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名长生〕〔天才萌宝-神秘妈咪〕〔总裁的萌妻欢宝白〕〔三寸人间〕〔乱世成圣〕〔医路坦途〕〔捡个萌妻回家宠〕〔海贼之文虎大将〕〔超级冒险大师〕〔亿万宠妻:入骨相〕〔九天〕〔杀神岛〕〔武神主宰〕〔天行缘记〕〔诸天里的美食家〕〔特种岁月〕〔诸天谍影〕〔重生为后:冷帝宠〕〔重生我要当学神〕〔医品太子妃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天降奇缘:打折男神,请签收! 第11章 方向
    晚上,若曦洗好澡在床上躺下,望了望书房的方向,他还在忙碌着吗?

    眨了眨眼睛,若曦下床,来到楼下洗了水果。

    站在书房门口,她犹豫着,她只在打扫卫生的时候来到过书房,而且每次都是他不在的时候。最终,她下定了决心,咚咚咚敲了三下门,里面没什么反应,若曦顿了一下,“我可以进来吗?”

    在若曦的眼神黯淡下去想要转身的时候,门自动从里面打开了,“有事?”

    若曦将水果盘往他面前一举:“我洗了水果,吃点吧。”

    程奕轩没说话,不过还是让开了门的位置,若曦会意,一闪身走了进去,将果盘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看着还是站在门口的程奕轩不知道该走还是该留。思考着该找点什么话题,眼睛瞟过果盘,“哦,那个,我听说这个圣女果对身体很好的,维生素c的含量很高,而且能够缓解眼睛干涩,你总是用电脑,吃一点,”对上程奕轩的目光,后面的话说的也不太顺畅,“挺,挺不错的。”然后就低下了头。

    程奕轩的嘴角不知怎的就上扬了一下,走过来,拿起一颗,“既然这么好,你也吃吧。”

    嗯?若曦欣喜的抬头,对上他不再冰冷的眼眸,心里的欢喜怎么都藏不住,“好。”然后也拿起一颗放进了嘴里。

    程奕轩的眼睛瞟到她的嘴上,或许是因为年轻,她的唇色总是*嫩的,好似刚刚吃完了水果糖,在上面抹上了一层薄薄的糖果色。

    好容易吃完了三颗,若曦就告辞了,因为他时不时落在她脸上的目光,让她觉得脸红心跳的厉害。

    “我先回去了,”若曦低着头不敢看他的眼睛,“你也别太晚了。”说完也没等他说话就跑了出去。

    一口气跑回到卧室,若曦扶着自己的胸口喘息。自己是真的喜欢他了吗?下午她问叶晴怎么算作喜欢,叶晴告诉她,就是渴望见到一个人,见到的时候心里会七上八下的,而且会不自觉的被他的一举一动所牵引。现在看来这三条她似乎都符合。

    可是,她回头看依然放在床头上邵嘉怡的照片以及那两个枕头。自从那次之后,他们始终保持着一个手臂的距离,不远也不近。他的内心是她无法走进的,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那个叫邵嘉怡的女子,她林若曦就算是喜欢他,也只能远远的欣赏。

    待到程奕轩回到卧室的时候若曦已经睡了,一如既往,若曦给他留了一盏床头灯,昏黄的灯光给安静的卧室涂上了薄薄的一层温馨。

    “奕轩。”一声轻微的呢喃自她口中而出。

    程奕轩眨眨眼看向她,可是她的眼睛还是安静的闭着,嘴角动了一下,动了动身子却还是保持着那个蜷缩的姿势。她是在睡梦中叫他的名字吗?可是他分明刚刚因为这句奕轩,心猛地抖动了一下。因为什么?或许很久没人这么叫他的名字了吧。

    她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尤其的柔和白皙,尤其是上面嫣红的双唇,让人禁不住想一品上面的芳泽。

    他的身子无意识的前倾,脑袋里面一片空白,满目都是那糖果色的双唇。

    “嗯~”睡梦中的骚扰让若曦不舒服的嘤咛了一声。

    程奕轩有意识的直直的仰面躺着,甚至睡梦中都不太敢翻身,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落枕。

    一早,若曦在浴室换好衣服,走出来就听到一声低低的抽气声。往床上一看,程奕轩正皱着眉头按着自己的脖子。

    “怎么了?”若曦走上前。一听到若曦的声音,程奕轩立刻放下了手,面部表情也恢复了近来一直保持的平静。

    “落枕了?”若曦继续往前走来到床前。

    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程奕轩打算像之前一样不理她,一扭身体想要下床,疼痛让他本能的顿住自己的动作,手下意识的再次的按住了脖子,眉头紧皱着。

    “别动。”若曦绕到他的身后。程奕轩这次没有做出多余得动作,因为颈部的疼痛让他根本就没办法再动身。

    “你忍着,我给你按一下,开始可能会很疼,不过把筋揉开了就好了。”若曦之前也落过枕,个中滋味就只能自己体会了。严重的时候,疼的让人想疯掉。他太高,纵使是坐在床上,对若曦来讲也太高了,没有办法她只能爬上了床,跪在他的身后。

    若曦的手略微颤抖的放在他的颈部,“你动一下,看看是那边疼。”

