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她有一间时空小屋〕〔龙神至尊〕〔逆修斩天〕〔矿区修仙指南〕〔最强剑仙奶爸〕〔长安多妖记〕〔我的老公来自漫画〕〔家有萌宝福妻嫁到〕〔泪之传说〕〔戏闹初唐〕〔你是银河赐给我的〕〔余生暖暖,我只喜〕〔皇后的品格〕〔顾太太又走桃花运〕〔豪门团宠:顾少情〕〔陌上故人来〕〔直播快穿之打脸成〕〔冷焰火〕〔重生嫡女不好惹〕〔九零炮灰彪悍逆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道修途 第十三章 南城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

    尹自清吐出一口鲜血半跪在地上,半空的沙球破碎,包裹着的沙蝎掉落下来,很多已经死去但也有一些依旧有着活力。

    血刀门的几人面色苍白,恶狠狠地盯着尹自清,拔出来腰间的佩刀。

    远处的那些沙蝎也躁动起来朝着这边爬来。

    一时间,两人再次陷入了危机。

    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尹自清心中暗骂,身体翻江倒海的感觉极为不适,双目也看不清眼前的景物,脑袋也昏昏沉沉。

    反噬再一次侵害他的身体,在这个关键的时刻。

    “呼!”一阵狂风突然自地面而起,卷起无数沙石和沙蝎形成巨大的龙卷风。

    原本上前的血刀男子也被阻隔在外面,不得进入,恶狠狠地咬着牙盯着眼前的龙卷风。

    “这本书你拿着。”一道疲倦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尹自清抬头看向一脸淡然的老道长。

    “包裹拿好,到城里别被人抢了。”李文序继续低声说道。

    “先躲过这劫吧。”尹自清轻笑。

    “记住,别惹事,到了城里便去清玄门。”李文序依旧自顾自地说道,将书丢给尹自清。

    尹自清看着李文序的目光,默默地将书放入怀中,等待他下一步的动作。

    风眼之中,老道长已转过身来,手中拿着一张黄色的符纸,灵力倾注进去,黄纸上面的纹路顿时金光灿灿,淡黄色的光辉笼罩在尹自清的身上。

    那张薄薄的黄纸符文闪烁,四周的空间竟然扭曲起来。

    突然,李文序将手中的符纸一下按在了尹自清的眉心中间,口中念念有词。

    一轮密布符文的圆盘出现在面前,尹自清顿时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身子好像被撕裂一般,眼前的景象逐渐扭曲,剧烈的疼痛使他想强睁的眼皮缓缓落下......

    “自求多福吧。”李文序眼中血丝密布,显得有些憔悴,看了看渐渐化作光影的少年,转过身去走向飓风之中。

    尹自清想要伸手却没有力气,眼前一黑,便没了知觉。

    ......

    “疼......”

    尹自清双手捂着自己的脑袋靠在布满青苔的墙上来缓解那股剧烈的疼痛。

    呼......

    痛感渐渐消去,尹自清立即挽起布衣,打量着自己的身体,手臂上,腿上,全身都密布着细小的红纹,自己的身体仿佛像丝巾一般被人扭转,留下这些痕迹。

    脑袋依然有些昏沉,身体也没什么力气。

    “那张符纸把自己送到了这里吗?”

    尹自清想起了那按在自己的眉心的黄纸,打量起四周,似乎是在一个小巷子里面,通过巷口,可以看到来来往往的人群。

    尹自清站了起来,将脱落的包裹拿起抱在怀中,向巷口走去。

    这,莫非到了南城?

    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视野之中的景象才变得清晰起来。

    来来往往的人群,街边小贩的吆喝声,还有那一座座高起的酒楼客栈。

    有几个名字分明出现在李文序与他的谈话之中。

    看来这个地方,便是南城。

    昨夜还在荒漠之中,转眼间便到了南城。

    那道符纸,有这么神奇的作用?

    是因为催动的代价太大,所以只让自己来到了这里吗?

    尹自清暗暗握紧自己的拳头,自己是脱离困境,但李文序却要独身面对血刀门和那些沙蝎。

    都是因为自己能力不够。

    若是当时自己能够撑住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

    就像以前一样,如果自己能够忍住......

    尹自清摇了摇头,不再想这些事情,那是内心不愿触及的伤疤。

    “自己终究还是没有能力,太过于弱小。”尹自清的目光中闪过一丝落寞,一股无力感油然而生。

    自己这一次,一定要变得更为强大!

