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猎妖高校〕〔天道制霸计划〕〔星临诸天〕〔科技图书馆〕〔我有一支星际舰队〕〔神工〕〔北颂〕〔医流狂兵〕〔战雏〕〔尊主太暖之呆萌甜〕〔农家傻女〕〔神医小毒妃〕〔战皇〕〔玄幻阅读系统〕〔美女总裁的铁血狂〕〔斗武乾坤〕〔都市逍遥仙帝〕〔十里红妆盛世〕〔锦绣医妃〕〔重生学霸商女:枭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惩纪元 第二卷 黑之黎明 第43章 脏砚
    苏秋和翰飞坐在庭院里面,四处静悄悄的。

    “其实……”翰飞望着天空,“对于你能舍身去救灵儿这一点,我还是很感谢你的。”

    苏秋没想到翰飞居然会对自己说谢这个词。

    “也没什么吧,其实我也是为了自己。”苏秋并不想领翰飞这个人情,因为苏秋的命符就是从翰飞这里得到了。

    “无论如何,你终究是救了灵儿,算我欠你一个人情。”

    “不不不,我从你这里得到了命符才是,这两者算是平了吧。”

    翰飞冷笑,“那个……是我被寒烟给算计了,是我的失误。不如说,当你使用命符的时候,还真是吓了我一跳。”

    “这怎么讲?”

    “虽然说有相同的命符人尚且是有的,但是有相同刻印的人基本上是不存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苏秋吓了一跳,难不成自己的刻印改变了?

    “你的体内,有一部分的刻印和我完全一样啊。”

    苏秋不敢相信,刻印怎么可能说改变就改变的呢!

    “说实话我也吓了一跳,当你第一次使用命符的时候,我这里有感应。”

    “什么感应?我怎么没有?”

    “你的体内应该是混有我少许的血脉,可能这就是我能感知到你的原因。”

    “难不成是雪妖那时候……”

    翰飞点点头,“大概是了。”

    苏秋不知道这究竟是好是坏。

    “不过,你很神奇。”

    “神奇?”

    “没错,神奇。一般来说这种不完全的刻印应该构不成命符,不过你在融入了我的血脉之后,居然将寒冰发展成了命符。”

    “这不正常吗?”苏秋对此不是很了解。

    “你能把我的一只手称作是我吗?”

    苏秋摇摇头,“不能……吧,大概。”

    “对啊,一部分怎么能代替整体,部分的刻印形成的只能是能力,不是命符。可能会有人拥有双命符,这理论上是可以存在的。也可以是一个人拥有命符或是能力,这也可以说得清。但是如果说一个人拥有别人的命符,这就十分奇怪了,刻印之间应该是不相容的。”

    “那我怎么……”

    “所以说,这才是你的神奇之处啊。”

    苏秋思考着,自己为什么能包容其他人的刻印呢,难不成这是自己的命符?应该不可能吧,从自己的命符的预先表现看来,应该是治疗之类的吧,也多亏了这个自己才活到了现在。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寒冰都变成了命符,那神之眼呢?会发展成命符吗?还是说,需要血脉才行?

    苏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那个……命符和能力有那些不同啊。”

    翰飞在苏秋问完之后,愣愣地看着苏秋,看了能有好几秒。这让苏秋有些不自在,感觉眼神在看弱智。

    “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连命符都没弄清楚。”

    “话说回来,我还不知道自己的命符是什么。”

    “唉,权当是看在灵儿的面子上。能力相较于命符,是低下的。也可以说能力是命符的劣化版,一般来说能力是会带来一定的副作用的,而命符则不一样,是完美的。”

    “副作用?你用寒冰的时候也会有副作用吧,但是我怎么没有遇到过?”

    “那是因为我还没有完成传承。”

    “哦,这样啊。”苏秋想着,自己还是低估了翰飞,没想到没有完成传承就可以达到这种地步,要是完成了传承,会可怕到什么地步。

    “我还有一个问题。”

    “问。”

    “你为什么这么重视灵儿?”

    翰飞犹豫了一下,眼睛不由自主的向上撇了一下,“那还用问吗,她可是下一任凤祖啊。”

    “可是我感觉,你对她远远超过了对凤祖的感情啊。”苏秋坏笑着。

    翰飞皱起了眉头,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你不要以为我说欠你人情你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苏秋举起双手,像是投降一样,“好了好了,我不多问。”

    “我要警告你一点,”翰飞的表情狰狞起来,“你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否则……呵呵。”

    “我来凤域可不是来见灵儿的。”

    “啧!”翰飞甩了一下袖子,走进屋里。嗙的一声关上了门。

    苏秋耸耸肩,累死了,回去睡觉。苏秋一边懒洋洋的伸懒腰,一边走回房间。

    到了第二天,阳光洒入苏秋的房间。

    嗵嗵嗵

    有人在敲着门,极其的不礼貌,像是来讨债的。

    苏秋坐起来,揉了揉眼睛,“谁啊。”

    “翰飞。”

    “什么事?”

    “快起来,有紫舒的线索了。”

    苏秋一个激灵站起来,赶快穿好了衣服,打开门,“在哪!”

    “你先别吼,跟我来,不要吵到灵儿,边走边说。”

    “好,带路。”

    翰飞脚一点,便飞速的跑了起来,苏秋紧随其后。

    “这是早上有凤域的士兵给我传来的消息,是因为看到了一位来自龙域的人,那个人十分可疑,应该是未得到凤域同意偷偷进来的,不过现在应该不在凤域了。所以他们就围绕这个人调查了好长时间,问过不少与他接触过的人。最终他们找到了一处沼泽,感觉到了另一位龙族的气息,而且十分微弱,经验证,正是紫舒。”

    “那她现在怎么样?”

    “目前还不清楚。”

    “怎么不把她就出来?!”苏秋的声音又有些提高了。

    “因为那里有一只异兽。”

    “什么异兽?”

    “异兽――脏砚。”

    “脏砚?”

    “没错,我的士兵对脏砚束手无策,你一个人应该也很困难。所以,咱们两个去救紫舒,这也算是我还你了一个人情。”

    “脏砚这么难对付?”

    “没错啊,脏砚总是占据着地利。那里是沼泽地啊。脏砚的攻击范围很广,而我们很难在沼泽地上落脚,很棘手。”

    “好的,我知道了,多谢。”

    “可以的话,我才懒得管这个。”

    穿过了树林,高大的植株逐渐不见了踪影。两人来到了一片飘满水汽的沼泽地。

    水汽覆盖住了天空,阳光很难透过来,能见度极低,地面全是淤泥,不知道哪一脚就会踩空,一块块白骨散落在地面上,沼泽伸出发出怪物般低沉的吼叫,气氛阴森至极。

    翰飞貌似十分气氛的样子,“啧!这混蛋吃了不少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爷,夫人又去碾〕〔我能加属性〕〔独爱缉捕:瘾上亿〕〔天价暖婚:厉少独〕〔拥有召唤系统的我〕〔不凡兵王〕〔时光仍在,再爱不〕〔盛世恩宠:总裁的〕〔末世重生之归途〕〔千金归来:借婚36〕〔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绝对一番〕〔变成血族是什么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