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年小妖爱上我〕〔山沟里的制造帝国〕〔氪金剑仙李太白〕〔近身狂婿〕〔万界之我是演员〕〔我真是个律师〕〔大神你人设崩了〕〔万界鸿蒙道主〕〔阿拉德的不正经救〕〔穿越从武当开始〕〔邪君的第一宠妃〕〔情深入骨,傅少的〕〔狂婿之死神归来〕〔我有一个搞笑的系〕〔被影视耽误的歌神〕〔李飞的搞笑日常〕〔决胜新金融时代〕〔星际大佬她只想种〕〔大明最后一个狠人〕〔这个学渣不简单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异世从心 第二百八十九章 这比赛,咱不参加了!
    骆文茵在回绝李顿后,其实就已经后悔,她反应过来,李顿想让主办方,让解说员道歉,也是为了她好,自己似乎没有立场阻拦。” tart=&ot;_bnk&ot;>www.wjxs.cc</a></a>

    她抿着嘴,心虚的都不敢和李顿对视。</p>

    怎么办?李顿会不会因此察觉她的意图,进而察觉到她们两个图谋不轨?</p>

    他会不会讨厌,然后……然后又玩消失?</p>

    要是因此讨厌我,怎么办!</p>

    骆文茵慌神了,她隐隐想趁着这个机会告白,却又被心中的恐慌制止。甚至,这份恐慌还在蔓延。</p>

    见到李顿苦恼的捂住额头,她更慌了。</p>

    慌忙解释道:“别,别误会!”</p>

    嗯?误会什么?</p>

    李顿不明所以。</p>

    “解说……只是份工作,他们的编排,也是为了工作!大,大家生活都不容易,就不要在找麻烦……”骆文茵慌了神,言语中甚至不能表达清,只能就不给他人造成麻烦的理由来劝说。</p>

    “唔……”李顿沉吟着。</p>

    少女呦!受到伤害的是你,就算这样,你也在为别人着想!太善良了!</p>

    李顿见着仍旧在劝说他放弃,神态慌张,言语无序的少女。</p>

    深受感动!</p>

    这么可爱善良的女孩,又有什么理由,不让人疼惜,并为其打抱不平?!</p>

    可是,李顿同样在苦恼,他要照顾骆文茵的感受。这饱受世俗恶意的少女,似乎已经再接受不了打击。</p>

    他要是拒绝,很可能会让骆文茵再度惊慌失措。</p>

    暂时想不出其他解决办法,李顿只好暂时放任自流,先行顺着骆文茵的意思,安抚她:“那……行吧。”</p>

    “姑娘,你可是受害者,还在为别人着想。也该考虑下自己吧?”他表情无奈的揉了揉少女的脑袋,“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行,我暂时不去找他们麻烦。”</p>

