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经年相逢意正浓〕〔叶岚佘小曼〕〔天王归来〕〔一品闲人〕〔无敌房东〕〔星河牧歌〕〔力气太大只能种田〕〔异度侵袭〕〔隆元纪〕〔我有一柄摄魂幡〕〔云端幻念〕〔圣唐时代〕〔当特种兵来到大秦〕〔超神剑尊〕〔千三大世界〕〔我的漫画有灵气〕〔重生之华夏武神〕〔魔本是佛〕〔我成了自己笔下的〕〔总裁深度宠:Hi!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狂妻,总裁撩不停 第668章 拱手相让
    第668章 拱手相让

    薄弈鸣明明已经做好打算不再打扰温暖的生活,可是酒精麻痹后的大脑装满的都是悲伤,情难自已,果真最难自控。

    薄弈鸣在颓废的清晨里醒来,他想了很久,最后来了医院看望了他叔叔薄南骁,现在对这个叔叔,他已经没有以往那般畏惧了,可能是因为了解,所以就不再害怕。

    他不想面对薄南骁只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直面自己对温暖的感情,在自己最坚定想要退出的边缘上踟躇着。

    喜欢是什么?放弃是什么?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得不到的感情的话就好了。

    因为吴雅的事情已经基本解决,所有人的生活都逐渐归于平静,温暖继续了自己的工作。

    因为薄南骁在,所以温暖一有空就往薄南骁这里跑,后开医院里的医生护士基本上都知道温医生的老公在这住院,温医生总是抽空就去看他的老公,前方高能,尽撒狗粮。

    温暖这边刚忙完,就有跑到薄南骁那里看他,现在温暖已经完全将薄南骁看做是一个需要照顾的小孩子了,她能想到的细心都放在薄南骁身上。

    “温医生又去看男朋友啦?!”温暖去往薄南骁所在病房的路上,正好看到其他医生。

    温暖的脸发烫了起来,自己这点儿自以为藏的好好的小心思,怎么就被人看的清清楚楚?

    “我,那个……”温暖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反驳,她没有什么可以再掩饰的了。

    “诶,哪是男朋友啊!注意用词的严谨性!那个是人家的老公!”说着两人都对着温暖笑了起来,其实他们也羡慕的狠。

    “哈哈,那个我先去看看他。”温暖僵硬地笑了笑,然后赶紧脱离魔爪。

    “薄南骁,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温暖走到薄南骁这里,检查了他的所有医疗装备,然后像往常一样,拉开了病房里的窗帘,让阳光投射进来。

    “已经好了!今天当值的医生都说我最近就可以出院了。”

    “那么着急?”温暖笑着,在一旁倒了一杯热水,滤了滤,等到温度差不多的时候递给了薄南骁。

    薄南骁接过水喝了一口,然后他的眼睛弯的像清月,他笑的别有用意,这样的表情,温暖记得。

    “就是很着急,我在想我什么时候才可以将我的温暖给娶回家。”薄南骁其实已经在准备着了,他说过的,要给温暖一个盛大的婚礼的!

    温暖听到薄南骁这样说她先是一愣,然后莞尔一笑:“什么时候都可以,我就在这里,又不离开。”

    薄南骁的病房是只有他一个人住的,这个时候两人看着彼此的时候心跳又开始躁动起来。

    眼神交汇的时候,容易深情。

    薄南骁吻了温暖,这个时候,他们无心其他。

    薄弈鸣到的时候正好看到这样的场景,他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形容自己那时候的心情。

    明明知道会有的结果,撞击在心里的心碎声,薄弈鸣依旧是无力的。

    爱一个人无力的时候最难过,他该以什么样的名义再去为温暖做一些事情?未来要做什么,要爱什么人,薄弈鸣一味迷茫。

    他将开了一半的门轻轻地关了上,在走廊里无声地流淌着滚烫的眼泪。放在喉咙里面的哽咽,薄弈鸣从小到大就没有像现在这样难过过。

    “你好,你找什么人?”来给薄南骁换药的小护士,在门口看见这个只知道在门外一直徘徊,却就是不进去的薄弈鸣,还以为是找不到家属的病房,便随口一问。

    病房里的温暖还有薄南骁听到了门的动静,赶紧就分开了,温暖这个时候脸已经红透了,可爱的像只小猫咪,真想让人好好的亲亲抱抱举高高。

    薄南骁干咳了两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病服,等护士进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忸怩的生动,那样子就像是小时候上课做小动作被老师逮着的小学生。

    “来换药了。”那个护士进来之后看见温暖在就一副一切她都了然的表情,让温暖更觉尴尬。

    “麻烦了。”温暖僵硬地笑了笑,然后面向薄南骁做了一个鬼脸。

    那个护士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就不再说话了,只是笑了笑。

    这个时候薄弈鸣总算是进来了,他是在门外做了一番准备后才进的病房。这孩子看样子压力不小的样子。你甚至可以感觉地到在进门的那一刻他还在吐着自己没有完全呼出来的深呼吸。

    “你来了。”薄弈鸣一进来,薄南骁就让他坐在了一边。薄弈鸣这个孩子,毕竟是自己的侄子,再说这些日子,让薄南骁有些惊讶的是因为薄长风这么长时间的改变,有时候他看着他,觉得自己好像还并不是有多了解他。

    后来薄南骁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有无限可能。不过对待感情,薄南骁是说一不二,就算对方是自己的侄子,薄南骁也不会将自己心爱的人拱手相让。

    “嗯。”薄弈鸣极力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尽量让自己表现的随意一些。

    温暖在一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就保持沉默。

    “怎么样?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就这几天。”

    “今后有什么打算?”薄弈鸣其实是想要问对温暖有什么打算。

    阳光沉静,薄弈鸣的眼神坚定凛然,却又害怕伤害。

    薄南骁看着薄弈鸣,他眼底深沉眀遂,顿了顿,将眼睛移向别处。

    “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还没想好。”薄弈鸣苦笑着,他的满目忧愁瞥向了问温暖。

    温暖又怎会没有察觉,她知道的,可是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才想要躲避。温暖不去看薄弈鸣。

    薄弈鸣已经明白了,他满脸阴郁。

    “不急,慢慢想。”薄南骁看着薄弈鸣,这个时候,他倒真想要薄弈鸣可以有一个平稳幸福的感情。

    薄弈鸣苦笑了一下:“不说这些了,我就是来看看你们。”

    “嗯。”

    “对了,那个吴雅为什么偏偏要针对你?”薄弈鸣随意地问起来了吴雅,因为他不想让气氛这样僵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玄皇元龙传〕〔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伏天氏〕〔烂柯棋缘〕〔皇兄万岁〕〔饲养全人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绍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