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第1199章 赌生死(三更)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沈知谨屏息,凝声:

    “徐老,我先接个电话,晚些给您回。”

    徐寅不知这边是个什么情况,但听沈知谨语气,也意识到似乎不太对劲,当即道:“好。”

    沈知谨转而接通了陆淮与的电话。

    “沈老师。”陆淮与声线沉凝,“阿璃失联了。”

    沈知谨瞬时间浑身紧绷,嗓子干涩,艰难开口:

    “什么时候的事儿。”

    “半个多小时前,她给我发了京邺墅院的定位,而在不久之前,时炀的助理给他打了电话,显示他也在。”陆淮与看了眼腕表,“我现在就在这间别墅,但阿璃和时炀都不在。”

    “时炀?”

    沈知谨缓缓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

    “对。”

    陆淮与略作停顿,声音又低了几分,

    “调查显示,当年临城的那一场火灾,很有可能与他有关。”

    沈知谨的心脏瞬间被什么狠狠一绞,刺骨的疼痛几乎顷刻传遍全身,令他连指尖都发颤。

    所有画面和声音在这一刻统统远去,只剩下一片绝望至死的空白。

    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字都无法说出。

    陆淮与听到那边陷入死寂,沉默片刻。

    顾听澜一直在查这件事,但始终没有和沈知谨提过。

    原本是希望等所有真相水落石出,再将这一切告知,但没想到,尚未等到那一天,时炀已经率先动手。

    会议室内,因为沈知谨的离开,会议暂停。

    但等了一会儿,沈知谨还没回来。

    大家忍不住面面相觑,氛围有些躁动。

    张尧环视一圈,站起身:

    “我出去看看知谨。”

    说着,他走出会议室。

    整个走廊内安安静静,他左右张望了眼,很快就看到了站在走廊尽头的沈知谨。

    他立在那,似是正在打电话。

    “知——”

    张尧刚要喊他,一阵急风吹来,走廊上的小窗“哗啦”一声被吹开!

    雨水顷刻从窗外飞落,打在了沈知谨的肩上。

    他的肩头很快浸湿一片深色。

    然而,他却没有任何反应,依旧站在那里,肩背挺直,如同孤立许久的雕塑。

    他微微垂着头,风拂乱了他的头发,隐约遮住他隽秀疏淡的眉眼。

    只剩下满身冷寂清绝。

    张尧剩下的话忽然就卡在了喉咙。

    随后,他就听到沈知谨问道:

    “她现在在哪儿?”

    他的声音听来克制冷静,唯独垂在身侧的手,已然紧握,青筋浮现。

    陆淮与道:

    “京邺墅院方圆二十公里内所有道路卡口已经封锁,严查所有人员和车辆的出入。另外,他们已经查看过近两个小时的监控,阿璃的车似乎并未开出这个片区。”

    陆淮与从接到顾听澜电话以后,就立刻联系了京城公安,让他们以京邺墅院为中心开始排查。

    也就是说,她虽然不在别墅里,但应该也没有离开很远。

    沈知谨闭上眼。

    “溪山。”

    陆淮与眉心微凝:“溪山?”

    沈知谨对时炀这个名字当然是有印象的。

    旁人或许不知,但他很清楚,时炀曾经喜欢过茵茵。

    尽管他们往来并不多,尽管茵茵甚至从未在意过他。

    然而年少时候,喜欢这种事儿,看过来的每一眼,都无处隐藏。

    可当年喜欢她的人那么多——谁又能窥探到人心深处最阴暗的角落?谁又能想象的到,会有人为了一己私念,如此残忍的将一切摧毁?!

    “溪山上种了很多山茶。”沈知谨一字一句,似有什么从身上重重碾过,几乎令他筋骨尽碎,“茵茵以前很喜欢那里。”

    张尧站在那等了好一会儿。

    他隐约听到沈知谨在说着什么,可外面风雨声太急,他未能听清。

    终于,沈知谨挂断了电话。

    他转身朝着这边走来。

    张尧终于看清他的正脸,刚要说话,望见沈知谨神色的一瞬,又忽而心中一震。

    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在沈知谨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的表情。

    他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可是这一刻,他莫名想起十九年前,那场意外发生后,沈知谨从临城回到京城,也是这个模样。

    但又并不完全相同。

    那片覆落的死寂与沉默下,犹然有着火焰在无声燃烧。

    沈知谨抬眸看了过来,声音似是比这十月底的风雨更冷。

    “抱歉,这场会,我不能继续参加了。”

    陆淮与走出别墅,重新回到车上,又拨出一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京城公安局长赵恒山。

    “淮与。”

    赵恒山是陆老爷子的老部下,今天接到陆淮与的电话,就心中不好。

    沈璃身份太过特殊,如果她出事儿,陆家和顾家都绝不会善罢甘休。

    何况时炀身上现在疑似还背着其他人命,是重点追捕对象。

    他们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沈老师说时炀可能去了溪山,我现在过去。”陆淮与语速很快,同时扣上安全带。

    “溪山?”赵恒山面色沉肃,“好,我知道了,这边会重点对溪山进行搜查。另外,还有一件事,除了时炀和沈璃,和他们一起的,应该还有郁妤。她是头天夜里从海城来到京城的,我们已经通知海城公安,配合将郁景控制。”

    “郁妤?”

    陆淮与凤眸深沉,有什么从脑海之中一闪而过。

    他启动车子。

    “明白。我先过去。”

    “陆二!”

    顾听澜就在赵恒山旁边,听到这句,终于忍不住喊了他一声。

    溪山!

    陆淮与开车去了京邺墅院,已经是他怎么能开车上山路!

    可是,万一阿璃真的被时炀带去了溪山,那

    陆淮与当然明白顾听澜在担心什么。

    但是——

    他望向前方。

    “阿璃在等我。”

    话音落下,轰鸣声响起!

    车辆调转方向,连雨幕都被撕裂开一道口子,而后,那一抹黑色便以惊人的速度疾驰而去!

    雨没有半点要停的意思。

    路面越发湿滑,两边的枝叶被雨水打的轻晃,又很快被甩在后面。

    郁妤开车开得心烦意乱。

    又来到一个弯道,她放慢速度,打了下方向盘。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后排的沈璃一把拧动门把手!

    车门大开!

    她腿上一个用力,迅速从车内翻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沐清歌夏侯璟〕〔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