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仙混都市〕〔这只妖怪不太冷〕〔重生逆流崛起〕〔动力之王〕〔女帝家的小白脸〕〔都市最强宠婿〕〔地心战神在都市〕〔从1983开始〕〔我的前任是顶流〕〔天降狗粮:宋总撒〕〔电音时代〕〔都市最强狂婿〕〔乡村小医圣〕〔神级大明星〕〔男神从签到开始〕〔傅爷今天跪搓衣板〕〔禀报国师:夫人又〕〔快穿反派他过分美〕〔我对你暗恋已久〕〔重朝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娇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发怒
    不光太后在,就连皇后也在。

    皇后是被太后强行传唤来的。

    慧妃寝宫。

    太后高坐主位,冷着脸看了慧妃一眼,转而看向皇后,“你是她婆婆,这件事,你来处理吧。”

    论理,慧妃是婆婆,但是有主母在哪有妾室说话的份!

    何清澜低眉顺眼委委屈屈坐在那,心头心花怒放。

    她只是来向慧妃告状的。

    没想到太后都来给她做主。

    这运气也太好了。

    皇后掩着心下的不悦,看着何清澜。

    她一点也不想管和苏清有关的事啊!

    她和苏清又没仇,干嘛拉着她!

    而且,自从苏清嫁给容恒,但凡和苏清过不去的,谁有好下场!

    谁有!

    深吸一口气,皇后到底还是温和的朝何清澜道:“这件事,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何清澜敛了心思,噙着眼泪抬眸看皇后。

    “娘娘,臣女不敢有半句欺瞒,当时臣女被困在机关里,若非宁侧妃去的及时,臣女怕是已经没命了。”

    皇后皱眉,“宁侧妃会解机关?那你怎么还被关了两个时辰。”

    何清澜……

    “宁侧妃不会解机关,但是有宁侧妃陪着,臣女心下的惊恐被安抚下来。”说着,何清澜噙着的眼泪簌簌一落,“也不知道这道伤口会不会落疤,臣女还未出阁。”

    心头的惊慌不安,如数表达在脸上。

    何清澜是柔柔弱弱的美人。

    一哭,那柔弱的美态尽显无遗。

    皇后叹一口气,虽然不愿意管闲事,但到底还是同情何清澜。

    好好地姑娘,若真的留了疤……

    再看何清澜白嫩的脸上那五根分明的手指印,皇后就放柔了声音道:“九王妃到底为何打你?”

    何清澜原本只是零星落下的泪,听到这句话,落得突然汹涌澎湃。

    “臣女也不知为何,今儿一早,臣女去给王妃请安,臣女只说殿下屋子里的墨菊怎么不在了,王妃就动怒打了臣女,宁侧妃当时也在场。”

    宁远心是镇国公夫人弟弟家的嫡女,算起来,与太后也算沾亲带故。

    皇后朝太后看去,“要不要唤了宁侧妃来问问。”

    太后不悦的横了皇后一眼,“有必要吗?难道清澜脸上的巴掌还是她自己打上去的!”

    皇后立刻道:“臣妾不是这个意思,臣妾是想,苏清该不会无缘无故打人,清澜和苏清接触时间短,兴许不知缘故,既是宁侧妃也在,没准她知道缘故的,还是问清楚点好。”

    问不清楚,贸然把苏清叫来,到时候被人绝地反击,丢的脸算谁的!

    “不会无缘无故?”太后冷笑,“皇后你可真是高看了她。”

    这话,皇后没法接。

    何清澜却是委屈道:“当时王妃打完臣女就走了,宁侧妃安慰臣女说,王妃脾气大,习惯就好了,可,可臣女一时间习惯不了啊。”

    最后一句话,何清澜说的几乎崩溃,泣不成声。

    也难怪她崩溃。

    在家被人千娇万宠长大的,来了容恒的府邸,居然要习惯挨打。

    这谁能习惯了。

    太后一听这话,脸顿时黑了。

    远心劝何清澜习惯就好了,那也就是说,远心在府里也经常挨打?

    打宁远心,那就等于在打她太后的脸!

    太后阴着脸朝慧妃道:“你的儿媳妇就是这样做一府主母的?还有点王法没有了!”

    刚刚还说皇后是婆婆呢,现在矛头就直指慧妃了。

    皇后同情的看了慧妃一眼。

    亲侄女状告儿媳妇,这也是没谁了!

    慧妃看了何清澜一眼,朝太后恭顺道:“这件事,怕真的有误会,还是……”

    太后一拍桌子,“误会?哼!把苏清给哀家叫来,哀家倒要听听,她是如何在府中作威作福!还有,把恒儿也叫来,他这个王爷是怎么当的!”

    “太后息怒,这个时候,苏清怕是在军中处理军务呢…..”慧妃忙道。

    太后一声冷哼,打断慧妃,“连当家主母都做不好,就能做好一军将军!今天,哀家必须要从她嘴里听到一个说法!我皇室的王妃岂是她想要如何就如何的!”

    太后怒不可遏,慧妃拦不下,只能眼睁睁看着谢太监出宫传旨。

    而此时,苏清正在军营中实验她的升级版战车。

    能工巧匠就是能工巧匠,一夜的功夫,她要的东西就完美出现在她面前。

    抛射力度和精准度,非常好。

    “好,这样的车,让他们立刻造出十辆出来,只要速度够快质量够好,工钱翻倍。”苏清朝邢副将道:“另外,战车造好之后,留了匠人在军营住一阵子,等战车送到战场再让他们离开,这期间,工钱照负。”

    邢副将知道这战车要用到南梁战场上,不敢耽误,领了命令便去执行。

    苏清又点了一名副将,“把这个掩藏好运回王府,亲手交给薛天,让他小心收好了,切莫走漏消息。”

    副将领命,转身执行。

    他才走,一个士兵便急匆匆赶过来,“将军,宫中来了人,说是太后娘娘传您进宫。”

    苏清皱眉。

    太后天天这么闲吗?

    怎么有事没事就想见她!

    但是,太后传召,她又不能不去。

    等苏清赶到宫门口时,容恒正好下车。

    一眼看到苏清,容恒笑道:“你怎么也进宫了?”

    苏清翻个白眼,“你以为我想来啊,太后想见我。”

    容恒……

    他也是被太后传召来的。

    莫非又出了什么事?

    苏清一瞧容恒的表情,顿时脸一垮,“别说你也是被太后叫来的啊。”

    容恒苦笑。

    苏清无语,“她怎么天天盯着我不放啊!”

    容恒安慰道:“也许你想多了,没准儿真的是有事。”

    一面说,容恒一面伸手揽住苏清的腰肢,在苏清耳边轻言,“说好的,人前恩爱。”

    苏清……

    不仅要冒险进宫见太后,还得拿命和容恒恩爱。

    她真是上辈子积德不够吗?

    ……

    一进慧妃寝宫,苏清一眼看到哭红眼的小白菜和她脸上的巴掌印,不由得心头唏嘘。

    小白菜也真够可怜的。

    左脸被福星的机关划破了还没好,这是造了什么孽,右脸被打成这样。

    然而……

    苏清心头唏嘘还未落下,主位太后就重重一拍桌子,“苏清,哀家问你,为何将清澜打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快穿之我要开荒〕〔烂柯棋缘〕〔平平无奇大师兄〕〔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学霸的黑科技系统〕〔第一序列〕〔万族之劫〕〔超神机械师〕〔绝对一番〕〔伏天氏〕〔小阁老〕〔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