    尹自清依照着老道长说过的话,走在前往清玄门的路上,心中思索着清玄门的模样。

    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尹自清的思绪。“

    让开,让开,别挡着老子的道!”稚嫩且无比狂妄的声音,伴随着马儿奔跑的响声;街道上的人们连忙向两旁站去,生怕殃及池鱼。

    两旁的摊贩可受了罪,摊位被拥挤的人们撞歪撞翻,商品掉落在了地上。但商贩们没有责骂人群而是连忙将自己的摊位向后拉,给中间让出一条大道。

    尹自清也被人流推到了后方,人挤着人,尹自清现在是以双脚离地的方式立在人群中间,他没有丝毫的活动空间,整个人被挤了起来。

    满头雾水的尹自清不解地看着后方的转角处,致使现在这般状况的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随着声响越来越大,源头也浮出了水面。

    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骑着一匹赤色的马儿,身后还跟着几个身着青色长袍的带刀侍卫。

    看着站在道路两旁的人们和中间空出的大道,少年傲然嗤笑了一声,“驾!”少年一声命令,马儿加速跑了起来,带起阵阵尘土,后方的人也加速起来。

    一时间,整条街道尘土飞扬,人们不由得全部掩眼遮鼻。

    少年走远后,街道又回到刚刚的模样,尹自清终于踏实地双腿落地了。

    捏了捏鼻子,又向着清玄门走去。

    “陆家的儿子可真不是个东西,仗家里有点势力,整日横行霸道。”

    “可不是嘛,他那家儿底可不干净,黑吃黑起家的。这城里的老爷哪个不比他大,也不见得有那么大的架势。”

    “县官不如现管,那些老爷要做些什么勾当也得找他帮忙,他在咱这些老百姓面前,那可比天王老子还厉害。”

    几个衣着朴素的妇女在一个摊位前窃窃私语,语气中流露出厌恶之情。

    “陆家?莫不是李文序口中的那个陆痞子?”尹自清一边走着一边看着几个妇女心中暗道,摇了摇头,不再理会。

    自己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

    清玄门,百年的宗派,由当年的徐清风一手创建,也是除了进入试炼场外,南城唯一可以报名进入的门派。

    一路走来,都是清玄的门面,估计得有百里占地,一直随着走,终于到了两扇古朴的大木门前,门前两旁摆放着两只高大威猛的石狮子,仿佛

    有灵性一般,栩栩如生。

    尹自清站在门口的石狮子旁边,对着大门前正在扫地的蓝衣小道士说道:“请问,这拜门之事......”

    “七日后,七日后再来。”

    未等说完,小道士便连忙摆手不耐烦地说道,这几日陆陆续续地来人询问,他也见怪不怪了。

    而且这些来问的都是些不晓得规矩的寒门子弟和乡下人,所以他也不需要有什么好语气。

    尹自清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看了眼高大的木门便转身离去。

    那木门之内是怎样一番景象呢?

    修者,有何区别?

    ......

    “你没钱?”

    “.....”

    尹自清有些尴尬地看着面前皱眉的店小二,他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摸了摸空荡荡的腰带,顶着周围人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地挠头讪讪道:“没带......”

    山里哪里用得着铜钱?那可是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没想到自己倒是忘了这茬,早知道就该问李文序拿一些盘缠才是。

    店小二一听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桌上的盘子剧烈震动起来,菜汁四溅,尹自清略微退后躲避。

    “没钱?想吃霸王餐?”

    四周的食客也是纷纷朝着这边看来,有人嬉笑起来:“不带钱进客栈怎么了,今天就白吃给他看!”

    一旁的众人也附声大笑起来。

    “拿钱!”

    店小二扯着公鸭嗓子大吼,手指头都快戳到眼睛里面了,尹自清连忙将那双手拨开说道:“要不我肉偿?”

    “肉偿?你当你是青楼的......”

    “算了,让他去后院劈柴吧。”

    一直在柜台打着算盘的老板出声道,打量着以前这个白白净净的少年,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力气,但是碰巧今儿个心情好,给他个机会。

    “好的好的。”尹自清用手擦了擦嘴巴,对着柜台里打着算盘的胖老板点头致谢。

    店小二此时一脸鄙夷,用脚踹了一下尹自清的小腿,抬头示意跟着他,便向着客栈的后堂走去。

    尹自清低眸看了看裤腿上的灰尘,瞟了一眼依然自顾自打着算盘的胖老板,用手拍了拍然后慢步跟了上去。

    跟着店小二,尹自清来到了客栈的后堂之中,一堆粗壮的木材被堆放在一起,店小二从地上拾起一把斧头,丢到尹自清的脚边,指了指斧头和木头,哼了一声朝着外面走去。

    尹自清并没有搭理他的嘲讽,走上前去捡起斧头,到木堆中拿出木头,立即在后院里干起活来。

    毕竟是自己不对,也不能白吃别人的东西,况且这里不能打猎,这几天的饮食估计还得在这解决。

    没想到自己又做回了老本行,在小时候,每当父亲山间捕猎回来,自己便帮忙砍柴,那会儿柔弱的自己连斧头都抓不稳,但因为想和父亲一起打猎,所以每次都是格外努力地砍柴,彰显自己的力量。

    回忆起以前的时光,尹自清却是停下了动作,摊开了自己白皙的手掌,看着掌心逐渐浮现出来的血纹,略微有些失神。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小阁老〕〔法爷永远是你大爷〕〔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