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掌管着天地钱庄〕〔织田小姐的咒术师〕〔天符云仙〕〔被男人包围的硝子〕〔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帝师死后第三年〕〔天道之下〕〔餮仙传人在都市〕〔东方梦工厂〕〔庶女狠毒:废柴九〕〔灭神榜〕〔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古董商的寻宝之旅〕〔嫡女贵嫁〕〔我爸爸是盖世英雄〕〔战天策〕〔龙国域外战神〕〔上门女婿叶辰〕〔宋北云〕〔摄政大明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宁璃陆淮 番外20 我对花生过敏啊
    www..,最快更新宁璃陆淮 !

    顾听茵端着餐盘,乖乖跟在沈知谨身后。

    食堂二楼的饭稍微贵一些,可选的餐类也多,所以相对而言,比一楼清净了不少。

    看沈知谨拿了一小份酥肉,她连忙跟着取了一份。

    看他拿了一小份青菜,她也跟着照做。

    看到沈知谨拿了一小碗汤,她也放了一份在餐盘里。

    沈知谨回头,瞧见她餐盘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选餐,又抬手将她餐盘里的饭全都一一放了回去。

    “哎——”

    顾听茵连忙转身,紧张兮兮护住自己最后那一小碗炒青菜,

    “不是说好了一起吃的嘛?”

    要是他吃,她看,那还叫什么一起吃啊!

    这可是他们一起吃的第一顿饭啊!

    沈知谨静静看她一眼,终于还是让她留下了那一份青菜。

    顾听茵这才松了口气,高高兴兴端着那一小碗青菜坐在了他对面。

    二楼人虽然人少,但此时全都往这边看来,神色各异。

    顾听茵半点不介意。

    她看着自己眼前的那碗小青菜,特别高兴。

    “沈知谨,这都是你喜欢吃的吗?”

    沈知谨顿了顿,却是没回答她这个问题,只望着她的眼睛,淡声道:

    “西京美院到这里挺远的。”

    她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

    他这话什么意思,她当然听得懂。

    迎上他那双波澜不惊的眼,她心里竟是霎时间有些慌张,连忙低头吃了一口青菜。

    “还、还好吧,我觉得这里的饭更好吃啊。”

    沈知谨看她慌忙吃菜,连头也不敢抬了,眉心微凝,藏在喉间的话有了一瞬间的犹豫。

    但也只是一瞬。

    不能再这样了,每次她过来,他都要停下手里的一切事情。

    不管他是准备开会,还是正在看文献,更甚至是在做实验。

    他向来认真严谨,习惯所有的事都安排的井井有条,精确至极。

    可是一旦她出现,所有计划都被打乱。

    这种被频繁打破惯性的感觉,很陌生,像是有什么正在脱离掌控。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最好的选择就是及时停下,纠正,回到正轨。

    “之前的事,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既然你坚持要谢,吃完这顿饭,我们之间就算两清。”

    顾听茵动作一顿。

    原来他肯答应一起和她吃饭,就是为了和她说这些话。

    原来他是要两清。

    她依旧低着头,因为嘴里还咬着那一口青菜,声音听来有些模糊:

    “举手之劳那如果换成别人,你也会那么做吗?”

    沈知谨一愣。

    因为他忽然发现,在他这里,没有如果。

    他根本没有设想过将顾听茵换成别人的这个如果。

    然而这片刻的沉默,在顾听茵听来却是默认了。

    胸口像是被什么堵住,憋闷的难受,连呼吸也变得困难。

    她忽然将筷子放了下来,不轻不重的一声。

    沈知谨眉头微蹙。

    是他刚才的话说的太过分了?

    他看到顾听茵黛眉拧起,浓密卷翘的睫毛轻轻颤动,呼吸也变得有些急促。

    好像是哭了?

    沈知谨的手微微收紧,不知为何心里也像是被什么用力拽扯了一下。

    “你——”

    他刚刚开了个头,思考着这场谈话如何继续,就忽然看到顾听茵抬起了头。

    她瓷白的小脸涨得通红,唇色却是苍白,一只手按着胸口,急急喘息着。

    沈知谨立刻察觉到情况不对。

    “你怎么了?”

    顾听茵难受至极,眼睛里已经带了泪,一边艰难地呼吸着,一边沙哑着嗓子开口:

    “花生油菜里面我、我对花生过敏”

    沈知谨的心骤然沉了下来。

    顾听茵对花生严重过敏,小时候还因为这个被送去医院抢救。

    自那之后,顾家的餐桌上,就再也没有出现过和花生相关的食物。

    甚至全家上下里里外外,连花生模样的物件都不允许出现。

    久而久之,她也就对这件事没那么注意了。

    以至于今天来二楼吃饭,她竟是忘了问他们是用的什么油!

    她的脸上和脖子也开始痒了起来。

    她忍不住去抓,尚未碰到,手腕却是忽然被人紧紧攥住。

    沈知谨不知何时来到她身边,握住了她的手。

    她含泪仰头看了过去,呼吸困难,浑身乏力。

    “沈知谨”

    下一刻,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忽然腾空,整个人落入了一个坚实微凉的怀抱。

    清冷的嗓音敲击着她的耳膜,叩动她的心脏。

    “我送你去医院。”

    “还好送来的及时,病人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不过还需要住院观察一天。”

    医生抬手指了下,

    “去楼下办手续吧。”

    沈知谨心中松了口气:

    “谢谢医生。”

    他下意识往病房看了眼。

    门关着,看不见人。

    医生忍不住责备:

    “小伙子,不是我说你啊,自己女朋友对花生严重过敏,你说你怎么也不多照顾着点儿?看人小姑娘这次,多遭罪啊!”

