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与偶像谈恋爱〕〔攻约梁山〕〔天外来客之苏满〕〔唐门贵女〕〔从白蛇开始崛起〕〔牧少追妻36计:媳〕〔农门女猎户种田发〕〔天价影后:宫先生〕〔反穿女王爷,霸总〕〔福妻临门:农女巧〕〔国民校草你很甜〕〔长安多妖记〕〔福妻高照〕〔兵王弃少〕〔亿万宗物母〕〔将军有礼:赖上甜〕〔重生末世之捡个尸〕〔暖婚100分:娇妻请〕〔世子爷要娶的盛世〕〔国公府的庶女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农家娇宠:猎户相公,来种田 第九十六章 气愤的钱氏
    这个人就像是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时不时地跳出来恶心你一下,特别是她爹还是这个软弱的性格。

    说到她爹林振,林小婉就一阵头疼。

    说他愚孝,他也不算全愚孝,逼的急了也知道动一动。

    但他也是真的软弱,周氏才敢一次又一次的试探他的底线。

    这样不行。

    林小婉摇摇头,林振这样软弱的性格如果不改变,她们家永远好不起来。

    周氏和大伯一家绝对会像吸血的蚂蟥一样牢牢扒在林振身上,直到榨干净她们最后一滴血。

    林小婉看着前面和郭承翎说话的爹爹,感到一阵发愁。

    该怎么才能让林振自己立起来呢?

    因为早上磨蹭的太久,路上一行人紧赶慢赶,总算在太阳落山之前赶回了杏花村。

    她们进村的时间,恰好也是农户汉子们辛苦劳累了一天,扛着锄头准备回家休息吃晚饭的点。

    一路上遇到了很多乡亲,都笑呵呵地跟她们打招呼。

    “回来了啊秀容。”

    “振哥回来了?”

    ……

    刘氏和林振都笑容满面的跟大家热情寒暄。

    林小婉还在人群里看到了顾子游的亲娘,钱氏。

    她似乎也是刚从地里回来,胳膊上还挎着篮子,似是感觉到了林小婉的视线,她抬眼望过来。

    林小婉看着钱氏的目光立马凶狠起来,眼中的恨意毫不掩饰,对着她狠狠地翻了个白眼,往地上啐了口唾沫,无声地骂了声“小贱人”。

    林小婉笑了笑,毫不在意的移开眼睛。

    她都懒得跟钱氏打这种嘴皮子官司,只要不跑到她面前大呼小叫急赤白脸的嚷嚷,林小婉并不在意钱氏在背地里怎么骂她。

    钱氏也只能这么骂她解解气了,不是吗。她要是跟她计较了,才是着了她的道。

    果然,钱氏见林小婉无视她,心里更气的跳脚。

    她恨不得把车上悠悠闲闲的女人拉下来抓住她头发狠狠地踩她两脚才好,但郭承翎正坐在车头。

    男人并不露出太多笑容,但有人跟他打招呼,他也不吝啬回馈以善意。

    钱氏想起上次差点被扫帚拍到脸的恐惧,瞳孔缩紧。

    她站在那里看了半刻钟,最终咬咬牙扭头挎着篮子回家去了。

    钱氏推开家门,喊了两声儿子都不见人应。

    她皱着眉头把篮子放到厨房,抬脚去了书房。

    果不其然,顾子游正酣睡得香甜。

    桌子上一片狼藉,笔墨被打翻一地,酒壶酒杯都倾倒着,显然是已经空了,屋子里酒气熏天。

    钱氏看看儿子,又想起刚刚看到的林小婉一行人,只觉得怒从心起。

    她怒气冲冲的走出房门去水缸里舀了一瓢水,冲进门就泼在顾子游脸上。

    顾子游被泼的一激灵,迷迷糊糊的半睁着眼仰头去寻人,“谁……谁泼我……下……下雨了?”

    钱氏看见他这幅样子就来气,上前揪着他耳朵给人揪起来就骂。

    “下你奶奶个腿儿,睁开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是谁!顾子游你能耐了是不是,你看看你现在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儿,跟你那死鬼爹一个臭德行,灰堆里烧山药——都是些混蛋!拔了塞子也不淌水——死心眼的猪脑子!林小婉那个小贱人有什么好的?迷的你魂都没了,一天天在家里人不人鬼不鬼的,不就是一个女人,还是个已经嫁了人的破鞋!老娘怎么生出你这么个不省心的败家子?”

