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易阡陌鱼幼薇〕〔妈咪爹地要抱抱陆〕〔苏幂楚尧〕〔仙尊归来〕〔陆筠言姜倾心〕〔霍先生撩错了〕〔第一甜妻:霍先生〕〔超品渔夫〕〔韩氏仙路〕〔权宠天下〕〔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号战尊〕〔这个外援强到离谱〕〔李二蛋纪心雨〕〔婚约已至:总裁求〕〔天王传奇〕〔盛莞莞凌霄〕〔重启人生谈小天〕〔重生之全球首富谈〕〔戚卿苒燕北溟
长春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游戏加载中 243、崩坏的九界2
    谢汐这体型吧,也就小孩巴掌大,还圆滚滚的,浑身都是雪白色的茸毛,小翅膀上倒是有一圈黑羽,点缀在两边很好看,可惜没用处,素描笔是别想了,牙签可以考虑下。

    谢汐如今画技倒是提升了很多,但特效药那种东西,离了素描笔是很难画出来的,随便画片药,鬼知道是治病的还是杀人的……

    幸亏江爸爸睡着了,这要是醒着,看到扑腾到浑身炸毛的谢汐,一准着急——小啾怎么了,是在抽搐吗!

    其实谢汐体力是够的,能扛起这只大笔,可问题是他的身体太不协调,这圆溜溜的一团,维持平衡都听不容易,还要握笔,太为难鸟啦!

    扑腾二十分钟,谢汐可算让笔尖对准了神鉴,他脑中拼命想着特效药,素描笔努力挪动着……

    五分钟后神鉴无情显示:“太丑,无法识别。”

    谢汐:“……”我去你大爷,一只小鸟能画出这样的弧线已经很棒了好吗!

    神鉴是个莫得感情的神鉴,才不管主人变成什么样,太丑就是不识别。

    谢汐累到秃毛,只能先歇一歇,他怕辛苦画出的特效药得先给自己吃……

    歇了会儿还饿了,谢汐看看食盒里的谷子……一咬牙叼起一粒。

    怕什么,猫粮他都吃得津津有味,谷子煮熟了还是人类食物呢!

    谢汐没尝到什么滋味,囫囵咽下去后慢慢感觉到了饱腹感。

    吃饱喝足,谢汐再接再厉,认真地画起特效药……

    谢汐考虑过的,他长得太小,造的药太大,他都没法叼给江爸爸吃,所以只能想办法画个小一些的……

    也不知折腾了多久,谢汐可算是成功创造出一枚特效药!

    只要把这药放到江爸爸嘴里,别管什么病,基本能好一大半。

    江爸爸康复了,巨蟹斜就不会那么惨了。

    从这不到一天功夫来看,谢汐都感觉得到这个江爸爸是像之前江姐姐一样的好家人!

    谢汐收起了神鉴和素描笔,叼起特效药,准备越狱——这不难,笼子是一顶就开的那种,普通的鸟儿可能没那智商,谢汐好歹是个人,哪里会被困住。

    他头爪并用,好不容易推开一条缝……外头传来了开门声。

    谢汐吓了一跳,连忙缩回去,因为动作太急,他嘴里的药吧嗒一声掉到了地上。

    谢汐睁大了黑豆小眼,差点啾出声!

    他辛辛苦苦做了一晚上的特效药!

    江斜回来了,其实他动作很轻,是怕吵到江爸爸,但是谢汐的听力太敏锐,以至于连这么点动静都能惊到他。

    江斜走进来看了眼,发现江爸爸睡下后松了口气。

    谢汐也抬头看他,少年头发全湿了,脖颈间也挂了汗水,灰白色的t恤也被打湿,还沾了不少灰。

    即便是这副模样,江斜也是帅的,甚至还有着喷薄而出的力量感。

    可同时也能知道他这“晚自习”上得够累,绝对是体力活。

    江斜还是头一次看向谢汐,谢汐努力示好,可惜小黑眼能传递的东西太少,江斜显然没接收到,他面无表情地拎起鸟笼,把他拎到了客厅里。

    谢汐也不急,等江斜睡了,他再去把药捡起来喂江爸爸吃。

    对了,药掉到哪儿去了?

