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史上最难开启系统〕〔使君〕〔龙婿大丈夫〕〔白锦无纹香烂漫〕〔临神传〕〔混沌灵源〕〔至武剑尊〕〔业莲传〕〔我是一株仙灵脾〕〔军王猎妻之魔眼小〕〔我真不是反派大佬〕〔诸天万界是这么来〕〔平凡不平凡的世界〕〔万古第一神〕〔血魔龙神〕〔奥术起源〕〔废墟变成了诞生之〕〔我有一座天道监狱〕〔明日之劫〕〔灵武修行界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极品贴身家丁 第八十三章 犯了众怒
    (({});

    林若山吓得脑门出了一身冷汗,缩头乌龟一般躲在燕七身后。

    堂堂林府大少爷,居然被戒尺吓成这个样子。

    虽然燕七明白林若说有些故意装可怜的意图,但他瑟瑟发抖的胳膊已经证实了,他的内心依然非常恐惧。

    “你给我滚过来。”

    胡言拿着戒尺,指着那两根长条凳子,凶神恶煞的瞪着林若山:“我数三个数,你若再不回来,我将重罚你五百戒尺。”

    “五百戒尺?”

    听闻此言,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这是要打死人的节奏啊。

    燕七朗声道:“胡言先生,你是读书人,应该腹有海量,但为何行事却如此鲁莽,居然挥舞戒尺,用起了恐吓手段,难道这跟戒尺才是你所谓的道理吗?”

    胡言一瞪眼睛:“林若山逃学饮酒,焉能不罚?古语有云:棍棒出孝子,严师出高徒,我打林若山越狠,说明我对林若山越负责。”

    燕七再一次强调:“大少爷刚才也说了,他喝酒是为了培养灵感作诗,而且,灵感已经有了,想必这首诗已经有了雏形,胡言先生就算要殴打大少爷,也不用急于一时啊。”

    胡言一阵冷笑:“什么寻找灵感?喝酒乃是恶习,酒气熏天,无可救药。林若山寻找灵感之说就是在撒谎。想骗我胡言?没有一点机会,我还要给他加上一条撒谎的罪名,加罚戒尺一百下,必须严惩。”

    “胡言先生,你真是不讲道理。”

    燕七一步踏入场中,直面胡言:“说来说去,你不过是个假公济私之辈。你自己不喜欢喝酒,进而讨厌别人喝酒,大少爷喝点小酒,在你眼中就成了十恶不赦的混蛋?我敢说,在场百分之九十九的才子学生都喝过酒,难道所有人都该死,都无药可救吗?”

    “你……”

    胡言宛如受了当头一棒,脑子一蒙,竟然一时间对答不上来。

    很多人都向胡言投来气愤的目光。

    燕七向王直白等人使了个眼色。

    王直白等人会意,立刻带头扇呼起来。

    “胡言先生,我看你真是在假公济私,大少爷不就是喝点小酒吗,至于让你这么愤恨?你要打大少爷五百戒尺?咋地,你还想把人打死啊?”

    孙声继续讨伐胡言:“胡言先生教了大少爷十几年,对大少爷就这么棍棒交加,可苦了大少爷了,人心都是肉长的,难道胡言先生竟然是铁石心肠,又或者,你根本就以羞辱大少爷为乐?”

    ……

    这都是燕七提前教好的台词,现在当众说出来,别有一番威力,立刻将众人的情绪引爆。

    众人七嘴八舌,有人鄙视胡言就会打人,不讲道理,有人心疼大少爷,还有人质疑胡言教书不得其法。

    就连高台上那些教习也对胡言颇有微词。

    胡言一时间有些惊慌,感觉貌似犯了众怒。

    他有些犹豫,现在应该及时收手了,可是,想到已经和四老爷定下了狠毒的计划,就决定硬着头皮干到底。

    今天,务必要把林若山给废了。

    胡言一声雷霆大喝:“住口,都给我住口,你们这是要造.反吗? 我,胡言,乃是大华举人,一身正直,学问如海,品德高尚,我严管林若山,乃是为了林若山的为了着想,更是为了圆了林老爷的遗愿。无论你们说什么,我今天必须严惩林若山。”

    燕七几乎有些‘绝望’的‘央求’胡言:“胡言先生,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大少爷吗?难道就不能给大少爷一点时间?说不定大少爷马上就会把好诗做出来。求你了,算我求你了好吗?”

    “求求先生了。

    (({});

    ”

    王直白、孙声带着四五十位才子,一起给胡言作揖。

    这一下弄得胡言有些进退不得。

    但是,胡言想到四老爷许下的重大好处,依然咬紧了牙关,立刻怒喝:“林若山犯了规矩,数罪并罚,不可饶恕,非重责无以管教,尔等小人何知?”

    燕七近乎于绝望,指着胡言的鼻子,大声痛斥:“想不到,一代文豪胡言先生如此不通情理,竟然要以逃学、饮酒、撒谎之莫须有的罪名重罚大少爷,胡言,你是有多么的霸道蛮横,多么的假公济私,多么的暴力变态?你是有多恨大少爷,竟然还要罚大少爷五百戒尺,你这是要把大少爷置于死地吗?”

    胡言满脸凶戾大笑:“是又如何?谁让林若山逃学、饮酒、撒谎?今日无论谁质疑我,看书ns. 我一概不听。我是林若山的师傅,师徒如父子,今天,我就是打死林若山,也没人敢说半个不字。”

    此言一出,现场嘘声一片。

    胡言已经成了霸道、凶戾、蛮不讲理的代名词。

    燕七向旁边一直摇头的副书官韩秦作揖:“韩书官,您是林家学堂的副书官,该对教授学生有一些见识,现在,胡言竟然要殴打大少爷,难道您就眼睁睁的看着大少爷受刑吗?您也是举人,读圣贤之书,见识不凡,道理在心,求您说句话,给大家一个公平道理。”

    韩秦早就看不下去,憋了满肚子气,但他不是林若山的师傅,没办法插嘴,现在燕七求他,刚好借机站出来说话。

    “胡言先生,我认为您对大少爷的管教过于苛刻,不分青红皂白殴打大少爷,这成何体统?就算您是大少爷的师傅,也不能如此恣意妄为。更何况,大少爷已经有了灵感,不如稍等片刻,说不定大少爷会做出一首妙诗……”

    不等韩秦说完,胡言霹雳一声断喝:“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你是副书官,我是书官,请记住你的身份,我可以教训你,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你若再开口,我将把你逐出学堂。”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

    韩秦气的脸色苍白,如此被胡言当众打脸,真真是个羞辱。

    韩秦是副书官,也有自己的势力,很多韩秦一系的教习们也对胡言非常不满,如果眼睛能杀人,胡言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燕七看在眼中,心里偷笑:好极了,胡言现在把所有人都得罪了,这就是所谓犯了众怒啊。

    现在,准备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诡秘之主〕〔快穿之我要开荒〕〔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万族之劫〕〔平平无奇大师兄〕〔剑来〕〔伏天氏〕〔第一序列〕〔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绝对一番〕〔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