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6章:梦境再现。
    喰气极反之梦第6章:梦境再现。一样的夜空,不一样的月亮。

    “…月是故乡明啊~”

    夜间的呓语无人倾听,熟睡的李梦生面色并不安详。

    “贼老天,怪梦还要缠着我多久!”

    梦境之中,他怒吼道。

    这种明明熟睡,却清醒无比的怪异状态,他太熟悉了。

    不过与以前直接代入第一视角不同,此时他以独立个体存在。

    他宛如身处棉花糖般的云雾之中。

    随着他的走动,白色空间似石头投入平静的湖面那般掀起阵阵涟漪....

    放眼望去,茫茫一片,不知其边际,似在眼前,又如远在天边。

    “这又是什么梦境?”

    无头苍蝇般的他摸索着虚无缥缈的环境,脚下空飘飘的,确有脚踏实地之感。

    嗖——嗖——

    恍惚间他瞥见两团光团飘过。

    一明一暗。

    如花间嬉戏的蝴蝶,起起落落,时快时慢。

    他立刻扑上去,想要抓住一探究竟。

    继承了原身的身份,自然继承了天赋体质。

    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万物皆有一线生机。

    在这个修行者上天入地,凡人哭天喊地的世界。

    他也竭力想争取修行的那线生机,不求长生不死,但求自保有余。

    光团跑,

    他追。

    光团似淘气的稚童,越追越兴奋。

    “这么滑溜...”

    一番折腾,李梦生终于一把抓住了较暗的紫色光团。

    这是悬浮在酒壶上的光团。

    随即,光团消散。

    啊....

    灵魂深处猝不及防的疼痛让他直接蜷缩在地,身如虾状。

    但这并不能缓解灵魂撕裂的疼痛,他能清晰地感受到灵魂破碎,剥离**,消散的痛苦。

    痛!

    实在太痛了!

    而现实中,李梦生并没有什么反应,仍旧安详的熟睡。

    仿佛梦境与现实有一道无形的巨幕,隔绝了它们之间的联系。

    “我会死!”

    李梦生意识到,光团或许就是酒中的毒,它带走了原身,现在来找他了。

    但他除了硬抗别无他法,这是莽撞带来的后果,亦或者是必须要付出的代价。

    但他比之原身,有个更大的优势:做了十八年的怪梦。

    年幼时,他便被梦境与现实的碎片反复摩擦,让他意志力和忍耐力得到了惊人的提升。

    不知过来许久,灵魂深处的疼痛渐渐消散。

    要命的毒似乎认可了他,反哺着他的灵魂,使残破不堪的灵魂回归正常,甚至更加强大。

    更为重要的是,一股信息钻入他的脑海,宛如生而知之。

    :有没有毒,一尝我便知道了。

    “......”

    李梦生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他经历了大恐怖,差点魂飞魄散。

    得到的回报就这玩意儿?

    所以,这技能并非没一点用处。

    原身喝下的毒酒,也算喝过。

    “怨龙毒!”

    夺走原身的神秘之毒就是它。

    “气运所炼!

    难怪连六老都无法察觉!”

    因为此毒并非常规之毒,它蕴涵在天道之中,无形无状,无色无味。

    非大气运者不可察觉,

    而天下间,非人皇不可炼化气运成毒!

    李梦生握紧拳头,又不甘的松开。

    虽然早已有猜测,但内心还是十分沉重的。

    事实摆在眼前,让他有立刻逃回冰原城的想法。

    “杀了我,有何好处?”

    也正是这个问题,让他冷静了下来。

    “接手北原州?

    便宜老爹都还没死,若是为了北原州的控制权,更不应该杀了我。

    杀人的方法何其多,偏偏要用指向性如此高的办法。”

    此时他的脑袋中似装满了糨糊,摸不到头绪。

    但人皇的确是嫌疑最大的,天下间,还有谁能炼化气运

    “世间没有无的之矢,找不到背后真正的原因,逃到天涯海角都得死。

    更何况,入了京城,逃出去就难了!

    无论是为了查清原因,还是准备逃走,都需要不俗的实力。

    现在,那线生机我已寻到,自己的命要争取把握在自己手中!”

    如今,他抵达京城的消息已经不在是秘密。

    这也杜绝了今后被皇帝暗杀的可能:天子脚下,世子被袭杀,皇帝怎么都断不干净关系。

    “想杀我,得有理由,不然就算你是皇帝也别想明目张胆地杀我。

    明天一早就入宫给你这个狗皇帝请安,让你好好看看老子正活泼乱跳地活着。

    日后,老子为国为民,造福百姓。不贪一分一毫,不欺一官一卒。

    让你拿不到任何把柄,及冠之后,回冰原城,摘关团到成神,带着老爹,兵发京城,杀死你个狗皇帝!”

    李梦生恶狠狠地咒骂道,发泄内心的戾气。

    这时,又一个散发着紫光的光团在他眼前蹦蹦跳跳。

    望着更亮的光团,李梦生一咬牙,一手抓了上去。

    “缩头一刀,伸头一刀。畏畏缩缩,何日才能站起来!”

    光团消散,意识被拉扯。

    ......

    他睁眼,映入眼帘的是花花草草,听到的是响亮的瀑布声,闻到的是淡淡的花香。

    “爹爹,我回来了,东圃的花开了。”

    他张口说道,其声似玉珠落玉盘,空灵而散发活力。

    李梦生才意识到自己又以第一人称观看别人的生活了。

    这次的‘他’似乎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这令他烦闷的心情缓解了许多。

    “是啊,那里的花儿总是开得早...”