    “但你也要保证,实在受不了流言蜚语,就告诉我,我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p>

    “诶嘿……”骆文茵都记不得自己慌乱中说了些什么,但见李顿被成功劝服,不由得嬉笑了一声。35xs</p>

    马上又觉得自己这样不对,会暴露意图,慌忙的捂住嘴。</p>

    可爱的神态,让李顿又好气又好笑。气他人的编排,笑少女的纯真。</p>

    解说员并不是一直在报道两人的消息,只是短短十秒的报道,比赛仍旧在继续,赛场别处总会爆发冲突,其他抵达终点的参赛者也要有展示的画面。</p>

    陆续的,其他参赛者抵达终点,数千人汇聚,显得杂乱、吵闹。</p>

    李顿被其他参赛这吸引了会儿注意力,转头正准备向骆文茵叮嘱些什么,却发现,转眼见已找不到她。</p>

    骆文茵失踪了!</p>

    李顿不觉得她会出现什么意外,毕竟还在赛场中,身上也携带者护盾,很难受到伤害。</p>

    但骆文茵之前的状态不对,很难保证她会不会想不开。</p>

    他赶忙打开手环虚拟界面,通过飞讯与电话,同时联系起女孩。</p>

    好在这次,骆文茵没玩失联。</p>

    电话没接,通过飞讯向他保平安,解释是去与慎希月会和。</p>

    又联系了慎希月,从她那里得到了肯定的答复,这才松了口气。</p>

    慎希月在回复李顿后,表情怪异的看向闺蜜,夹杂着担忧、同情,以及憋住的笑意</p>

    “文茵……”</p>

    她一时间都不知道说什么。</p>

    以慎希月的速度,只能算中有偏上,在抵达终点时,没能见到屏幕中,解说员对李顿两人的报道。</p>

    但是,她却见到了骆文茵去阻扰李顿时,所遭遇的悲惨情景。</p>

    周围的其他参赛者发出惊呼,慎希月远远就见到一前一后的两人,一个在飞行,一个在踏水奔跑。飞行的,是如同皮球般被不断击打的骆文茵。网奔跑的,是是不是因击打而踩踏出剧烈浪花的李顿。</p>

    这显眼的动静,很难不让人瞩目。</p>

    太惨了!</p>

    当两人从远处渐渐超过自己时,注意到惨状的慎希月,不由的在心中发出感叹。</p>

    她从没想到,让闺蜜去阻扰李顿的计划,会变成这样!简直是将骆文茵推向深渊——受苦的深渊。</p>

    慎希月当时心中庆幸,还好阻扰的是闺蜜,而不是自己,不然的话她还不如一头扎入水里,选择淹死来的轻松。可是,闺蜜的痛苦遭遇又让她心生愧疚,觉得自己的想法太过于可怕,竟会对这种事情庆幸。</p>