    沈知谨唇瓣微抿。

    “对不起。”

    “你跟我说什么对不起?该去跟你女朋友说啊!”

    医生摇摇头,

    “快去吧!”

    沈知谨颔首,刚转过身,医生又喊了他一句:

    “对了,可以顺便去买点维生素c含量高的水果,能帮助病人恢复。”

    他应了声。

    沈知谨回到病房的时候,就看顾听茵正躺在病床上,手里拿着一个小镜子,左看右看。

    她神色烦忧地叹了口气。

    哎。

    她过敏反应挺严重的,脸上和身上都起了红点点。

    虽然这会儿已经缓过来了,但他之前肯定都看见了。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

    “感觉好点儿了吗?”

    她条件反射,迅速将小镜子藏起来,又掀起被子把自己埋了起来。

    沈知谨:“”

    他将东西放到了小柜上。

    看样子是好了不少,但想起之前她病发时候的样子,他还是不敢掉以轻心。

    “医生说你需要留院观察一天,我等会儿帮你跟你们辅导员请个假,你——”

    “什么!”

    顾听茵一下从被子里钻了出来,瞪大了眼睛。

    沈知谨以为她是害怕一个人,顿了顿,道:

    “我在这陪着你。”

    顾听茵连忙摇头,一把抓住他的手:

    “不是!我是说,你要帮我请假的话,千万不要说我是花生过敏了啊!”

    沈知谨眼帘微垂,看了眼她紧抓着他的柔软葱白的手,不知为何,那滚烫的触感又来了。

    他微微偏过头去,终究还是没挣脱,只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

    顾听茵简直要哭了。

    这事儿要是传到家里,保不齐全家都要杀过来了!

    毕竟她才入学半个月啊!

    “我、我怕家里人担心啊,那个,要不等下你就说,我是感冒了,或者发烧了?反正说什么都行的,就是别说我过敏了!”

    沈知谨沉默一瞬。

    这几个说法,似乎都无法合理解释他抱着她从食堂出来这件事。

    顾听茵抓紧他的手,神色祈求:

    “好不好啊?”

    他终于低低应了声:

    “嗯。”

    顾听茵长舒一口气,这才松开他的手,重新躺了回去。

    “呼——那就好,那就好”

    柔软的触感分离,他忽而觉得心里某处好像空落落的。

    但这样的情绪只是一闪而过,他看向她的脸。

    看样子是已经好多了

    顾听茵迎上他的视线,忽然惊呼一声,又一把掀起被子,将自己遮了起来。

    沈知谨:“”

    “我帮你买了水果,要吃吗?”

    被子晃了晃,好像在摇头,她的声音闷闷的:

    “不吃。”

    “你这样不闷吗?”

    “不闷!我特别好!”

    “”

    不管沈知谨怎么劝,她都不肯从被子里出来。

    可她刚做完脱敏治疗,这样一直闷在被子里怎么行?

    “出来。”

    “不出!我睡着了!”

    沈知谨耐心告罄。

    他一手抓住了被子。

    她拼命拉着,但哪儿争的过他,最后还是被他从被子里挖了出来。

    她一把捂住自己的脸。

    “不准看!”

    沈知谨终于明白她在担心什么,一时间又是生气又是好笑。

    “已经好了。”他道。

    顾听茵从指缝里看他,将信将疑。

    “真的?”

    “真的。”沈知谨略作停顿,“你刚才不是自己已经照过镜子了吗?”

    顾听茵的脸瞬间涨红。

    没、没有比这更丢人的了

    她结结巴巴:

    “那、那个镜子太小了!好多我看不到的!”

    沈知谨又打量了她一眼:

    “真的已经好了。”

    顾听茵这才稍稍平复了心情,但还是怕他只是安慰自己。

    她想了想,侧过身,将及腰的长发拨到一边,微微偏头,拉了下衣领,指着自己稍靠脖颈后侧的位置:

    “那、那这里也没有了吗?我还是觉得有点痒啊。”

    她的动作很突然,那一抹细腻的白便猝不及防闯入他眼底。

    沈知谨心头一跳,想也不想,一把拉上了病床间的隔帘,隔绝了身后两个病人和一个陪床的视线。

    顾听茵听到这声响,奇怪地看向他。

    “怎么——咦,沈知谨,你很热吗?”

    他错开目光,然而方才那一幕,依旧深深烙印在了他的脑海。

    他喉结滚动了下。

    “没有。”

    她看着他微红的耳尖,思考片刻,最终看向了床头放着的橙子。

    “那是因为刚才去帮我买这个?”

    沈知谨忽而松了口气:

    “嗯。”

    顾听茵笑起来:

    “谢谢!虽然我最喜欢吃桃子,不过橙子也——”

    “我去帮你买。”

    “啊?”

    顾听茵一脸茫然。

    “那、那太麻烦了吧”

    “不麻烦。”

    他说着,没等她再劝,转身往外走。

    不知为何,少年挺拔的背影看起来带了一丝狼狈。

    “等一下!”

    顾听茵又喊了他一声。

    他脚步顿住,微微侧头:

    “怎么了?”

    顾听茵有些紧张的开口:

    “那个你刚才说,今天会留在这的,是吧?那你、你早点儿回来啊。”

    她一个人在这待着,还真的挺不自在的。

    沈知谨停顿片刻,低声应了。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偏执奶狗竟是我自〕〔坐忘长生〕〔姜倾心和霍栩全文〕〔慕安安宗政御全文〕〔盛宠神医弃妃〕〔织田小姐的咒术师〕〔规则系学霸〕〔云迟晋苍陵〕〔一世枭龙全本txt无〕〔萧破天楚雨馨〕〔特种军医许飞〕〔功高盖世〕〔人在奥特:开局捡〕〔不科学御兽〕〔杨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