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第1205章 陆淮与,我在(一更)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陆淮与的哥哥。

    陆聿骁。

    沈璃心中一松,退后半步。

    陆淮与眉心紧蹙,似是本能般的死死抱着她,不肯放手。

    她低声道:

    “二哥,我不走。”

    他手臂的力道终于放轻了些,却依旧紧攥着她的手。

    沈璃被他握的有些疼,那股疼像是一路蔓延到了心脏,让她连呼吸的时候,胸腔都跟着抽疼。

    一道车灯忽然扫来!

    她似有所觉,回头望去。

    一辆熟悉的黑色轿车正朝着这边迅速驶来!

    她闭了闭眼,看向时炀。

    他仰躺在地上,身上多处枪伤,血迹斑斑。

    猩红的血早已经浸透了他的衣衫,在他身下无声晕染开来。

    几乎已经毫无声息。

    “时炀。”

    她开口,声色冰冷。

    他没有动静。

    大雨中,车越来越近。

    “我妈妈学国画,却为了我爸爸买了一整面墙的物理天文书籍。”

    时炀睁开眼,左手手指微微颤了下。

    “她看不懂那些书,也搞不清那些实验和数据,可她用心画下了西京大物院的每一栋楼,连天文台和望远镜都描绘的极其细致。”

    时炀终于转动了僵硬的脖子,扭头看了过来。

    天色昏沉,大雨倾盆。

    他的眼底却似是生出一抹顽固的挣扎,想要出声辩驳什么。

    “你大概不知道,她最喜欢上艺术概论,是因为那节课的时间,正好和我爸爸的专业课错开。所以上那节课的时候,我爸爸会专门从西京大赶去美院校区,陪她上课。”

    时炀的胸膛剧烈起伏了一下,更多的血不断从他的伤口淌出。

    那辆车终于停下,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下了车,撑着伞快步朝这边走来。

    沈璃看向他。

    雨越下越紧,凄冷的秋风卷起他的衣角。

    但这一切都未曾让他的脚步有过半寸迟疑。

    她望着那道身影,唇角忽然弯起一抹极浅的弧度,低声道:

    “她最喜欢的画家,的确是宗佩。但她最喜欢的人——”

    “叫沈知谨。”

    时炀眼中似有什么轰然破碎,破败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而后又渐渐安静下来,像是风中的烛火,终于湮灭。

    一把伞撑在了沈璃头顶,那下了太久太久的雨,终于停下。

    “糖糖。”

    沈知谨克制隐忍的声音从风雨中传来,像是横亘了漫长的十九年,终于沉沉落在她心上,

    “我来接你回家。”

    良久,她听到自己轻声的回答。

    “好。”

    西京大一附院。

    手术室外,沈璃微垂着头,静静站着。

    她浑身湿透,身上披着沈知谨的外套。

    顾听澜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眉心拧起,快步走了过去。

    “阿璃。”

    他朝着手术室的方向看了眼,低声道,

    “你身上还是湿的,先回去换身衣服,万一发烧——”

    她摇摇头。

    “我答应过他,我不走。”

    顾听澜一顿,一时间竟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看向旁边站着的沈知谨。

    只一眼,他就明白了沈知谨的意思。

    ——她要在这,那便在这。

    其实回去换个衣服也耽误不了多少时间,可她不肯。

    她要待在离他最近的地方。

    顾听澜一声轻叹。

    手术室的灯终于熄灭。

    沈璃立刻抬头看了过去。

    医生走了出来,环视一圈,最后看向了陆聿骁。

    他们显然是认识的。

    “陆队放心,他的左肩只是擦伤,没有伤到骨头,养一段时间就可以了。”

    陆聿骁颔首。

    他那一枪打的就是时炀的手。

    按理说,以淮与的能力,本来可以安全避开的。

    但当时他或许是太想护着阿璃,又或者杀时炀的心太重。

    不过好在并无大碍。

    护士推着车出来,陆淮与仍在昏迷。

    沈璃上前。

    医生劝慰道:

    “等晚一些他就能醒了,不用太担心。”

    陆聿骁看向沈璃:

    “阿璃,你也先去处理一下伤口,这里有我。”

    沈璃望着陆淮与,终于道:

    “好。”

    夜色浓郁。

    雨渐渐停了。

    沈璃简单收拾了下,刚来到病房,就看到方蕴仪正坐在病床旁。

    她脚步微顿。

    方蕴仪却是立刻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来。

    她的眼眶泛着红。

    印象中,方蕴仪向来是优雅精致,气场全开的。

    这是沈璃第一次在她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阿璃。”

    方蕴仪起身,朝着她走来。

    看到沈璃身上刚刚包扎好的几处伤口,以及苍白至极的脸色,她鼻尖一酸,心疼的摸了摸沈璃的脸。

    “阿璃,疼不疼?”

    温热的触感从她的掌心传来。

    沈璃胸口像是有什么在涌动。

    她轻轻摇头,片刻,轻声道:

    “方阿姨,对不起。”

    方蕴仪终于克制不住,把她抱到了怀里。

    她一下下摸着沈璃的头发,又轻轻抚拍她的背,

    “道什么歉?”

    沈璃闭上眼。

    方蕴仪抱了她好一会儿,感觉到她身上终于回暖了些,才道:

    “这孩子,也不知道冷,回头生病了怎么办?”

    她稍稍退开了些,回头看了陆淮与一眼,轻叹。

    “淮与刚刚喊你的名字,你去陪陪他?”

    沈璃点点头。

    方蕴仪走了出去,将门带上。

    病房内就只剩下了她和陆淮与两人。

    她在病床旁坐下。

    他脸色苍白,好像又在做噩梦,眉心紧蹙,眉宇间浮现痛苦挣扎之色。

    他低声呓语,模糊说着什么。

    “阿璃”

    陆淮与从来都是强势的,骄傲的,不驯的。

    她从未见过这样脆弱的陆淮与。

    不,上辈子她濒死的时候,似乎也曾听过他这样的声音。

    她的心一阵绞疼。

    她握住他的手,贴在额头。

    “陆淮与,我在。”

    他的眉心终于渐渐舒展,又陷入沉眠。

    只是不知到底做了什么样的噩梦,竟让他如此。

    她抬手,轻轻抚平他微拧的眉心。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隐约有交谈的声音传来。

    沈璃将他的手放回被子,起身走了出去。

    门外,顾听澜正和方蕴仪说着什么。

    他的神色不掩担忧:

    “那道枪伤不要紧,关键是他今天开车上了山,而且又出了车祸,估计情况很不好”

    忽然,他看到沈璃,立刻顿住。

    方蕴仪也意识到了什么,回头看来。

    沈璃眸色乌沉平静。

    “他的病,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沐清歌夏侯璟〕〔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