽说郁氏传媒倒了,但郁鸣这些年也打下不少基业,怎么也不至于这么快就”

    听说之前因为郁承被判了无期,郁老爷子犯了高血压,被送到医院,将养了好一段才出来。

    本来身体恢复的挺好,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情况又突然恶化。

    外界甚至有传闻,说郁老爷子这次的病情格外严重,脑子都不大清醒了。

    而郁家兄弟两个愈演愈烈的内斗,似乎也侧面证实了这个传言。

    只是,怎么都没想到,郁鸣居然输的这么快。

    这个处理结果,意味着郁鸣已经彻底被驱逐出了郁氏集团的核心管理层。

    大势已去,他几乎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了。

    ——整个郁家,就此正式落入郁风手中。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看了沈璃一眼:

    “等等。我记得之前有人说,顾听云似乎有意和郁风联手阿璃,这里面该不会还有你的事儿吧?”

    沈璃眨眨眼:

    “其实关于这件事,我也不知情,还是后来听人说了才知道的。”

    俞平川“啧”了声。

    沈璃那位三舅舅,可不是个善茬。

    无缘无故的,他才不会莫名其妙去和郁风联手。

    这里面唯一的原因,估计就是她。

    “这样也挺好,只能说他这一家人,纯粹自作自受。”

    沈璃点点头。

    是啊,如果不是郁家人做的太过分,这些年来仗着自己家族的力量在海城一手遮天,不把其他人的命当命,肆意凌辱践踏,又怎么会有今天?

    说到底,不过“活该”罢了。

    她收起手机。

    “师父,师兄,我先送你们回去?”

    海城,郁家。

    三楼走廊尽头的卧室内猛然传出一道什么东西砸落在地上的声音。

    咚——!

    守在门口的两个保镖对视一眼。

    不用想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

    其中一人拿出对讲机:

    “二小姐身体又不舒服了。”

    另一人则是直接开门走了进去——上面交待的清清楚楚,他们在这,要时刻关注二小姐的情况,不能让她有任何极端行为出现。

    房门被打开,屋内的场景便映入眼帘。

    整个房间一片狼藉,刚才那一声是郁妤把一本书狠狠摔在了地上。

    她蜷缩在床脚,头发凌乱,满脸是泪,身体无法自控的颤抖着。

    听到声音,她迟钝地扭头看了过来,眼神涣散。

    “大、大伯父”

    她喃喃着,带着哀求。

    保镖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外就传来一道嘲讽的声音。

    “别喊了,他现在可是顾不上你了。”

    保镖回身,恭敬弯腰:

    “郁总。”

    来人是郁风。

    郁妤花了好大的功夫才听懂了他这句话,但又无法理解。

    这段时间她被困在这里,日日夜夜,无比煎熬。

    她已经受够了!

    顾不上其他,她哭着开口,嗓子都是哑的:

    “二、二伯父,求求你让我见见爷爷当初我、不是我”

    郁风打量了一圈这满是狼藉的房间,最后才又看向郁妤。

    这才多久,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眼窝也凹陷了下去,眼下泛着青黑,憔悴至极。

    乍然看,当真像是厉鬼一般。

    要不是亲眼看到,谁能想到曾经风光骄傲的郁家二小姐,会落得这般下场?

    郁风嫌恶地皱起眉:

    “老爷子更没工夫见你,再说,你以为他现在还愿意再看到你么?”

    要不是觉得直接解决了她太不解恨,她哪儿还能活到现在?

    郁风说着,扬了扬下巴:

    “看顾好二小姐。最近老爷子身体不好,大哥也是,你们就多上点儿心。”

    “是。”

    话音刚落,郁风的手机响起来。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最后看了郁妤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保镖很快把门重新关上。

    “顾三爷。”

    郁风的态度很是热切,

    “今天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

    “没什么,就是想跟郁总道一声恭喜。”顾听云声音含笑。

    郁鸣被免去了在郁氏集团的职位,这场斗争,任谁看都知道是郁风赢了。

    此时的郁风,正是春风得意:

    “顾三爷客气!说起来,这次还要多谢您!”

    顾听云微微一笑:

    “哪里,其实我和郁总合作,也是各取所需。所以这些——都是应该的。”

    ------题外话------

    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