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欢迎来到BOSS队〕〔最强网络神豪〕〔夏日清凉记事〕〔光脑武尊〕〔恶女重生〕〔骷髅魔导师〕〔混乱战神〕〔玩转香江〕〔仙家有田〕〔江枫丁瑶〕〔重生后娇妻她又黑〕〔情系九零甜美妻〕〔沐晴沐泽〕〔姜小白李思妍〕〔永镇仙魔〕〔总裁追妻一带二〕〔嫁给有钱人〕〔钻石闪婚之溺宠小〕〔玄神〕〔强势归来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1、崩坏的十界(完)
    听到这话,江斜眼中阴云密布,声音也更加冷了:“爱情?”

    看到他这样的神态,听到他的语气,谢汐拼命鼓起的勇气像被扎破的气球,瞬间干瘪。

    江斜走下来,死死盯着他:“你一个魅魔,主掌se欲的域主会懂得爱情?”

    这一句反问彻底熄灭了谢汐心中的那微弱的一小簇火苗。

    他在期望什么?他在妄想什么?

    眼前的男人是至高无上的极位神。

    谢汐不出声了,只死死咬紧薄唇。

    数百年过去了,他的容貌早就褪去了稚嫩和青涩,可他骨子里的那个犟劲却没有丝毫改变,仍是那个不愿为难自己,遇不到合适的人宁愿面对死亡的谢汐。

    若是往常,江斜看到他这样定会心疼得不行,只要他能开心,什么都依着他,可是今天……

    江斜闭了闭眼,低声道:“别忘了,你是立下过神誓的。”虽然他是耍手段哄他留在他身边,可立下的神誓就是神誓,他不能反悔。

    神誓神誓,又是神誓。

    难道他真的怕这个神誓吗!

    谢汐猛地抬头,眼中全是反抗:“那又如何?”

    江斜怔住了,因为他面上的绝然。

    谢汐唇瓣苍白,面上却有着愤怒的红晕:“我违背了神誓又如何?”

    江斜心一沉:“你不想活了?”

    不想活……不想活……他几百年前在成年前就不该活了!

    谢汐终于明白了自己一直在等什么,一直在纠结什么,一直在执着什么。

    他不想随便成年,是因为他想要一份忠贞的爱情!

    可是他找不到,走遍魔界都找不到,为此他不惜放弃生命。

    谢汐哑着嗓子对江斜说:“这样活着有什么意思。”

    江斜瞳孔猛缩,看到的却是谢汐头也不回离开的背影。

    大殿里空无一人,江斜坐在魔神的王座上,指甲掐入了掌心。

    果然不该靠近他。

    短短几百年,只不过才几百年,弹指一挥的几百年,他就……

    谢汐心灰意冷,不仅拒绝去见江斜,还丢下了身上所有的事务。

    和他关系比较好的懒惰域主来找他,问他什么情况。

    谢汐直接撂挑子了。

    懒惰向来少言寡语,这次说的话估计抵了一年的份额:“你这像什么样子?难道没了魔神的宠爱你就什么都不想做了?难道整个魔界在你眼里就……”

    谢汐怔怔地听着,心中灰败越胜。

    连旁人都看得出他的心思了,有这么明显吗?

    谢汐摇摇头,对懒惰说:“我本来也是瞎忙活,魔界有他就够了,从来也没需要过我。”

    他这样说,懒惰竟没法反驳。

    的确……域主们无论怎样,只要有魔神大人在,魔界就是欣欣向荣。

    懒惰叹口气道:“你这又是何必。”

    谢汐也想知道这又是何必……何必这样较真,何必对现状不满,何必去奢想爱情?

    可是他……

    谢汐对懒惰说:“以后就辛苦你了,我想去第一域定居。”

    懒惰也劝不了他,毕竟他想要的是魔神,而魔神大人是属于整个魔界的,一个极位神怎么会给他那样私人的感情。

    谢汐去了第一域,在边界定居,遥遥看着远处的天界。

    他幻想着天界的生活,幻想江斜是个天族,幻想自己也是个天族,他们没有任何身份欲|望的束缚,单纯的相遇相恋相守。

    哪怕没有亘古的生命又如何?

    能得到短暂的绚烂,一生足矣。

    谢汐怔怔地看着天界,沉浸在自己漫无目的的幻想中。

    江斜去天界调查了谢汐出访时遇到的所有人。

    他不知道谢汐爱上的是哪个天使,他看谁都觉得不可能,可又看谁都觉得可能是。

    他有一瞬间想把所有见过谢汐的天使全毁了,可理智控制住了他。

    毁了也没用,谢汐只会恨他。

    江斜离开天界,在第一域见到了失魂落魄的谢汐。

    他隐去了自己身形,站在他咫尺之间,看着他用一双漂亮的眼睛,渴望地望着天界。

    江斜毫不意外,倘若没有神誓束缚,谢汐早就去天界了。

    因为早就预料到会有这么一天,所以江斜才会说出那样的条件,想着至少绑住这个小魅魔的身体。

    可这有什么用呢?

    他的确不会去找任何人,但也不再找他。

    他离他这么近,他却再也不会看向他。

    日子一天又一天,谢汐终于受不了了。

    幻想得越是美好,现实越是残酷。

    他离开第七域这么久,江斜没有找过他一次。

    他生气了吧,因为他的僭越。

    谢汐这么多年勤学不缀,知道的东西比很多魔族都多,比如转生仪式。

    用这个可以挣脱一切束缚,开始新的人生。

    他不甘心怯弱的死去,他要挣脱神誓,他要让魔神知道:不会一切都如他所想,不是一切都在他掌控中,他能够反抗他!

    江斜能制止谢汐的这个转生仪式,可制止了有什么用?

