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煞天孤〕〔灭世枪王〕〔神眷剩女〕〔我真是实习医生〕〔念今生之邪剑归来〕〔觅仙迹踏天路〕〔魔尊是我徒弟〕〔北方有二哈〕〔这个地球有点凶〕〔召唤万界之祖龙万〕〔超勇的我随身带着〕〔灵毅传〕〔鲲鹏大陆之盛世逍〕〔我真不是反派大佬〕〔金庸绝学异世横行〕〔来到地府开酒馆〕〔我被困在同一天五〕〔从执掌鸿蒙开始垂〕〔九境化神〕〔直播之我是修仙者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大道修途 第三十四章 齐聚
    ......

    充满雨水的巷道上,一个少年快步奔跑着,雨水冲刷掉了他手中匕首的血液也打湿了他的衣裳。

    放在胸前的包裹被少年紧抱着。

    在空无一人的巷道上,少年停了下来看向天空。

    乌云遮挡了月光与繁星,天空没有半点光芒。

    零落几家的灯火,勉强照明着道路。

    少年驻足了一会,又继续跑向了夜色之中。

    直至夜色隐没了他的身影......

    雨夜的南城并不平静,至少外部如此。

    马儿踩踏地面发出的声响和甲胄抖动的声音惊扰了宁静的街巷。

    “全都给我搜!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各户老百姓的门被穿着甲胄的兵士粗暴的撞开。像蜜蜂一样涌进来后,翻箱倒柜,将他们的家中布置弄得一片狼藉。

    “官爷,咱们没犯事啊,这是要做甚啊?”

    “别翻啊!那可是我女儿的嫁妆!”

    “地窟里没有人啊,都是粮食。”

    “滚开,阻拦者格杀勿论!”

    兵士们冷着脸在每家每户搜寻着一个人。

    一个少年,杀了陆家大少,陆源儿子陆丰年的少年。他们被上头命令全力搜查,是死是活都要抓回来。

    雨夜打湿了道路,一片片的水洼被踩踏的迸溅出来。一个骑着赤色宝马的中年男子看着天空落下的丝丝细雨。

    他,就是陆源。

    出生在一个贫苦家庭,靠着坑蒙拐骗起家,从一个穷小子变成如今的陆家家主,在南城外圈也是有名有姓的人。

    但他恶事做尽,曾找过个算命道士算过,此生难得子嗣。在无数金银财宝和威逼利诱之下,道士列阵强行改了他的命格。

    而他自那以后也整日上香拜佛,乞求香火延续。终于在他四十之际有了一个宝贝儿子。

    他对儿子可谓是万般宠爱,生怕受到半点委屈,可就在今天......

    陆源面容变得狰狞起来,双拳紧握,他一定要把那个混小子抓起来,千刀万剐以安丰年在天之灵。

    ......

    另一边,一个破旧的仓库里。

    引起混乱的源头此时正蹲在仓库的角落,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下手就这么没个轻重?”

    “惨了惨了,这下完了。”

    “我是真的有毛病吧。”

    尹自清不由将自己抱的更紧,杀了陆丰年,现在估计他已经被陆家盯上了,顿时欲哭无泪。

    我都快冷死咯,全身都给湿透了。明天不能吃烤鸽子了。

    尹自清盯着地面嘀咕道。

    不过杀了陆丰年,他也没什么后悔的,那小子肯定和他爹一样做了不少丧尽天良的勾当。

    还欺负自己一个山里的小娃娃,动不动就要杀了自己。

    你要杀我还不准我先把你弄死了?这简直天理难容嘛。

    尹自清义正言辞的说道,然后叹了口气;接下来可麻烦了,在南城人生地不

    熟的,刚进城就惹了个大麻烦。

    他现在只有两个选择了。

    第一,逃出南城或者进入南城中围。

    南城分三个部位:外围是一些普通世家贵族和老百姓居住的区域。

    中围是有权有势的世家和一些亲王,陆源的势利还触及不到那里,但是那里除了那些亲王子嗣和大家子弟谁能随便进出?

    至于内围,更不用想了,全是皇室的人,想进去的话他估计得做个太监。

    逃出南城的话,估计城门已经被封锁或者有人严密排查。

    第二种方法则是进入到大宗门内,像老道士说过的剑宗,气合派。

    只要展现出足够的天赋进入到宗门内,即使陆源知道了也没有办法,毕竟只是个二流子起家的,宗门可以保住尹自清。

    那得等到宗门试炼才行了,这意味着他还得躲一个月,不说这个仓库会不会被搜查,单他身上的口粮就不足以支持他的想法了。

    得了得了,自杀算了。

    尹自清翻了个白眼,从包裹里拿出一个粗面馒头恶狠狠地啃了起来。

    “还是山里好,城里这么多鸟事,妈的!”越想越气愤,尹自清又拿出了一个馒头啃了起来。

    我去,馊了。

    ......

    太阳从东方缓缓升起,南城迎来了今天的第一缕晨曦。经过昨夜的细雨,早晨的空气显得格外清新。

    仓库里的尹自清伸了伸懒腰,看着上方木窗投射进来的阳光。木窗离着地面有几十米高度,昨夜尹自清就是翻窗进来的,因为仓库是一块块红砖筑成,若是光滑的墙面昨晚尹自清估计就得睡树上了。

    未等床气消散,外面突然传来了一阵阵的脚步声,尹自清耳朵动了动,轻声将包裹拿起绑在身上,靠着墙听着外面的动静。

    “队长,这里可是官府粮仓,那小子怎么可能进的来?”

