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才奶爸〕〔赘婿无双〕〔山水密码〕〔修罗神帝〕〔八零炮灰大翻身〕〔都市无敌战狂〕〔岚颜知己〕〔无敌炼药师〕〔至尊狂兵〕〔回到北宋当明君〕〔都市颜值系统〕〔双生〕〔巅峰狂少〕〔大数据修仙〕〔悍妻当家有福田〕〔进击的赘婿〕〔王爷戏太多了〕〔主播小傲娇〕〔我家大神竟然是个〕〔人王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神通鉴 第601章 小楼闲谈
    灰雾里有一座小楼,楼外墙角列着一排圆肚黑坛,莫名有点诡异,阴惨惨的。

    “湛长风?”

    她还没走近,身后的小楼上先传来一声冷漠的叫唤。

    回过头去,就见高瘦又颓唐的机关师站在二楼的窗口,神色有一瞬复杂。

    “呵,小宝贝儿告诉我有客人来了,我还当是谁呢。”灰雾里的小楼开了门,窈窕妖媚的女子倚着廊柱,笑偏冷,很是薄凉。

    很好,都出来了,不用她一个个去找了,湛长风睨了两人一眼,“多年不见,二位怎也染上了阴阳怪气的习性。”

    五木一副死鱼眼,嫌弃道,“这人你领走,我带不动。”

    “谁要你带了,关键时候哪次不是我救你!”巫非鱼朝着湛长风冷哼,“还有你,别什么人都往我身边放。”

    “你什么人,我什么人。”五木撇嘴,“你有本事告诉她,你在这里被困了五年!”

    “你不也一样。”

    “毛病!”五木直接甩上了窗。

    巫非鱼没心没肺挑着笑,目光移到湛长风身上,笑一收,幽幽道,“你果然命大。”

    湛长风平静道,“五年?”

    她不接话了,撇了句“瞎说”,转身进屋。

    这门却是没关。

    湛长风和巫非鱼显然不是会寒暄的人,更不会互谈各自的经历。

    湛长风进门坐下后,直接说道:“第二帝君已经出来了,不知他会有什么动作,对曾经的旧部又是什么态度,你有遇到异常吗?”

    “没出来前就有人动作了。”巫非鱼倒了一杯茶,屈指推向湛长风,笑得别有深意,“你敢喝吗?”

    杯中茶汤清亮醇厚,是上好的灵茶。

    湛长风拿起茶杯,刚要饮,就被巫非鱼截走了。

    “别碰巫给的东西,就算这东西本身没问题,是巫给的,就有了问题。”她看傻子似的看着湛长风,自嘲,“你是信得过我,还是信你自己。”

    “是你不信你自己。”湛长风从她手中拿过杯子,呷了一口,“巫者,上下是天地,一竖通鬼神,众人两边坐,平而唯一,相互扶持,是为巫。”

    “……”巫非鱼险些给她一个白眼,“说人话。”

    湛长风无语,“你在荒界那么久,就不去万卷楼转转吗?”

    赶在逐客前,湛长风解释道,“巫,也是巫灵,乃太古时一部一族之首,解除一切灾厄痛苦迷惑,通达天地,为万族开辟生存之地,让羸弱的万族得以在艰难的环境中生存。巫是大智者,你既然自称巫,何必妄自菲薄。”

    “我的巫不是你的巫。”巫非鱼语气幽冷,“我的巫杀人不眨眼,可不管什么道义。”

    湛长风觉她又受了什么刺激,一直在否定自己,甚至希望从她这里得到她确实不是好人的回答。

    简而言之就是让自己对她失望。

    湛长风这时也不想讲什么道理,摩挲着茶杯道,“巫术一道,脱胎于早期的巫灵,能沟通天地行祈福治疗之事,也能降下灾祸,你想用它来做什么,是你的事,而我,需要你,你若愿意留在我身边,你的行动便都算是我指使的,对错全由我承担,你只管做你自己,考虑一下吗?”

    巫非鱼不喜不怒,淡淡道,“你也是别有目的的。”

    湛长风坦然承认,“我喜欢所有具备生存能力的生灵,拥有了生存能力才能做更多有意义的事,这也是我一开始就关注你的原因,你的生存能力让我惊叹。”

    一开始?

    巫非鱼哑然,一开始是指她在地下墓宫指使金蛇对付高天族,还是屠寨后一身是血地到江边码头追杀巫成?

    竟有人欣赏这样子的她。

    巫非鱼感觉湛长风的审美也挺诡异的。

    “生存能力是一回事,你不认为我下手太狠了吗?”她不在乎别人的目光,也不会问别人自己是太狠还是太毒,此时却自然问了出来,没有觉得不妥。

    湛长风沉吟道,“我不知道你杀人的原因,不好做评判,但我看出你问心无愧,这便足够了。”

    巫非鱼默然,良久才问,“你所说的有意义的事又是什么?”

    “有什么比求道有意义的吗?”湛长风说,“我要求至高之道,将行征伐之事,你觉得与我一路,对你的道有所帮助,你便可以考虑应下我。”

    “那你应该让我离你远点。”巫非鱼目光飘渺。

    她站起身来,“你离开时将五木带走吧,如果遇到高天族,小心点。”

    “你这是何意?”

    湛长风想到她开始那句“没出来前就有人动作了”,惊道,“谁出的手?做了什么?”

    巫非鱼沉默不语。

    “隐瞒是最大的不智,我不敢说我能解决一切问题,但我想我有比你更多的解决方法。”湛长风笃定道。

    “此事我自己也说不清。”巫非鱼摇头,“政道会前一年,一群身着斗篷的人袭杀凤凰沟高天族,我对高天族本就没什么感情,袭杀初始就死遁了。”

    “后听说高天族损失惨重,仅剩一百多人,也没放在心上。”

    “直到高天族的族长巫云翎用了什么手段突然找上已经易了容的我,一边要将我带回去,一边又暗示我快跑。”

    “我再次脱身后,躲进了点将台,打开了巫云翎暗中给我的留音虫,方知在斗篷人之后又来了另一批势力,他们在所有高天族识海里下了禁制,掌握了他们的生杀大权,且要我或者说我手里的巫蛊圣经。”

    “之后我一直在点将台躲到政道会开始,又从小黎界躲到小鱼界,从小鱼界到另外的界域。”

    湛长风思道,“所以你在荒界待那么久,也是在躲?”

    ……巫非鱼含糊道,“一半一半。”

    她当然不会说她在镜像世界的试炼全都失败了。

    这镜像世界简直有毛病,她做什么都是错。

    她隐约知道这和她每次都将所有人杀光了有关,即使是幻境,被欺负了难道就不能还回去?

    她从不觉得自己有错,但因此被困了五年,她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十恶不赦。

    今天大概是她最轻松的一天。

    “我听说高天族被带到了吴曲王朝,你既然要争霸,将来说不定会对上吴曲,所以才提醒你一下。”巫非鱼道,“我暂时不想离开,这里挺安静的,纷争也少,等我什么时候待够了再离去吧。”

    湛长风蹙眉,“可知道是什么禁制?”

    “不知。”

    “随你,你想待着就待着,不过对这方世界别掉以轻心。”如果高天族后面有一股势力在驱使,情况不明前,确实先别露面好。

    何况吴曲会收高天族,很大程度是为了巫蛊圣经和它的传承人,定也在找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豪门宠妻:刁蛮大〕〔绝对一番〕〔第一序列〕〔修真聊天群〕〔出道就是巅峰怎么〕〔学霸的黑科技系统〕〔这号有毒〕〔超神机械师〕〔剑来〕〔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伏天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