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霍夫人是个小哭包〕〔画里长安〕〔劈天斩神〕〔国民校草是竹马〕〔地球最强修仙〕〔最强卫生员〕〔绝世仙尊在都市〕〔迷雾猎场〕〔重生五零巧媳妇〕〔月明云淡露华浓〕〔远方寻梦〕〔觉醒者的世界〕〔花瓶女神是大佬〕〔逆天剑修〕〔学阀之路〕〔我有特殊阅读技巧〕〔纯阳小师叔〕〔野芦花〕〔明土无疆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独步长生 第25章 离去
    “这就是萧家忽然搞出来的‘凝血散’,现在我们坊市中的人气,已经在开始骤降了。”似是没有看见白衣青年的无礼举动,加列毕望着桌上的小绿瓶,脸色阴沉的道。

    “萧家怎么可能有疗伤药?难道他们也请到了炼药师不成?”与消炎有着不小纠葛的加列奥,瞟了一眼身旁的白衣男子,然后皱眉道。

    加列毕老眼微眯,脸色颇为难看:“还记得上次在拍卖会遇到的那位神秘炼药师么?看他当时的态度,似乎对萧家很是青睐,如果这”凝血散“是他所炼,那我们可就有难了啊,要知道,那人说不定是三品炼药师啊。”

    听着三品炼药师的名头,那位白衣青年终于停下了在侍女身上游动的手掌,有些不舍的抽出手,上前一步拿起小绿瓶,放在鼻下轻嗅了嗅,然后再倒出少许,在手指间轻搽了搽。

    他冷笑道:“什么狗屁三品炼药师,这凝血散的确比回春散药力要好上一些,不过看这成色,炼制之人的品阶明显比我还差,能有这般药力,多半还是因为他的药方有些特殊罢了。”

    闻言,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如果萧家真有三品炼药师相助的话,加列家族恐怕就毫无翻身之日了。

    “依我的经验来看,萧家请来的炼药师,或许只是一个刚刚入行的菜鸟,借着不知从哪得来的药方,方才炼制出了这凝血散。”白衣青年的脸庞上,噙着淡淡的不屑。

    “呵呵,柳席大哥从一瓶小小的丹药中,就能看出其主人的底线,眼光还真是毒辣。”加列奥笑道,笑容中似乎有着一抹讨好之意。

    “这只是炼药师的基本功而已。”被称为柳席的白衣青年,谦虚的摇了摇头,只不过脸庞上浮现的隐晦得意,却并未瞒过在座的一群老狐狸。

    “虽然回春散药力的确有些逊色于这凝血散,不过两者也相差不多,现在坊市人气骤降,主要是因为前段时间我们提价太猛的缘故,等我们将价格回调之后,人气也就会慢慢的回来,不过想要回到以前那种场面,却是有些困难了,毕竟,这凝血散,将会拉走不少的顾客,以后乌坦城的疗伤药市面,萧家也会插足进来了。”加列毕略微沉吟,缓缓的道。

    “要回调价格?”闻言,柳席眉头一皱,显然有些不愿,他已经习惯了高价出售,现在忽然降价,他还真有点受不了。

    见到柳席这模样,加列毕在心中骂了一声没脑子之后,只得含笑解释道:“柳席先生,现在的市面,不比前段时间,以前我们可以垄断乌坦城的疗伤药市场,可现在,却是不行了,所以,我们必须得降价,以此来拉回人气。”

    无奈的摇了摇头,柳席撇嘴道:“随便你怎么搞吧,不过当初我所说的份额,你就算是降价了,那也得照以前的三倍价格给我分成。”

    眼角忍不住的抽了抽,加列毕心头冒起丝丝火气,深吸了一口气,脸庞上依然堆起热切的笑容,只不过,这笑容看上去,似乎有点冷:“呵呵,当然,柳席先生的那一份,我们一定会照约定全部付给。”

    凝血散的出现,几乎是犹如狂风骤雨一般,以雷霆之势,迅速抢占了乌坦城五成之多的疗伤药市场,而且还让得萧家坊市在短短两天之内回复了以往的人气,甚至犹有过之。

    在凝血散出来的第二天后,加列家族的回春散,也是逐渐的将价格调回了最开始的价位,不过由于前段时间加列家族的暴利行为已经惹起了大多佣兵的反感,所以,即使加列家族下调了价格,可坊市中的人气,依旧难以再回到以往的那般火暴场面。

    “萧家,又推出新的疗伤药了,还有足够的数量了……”

    “太好了,终于可以多少了点后顾之忧……”

    “这些丹药真好……”

    ……

    在萧家大好局面之下,萧家每个人的修炼资源又多出了很多,特别是作为三少爷的消炎,而且他暗中还出手了一番把一些能够炼制出来的丹药给炼制出来了。

    卖给米特尔拍卖场和云家之后,消炎一直炼药来补助他自己的修炼,就这样短短半个月内他就成为了三星斗者…

    ……

    目送着狼狈的加列毕一行人行出坊市,萧战冷笑了一声,目光在周围扫了扫,然后转过身,望着那嘴角有着一丝血迹的消炎,目光缓缓柔和,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旋即咂了咂嘴。