    “就怕万一,不论如何,里里外外搜一遍。”

    一个中年士官对着旁边的年轻士兵说道。昨夜他们搜寻了一夜,基本上将整个外圈的百姓家里搜了个遍,但还是没有找到那个混小子。

    那些个老爷家也在派自己人里里外外搜查,他们没有收藏尹自清的必要。现在唯一的可能就是尹自清躲在这些府衙的地方或者找了个秘密的地窑躲了进去。

    至于出城,陆源那老东西早就布置了几十号人进行排查,一个一个都得问清楚底细再浑身摸个遍透,连携带的物品也得仔仔细细翻查一遍。除非那小子通了天,不然插翅难逃。

    “进去,给我搜!”中年士官一声令下,几十个兵士立马走进了大仓库之中。

    仓库里的尹自清将这些话一字不漏地听了进去,双脚咬着自己的鞋子趴在墙上准备进行攀爬。

    这个仓库他已经看过布置,分为三个区域,呈“t”字的两道墙将这个仓库分为三个部分,而他在左下的这个区域。那些士兵进来会先搜查前面,他要乘着这段时间爬到窗口那里上到仓库顶上。

    因为多半外面会留着一些人把手看风,想要现在出逃不现实,而且现在外面的情况他并不清楚,不能轻举妄动。

    “砰

    ,啪!”前面传来了翻东西的声音,尹自清绑紧包裹,一脚踩着墙壁,随后使劲一蹬,手脚并用迅速地爬到了墙窗上面。

    若是有懂行的人看到,必然会惊讶尹自清攀爬的速度与平稳。

    瞟了眼库口,那些士兵还没把前仓搜完,尹自清向外看了看情况,果然有几号人在仓库周边站着把守四周。

    站在窗口上,一个转身,迅速爬行,翻身跃跳上到仓顶。尹自清犹如一个壁虎一般,轻松地上到仓库顶上,在瓦片铺成的斜面上躺了下来,翘着二郎腿看着天空。

    “咦,你刚刚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哪有什么声音,你是不是昨夜一晚没睡精神都恍惚了。”

    “我看他是这几日和婆娘折腾多了,虚!”

    “走开走开,满嘴屁话。”

    听着下面把守士兵的打趣,尹自清不由鼓了顾腮帮,自己才几天没做这些事情,现在的声响都能让别人听到了?

    翻箱倒柜的声音接连不断,里面的人在尘土飞扬的仓库里寻找着目标。

    而他们要找的人,就在他们顶上悠闲晒着太阳啃着馒头。“摸了几个馒头居然有个馊的,真的是太气人了,还衙门呢,昨晚轻轻松松就摸了进来还顺了几个馒头都没人知道。”尹自清心中暗骂,鄙视着这南城府衙。

    昨夜府衙的人都被陆源叫唤了出去寻找尹自清,但他们万万没想到尹自清会摸到他们的老窝,还顺了几个要拿去当猪食的馒头......

    下方的仓库内,士兵已经搜查完毕。

    “报告长官,没有发现目标踪迹。”青年士兵向中年士官报告道。

    “走吧。”中年士官挥了挥手走了出去,众人也排成列队跟在后头。

    见到众人走后,尹自清摸着下巴思索着该怎样躲过这些人直到宗门试炼。

    ......

    不同于昨夜的喧嚣,白日的街道又恢复成了欣欣向荣的模样。

    叫卖声络绎不绝,每隔几处还有那么几个街头卖艺的人表演着各式各样的杂耍。

    “卖包子咯,又大又香,给了朋友都说好吃又甜的大包子。”包子铺里满面油光的老板满面笑容地叫卖着自家的包子,突然脸色一变,“去去,走远点,别搁我这招晦气。”老板对着站在包子铺前的一个少年说道。

    这大清早的来个乞丐在门前,真是晦气。

    衣衫褴褛的少年看着老板,双手合十,用沙哑的声音哀求道:“行行好,赏点东西吧,我饿了三天了。”说完掩着嘴巴干咳了几下。

    “得得得,给你个包子,快走快走。”老板抓起一个包子扔了过去,想快些打发走这个叫花子。

    “谢谢谢谢。”少年接住包子连忙点头,然后快步离开。

    “晦气。”

    小巷子里,刚刚衣衫褴褛的少年大口啃着包子。“别说还挺香的,这几天吃馒头快腻死我了,可算有个带馅的。”尹自清心里嘀咕道。

    他用淤泥脏了面,弄乱头发,将自己的黄色布衣翻过来穿,漏出里层的白色布料,将他宝贵的衣裳撕破然后在泥地打了个滚,然后把包裹埋到一棵树下,静悄悄地摸出了府衙。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诡秘之主〕〔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万族之劫〕〔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平平无奇大师兄〕〔伏天氏〕〔剑来〕〔第一序列〕〔法爷永远是你大爷〕〔小阁老〕〔绝对一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