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人一剑,我镇守〕〔义父!我来了〕〔师兄说得对〕〔天降神婿〕〔乡村桃运小神医〕〔我继承了五千年的〕〔超凡血统整合体〕〔将军好凶猛〕〔海兰萨领主〕〔不灭武尊〕〔神隐山海经〕〔仙道方程式〕〔长生仙游〕〔超级直播间管理员〕〔神级插班生〕〔大明:我重生成了〕〔陆少的隐婚罪妻〕〔陆少的隐婚罪妻〕〔末世重生:魔方空〕〔我是剑仙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神医拽妃她每天都想绿了王爷 第二十一章 讨债
    沈长离洗洗睡了,清秀园那边却怎么睡不着。

    沈夫人如坐针毡,怒道r>

    “那死丫头也不知走了什么运,不仅有战神王爷保护,还得了宋太傅青眼!”

    沈玉兰因失去玉灵珠一事耿耿于怀,整个人都憔悴了两圈。

    “娘,我们不能如此坐以待毙了,我们必须让她付出代价来!”

    提起沈长离,沈玉兰满眼都是恨意。

    “大姐说的轻巧,如今她地位不同,又有摄政王罩着,我们如何动得了她?”沈玉柔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说。

    “你动不了是因为你蠢!”沈玉兰没好气的看着沈玉柔。

    “你聪明,可你不也把玉灵珠输给了她?有什么可得意的!”

    “住口!”沈夫人一拍桌子,打断了两姐妹的斗嘴,

    “为娘说过多少次,姐妹之间须同舟共济,为了一个贱人你们却在这里内斗,有什么用?!”

    姐妹二人不敢再说话。

    “如今整个京城都流传我占了她那个贱人娘的嫁妆,你们父亲听了这风言风语也开始怪我,为今之计,我们娘仨要先稳住自己的地位。”

    沈夫人叹了口气。

    “流言止于智者,”沈玉兰双眸明亮,心生一计,

    “平息一个流言的最好办法,就是用另一个流言祸水东引。”

    沈夫人瞥向沈玉兰,“兰儿有何好办法?”

    “长得丑且水性杨花的女人,母亲以为,该当如何?”

    “那必定是浸猪笼沉塘!”沈玉柔接话道。

    沈玉兰虽然很不想搭理这个没有脑子的妹妹,但不可否认的说,沈玉柔这句话说的没错。

    “与人私通一个罪名传出去,就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砍,更别说摄政王会保她了。”

    “兰儿聪慧,看来从即日起,我们需要仔细盯着芷萱院了。”

    …

    沈长离一觉睡到天亮,推开门就发现守羽在院子里种花拔草,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

    “小羽毛,以后谁娶了你,谁享福啊。”

    守羽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小姐说什么呢!”

    沈长离笑了起来,一片衣角陡然闯入她的视线,而后很快消失不见,虽然只有一刹那,但还是引起了沈长离的注意。

    红裳?

    她来做什么?

    “小羽毛,这两天家里可有什么不对劲之处?”

    守羽抿唇想了想,摇头道r>

    “没有啊,今日去厨房取饭菜,大娘还多给了奴婢一只鸡,说是夫人给小姐补身体的。”

    多给了一只鸡?

    她与沈夫人向来不对付,加上这两天关于沈夫人的流言沸沸扬扬,她怎么可能给她鸡?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沈长离检查了一下鸡肉,没毒?事情有些蹊跷了起来。

    “小姐,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不过从今天开始,厨房那边给我们什么,必须经过我严加筛查再吃。”

    “是。”

    匆匆吃完饭,沈长离就准备出门去见寒君袂。

    昨日没得到结果的事,今日再去。

    因着在白天,沈长离便走的大门。

    “哟,三妹妹这是往哪里去?”

    身后传来沈玉柔阴阳怪气的声音。

    沈玉柔脸上的痂已经脱落,除了淡淡的伤痕,已经不影响什么了。

    “我去做什么,与你何干?”

    沈玉柔气得不轻,“一个未出阁的女儿家,成天往外跑,像什么话?”

    “我不像话惯了,你管得着么?”

    沈长离抛下这句话,就往外走,独留沈玉柔在原地捶胸顿足。

    马车缓缓,很快到了摄政王府。

    昨日翻墙而入与今日在飞翼的引领下从正门进,心态全然不同。

    她惊讶的发现,这摄政王府甚是奢侈。

    这一路走来,亭台楼阁,水榭院落,设计精巧。

    再说汉白玉地砖,波斯地毯,紫檀雕花门,轻纱垂幔不计其数。

    单挑一样出来,那都价值千金,怪不得寒君袂那么大手笔,肯花千金兑换玉灵珠。

    “三小姐请稍后,属下进去通禀一声。”

    飞翼进门片刻,一名步履缓缓,身姿翩翩的白衣郎君与她擦身而过。

    沈长离从他身上嗅到了淡淡的药香味,这是个大夫?

    她微微侧头,与鹤神医点头示意。

    进入内殿。

    “见到本王不行礼?”

    塌上传来寒君袂冷冽的声音。

    沈长离抬眸望去,就见寒君袂一身玄色长袍,撑首侧卧于塌上,双眸紧闭,三千青丝随意披散,刀削般的面容透着几分苍白,整个人如谪仙一般不食人间烟火。

    看来寒君袂已经变回了那冷峻的性子。

    沈长离本以为自己再次见到寒君袂,会有些紧张或是不好意思,但眼下看来并没有,甚至还有点想笑。

    谁会想到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摄政王,背地里是个叫姐姐的小萝莉呢?

    “讨债的见到欠债的,还用行礼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主角只想谈恋爱〕〔错把反派仙尊当成〕〔带九胞胎回归莫晓〕〔玄门透视神医〕〔四合院:开局满级〕〔凡人修仙传之飞羽〕〔陈医生,别怂!〕〔当我绑定美强惨系〕〔忤逆本能〕〔斗破:退婚后我被〕〔当无cp男主动了心〕〔全民修炼:我的身〕〔和前任上恋爱综艺〕〔男主的病弱白月光〕〔似风吻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