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做校长〕〔江少你的戏精上线〕〔你是我青春里唯一〕〔盛世余生只为遇见〕〔兵王之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潘德的预言之千古〕〔覆长生〕〔天阿降临〕〔末世灵战〕〔公主嫁到之莫少太〕〔驭房有术〕〔姻缘仙师〕〔游戏王之传说再临〕〔奶爸有植物系统〕〔万界疯人院〕〔抗日之全能兵王〕〔重生之灰姑娘奋斗〕〔文娱不朽〕〔美漫丧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龙惩纪元 第二卷 黑之黎明 第48章 黑鳞
    紫舒缓缓的掏出一把匕首,匕首的反光映在紫舒冰冷的脸上。

    紫舒缓缓的走到苏秋身旁,用匕首挑开苏秋的衣襟,双手高高的举起匕首,对准了苏秋的胸膛。

    那是心脏的位置,紫舒麻木的脸上不流露出一丝感情,匕首划开空气,径直的刺向苏秋的胸膛。

    铛!

    苏秋胸口的护心鳞显现出来,挡住了匕首。

    紫舒将刃锋一转,刀刃从护心鳞下方平切,企图用刀刃别开护心鳞的一角。

    紫舒身上逐渐蔓延出黑气,包裹在刀刃上,凭借刀刃不断侵蚀苏秋的护心鳞。

    紫舒将刀锋向上一挑,刀身成功的进入到鳞片下方。

    紫舒用力推动匕首,刀刃挖进龙鳞下方的皮肤里面,鲜血缓缓的流淌出来。

    苏秋在昏睡中皱着眉头,似乎很痛,但是苏秋并没有苏醒,而且紫舒也并没有停手。

    黑气使刀锋越加的锋利,仿佛切金石都如切豆腐般轻松。但对于苏秋的龙鳞来说,还是钝了点。

    紫舒用尽力气,才能将刀锋一点一点推着走,但是这样是不足以将苏秋的护心鳞切下的。

    黑气都聚拢了过来,苏秋体内的黑气也被激活,配合着刀锋的走向,从内部瓦解。

    匕首在变形,被黑气压迫着前进与护心鳞的接触似乎达到了匕首的极限。

    紫舒的命符万物之灵释放,藤蔓不断缠绕上来加固刀身,使刀身更具韧性。与此同时苏秋的周围开出了花朵,淡淡的黄色花苞,绽放的时候洒出花粉,这花粉能使苏秋更加的放松。

    紫舒最后一用力,护心鳞被整片挖了出来,鳞片刚一落地便化作能量的光尘消失不见,鲜血源源不断的从苏秋胸口流出,但又很快的在复原。

    紫舒一刀插在苏秋的胸口上,阻止了伤口的愈合,黑气从伤口处不断的流入苏秋的身体里面,与苏秋体内的黑气结合,慢慢的流淌到苏秋的胸口处。

    紫舒拔下匕首,苏秋的伤口在很短的时间内迅速的愈合了,而且在原本的护心鳞的地方凝结出了一片黑色龙鳞。

    黑色龙鳞顶替了苏秋原本的护心鳞成为了苏秋新的护心鳞,随着伤害的解除,鳞片又重新融入在苏秋的体内。

    苏秋被惊醒,腾得坐起来,双手捂着自己的胸口,脑门上布满了汗珠,连嘴唇都有些发白。

    苏秋喘着粗气,慌忙的解开自己的衣服,摸了摸胸口附近,皮肤平整,而且感觉不到丝毫的痛楚。

    苏秋有些困惑,慢慢的系好衣服。身下的还是自己的那张熟悉的床,此时天边才刚刚泛起鱼肚白。

    苏秋擦了擦自己脑门的汗,噩梦?如此真实的噩梦。仿佛那痛感还萦绕在胸口,但是实际摸上去却又毫无感觉。

    太过真实,梦里那紫舒的舞姿仿佛深深的刻印在了苏秋的脑海里面,那画面苏秋想忘都忘不了的。

    不过,紫舒怎么会给自己跳舞呢?苏秋挠了挠头。可能真的是自己这几天太累了吧。

    苏秋起床,穿好自己的衣服,走出自己的房间。

    这一大早的,药坊就有好多人已经起来忙碌了,药坊向来是忙碌的。

    苏秋也不闲着,很快就投入到劳动里面。不过苏秋在忙碌是同时还在寻找着紫舒。

    紫舒作为药坊的主人一定是起的最早的一个了,早上起来就在挑选药材了。

    苏秋躲在不远处静静的观察着,紫舒似乎没有什么异样,正常的工作着,且蛮不讲理。

