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道龙神〕〔偷偷养只小金乌〕〔夜的命名术〕〔重回1990〕〔重返1989〕〔重返1988〕〔陆峰江晓燕〕〔恶鬼当道〕〔诸葛重生,熬死司〕〔俗主〕〔我真的长生不老〕〔我的师父什么都懂〕〔老婆是花瓶,得宠〕〔大明皇长孙〕〔大明皇长孙:朱元〕〔神级插班生〕〔海兰萨领主〕〔重生后我嫁了未婚〕〔万界淘宝店〕〔大唐之神级败家子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喰气 第39章:入圣院
    喰气极反之梦第39章:入圣院京城囊括很广。

    三大圣院相互毗邻,合抱一团,坐落于京城东边。

    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

    高低起伏、青砖黛瓦,五步一楼,十步一阁。

    廊腰缦回、流水潺潺,交相辉映。

    榭水楼台,各抱地势,钩心斗角。

    其内美景直叫人眼花缭乱,赏不完,完全赏不完呐。

    接近此地界,京城的喧嚣与繁华戛然而止。

    李梦生乘玉撵到达此处,便感受到了这份宁静。

    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偶尔顶着青色光团从他面前晃过的儒生。

    “瓜农要大丰收了!”

    几首传承佳作,虽然没有收到最大的一波浩然之气,

    但只要有人因它们而获得浩然之气,那么他及时采摘,其量也是很可观的。

    讲究细水长流嘛!

    如今他来到圣院,没事儿走两步,就能摘到不少!

    在莹儿幽怨的眼神之中,李梦生向着白鹿圣院走去。

    “公子,你要常回来哟~”

    李梦生头也不回,逗趣道:“少在房间里养耗子哈。”

    莹儿羞愤地跺了跺脚,波涛汹涌的模样倒是惹了不少路过书生的眼球。

    “非礼勿视!”

    冷轻歌后脑勺又双叒被打了。

    “你没看,怎么知道我看的是什么?

    既然你都看了,为何我不能看?”

    他强烈地谴责女兄这种侵犯别人欣赏美的权利。

    但谴责无用,又得了一巴掌。

    “吾女兄,擅忌也。”

    面对女兄动手动脚的行为,他不甘的嘀咕了一句,聊表心中怨气。

    “你别以为我没听见!”

    冷轻歌干笑两声,立马转移话题:

    “姐,你为了我追大哥也没必要牺牲这么大吧!”

    “哼,你懂什么,这叫为爱奋不顾身!”

    冷轻舞轻轻地拨开碎发,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你也跑不掉,乖乖参加圣院考核!

    要是让我发现你连名额都拿不到……”

    她晃了晃举起的粉拳,冷哼一声,其意不言而喻。

    “啊——”

    冷轻歌长长的哀嚎一声,生无可恋!

    他仿佛看见青楼里的娇娥离他越来越远……

    ………

    李梦生踏入白鹿圣院,又是一番光景。

    还来不及仔仔细细数有多少可爱的瓜蛋子,背后就有人叫住了他。

    “世子气色好了不少,恢复得不错。”

    扭头只见一位身穿夫子服的,面容成熟的药师,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端庄、高挑。

    身材丰腴而不显轻浮,普普通通、通体青色的服饰却被她穿出了贵气。

    “您是”

    “叫我梦药师便可,你的伤便是我治疗的。”

    李梦生听到梦姓有几分惊奇,但也没多想,连忙作揖答谢。

    “客气就见外了,今日便由我领你们熟悉熟悉三院。”

    梦药师又补充了一句,解了李梦生心中:

    “夫子是读书人的夫子,并非哪一所圣院的夫子。

    所以由我来带领你们并不奇怪,其实三院所有夫子的居所也是聚在一块儿的。

    求知并不是闭门造车,正如此次改革,也需集思广益。”

    不远处,冷轻歌凑到女兄耳边道:

    “姐,一会儿不见,你看他又勾搭上别人了!

