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辰萧初然〕〔仙人只想躺着〕〔张大夫,你大胆一〕〔大唐之赵王传奇〕〔乡村作曲家〕〔终结者末日〕〔最强兵王混花都〕〔穿梭多元宇宙的死〕〔修仙:从心动大律〕〔破游戏不玩了〕〔都市奇门天师〕〔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2章:酒里有毒
    喰气极反之梦第2章:酒里有毒在吆喝声中,炊烟袅袅升起,京城的街道已经慢慢活络起来。

    四季阁,秋院。

    一男一女正坦诚相见。

    “呼...果然还是梦....”

    李梦生没感觉到腰身传来的疼痛感。

    松了口气的同时,又觉得有点惋惜……

    “公子,你掐人家腰干嘛...”软糯的声音夹带着一丝痛哼再度响起,“好痛的...”

    李梦生:“!!!”

    片刻后,他不得不接受一个令他怀疑人生的事实,他穿越了....

    穿越到了他的梦中世界,成为了梦中人。

    真要一辈子活在梦里……

    真梦想成真……

    此刻他不知该喜还是悲。

    秋香从未没见过这么奇怪的顾客,打扮平平,却富得冒泡。

    她虽说不是阁内头牌,但也属于“顶流”,四季阁四香之一。

    平时站在凭栏处搔首弄姿,便有人赏钱,无需辛苦地躺着赚钱。

    但……这位公子给得实在太多了。

    他昨晚醉醺醺的豪掷重金,然后折腾自己到大半夜。

    现在又一惊一乍的,一会儿笑,一会儿又哭丧着脸,

    “他不会后悔昨晚钱给多了吧...”她不禁暗自琢磨。

    而李梦生也调整好了情绪。

    严格来说,他在梦中经历的一切远比现实生活中经历的要丰富得多,毕竟现实中一直关在病院内,外出的机会也少之又少。

    对于以前的生活,他没有多少怀恋。

    既来之,则安之。

    没了这方面的情绪,他便要正视眼前的处境,

    大,太大了……

    秋香拉过蚕被,裹在白嫩的身躯上,面对对方直勾勾的眼神,她又紧了紧被子。

    李梦生一阵恍惚,刚刚大脑差点宕机……

    原身是一个好色嗜酒之徒,这种春光图李梦生几年前就常常梦见,还因此发生过青春期的尴尬场面。

    虽然这种场面他梦中早已习惯,但亲眼目睹他还是黄花大闺女上花轿——头一回。

    本着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的原则,他装作无事发生。

    真正的开始思考着目前的处境。

    “谁杀死了我?”

    他确定,他的顶替是发生在梦境破碎后,而现在是原身死后的早晨。

    根据现在的场景和秋香的反应来看,原身死亡并没有人发现。

    自己的顶替也无人发现,原身死后不久他就无缝衔接,不过是睡着的原因,早上才苏醒。

    如果这是梦,原身的死亡并不会引起李梦生的思考,可现在他替代了原身,就值得关注了。

    他不敢赌自己在这边死后,还能穿越回去。

    对于梦境发生的一切,他都仿佛自己经历过一样。

    所以昨晚的记忆被他轻易翻出,抽丝剥茧般复盘,

    “是它没错了..…”李梦生肯定地想。

    昨晚的吃食与秋香无异,唯有一物只有自己碰过。

    他眼神凌厉,看向床幔外桌子上的琉璃酒壶,里面还有大半壶酒。

    这酒,名为‘百香醇’是被一个丫鬟再他和秋香翻云覆雨过后送才进来的。

    百香醇,号称天下第一酒,美名世人尽知。

    原身好色嗜酒,一番激斗后,习惯性喝上一杯。

    而当时秋香被/操劳过度,正喘着粗气睡觉,并没有喝!

    而他喝完之后,两人便相拥而睡。

    不曾想,一杯酒让原身悄无声息的死去,而他在睡梦中无缝接盘!

    而前因后果,他也不难推测出。

    原身乃镇北王独子,北原世子。

    母亲单芸汐,在他三岁时便撒手人寰了,没留下一纸一画,只存在于市井口中:大梦第一美女。

    父亲李长风,尊称天下武道第一人。但在他母亲去世没多久,便离开了他去往魔域,至今未归!

    十多年了,一切风平浪静。

    不曾想,半年前:

    京城传出圣言,召他回京:

    “镇北王镇守北原,震慑魔族,劳苦功高;入魔域十五年而未归,为大梦王朝子民战斗不止;今其子李梦生已接近及冠之龄,身旁亲人不在,令其动身前往京城,圣上为之主持贺礼…”

    他不知道,圣上真的只是想为他贺礼,还是别有目的。

    但人皇的话,他不得不从。

    身为北原世子,入京城,便足以牵动着各方势力的神经。

    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原身乔装普通人,仅随身一人。

    于三月前悄悄动身,晃晃悠悠,于昨日才刚抵达京城。

    本想在姑娘怀里细去风尘,不曾想死在怀里……

    “好惨一哥们儿。”李梦生,唏嘘不已。“好吧,我现在就是这惨哥们儿....”