    难道,看见闺蜜受苦,就应该吗?</p>

    心中的纠结之情,化作杂乱的浓粥,让她不知道怎么面对骆文茵才好。</p>

    李顿那家伙,太恶劣了!怎么能对女孩子做出这种事!</p>

    这么丢人!这般让人羞耻!以后还怎么见人!</p>

    对李顿的愤慨之情,也融入纠结的思绪杂乱浓粥里,使得慎希月的心更乱了。</p>

    她不禁怀疑自己。像李顿那样可恶的人,真的能征服吗?</p>

    到底是谁征服谁啊!</p>

    慎希月已经做好了将哭诉的骆文茵拥入怀里,让她尽情哭泣,再温柔安慰的准备。却意外的见到,闺蜜羞涩、开心的笑脸。</p>

    “诶嘿……”骆文茵羞涩的低声笑着,红彤彤的俏脸上透露着甜蜜。</p>

    她已经不在乎别人的怪异视线了,李顿刚才紧张、关心的举动,更让骆文茵开心,甚至开始庆幸解说员的编排。</p>

    “文茵?你怎么了?”慎希月懵逼的眨巴着眼睛,不禁抬起手,试探向闺蜜的额头,想确认是不是被悲惨遭遇打击烧坏了。</p>

    “我没事。”骆文茵开心的眼睛都眯成了弯儿。</p>

    慎希月根本不信:“怎么会没事!李顿竟然对你做那种事!太可怕了!”</p>

    “没……没事的!”骆文茵不知道怎么做解释。</p>

    “不行!不能就这么算了!李顿竟然敢做出这种事,一定要找他算账!”闺蜜越说没事,慎希月就越是担心,她决定为骆文茵出头,打抱不平。</p>

    拉起闺蜜的胳膊,慎希月的俏脸刷的就冷了下来:“走!我们去找李顿算账!”</p>

    “让……让他跪下来给你道歉!”</p>

    “别管这种事啦!”</p>

    骆文茵哪能让慎希月坏了好事,可是好不容易才营造出这么好的情况。大众的认同,李顿自身的愧疚,对她非常关心。</p>

    也许,再努力一下,就能拿下李顿了呢!</p>

    而慎希月还被落在后面,毫无希望!</p>

    到时候,可就不是两人一同分享,而是她独占啦!</p>

    “行动失败了,咱们还要阻扰李顿吗?他成绩已经远远超过了,很难赢的。”骆文茵转移话题道。</p>

    “蛤?”慎希月很是惊讶,“都这样了,还想什么阻拦,你被羞辱了一次还不够嘛?”</p>

    “别管那家伙了,这么恶劣的家伙,咱们不稀罕!不要他了!”</p>

    “哦……”骆文茵弱弱的应道。</p>

    心中,在听到慎希月似乎要放弃李顿时,不禁涌起淡淡的喜悦。</p>

    见到闺蜜柔弱的样子,似乎又回到了曾今刚认识时,那个对生人、对热闹都非常胆怯的小女孩。慎希月眉头微皱,捂着额头,很是苦恼。</p>

    李顿那混蛋,她迫害小女生,又要让她自闭了!</p>

    察觉到周围其他参赛着,向这边投来的怪异视线,慎希月更加担忧闺蜜的状态了。</p>

    “走!咱们不参加这破比赛了!”</p>

    说着,她又拉起了骆文茵,准备直接离开,放弃比赛。</p>

    至于说继续比赛,然后找李顿麻烦,给闺蜜报仇?想到被当做皮球拍上一路的悲惨遭遇,慎希月打了个寒颤,对此敬谢不敏。</p>

    抱歉文茵,我不敢……</p>

    “哦……”</p>

    虽然还想呆在这里,继续参加比赛,听解说员对此的编排,对把她们当做情侣的祝福,但骆文茵仍旧选择了顺从,并弱弱的答应。</p>

    因为此时像大姐姐般的慎希月,是在关心她,照顾着她的感受。</p>

    就是这样的担当与关心,才会让曾今害怕与人亲近的骆文茵,选择了在刚认识不久后,就同意住一起的提议。也正是慎希月的照顾,才让她一年来能够放开心结,开朗的面对新奇的外界。</p>

    只是有时,像这般帅气的大姐姐,也会装模做样的撒娇、诉苦,让她苦恼。也会在一些小事上和教育她,像同辈的朋友般争论。</p>

    李顿也是,他虽然在某些方面很迟钝,但对身边的朋友却没话说,一同做决定时也会考虑朋友的感受、意见。对朋友也大方,请客吃饭就是一句话的事情。护短,像是一道坚实的壁垒般,保护着别人。也总会让着她,照顾她……</p>

    很温馨,像是家人。</p>

    “你呀!就是对人太温柔了,才会一直被欺负!对这些可恶的雄性,就应该摆出比他们还要强势的姿态,才不会吃亏!”</p>

    慎希月像老妈子般唠叨着,拉着闺蜜的手向赛场外远去。</p>

    “知道啦,凶恶的老巫婆~!”</p>

    “什么老巫婆,可别乱说!这是自保的手断,咱们女巫都应该是自强独立,才不会比男人差!”</p>

    “嘻嘻……”</p>

    似乎,不告白也挺好的,三人维持着关系,互相照顾、帮助。是朋友,有时也会像家人,总会照顾她这小女孩。</p>

    莫名的,骆文茵心中闪过了这个念头。</p>

    周围人的善意,与照顾,这份感情有时比起父母还来的浓烈,让她很是享受。</p>

    可是……我这样的女孩,又何德何能被这样宠爱?</p>

    </p>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族之劫〕〔玄皇元龙传〕〔我师兄实在太稳健〕〔大奉打更人〕〔颤栗高空〕〔超神机械师〕〔亏成首富从游戏开〕〔饲养全人类〕〔黎明之剑〕〔我的徒弟都是大反〕〔第一序列〕〔伏天氏〕〔精灵掌门人〕〔我真的不是气运之〕〔皇兄万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