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瓶影后:隐婚老〕〔重生嫡女有空间〕〔舟神,你家中单又〕〔秘法之王〕〔贞观贤王〕〔重生之娇妻追夫记〕〔年留骄阳寒光锁夏〕〔金枝〕〔国手圣医〕〔凌天神帝〕〔暖婚33天〕〔炮灰女配要反攻〕〔我的超凡商铺〕〔重生神医娇妻:首〕〔八十年代的小媳妇〕〔太古龙神诀〕〔人间极乐〕〔次元共享群〕〔三哥的拳头〕〔我曾以不正当的名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惩纪元 第一卷 乱世之序 第45章 混杂
    “这是什么意思?”看来寒烟还是在翰飞背后做了什么手脚。

    “你呀,试试感受自己体内的能量回路。”

    苏秋将信将疑的闭上眼,缓缓的呼吸着,思想到了自己身体内部。

    苏秋看见在自己的筋脉之中随着呼吸的节奏缓缓流淌的淡金色能量回路,彼此见交错,走遍苏秋全身每一个角落,就像是一个巨大的交通线路。这庞大的体系就像血管一样存在于苏秋的体内,日夜不息的将能量传遍苏秋的每一个角落。

    苏秋感受着体内流转的回路,突然间发现,自己的金色回路中夹杂着一丝淡蓝色的回路,与其他庞大的回路交错在一起。

    苏秋睁开眼,十分惊奇的问向寒烟:“那条蓝色的回路是…”

    寒烟看着亭外的花草,淡淡的笑着:“你猜。”

    “难道这个是翰飞的?”苏秋有点不敢相信,其他人的回路居然流进了自己体内。

    “嗯…差不多,但不准确。准确的来说应该是雪妖与翰飞混杂的能量回路。”

    “什么?!”

    “没错,当时翰飞在与雪妖签订契约的时候,不但经历了雪域领主的摧残,还拔出了钉子,能量显然是不能很好控制的,所以能量回路会有略微的混乱是极其有可能的。在这个时候你吸入了翰飞的血脉,连通混乱的能量回路一起流入了你们体内,血脉破坏了你的能量回路,在你重构能量回路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将翰飞的血脉纳入了。”

    “诶?不对啊,那现在我的体内有翰飞的能量回路,我是不是就算是翰飞的异兽了?”

    寒烟笑了,笑苏秋真的是傻到一定地步了:“如果你是翰飞的异兽的话你现在还会站在这里吗。”

    苏秋下意识的挠挠头:“哦,也是啊。”

    “虽然说翰飞的血脉在你的体内,但是极其的微量,而且并没有刻印成契约,所以这丝能量回路就相当于是翰飞送给你的礼物啦。”

    “那我现在可以得到翰飞的一丝能量?”

    “没错,如果培养的好的话,你还可以使用翰飞的命符。”

    这句话让苏秋惊喜万分:“命符?!确定?”

    “没错,翰飞的命符能力虽然不算突出,但是翰飞对这个命符的使用十分熟练,估计在凤域拥有类似能力的命符持有者没有一个人能把命符用到这种地步。不过换成你来用的话,还真不一定能用好。”

    “那…翰飞的命符是什么,我只知道他在雪妖能力用过,但是没有见过啊。”

    “翰飞的命符是寒冰。是一种对冰雪的极端操作,可以凭空凝结冰雪,还可以将冰加硬,甚至可以局部的改变天气,大幅度的降低温度。”

    “听起来很厉害啊!”

    “不过他的命符有缺点,在使用过程中会使自己的身体不断结冰,而且能量耗费的越大结冰速度就越快,每使用一段时间都要冷却,而且一但心脏被冻住,严重时会危及生命。”

    “命符也有副作用?而且还这么严重?”

    “那当然了,要不你以为能量都是随便用的啊。”

    “哦。你说,什么样的命符算是比较厉害的?”

    “我所见过的最厉害的命符就是一位叫做彩衣的了。”

    苏秋瞪大了眼睛,“彩衣?!”

    寒烟听出苏秋语气不对:“怎么,你认识?”

    “他和我在一样在药坊生活。”

    “原来如此,那你应该会了解一点,不感觉彩衣的命符很厉害吗?”

    “她的命符究竟是……”说来也惭愧,与彩衣生活了这么久,居然不清楚彩衣的命符,连紫舒的都不清楚。

    “她的命符是时间,顾名思义,可以控制时间,但她还太小,根本没有办法真正的启动命符,或许她这一生都没有办法启动命符,毕竟这样逆天的能力,所需要的能量可不是一星半点,使用一次可以将至少两位普通龙族的能量全部吸干。”

    “吸干之后会怎样?”

    “会死!”

    苏秋一惊,愧疚感瞬间涌了上来,没想到彩衣使用一次命符居然会冒如此大的风险。

    “所以据我所知,就面前的彩衣来看,她只能勉强的使用初步的命符,而且还会伴随着死亡的危险。”

    “初步的?”

    “没错,就像是赛跑一样,她现在只能勉强做到站立,但要与其他人赛跑的话,可想而知。”

    “哦……”苏秋沉默了下去。

    寒烟用余光看着苏秋,“其实…你的命符有可能也十分的强大。”

    “我的?我都不知道。”

    “你的命符一定不是治愈类的,连能量回路都能恢复,这已经不是治愈级别的了。至于具体是什么…还是等到你真正龙化之后吧。”

    苏秋看着自己的手:“我…还能成功化龙吗?”

    寒烟知道苏秋的心情,掌事把一切都告诉了寒烟,寒烟感觉苏秋很可怜,自己也很可怜,两个可怜人走到一起总会产生一些共鸣:“雪王之泪你已经得到了,下一步,就是化龙了吧。”

    苏秋看着寒烟,眼神里隐藏着悲伤:“明天…我就该走了。”

    “是啊,毕竟在这里白吃白喝了这么久。”

    苏秋真的寒烟这是在缓解自己的心情,苏秋也很识趣的笑了笑。

    “怕明天来不及,也怕没胆量,所以,抱歉了。”

    苏秋自顾自的说着,寒烟不知道苏秋想表达什么。但是,下一秒,苏秋直接抱了过来,将寒烟紧紧抱在怀里,轻轻的在寒烟耳边说了一句话:“谢谢你,再见。”

    说完,苏秋便起身离开了,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寒烟静静的坐在亭子里,看着花草随风而动,听着蛐蛐轻声鸣叫。

    “你…还真是这样的傻啊。”

    第二天,千奴帮助苏秋打点好行囊,也收拾好了自己的包裹,和苏秋一起离开了。

    离开的时候寒烟还是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两人离别时就像是一般主客一样的有礼节,没有任何不舍。寒烟就这样看着苏秋和千奴走入界限,便转身离开,去打点其他事务了。

    但是苏秋心里面知道,白天的寒烟不是真正的寒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诡秘之主〕〔九星毒奶〕〔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峡谷正能量〕〔变成血族是什么体〕〔剑来〕〔最佳特摄时代〕〔烂柯棋缘〕〔明朝败家子〕〔绝对一番〕〔修真聊天群〕〔大侠萧金衍〕〔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