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偶像谈恋爱〕〔攻约梁山〕〔天外来客之苏满〕〔唐门贵女〕〔从白蛇开始崛起〕〔牧少追妻36计:媳〕〔农门女猎户种田发〕〔天价影后:宫先生〕〔反穿女王爷,霸总〕〔福妻临门:农女巧〕〔国民校草你很甜〕〔长安多妖记〕〔福妻高照〕〔兵王弃少〕〔亿万宗物母〕〔将军有礼:赖上甜〕〔重生末世之捡个尸〕〔暖婚100分:娇妻请〕〔世子爷要娶的盛世〕〔国公府的庶女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三十四章 郭猎户疼新媳妇
    李氏第二天一大早收拾细软回了娘家躲懒去了,周氏和林老头又是一阵闹腾。

    林老头当然不可能自己去干家务活儿,所有的活儿就落到了周氏头上。

    她拖着打着木板的老腰,又是做饭又是割草,一天下来累的老命都去了半条,回到屋里感觉大半辈子都没这几天这么难过,哭的肝肠寸断,对二房一家人恨到了极点。

    是的,她从来没有想过刘氏到底为什么会坚持要分家,她只知道就是因为二房分了家她才落到这步田地。

    要是林小婉知道周氏的想法,怕都想给她几巴掌醒醒脑。

    且不说周氏一家怎么闹腾,林小婉最近是过得美滋滋的。

    房子渐渐有了雏形,地基已经打好,就等这几天规划好就能开始动工了。

    刘氏天天变着法儿的给她做好吃的,原本有些蜡黄的脸蛋儿现在都莹润起来。

    后背和后脑勺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这天,郭承翎打算去县里把这几天打的猎物卖了,林振脱不开身,刘氏便托他把做好的绣活一并带过去,林小婉非要跟着去。

    一来她来这这么长时间都没出去转过,二来也是想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商机。毕竟吃软饭可不是她的性格。

    磨了好一会儿,郭承翎才无奈的答应她。

    林小婉高兴的去收拾东西了,林振拉着女婿再次叮嘱道:

    “去了凤翔楼,你就说找一个姓黄的伙计,他知道我大哥在哪儿,以前每次去,你大伯父都让我找他。你可别忘了啊,是姓黄的伙计。个子不高,胖胖的。”

    郭承翎耐心的听着,没有丝毫不耐烦。

    “哎呀,爹。你都说了好几遍了,我听都听烦了,记住了记住了。您快去吧,放心,我们俩肯定把事儿给你办的妥妥的!”

    林振被女儿打趣,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了看女婿依旧一脸认真倾听的样子,对他又满意了几分。

    “好好好,爹不说了,那你们去吧,路上小心啊,承翎好好照顾着点婉婉。”

    郭承翎应下,林小婉连忙拉着他出了门,在这么墨迹要到什么时候了。

    杏花村离县里不算远,走着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当然这是以郭承翎的脚程,走一路不带歇气儿那种。

    这次带了林小婉,他们便坐了村里武大叔的牛车,武叔每天都要往县里跑一趟,干的就是拉人的活计。不过郭承翎从来没坐过就是了。

    看见他们小两口,武叔乐的一口白牙。

    “哎呦,郭猎户这是要带着媳妇去县里啊。”

    林小婉温婉一笑,“是啊,还劳您老载我们一程了。”

    郭承翎在后面点点头,“麻烦武叔了。”

    武叔连连摆手,“不麻烦不麻烦,这么多年你这还是第一次坐我的车呢。”

    人来的差不多了,武叔便赶着牛车动起来。

    乡间的多是土路,坎坷不平的,再加上车板硬邦邦的,颠簸的林小婉屁股疼。她不自在的动了动臀部,深切的怀念起现在的柏油大马路来。

    郭承翎看出她的不适应,路过一堆稻草堆的时候,叫武叔停住,林小婉不明所以得看着他。

    郭承翎下了车,从背篓里翻出来几件用来垫篓子的旧衣服,又从路边的稻草堆里抽出一股,垫在衣服上面,这才让林小婉坐下。

    车上的其他人都哄笑起来,打趣道:“郭猎户这是疼新媳妇呢。”

    林小婉羞的脸都红了,心里甜滋滋的。郭承翎大大方方的任他们打量。

    车子又继续行走起来,林小婉坐在软软的垫子上,舒服多了,对郭承翎的细心感动了一路,半个时辰后,车子到了县里的一条街上,众人都下了车,武叔跟他们说好回去的时间,林小婉她们便去了集市。

    到了集市,两人又产生了分歧。

    郭承翎想让妻子跟他一起卖完猎物,他再陪她去凤翔楼卖绣品。

    林小婉当让不愿意,她有自己的打算,郭承翎跟着她不方便。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郭承翎最终拗不过妻子,只得先把她送到凤翔楼那条街。

    “你就在这里不要乱跑,我卖完东西很快就回来。”

    郭承翎不放心的叮嘱小妻子,林小婉恨不得让他慢点,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连声应是。