    他惋惜道:“小家伙下手还不够狠,加列毕就那一个儿子,你如果能把加列奥那玩意踢断了,那加列毕今天应该就会发疯了,而到了那地步,埋伏在外面的三位长老也就有借口联手击杀他了,啧啧,可惜了。”

    闻言,消炎愕然,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一旁的薰儿与萧玉,却是被这荤话弄得脸颊晕红。

    听着萧战此话,周围的佣兵,不由得感到头皮发麻,难怪儿子如此狠辣,原来这当父亲的,还要更甚。

    ……

    望着那站在水幕下,然而衣衫却毫无一点水渍的消炎,若琳导师脸颊上的震惊缓缓收敛,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那笑吟吟的少年,柔声道:“小家伙果然有些本事,我倒是有些走眼了。”

    “嘿嘿,侥幸而已,若是导师肯使用全力,我肯定走不出三回合。”捎了捎头,消炎笑道。

    “若是对付一名四星斗者的新生,还要动用全力,你还想不想让我在学院混呢?”闻言,若琳导师白了消炎一眼,嗔道。

    “既然你达到了我所要求的条件,那一年的假期,便给你吧,唉……”轻叹着摇了摇头,若琳导师有些无奈的道,显然,消炎虽然达到了条件,可让她批准一年的假期,她依然有些不情愿。

    “嘿嘿,多谢若琳导师成全了。”闻言,消炎心中重重的松了一口气,面容上,充斥着欣喜。

    “唉,别人巴不得在学院多待点时间,可你这小怪胎却要请这么久的长假,真是让人头疼,回学院后,关于你这假期的问题,我还得忙活好一阵呢。”瞧着消炎那兴奋的模样,若琳导师苦笑道。

    消炎尴尬的笑了笑,却是保持了沉默,那种事,他并不想多说。

    “好了,今天的招生便到此结束吧,剩下的七天时间,我们会一直在城中持续招生。”望着消炎没有解释的意思,若琳导师只得无奈的摇了摇头,收起长鞭,柔声道。

    消炎微微点了点头,到得现在,心头的大石终于完全的放了下去,现在乌坦城的事情差不多都已经解决,只要再准备两三日,他便能放心的随药老外出修行历练了。

    ……

    消炎的离开,没有惊动任何人,少年一身普通衣衫,双手空空的从大门中走出,然后在家族护卫恭敬的目光中,缓缓的消失在街道的尽头。

    或许这些护卫并不知道,他这一走,或许就得年许时间,方才能回家。

    ……

    薰儿今日有些心绪不宁,少女微簇的眉头,有着淡淡的忧郁,没有焦距的目光,任谁都能知道她此时的心不在焉。

    “薰儿学妹,喝点水吧。”

    一道柔和的男子声音,忽然的在薰儿身旁响起,一位模样俊秀的青年,正微笑着端着一杯清水。

    被打断了思绪,薰儿抬了抬头,望着身旁的俊秀青年,这位青年是此次招生队伍内男学员中实力最强之人,就算是罗布与之相比,也要弱上许多。

    而且这人也并没有罗布那种一眼就能看出的虚假笑容,薰儿偶尔与一些女学员聊天时,能够发现,似乎不少队中的女生,对这位实力既强,人又帅气温和的学长抱有好感。

    然而虽然青年的笑容温和而不刺人,不过这却并不能让薰儿有过多的关注,目光随意的瞟了瞟,淡淡的摇了摇头:“不用了,谢谢。”

    薰儿的冷淡态度,并未让青年脸色有什么变化,耸了耸肩,毫不介意的收起水杯,微笑道:“今天招生测验,若不是薰儿学妹帮忙,恐怕要把我们给忙得手忙脚乱,真是麻烦了。”

    “若琳导师请我来帮帮忙而已。”摇了摇头,薰儿微偏了偏头,望着那又欲说话的青年,轻声道:“学长,能让我静一静吗?”

    “呵呵,抱歉,我这人话总是有些多,打扰了。”青年笑脸微滞,旋即笑着点了点头,转身对着帐篷行去。

    ……

    少女站在帐篷之外,抬起精致的小脸,望着那即将落下的夕阳,这时候,少年或许早已经出城了吧?

    小手锊过额前的青丝,片刻之后,薰儿偏过头,对着罗布轻声道:“日后再从谁口中听见消炎哥哥的不是,我会杀人……”

    被那双水灵动人的眸子紧盯住,罗布脸庞上却是泛不起一点笑意,一股寒意从心中蔓延而出。

    收回目光,薰儿对着广场外缓缓行去。

    待得薰儿离开之后,若琳导师与罗布赶忙掀开帐篷,身躯陡然一震。

    帐篷之内,林喃正萎缩在地,原本俊秀的脸庞,此时已经布满青肿,显得丑陋之极,在其身旁的地面上,十几颗染血的牙齿,正随意的散落着,看上去,极为刺眼……

    消炎,不,应该说是陈乐,看着这静止的世界,眼前出现了那造化之书“宿主,时间到,第一次穿越世界体验时间已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剑来〕〔绝对一番〕〔伏天氏〕〔超神机械师〕〔第一序列〕〔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这号有毒〕〔饲养全人类〕〔峡谷正能量〕〔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变成血族是什么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