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棍甜妻:相公你〕〔封神大混子〕〔我是一个浪子〕〔万界签到开局亿万〕〔我在时间静止的世〕〔柯学验尸官〕〔我在冥王星上做巨〕〔猛兽博物馆〕〔华年时代〕〔为了道侣去修仙〕〔我真不是废柴啊〕〔网游之战圣归来〕〔我的爸爸很有钱〕〔双魂纪〕〔我有两个聊天群〕〔跨界新人生〕〔凌辰苏静〕〔全民领主之最终浩〕〔清除师兄计划书〕〔红楼之快活人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跨界攻略 第一八七章 质疑的声音
    交流会的进程确实是按照卡特琳娜的论断来进行的,许许多多音乐家站起来发表了自己对于音乐的感悟,他们或是在创作上遇到了问题,或是在演奏上遇到了问题,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问题,而在阐述自己的瓶颈之后,他们无一例外的请教白君文,并从白君文这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帮助。

    然而……确实只是“一定程度”的帮助,很不够,远远不够。

    卡特琳娜的心里更加笃定了,这时候他听到白君文对一位来自德国的音乐家说了一句话:“您这部作品,如果要表达那种凄凉悲切的情绪……我个人建议改一下调。”

    “改调?”音乐家一愣:“白,你确定要改调?这可是大工程……”

    他确实有些意外,其实在交流会进行了这么久之后,他也看出来了,这位年轻的白大师并不会提出太多颠覆性的建议,他通常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修修补补,反而是他的老师,被誉为世界乐理第一人的施耐德教授展现出了让人惊叹的境界,提出了很多颠覆性的建议,并且最后大部分都被证明是对的。

    而这次,白提出了一个颠覆性的意见:改调。

    “改调?”卡特琳娜轻轻的笑了起来:“他大概也意识到自己的表现太肤浅了,所以企图提出一些更有建设性的意见……然而他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多做多错的道理。”

    “如果他跟他的老师施耐德教授坐在一起的话,或许之前许多充满颠覆性的绝妙建议都会从他嘴里说出来,”泰达米尔到这时候其实也已经信了卡特琳娜,所以捧了个场:“可惜他一个人坐在最上方,所以没办法借用他老师的智慧了。”

    场中,德国音乐家还在追问:“那你觉得应该怎么改?”

    “用g小调吧。”白君文很自然的道:“g小调它……本身就是悲切的。”

    交流会有些静,还带着很淡很淡的难言的尴尬,许多音乐家似乎都想说话,却又最终没有真正开口。

    施耐德也微微皱起了眉,看向自己心目中最得意的弟子,眼神里带着一抹隐忧。

    他是世界乐理第一人,在他自己的认知中,无论什么调,其实都只是工具,本身是没有情绪在里面的,所以,白君文刚才的那句话……他觉得……似乎是谬论。

    事实上,不仅仅是他这么认为,在场所有的音乐家都是这么理解的。

    这时候响起了有些突兀的笑声,众人的目光看过去,就看见了正站起身来的卡特琳娜。

    “g小调……是悲切的?”卡特琳娜冷笑:“白,请问这是施耐德教授教给你的理论吗?”

    白君文有些愕然,他花了几秒钟才想起来,刚才爱德华给自己专门指出过,这个老女人就是一直质疑自己的那位卡特琳娜,他摇头道:“不是,是我自己的理解。”

    “很难想象,真的很难想象,”卡特琳娜的声音很大,有些尖锐,带着些尖酸刻薄的意味:“一位被世界乐理第一人当做得意弟子的音乐人,一位创作出《命运交响曲》这种神作的创作人,居然会说出如此浅薄、毫无道理的蠢话!”

    白君文皱眉道:“您想说明什么?”

    “白,你露馅了!”卡特琳娜一只手指着白君文,用更大的声音斩钉截铁的道:“你在刚才的交流中体现出来的能力并不能匹配《命运》创作者的身份,而现在,你居然做出了如此荒谬的结论,你不妨问问在场所有人,g小调到底是不是悲切的?”

    观众席上的嗡嗡声更加响亮起来,整个音乐厅里充斥着略显压抑的古怪气氛。

    白君文皱着眉看着卡特琳娜,很认真的问:“尊敬的女士,你是想说……我抄袭?”

    这一刻,汉斯先生和海顿先生都微微屏住了呼吸,他们确信《命运》属于原创,因为他们亲眼见证了白君文的创作过程,而且,他们相信白君文的人品。

    可他们心头很沉重,因为他们很明显看得出来,此时的种种证据都已经指向了一个很可怕的结论,然而他们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白今天交流的时候,提出的建议总是不够惊艳?

    为什么白竟然说出那样奇怪的言论来?

    他到底怎么了?

    “老大,白的那三部交响曲,该不会真的……”鲍里斯轻声在汉斯耳边询问。

    “不会的,”汉斯很果断的摇头道:“我相信白的为人……也相信施耐德教授的人品。”

    “如果这三部作品是老师交给他打响名气的话,他完全没必要选择世界之星交响乐团,”海顿还算冷静,分析道:“他大可以直接把它们发表出来,或者是带着曲谱去任何一家交响乐团进行首秀演出,比如费城交响乐团……他可以轻而易举的一曲封神,而不用跟着我们冒这么多风险——事实上,他拿出三部作品本身就是一种浪费,他只需要一部作品就足够功成名就了,他之所以这么浪费,完全是想救活我们乐团,不是么?”

    交流会已经有些乱了,卡特琳娜毫不示弱的看着白君文,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她又看向施耐德:“事到如今,您还不准备站出来说句话吗?”

    施耐德气得脸都红了,用力捶了一下桌子,大声骂道:“哔哔哔哔哔哔哔哔(此处消音)”。

    在场所有人目瞪口呆。

    优雅的德国贵族,气急败坏的时候,还真tmd优雅啊……

    卡特琳娜并没有因为被问候了各种直系亲属而生气,相反,她的嘴角再次勾了起来,眼里流露着隐约的得意,她并不在乎施耐德是不是火爆脾气,她只知道,这位几乎站在世界音乐之巅的大人物,这时候已经因为被自己揭穿真相而恼羞成怒了。

    可以预见,自己主笔的下一期《古典音乐鉴赏》应该会卖得很不错。

    白君文却在这时候开口了,他的声音比刚才略微要大一些:“各位,请安静一下,听我说几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亏成首富从游戏开〕〔第一序列〕〔超神机械师〕〔剑来〕〔伏天氏〕〔我真没想重生啊〕〔黎明之剑〕〔烂柯棋缘〕〔亏成首富从游戏开〕〔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精灵掌门人〕〔大道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