    这是谢汐的决定,他从来都管不了他。

    谢汐发动仪式时,江斜就站在他身边,眼睁睁看着他睡去,眼睁睁看着他的身体缩小,眼睁睁看着他从成年魅魔又变回到有着小尾巴的幼童。

    谢汐蜷缩在阵法中,紧闭着眼睛。

    江斜走过去把他抱起来,轻声问:“就这么讨厌魔界吗?”魔界就是我,你这么讨厌它,我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

    江斜把睡着的小魅魔和他怀中的一个白色光球交给了懒惰域主。

    懒惰错愕道:“魔神大人,谢汐他……”

    “让他开始新的生活吧,”江斜道,“我累了,这阵子魔界就交给你们了。”

    扔下这句话,江斜走进到黑暗里。

    从那之后,魔神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过,与此同时一个名叫江斜的小天使出现在天界第一域。

    转生后的谢汐什么都忘了,包括他的爱情。

    那他就成为谢汐喜欢的样子,去天界等一场虚妄的爱情。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谢汐印证了自己的想法,果然天使斜和魔神斜是同一个人,这让他松口气,可想想前情提要里的狗血误会,他又忍不住打爆江斜!

    什么辣鸡剧情!什么瞎瘠薄乱想!

    他是说话说一半的人吗?他是连告白都不会的人吗?他哪次不是直白地说爱他,哪次不是直球落到他球拍上?

    看来下次的直球得往他脸上砸,狠狠的,用力的,砸他个鼻青脸肿,看他还敢不敢胡思乱想!

    这段转生的记忆是只有谢汐本人能看的,这会江斜能看是因为和谢汐一起。

    当时谢汐刚转生那回,幼童状态下的小魅魔是无法接受这段记忆的,所以魔神斜也就看不到。

    要是看到了,哪还有这些歪歪绕绕!

    当然……那些本身就是“前情”,存在才是必然,是谢汐进入这个世界后才有的。

    不想当魔神的天使斜还在怔怔地发呆。

    谢汐看向他。

    江斜回过神来:“你一直都爱着我……”

    天大的误会看到这些也都明白了,谢汐何止是爱他,简直是生命里只有他。

    成年前他宁愿死亡都不想随便和人怎样,可是却和江斜在一起了。

    他去天界哪里是遇到了心爱的人,他只是看了一个公益片,只是了解了自己的心意,只是清晰地明白自己一直爱着江斜。

    可江斜都说了些什么,他……

    江斜慌乱道:“我以为你是爱上了其他人,我以为你想离开我,我……”

    他解释着,恨透了曲解谢汐的自己,也恨透了把一切都搞砸了的自己。

    谢汐生气归生气,可想想这些糟糕的前情都是因为世界崩塌才导致的负面情绪,他又哪里舍得气。

    “是我不好……”谢汐垂眸道,“我没把话说明白。”

    江斜道:“你已经很努力了,你……”

    一个魅魔,一位执掌se欲的域主,对着高高在上的魔神说出爱情两字,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不仅是剖开自己的心,更是推倒了信仰,颠覆了血统天性,完全不顾一切了。

    可是江斜却以为他付出的这些是因为其他人……

    谢汐轻叹口气,顺着前情说道:“我没想到您是爱我的。”

    江斜怔了怔,更恨自己了:“和你的勇敢相比,我实在怯弱。”

    他喜欢他的小魅魔,从第一次见面时就喜欢,可他却犹豫了那么久才用卑鄙的神誓拴住他,给他们本该纯洁的爱情一个糟糕的开始。

    谢汐哪舍得他一直自责,说到底这不是江斜的错,而是崩坏的世界的错。

    不管是谁被丢下,都会滋生出绝望的情绪。

    谢汐也曾是被丢下的人,所以他能理解。

    谢汐仰头看他,问道:“上一世我爱您,这一世我还是爱你,那么……你爱我吗?”

    江斜定定地看着他,说出了深藏已久的感情:“我爱你。”

    谢汐吻住了他,两人在甜蜜的深吻中离开了这个世界。

    回到蔷薇花园,谢汐看到了睡着的双子斜。

    他怔怔地坐了一会儿,平静了一下心情。

    这个世界其实很简单。

    虽然前情提要很狗血,但结果却是极好的,只要看到最后,谢汐甚至不用做什么,误会就解除了。

    谢汐仔细回顾了一下,发现这其实是江斜在自救。

    刚进去谢汐遇到的就是天使斜,而天使斜就是封印了记忆的魔神斜。

    谢汐没有任何波澜地和天使斜相爱,之后两人前往魔界,盛典上魔神斜以为谢汐的确更爱天界,所以不想再当魔神,只想成为真正的天使,和谢汐长相厮守。

    这才导致了魔界的崩塌。

    可同时魔神斜也给自己留了后手,那就是转世前的记忆。

    只要谢汐带着江斜一起看了,那么江斜就不再厌弃魔神的身份,魔界自然就不会崩塌。

    与其说谢汐在修复这个世界,不如说是江斜在想法设法地自救。

    这是魂意的意识,还是江斜本体终于能干涉小世界了?

    谢汐不知道,但不管是哪个他都很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  昨晚做梦,梦到你们怪我食言,以后都不给我营养液了,我那个后悔啊,就后悔,痛哭流涕地说再也不敢了……

    还好是梦qaq

    双子斜结束啦~就很甜对不对,虽然夹杂了狗血,但来龙去脉都是甜的!

    下一个巨蟹会是什么呢,嘿,晚上见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从红月开始〕〔瞄准你的心〕〔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鬼喘气〕〔超极品太子〕〔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超级警监〕〔黑道学生5三分天下〕〔阴婚不散:我的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