    “嗯嗯嗯,我知道了,我保证不乱跑,等你过来找我。”

    好容易把人打发走,林小婉带着装着绣品的竹篮子,开始逛古代的街。

    这条街上卖的东西大多是和女人有关的,有脂粉铺子,饰品铺子,成衣铺还有像凤翔楼这样大的,什么都有的“百货”铺子。

    林小婉抬脚进了一家看起来就挺高大上的铺子,店名叫——花溪阁。

    店里很干净,见来了客人,店小二迎上来:

    “欢迎光临小店,您看需要点什么?我可以给您做个推荐。”

    态度不卑不亢,热情拿捏的刚刚好。

    林小婉看了看店里颇具格调的装潢,再看看店小二,心里给这家店的老板点了个赞,看来这跑堂伙计是受过训练的。

    她冲店小二微微一笑,说明自己的来意。

    “我不是来买东西的,我这儿有些绣好的帕子,如果贵店恰巧需要价钱合适的话,我想跟掌柜的谈一笔生意。”

    林小婉没把话说死,毕竟等会她还要去凤翔楼看一看,看看他爹嘴里的大伯父是不是真的跟林家的其他人不一样。

    “好嘞,那您稍等,我去给我们掌柜的传个信儿。”

    小二哥笑容不变,招呼林小婉到隔间坐着等,这才去请掌柜的。

    林小婉想起刚刚自己看见的成衣和布匹,上面的花纹和绣花,都大致相同,心里若有所思。

    掌柜的很快便来了。

    花溪阁的掌柜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儒雅男人,姓佟。穿着一袭深蓝色的长袍,蓄着胡子,看起来精瘦又干练,眼睛黑白分明,虽小却不失精明,脸上带着笑意,看起来和善极了。

    林小婉却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能把生意做这么大,又怎么可能是看起来的这样和善。

    双方寒暄过后,直接切入正题。

    “听伙计说,郭夫人是来卖绣品的,可否拿来一看。”

    佟掌柜缕着胡子笑眯眯的看着林小婉道。

    林小婉回以一笑,从篮子里取出包好的绣品递过去。

    “正是,还请佟掌柜给估个价。”

    佟掌柜接过去,翻来覆去看了又看,然后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林小婉见状,以为他是不满意,问道:“佟掌柜觉得这绣帕绣工如何?”

    佟掌柜思索了下,这才抬头问她:“敢问这帕子是何人所绣?”

    “此乃家母所绣,我只是代她前来询问。”

    “不瞒这位夫人,令堂的绣工精湛,可比专业绣娘了。就是绣的花样略为简单,若是花样更好一些,价格会更高。”

    “这样的绣帕,我出一百二十文,夫人有多少我都要了。”

    佟掌柜难掩满意之色,在这种小地方,这样好的绣工并不多见,跟他在京城里看到的绣工也可一较高下了。

    他看向林小婉,笑容真切了许多。

    林小婉来之前做过功课,这个朝代,一两银子便是一千文,也就是一千铜板一贯钱。但她不知道这里物价多少,佟掌柜给的价到底公不公道她也没底。

    但知道刘氏的绣工还是被认可的,她放了不少心。想了想,她笑着回道:“谢谢掌柜的抬爱,不过货比三家,我想再转转,如果您给的价格公道。我待会先考虑您家,您看成吗?”

    佟掌柜自然不能说不好,虽然有些可惜不能现在就收入囊中,却也大度的说,“夫人尽管去,这条街上,我敢说没人比我老佟开的价更高了。如果有,他们开多少价,夫人您过来我高出十文来收。”

    他虽自信自己给的价足够公道,但也怕遇到一样识货的人,因此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林小婉只笑而不语。

    从花溪阁出来,林小婉去了另外一个小店,从货架上拿起一个跟她娘绣工看起来差不多的帕子问道:

    “这个怎么卖?”

    店小二见她虽衣着破旧,态度便有些敷衍。

    “夫人真是好眼光,这个帕子是我们这卖的最好的,两百六十文一条,买四条送一条。”

    林小婉汗颜,原来这种促销活动古代就已经有了。

    她并不在意店小二的态度,只要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就好了,不过这店小二跟刚刚花溪阁的比起来确实差远了。

    问过价,她心里有了底,放下帕子便出了门。

    身后店小二翻了个白眼,心里啐道:穷酸鬼!一看就不像是能用得起这么好帕子的人,装什么大尾巴狼呢!

    林小婉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不然肯定骂他狗眼看人低。

    又在其他几家问了问价,一家开出一百文,一家给一百一十文,态度还极其恶劣,一副她求着他们的样子。

    从最后一家出来,林小婉想起刚刚那个油腻的掌柜心里就一阵犯恶心,什么东西!她就是卖给谁都不卖给这个死肥猪,竟然还敢调戏她!我呸!

    收拾好心情,林小婉往凤翔楼走去,她要去会一会她爹口里好得不得了的大伯父,看看他是不是真的面慈心善跟林家那些吸血鬼不一样,还是就是个披着羊皮的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