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宠婚:老公你〕〔诡秘之上〕〔主神再启〕〔扶乱唐〕〔哥谭怪人〕〔最强动画制作人[重〕〔全职灵尊〕〔人到四十〕〔我狙到了你的心〕〔我的系统能具现〕〔穿越之入赘公子〕〔强势婚爱:豪门老〕〔天下事,不过一剑〕〔召唤之绝世帝皇〕〔我真不想当国王〕〔她是纯爱文女配[快〕〔联盟之影子教练〕〔因为怂所以把san值〕〔心机美人〕〔重生之龙腾校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狂妻,总裁撩不停 第545章 再次被绑
    第545章 再次被绑

    于是她马上开始结自己的安全带,想要下车,只是突然又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男人还没等温暖解开安全带就一掌把温暖给拍晕了。

    之后的发生的什么温暖就不知道了。

    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先是闻到了充满灰尘气味的空气,她的喉咙或许就是因为吸了这里的空气的原因有着阵阵疼痛的感觉。

    温暖咳了两声,感觉自己的口腔里有血的腥味,然后她慢慢睁开自己的眼睛。

    因为刚刚直接是被人给拍晕的,所以头有点懵,她下意识的想要用手揉一下后脑酸疼的部位,但发觉手被那种粗紧的麻绳绑的不得动弹的时候,她用力挣了一下。

    这才认真打量着这个陌生的四周。

    自己是被绑在一个锈迹斑斑的柱子上,这里整个给温暖的感受就是一个废墟,是被废弃的工厂。

    现在还能看到一些没有去处理的堆积在一旁并且落满了灰尘的工业用料。

    这里暂时还没有其他什么人,温暖一头雾水,所以自己这是又遭遇了绑架?

    司机认识薄南骁?温暖大脑里有很多疑问。但此刻不安更多些,她该怎么办?如果是薄南骁在这里,他呢?他会怎么做?

    温暖突然间有想自嘲的意味,想来自己从没想过害过任何人,可为什么他们想要来伤害她,的时候他们毁了她的童年,长大的时候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可以不被伤害,可是自己如今又是落到如此境地,温暖她又该去骂谁?

    她在想如妈妈在的话,她会保护她的吧?只是在她的记忆中似乎没有太多关于她的印象了。

    “老大,这事情牵扯着薄南骁,咱们需要心行事,别漏了把柄,以后不好脱身!”一个声音从温暖身后传过来,温暖看不到他们的脸。

    只是她听到了——薄南骁?

    “不用我也知道!”他们显然没有想到温暖这么快就醒过来了,“这丫头又点儿复杂。”

    过了一段,他们觉得到时间了,然后揪起了温暖。并警告她好好待着。

    似乎每一个绑匪都喜欢这样,警告被绑者老实呆着。

    可试问一个正常人,无缘无故被绑了,他不想方设法的做些动作救自己逃离虎口那他是不是傻?

    温暖不独特,但却也是真金白银的正常人,所以就不用指望她能有多听话,会真的绵羊似的无所行动,准备呆宰。

    只是并不是所有的绑架案都那样天时地利人和有利于受害者逃脱。

    温暖找寻了周围一切可以视之物,看了四周所有可触之处,貌似并没有什么可以让自己划断身后这捆绑自己的粗壮的麻绳,目测貌似不是那么容易被弄断的绳子。

    温暖知道现在她只能靠自己了,没有可以与外界联系的手机,没有熟悉的路线可以让她快速逃离这里,她只能不轻举妄动,她在想她可以静静的等一段时间,机会总会有的。

    温暖之所以敢耗费时间等的原因是因为她推测目前他们还没想要对她又下一步行动,准确来他们也在等,等他们上一级的人的吩咐。

    温暖又理了理思绪,她能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情牵扯到薄南骁,因为她不仅一次的从他们的口中听到薄南骁这个名字。

    回忆这些日子里的种种,想起第一次在婚礼见到他的时候,他那出她所料有看似不合逻辑的答应她的求婚,以及后来他主动做的种种,都让她充满困惑。

    温暖何德何能?从到大她唯一的亲人,她最亲的父亲都从未真正的在意过自己,继母的狡诈只有她看的最清楚,她没有足够多的朋友,没有拥有过轰轰烈烈的爱情,她清冷无趣,难以相处,那是为什么?

    为什么薄南骁一个如此光鲜的人能够接受一个如此的温暖进入他的生活。

    温暖想不明白。

    或许真的是那样,越缺爱的人越渴望被爱,所以在触摸到薄南骁那温暖的几乎不真实的温柔的时候,温暖选择闭上了去思考的眼睛。

    她可以不去思考其中缘由出入,她在想,如果真的是陷阱,就让她跳一次吧,因为薄南骁给她从未触碰过的温暖。

    好吧,哪怕或许也曾拥有过,但那是很久以前了。久到她已经忘记了……

    后来走了一个人,出去有些时间了还没回来,应该是出去买吃的了,毕竟这里的条件不支持烧饭。

    看着剩下的两个人,温暖好像看到了一点点希望之光。

    看温暖真的安安生生的呆了这么长时间,剩下的两个人都渐渐有所松懈,其中的一个人看了这么长时间也有些厌烦了,就借着去厕所方便的借口偷懒了。

    只剩下一个人了,剩下的那个人看着被绑着的温暖,认真的盯了一会儿,直到看了一眼绑着温暖的绳子,他也开始松懈下来了。

    温暖此刻背在身后的手渗着新旧交叠的血迹,在看不见的地方红的刺眼。

    温暖还是没有找到一些可以让她省些力气割断绳子的利物,但她能感受到自己身后的墙柱还是有些棱角分明的,到现在她能证明这些棱角还是有作用的,因为她背后原本粗壮的绳子马上就要断了。

    有汽车的声音传来,只剩下这一个人,所以有些风吹草动,就变得格外警醒,往外探了探,是老大买饭回来了。这才松口气。

    “老三,过来一下!”外面的人呼叫了一声。

    “哎,好!”屋里剩下的这个人看了一眼温暖,还是安安生生的样子,就出去了。

    这次出去买的东西有点多,需要在这呆上几天,所以就多买了些东西,可以不用来回跑,以免再生事端,就这么凑合几天,把收了钱的事情办好就行了。

    “你二哥呢?”那个头头问到。

    “去方便了,二哥贪玩,不过看一个丫头我一个就够了!”

    “嗯,不过也不能太大意了,这事情牵扯较广,我们这些人只是从刀子上混口饭吃,万事心为妙!”那个头头着又往他怀里递了一箱吃的。

    “是,老大。”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重生狂妻,总裁撩不停》,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万族之劫〕〔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伏天氏〕〔超神机械师〕〔黎明之剑〕〔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武谪仙〕〔第一序列〕〔剑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