    他喜好大的呀,你没机会。”

    他改变策略了,不能让女兄深陷大哥这个泥塘。

    原因无他:女兄爱而不得,气愤离开圣院。

    他也就能逃出樊笼,重拾踏遍京城青楼的梦想。

    冷轻舞白了一眼,快步接近。

    李梦生正疑惑“你们”是指谁,就看见冷家兄妹踏步而来。

    “喏,人齐了。”

    “梦药师,又见面了。这是愚弟,冷轻歌。”

    冷轻舞一本正经的介绍到,不过她的目光始终落在李梦生惊愕的脸上,略显得意。

    梦药师看见这一幕掩嘴轻笑,直言道:“年轻真好!”

    “梦药师,不是你想的哪样!”

    ………

    “今日就了解到这里,最后便是领居所了。”

    梦药师领着几人熟悉了路线和譬如机关院、药堂、演兵场等重要地方的方位。

    “当然,还有一月三旬的例行讲座等事宜你们皆可在手册中了解到。”

    说话间众人便到了一处浩气氤氲,犹如桃花源的人间仙境。

    其上坐落在或大或小,或三三两两聚一窝,或独栋临崖的屋舍。

    这便是聚贤山庄。

    李梦生的居所却在山庄偏远的临崖位置,三间竹屋。

    梦药师微微蹙眉,这竹屋简陋无比,又临渊临崖,以是三所圣院的边缘。

    “韩夫子能为他调换个地方吗?”

    一旁站着一位精瘦男子,摇头道:“居所分配本就是随机而为,若能随意调换,那置规矩为何地?”

    “他身无浩然之气,如今天气转凉,天寒地冻的他又如何能专心治学?”

    冷轻舞直言不讳,语气极其不善。

    竹屋就这么独独一栋,自己还怎么接近他。

    “呵呵,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连夫子都不遵守规则,又如何教导学生?”

    韩夫子说得滴水不漏,说完似乎还不过瘾,又以长者的身份劝诫道:

    “竹屋虽简陋,但胜在宁静。李夫子资质尚浅,正好能静下心来学习。”

    冷轻舞反而最先有了火气,质问道:

    “他笔落六次,皆成传承。他资质尚浅?那你能拿出什么!”

    “你…等初入圣院,就如此目无尊长,若让你等教导学子,那不是误人子弟,不全教出无法无天的家伙!”

    李梦生其实很满意这个居所,不过对方的作为似乎有点激进了。

    面对韩夫子倚老卖老的行为,他平静说道:

    “其实,我很喜欢这里。”

    韩夫子以为他服软了,轻哼了一声。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李梦生云淡风轻间,抽出腰间佩剑。

    此剑檀柄嵌珠,剑身修长,线条流畅。

    似龙鱼欢脱在河水一般,故名龙鱼剑。

    此刻李梦生的内心就犹如自由自在的龙鱼,畅快无比。

    他以剑代笔,以地为纸。

    一笔落下,笔迹如龙飞凤舞,尽显放荡不羁。

    在场几人只觉此刻李梦生神采飞扬,如一个逍遥客。

    相由心生,此刻李梦生的心思早已越过高墙,如归林野鸟,自由得紧。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几人不仅被他的狂草字体惊艳到,而且不觉地跟随他的书写呢喃细语。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冷轻舞也收敛了气焰,平静了下来。

    哼~不愧是我相中的夫君。

    一旁的韩夫子脸色越发的阴沉。

    李梦生提剑未动,看向韩夫子,问:

    “何陋之有?”

    韩夫子以竹屋讽李梦生简陋浅薄,却不料被狠狠打脸。

    竹屋不陋,人更不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穿成渣A后我的O怀〕〔十分红处〕〔攻他又又装穷了[重〕〔冬天请与我恋爱〕〔银河坠落〕〔被将军掳走之后〕〔玄门透视神医〕〔不死夜帝〕〔带九胞胎回归莫晓〕〔宋襄严厉寒全文免〕〔我的弟子全是大帝〕〔重生:回到老婆女〕〔重生后成了皇帝的〕〔穿成末世女炮灰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