    如沐春风的声音钻进耳蜗,一道高大俊朗的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

    “莹儿,你都九十岁了,不小了,不该如此贪玩儿。”

    男子宠溺的说教道:“今日就在家里,好好修炼,早日习得神通。”

    ‘他’搞怪地吐了吐舌头,撒娇道:“爹爹,在您眼里我不就是小孩儿嘛~有爹爹保护,莹儿安全得紧。”

    李梦生有点恶寒,暗自庆幸在自己梦里,无人知晓。

    “哈哈哈,啊对对对,你个小捣蛋鬼。”

    眼前一黑,画面再转...

    “莹儿,快逃,一定要活下去啊...”是那个俊俏男子的声音,不过不再如沐春风。

    ‘他’回头看去,男子挡住似山大的爪,却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莹儿,爹爹永远都会保护你,但以后就靠你了。”

    “不!”

    ‘他’声泪俱下,伤心欲绝地哭喊着,眼睁睁看着男子与巨爪化为漫天血雨。

    “都怪我...都怪我...我这么弱小...”

    ‘他’蹒跚着跑出深林,回首望去那瀑布已被巨爪摧毁,以及生活在那里的人。

    ......

    几经辗转,‘他’看见一座巍峨的巨城,似匍匐在地的巨兽。

    ‘他’低头看脚,没看到....

    弯下腰清理着身上的泥泞,整理着捡来的旧衣服。

    瞟了一眼专供妖入城的同道,‘他’忐忑的走向另一条。

    ......

    “干什么最能赚钱?”‘他’问身旁一起刨马粪的伙计。

    伙计看了一眼细皮嫩肉,胸肌却过分发达的,颇有力量的同行,开黄腔道:“被干。”

    ......

    “脸蛋儿不错,胸脯……这么大!

    以后你就在这儿吧,保准把你捧成红牌,吃香的喝辣的。

    还有,以后你就叫秋香吧……”

    .....

    “秋香姑娘不懂房事?桀桀桀桀桀桀”

    ......

    “秋香姐,小香死了!已经报官了!”

    .....

    “慢着...你不是妖么?”

    ......

    眼前的一切破碎,李梦生又回到了白茫茫的空间。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从“桀桀桀”中恢复过来。

    “原来你叫莹儿,你也不是为了钱而不要尊严的妖....我也懂你想成为大妖的执念...”

    行路难,不在水,不在山,只在人情反覆间。

    亲情之乐,家破之伤,离别之悲,蹂躏之苦,复仇之渴...

    这些虽然没有带给他**的痛苦,但对精神的污染其实更为可怕。

    “或许,巫蛊师面对的就是这种污染...”

    李梦生暗自庆幸,若是抓住的第一个光团是这个,那么他可能摆脱不了精神污染了。

    随即,又一股信息霸道地射入他的脑海之中,

    :我不动手,就没人知道我是大佬。

    #苟道必备,#装逼利器,#扮猪吃虎

    “.....”

    李梦生有亿点无奈,他不明白,每当脑袋收到信息后,为何会情不自禁地罗列成这样。

    不过,倒挺简单易懂的。

    “这个技能来得很是及时,我都怀疑是按剧本来的。”

    正当他沾沾自喜,便想到一个严重的问题:

    他没有气,也无法纳气,实力不得寸进。

    “妖有妖气,魔有魔气……

    我有什么气?傻里傻气?唉声叹气?还是香港脚气………”

    啊啊啊!

    ......

    秋香嘴上很抗拒,身体却很诚实,一大早便张罗着弄早餐。

    王府总管的职权很大的:财务统计,出纳,采购,存储,人员的考察,聘用与裁撤等。

    不过现在镇北王府就三人,她什么都得亲历亲为,她也乐在其中。

    “公子,何故如此,耷拉着脸。”六老私下喜欢叫李梦生为公子,言语也比较随意。

    李梦生睡眼惺忪,郁闷道:“若你眼前有一座金山,但你却没有趁手的工具开采,你作何感受?”

    “无需工具,老夫一掌就可推平!”

    李梦生更郁闷了,“若你眼前有娇人,你却无法怜爱呢?”

    六老看了一眼端着早食呆立的秋香,又看了看李梦生,附耳道:“公子咱们补一补,兴许还有救.....”

    李梦生:“......”

    莫说知道了秋香的过往,单说如今她已是府上管家,他就不会对秋香产生非分之想。

    何况,公车私用,天打雷劈。

    说着无意听者有心,秋香踌躇道:“公子....”

    李梦生连忙打断,“好好做好分内之事,其他的无需多想。”

    秋香:“那公子救我...”

    “想救就救咯,救你很难吗?”

    他解释不清,所幸把话说死。

    秋香明显松了一口气,王府里豢养的金丝雀比之青楼女子,也好不了哪里去。

    每有哪只妖愿意出卖**,取悦别人。

    紧接着,李梦生把歪掉的话题扯了回来,“妖,是如何修炼的?妖气又是怎么回事儿?”

    人族修炼之气,他无法纳入。

    那他只得剑走偏锋,毕竟妖族神通自己都掌握了。

    “妖修神通,它是血脉里的东西。当第一次感受到它的存在,那么就入阶了。

    妖有不同,神通亦有不同,修炼的上限也不同。”说到此处,秋香脸色黯淡,“我族还未有过大妖出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带九胞胎回归莫晓〕〔不死夜帝〕〔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