    程奕轩慢慢的向右边转动头部,没有问题。他再转向左边,不行,他咬着牙指了指,“这边。”

    “嗯,好,忍一下。”若曦突然发力,程奕轩根本就没有心理准备,啊的一声低吼传出,随即咬紧了牙关。

    随着若曦的动作,程奕轩捏紧了拳头,是的,很疼,特别疼,他的额头上慢慢的涔出了一层薄汗。

    时间流逝,疼痛感在减弱,若曦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轻,只是她微微汗湿的双手却带来了不一样的感觉,似乎比刚开始的时候更有力,要不然为什么他此刻感到颈上的肌肉更加紧绷了起来。

    若曦伸手扯了一块儿纸巾擦了擦手上和额头上的汗,“你再动一下试试。”

    程奕轩再次慢慢转动颈部,确实比之前好多了,可是,“嘶……”这是极限了,不能再动了。

    若曦放下纸巾,“看来还是不行,我再给你捏捏。”

    她的手再次碰触到他肌肤的那一刻,程奕轩感到一股很明显的电流从她的指尖传来,激的他的身子不由自主的一颤抖,“不用了。”他一动身子,顿时又僵在了哪里。

    “再按按肯定就没事了。”若曦没有理会他的抗拒,再次将手伸向了他。

    “我说不用了。”她的手在触到他的一瞬间被他用力抓住拧下,声音也再次变成了之前的凌厉。

    他许久不曾出现过的冰冷让她悻悻的收回了双手,她的唇角抿紧,情绪也低沉了下去,“那我先下去了。”时间不早了,吃过饭之后还要赶去上学。

    下课的空隙,若曦用胳膊支着脑袋发呆,直到叶晴推了推她,她才意识到一束火红的玫瑰立在她的面前。那束玫瑰花太大,足足吸引了整个教室同学的目光。

    “若曦,”吴坚收敛了一贯的似笑非笑,“送给你。”

    “我……”若曦呆坐在哪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她本能的不想接受,可是又不想在同学面前让他失了面子。

    “你不说我当你接受了,”然后就将玫瑰塞到了若曦的手里,“放学我在教学楼门口等你。”然后就不等若曦说话离开了。随着吴坚的离开,原本聚集在若曦身上的目光也四散开来。

    若曦望着自己的怀里的玫瑰花用眼神向叶晴求助。

    “看着我干什么。”叶晴一副无辜的样子,“你啊你,你自己惹出来的事儿,自己承担。”

    “我,我哪有惹他呀。”若曦委屈的在好朋友面前撅了撅小嘴。

    “你没惹他?你是没惹他,谁让你那么好心,非要借人家一块钱,人家缺那一块钱吗?好了,我先去下洗手间,这个东西啊,你自己看着办吧。”然后就拿起自己的手机去了洗手间。

    若曦再次看看面前的玫瑰花叹口气,也不是她的问题呀,那天在公交车上,她看到吴坚跟哪位美女司机说他没有零钱,还和司机越说越僵,她又不明白情况,就递了一块钱给他。回来之后听叶晴说了之后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吴坚在追哪位美女司机,故意上车去找茬。可是她也没什么错呀,谁曾想吴坚后来就突然矛头掉转,指向她了呢,又是情书又是鲜花的。

    这束花真的是太碍眼了,总不能一直抱在怀里吧,无奈,若曦也跟在叶晴后面去了洗手间。一进洗手间就听到叶晴的声音传来,“行了行了,你怎么那么多废话,嗦。”然后就啪的一声扣了电话。

    若曦从她的身后闪出来,把她吓了一跳,“你怎么也来了。”

    若曦示意了一下手里的花,这么一大束,一会儿老师来了该看见了,还是扔了吧。然后手一松,花就进了那个大垃圾桶。

    “你呀你,你真是暴殄天物。这么大一束花,你看都不看一眼,就这么扔了,真可惜,我还没收到过这么大一束花呢。”

    “没有?”若曦也笑着逼近她,“刚刚跟谁打电话呢?”

    “我,我弟弟。”叶晴的下巴一扬,显示出此刻的一丝慌张。

    “嗯?”若曦才不信呢,不过也知道叶晴总习惯在她面前充当大姐姐的身份,怕失了她的面子,所以也没点明,只是说“人家谦少脾气也不是那么好的,只不过碰到特定的人才好,你别总觉得人家好欺负。”

    “谁觉得他好欺负了,”叶晴跟在她后面不服气的反驳,“是他好不好,动不动就挖苦我,说我是什么讲道理小姐。”

    若曦笑笑,“你们还真是有意思。”

    到下课的时候,若曦基本上已经把吴坚说要等她的事情给忘了。叶晴的宿舍今天有人过生日,也在下课之后快速的回了宿舍。当若曦又稍微看了一会儿书,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吴坚的那辆骚包跑车正停在教学楼前。

    “嗨,若曦。”看到若曦出来,吴坚跑上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神的超级赘婿〕〔变成血族是什么体〕〔网游之生死劫〕〔诡秘之主〕〔九星毒奶〕〔明日之劫〕〔我只想安静地打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明朝败家子〕〔我真没想出名啊〕〔元尊〕〔超神学院的宇宙〕〔斗罗大陆4终极斗罗〕〔仙墟〕〔最佳女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