    顾子游捂着耳朵直喊疼,还能顾着反驳亲娘,“娘,你别这么说婉婉,我不准你这么说——啊……疼!”

    钱氏本来都松手了,一听这话更来气了,破口大骂。

    “我怎么说了?我说她说错了?她林小婉就是个破鞋!小贱人!淫妇!都嫁了人还不老实,一天天的勾引我儿子!我还骂不得了?我呸!你是阎王挖了眼的瞎鬼,我可不是!老娘就要骂她个不守妇道的小贱人,小贱妇!迷的我儿一天不知上进,书也不读,就知道日夜买醉!你不如杀了我算了,哎呦,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你爹死的早,我含辛茹苦把你拉扯大,就盼着你能争点气,考个功名回来,也算我对得起老顾家的列祖列宗。”

    “但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子?天天醉的跟条狗一样,神志不清,别说读书了,我看现在就是有人把你拖着卖了你都不知道!你对得起你爹,对得起我吗?”

    钱氏说着说着悲从中来,坐在地上抹眼泪。

    她是真的气,既气林小婉勾引自己儿子,又气顾子游不争气,天天借酒浇愁。

    顾子游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了,她看着哭的伤心的钱氏,心里升起一股愧疚来。

    “娘……你……你别哭了……”

    钱氏拍开儿子要扶自己的手,“你还管我干啥?让我死了算了,我死了就没人管你了,爱怎么喝酒怎么喝酒。呜呜呜……孩儿他爹啊……我对不住你……啊……”

    顾子游最看不得钱氏这样,急得扑通一声跪下来。

    “娘,你别哭了,我以后不这样了。我知道错了,你快别哭了。”

    钱氏只一门心思的哭,理都不理他。

    顾子游没辙了,不停的怎么安慰都没用,钱氏似乎是真的伤了心,泪珠子跟不要钱一样往外流。

    顾子游急得团团小,它想了半天,终于想到一个安慰母亲的办法。

    “娘,儿子发誓,明年会试我一定给您考个举人回来。你快别哭了,儿子真的知道错了。”

    果不其然,钱氏这下精神了,也不哭了。她回过头来,瞪大了眼睛看着儿子,泪珠子都还挂在脸上,“真的?你不骗娘?”

    顾子游郑重其事地点点头,“真的。儿子说话算话,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钱氏还不满意,皱着眉头看着他,“那你还惦记着那个小贱人吗?”

    即便听母亲骂了多少遍,顾子游听见这几个字,还是会皱眉。

    “娘,你别这么说小婉,不怪她,是我的错。”

    钱氏咬牙,都这个时候了,这个没出息的还护着那个小贱人!

    她忍了又忍,才克制住想要发脾气的冲动,等着儿子的下文。

    “她已经嫁人了,是我去晚了。”

    顾子游黯然神伤,瘦如刀削的脸上满是颓唐。

    他想不通,明明以前他们那么要好,还约好了要结为夫妻的,结果婉婉扭头就嫁了人,还对他如此冷漠的态度。

    顾子游叹了口气,对母亲保证道:“我以后,不会再这么借酒浇愁了,你放心吧娘。”

    后半句话,顾子游没说出来。

    他要好好考功名,到时候婉婉自然明白跟着谁才是最有前途的!

    钱氏听到自己想听的话,这下高兴了,也不哭了,也不用人扶了。自己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喜笑颜开地对着儿子道:“娘就知道我儿子肯定不是那种糊涂蛋!乖乖,你出去洗把脸,娘把这屋里收拾一下就去给你做饭!你说想吃啥,娘给你做!”

    顾子游顺从的点点头,没说什么,出门洗脸去了。

    钱氏看着儿子的身影,不住满意的点着头。

    林小婉一家人回来了的消息很快也传到了周氏和林福的耳朵里。

    等了许久的周氏几乎是迫不及待的就要去找他们,忙里忙慌的在屋里翻找着什么。林福看了直皱眉,问她:“你又抽什么疯呢?”

    “我听说老.二一家回来了,等了这么老些天,我得赶紧过去啊。”周氏连忙回了一句。

    很快拎了个布兜往外走,却是被林福拦住了。

    林福皱着眉,在地上磕了磕烟枪,抬头看她。

    “去什么去?老二一家刚回啦你没听见?赶了一天路累的不行,你这会儿去干啥。等着,明天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第一序列〕〔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烂柯棋缘〕〔小阁老〕〔超神机械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绝对一番〕〔从火影开始掌控时〕〔伏天氏〕〔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