    苏秋慢慢的靠近紫舒,帮助紫舒一起挑选药材。

    紫舒抬起头撇了苏秋一眼没有搭理苏秋。

    苏秋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紫舒的表情。

    紫舒一脸不耐烦的样子,抓起一把药就扔在了苏秋身上,有些生气的说道:“你在干什么?!废材!一大早的就在偷看我,想干嘛?不要说你救了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本小姐告诉你,我帮你的地方也不少,你不要太过分,以为本小姐下不去手吗?”

    苏秋被说得无地自容,他向来是说不过紫舒的,药坊的其他人也没有理睬。这都是因为他们都已经习惯了,紫舒的脾气他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对于苏秋更是如此。虽然他们原本不待见苏秋,但是苏秋都可以奋不顾身的去凤域营救紫舒,他们也就都默不作声,默默的认可了苏秋。

    苏秋挠了挠头,“那个……”

    “有话就说,别扭扭捏捏的耽误我时间。”

    苏秋站到紫舒身旁,贴近紫舒的耳朵轻声问道:“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叫我出去看你跳舞?”

    “哈?!我凭什么要给你跳舞?”

    这是药坊的人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一下,然后继续工作着,但是心思已经到了苏秋他们这边。

    苏秋的额头开始冒汗,紫舒这样大大咧咧的喊着,其他人十有八九的会误会吧。

    “不是不是,我是说啊,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叫我?”

    啪

    一个人打翻了装药的篮子,人们纷纷把目光投向那个人。那人慌慌张张的收拾好散落的药,十分愧疚的说,“抱歉抱歉,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苏秋的脸有一些涨红,紫舒也有些挂不住了,一拳过来直接打在苏秋的脸上,苏秋受到紫舒一拳后仰倒在药架子上,一只手揉着自己的脸,满是无辜的表情。

    紫舒这边这是气的冒烟,脸也稍稍变成了红色,“你…你今天早上没吃药吗?!”说完便气鼓鼓的走了。

    其他药坊的人见紫舒离开,纷纷放下手中的活,围在苏秋旁边,两个人慢慢将苏秋扶起来。

    “苏秋小兄弟,我们平日也待你不薄,都是一个屋檐下住的兄弟。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和兄弟们分享分享啊!”

    “对啊对啊,就是。”不论男女,其他人都纷纷附和着。

    “啊?没发生什么啊。”

    “话都到这地步了,你再掖着也没什么意思了啊,老实招了吧。”

    “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好像做了个美梦?还是噩梦来着?”

    “懂!我们都懂,详细说说吧!”

    “你们不干活围在一起干什么啊!”紫舒一嗓子吼了出来,众人纷纷散开,重新工作了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陆爷,夫人又去碾〕〔独爱缉捕:瘾上亿〕〔我能加属性〕〔拥有召唤系统的我〕〔天价暖婚:厉少独〕〔不凡兵王〕〔时光仍在,再爱不〕〔盛世恩宠:总裁的〕〔末世重生之归途〕〔千金归来:借婚36〕〔诡秘之主〕〔亏成首富从游戏开〕〔九星毒奶〕〔绝对一番〕〔变成血族是什么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