    李梦生入京城,随身之人唯有一人,名为六老,是看着他长大的李家忠士,不可能出卖自己。

    凡入房间的酒食,皆被他暗中检测过。

    原身毫不犹豫地喝下毒酒,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六老都不能断定酒里有毒……不仅有如此奇毒,还掌握了原身的行踪,谋杀之人不简单啊!”

    李梦生暗想,压力倍增。

    “无论是谁,要是让谋杀之人发现我喝了毒酒却没死,怕是又要另生事端....”

    正当他推测谋杀之人的动机和如何毫无破绽的解决这半壶酒时,软软的声音又响起。

    “公子,让人家伺候你洗嗽..….”

    秋香披着薄丝,拨弄着长发,红唇轻启,声音撩人。

    原本伺候洗嗽的活本该由她的丫鬟来的。

    不过她想着这位公子可能在心疼昨晚撒下的重金,便做点补偿,就怕这土小子是趁着酒劲把棺材本儿都用了,大吵大闹咋办。

    李梦生收回思绪,顿时计上心头。

    “秋香姑娘,怎么个伺候法?”李梦生故作贱贱地问道,一手搂着她的细腰,将她拉入怀中。

    “公子,莫要动手动脚了,人家只伺候你洗嗽....”秋香抗拒道。

    想白嫖?

    不可能!

    “我可是北原世子!”

    李梦生脱口而出,随即暗啐一口:网络文学毒害我!我可是阳光男孩!

    “啊...?”秋香愣了一下,继而突然明悟,躲在李梦生的怀里,嘤嘤嘤地捶着胸口,“讨厌....哪有你这样的世子……”

    “如假包换.....”

    “那也不行....得加钱!”

    ………

    秋香本想让对方知难而退,不曾想会如愿以偿。

    心想:“难道真是世子?”

    她将银两小心翼翼的收好,又主动褪去薄纱,露出她不极其符合常理的身材。

    “就这么爱财?”

    李梦生一边随意询问,一边抱着她向着桌子走去。

    “别人爱得,秋香我爱不得?”

    她任由着李梦生的动作,双手搭在他的脖子上,整个人挂在他的腰上。

    “再说了,人家爱财,取之有道,并非……”

    李梦生将他放在桌子上,随后挺直腰杆,打断了她的话,“秋香爱财,有道取之吧?”

    桌面上的酒壶被不小心晃倒,酒壶中的酒液消失在桌布里。

    “…哦……那可是百香醇……啊,一壶要几两呢!”

    “秋香姑娘不够专注啊”

    李梦生张口就来,阳光男孩变质了....

    不过他的目光仍停留在打翻的酒壶上,明确的说,是酒壶上漂浮着的紫色光团……

    秋香摇动着身子,一脸娇羞,不过心中甚是惋惜:

    “倒的是酒吗?是白花花的银子。”

    而仿佛没有看见紫色光团。

    “别人看不见……”

    李梦生趁机拂手抓过光团,想要一探究竟。

    岂料,光团没入他的掌心,宛如石沉大海,没了踪迹。

    “系统…?老爷爷…?老奶奶?”

    .......

    几番尝试,李梦生确定,紫色光团没有给他带来一丁点变化。

    “公子也不专注哟~”

    面对秋香的挑衅,李梦生只得暂时放下疑惑,全心与她交流。

    ………

    日上三杆,李梦生走出四季阁,脸上的笑容渐渐消散,变得十分凝重。

    “那个丫鬟不出所料的死翘翘了....”

    他在阁内兜兜转转,看似无意其实便是查找昨晚送酒之人,在后堂听到有人死了,正是昨晚的丫鬟。

    “事情果然没那么简单……”

    李梦生无奈的摇了摇手中的小壶,里面有一点点残留的‘百香醇’。

    现在,这是最后的线索了。

    这是酒壶打翻后残留在壶里的几滴酒,他趁机收集了起来。

    “得查验是什么毒,出自何处……”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不揪出背后敌人,他寝卧难安,如芒在背。

    “六老!”他低呼。

    话音未落,不知从何处冒出一个干巴巴的老头,一口大黄牙,正呼哧呼哧的啃着冒着热气的烧饼。

    “公子,您别说,京城的烧饼就是比咱冰原城的香....您要不要来一口?”

    李梦生现在对下毒还心有余悸,拒绝了他的好意。

    “京城的情况摸清楚了吗?”

    六老囫囵着将口中的烧饼吃干净,大大咧咧地说:

    “京城有着上百家春楼,勾栏瓦舍,大都分布在.....”

    李梦生满脸黑线,连忙打住,“停停停!你打听的都是些玩意儿!”

    六老恍然大悟似的一拍额头,“公子先好酒再贪色....梦都的酒楼以百香楼为尊,当然白兰轩的也不错....哎..公子,等等我!我打听得不对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