    谢汐赶忙看过去,在床边看到了那一枚特效药,还好……

    这个念头刚闪过,谢汐就看到一直大脚踩了上去。

    “脚下留药!”啾啾啾啾!

    已经晚了,江斜根本没看到那么小的救命药,一脚踩上去不说,还因为听到谢汐的叫声而转身看他,这一转身脚就碾了一圈,药片瞬间成了粉末,估计还粘在了他的鞋底。

    谢汐啪嗒一声,摔倒在食盒里。

    江斜给爸爸盖好被子,过来看他:“又饿了?”声音清清冷冷的。

    谢汐气死了:“饿你个鬼,老子画了一晚上的药。”

    “别吵。”江斜皱了皱眉,看向食盒,“这不还有很多吗?”

    谢汐也怕吵醒江爸爸,所以不啾啾了,瞪着他看。

    江斜有些疲倦道:“凑合吃吧,最近没空给你抓虫子了。”

    谢汐:“???”

    他吃猫粮吃谷子都行,虫子是绝对不吃的好吗!

    这句杀伤力太大,谢汐都不敢和他计较踩药大罪了!

    江斜去洗了澡,很快就睡了。

    谢汐拱出笼子飞到他身边看了看……这要不是累极了,哪会沾床就睡?

    为了父亲的病,真不知这稚嫩的肩膀背负了多少重担。

    谢汐在他脸颊上轻轻碰了下,虽然鸟喙尖锐,但是谢汐这鸟太小,嘴巴也就是个小点点,戳一下完全没感觉。

    心疼完小巨蟹,谢汐苦哈哈地继续画药,有了上次的经验在,这次要快一些,再累趴前好歹画了出来。

    以防夜长梦多,谢汐赶紧把药叼到了江爸爸嘴里。

    江爸爸似是感觉到唇瓣干燥,舔了下唇刚好把药吃了下去。

    药是入口即化的,只要吃下去就不用怕不发挥药效。

    谢汐松了口气,在他身边观察了许久,见他睡得越发踏实后才回到笼子里把自己关起来。

    哎,像他这样的好鸟,去哪找!

    谢汐缩成一团睡着了,梦里他看到江爸爸康复,江斜喜笑颜开,给他抓了一堆虫子,要喂他吃……

    一个激灵,谢小鸟被吓醒了,他才不要吃虫子!

    这时他看到厨房里有身影在忙碌,江斜起这么早吗?

    正想着就见江斜出来了,他还有些迷糊,听到厨房的动静后瞬间清醒,他几步走过去,说道:“爸你怎么……”

    在厨房里做早餐的父亲,一个身体轻快,满面荣光的父亲。

    江斜呆住了。

    江爸爸道:“吵醒你了?你再睡会吧,早餐马上就好了。”

    江斜木木的站着,这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

    江爸爸道:“我这一觉睡得特别好,感觉整个人都轻快了。”明明昨天还撕心裂肺得咳嗽,今天竟然好像一下子康复了,难道连老天都怜悯他的孩子,不忍心看他再受苦了吗。

    江斜回神,上前道:“我来,这……这些都交给我。”

    说着他夺走了江爸爸手上的活计,把他给推出厨房。

    江爸爸笑道:“爸爸觉得身体好多了,以后你早上多睡会,我来做早饭。”

    江斜看着锅里翻腾的面条,鼻尖一酸,低声道:“我不爱睡觉,早饭我来做。”

    江爸爸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掌,觉得自己又有了力气,觉得生活又有了希望!

    谢汐远远瞧着,心里舒坦多了……

    巨蟹斜的问题就是想要一个家?

    这倒是挺符合星座属性的,顾家的巨蟹座!

    接下来该怎样?爸爸的身体好了,是不是就能维系这个小小的家了?

    谢汐太乐观了。

    变故发生在三天后。

    江斜去上学了,身体变好的江爸爸忙完了家务,坐在谢汐身旁喂他吃谷粒:“小啾,从明天开始你就要自己在家了,我得出去找工作,小斜成绩好肯定能考上最好的大学,爸爸要给他攒学费……”

    谢汐习惯了江爸爸的“絮叨”,听多了还觉得挺开心。

    因为谢素的缘故,他对母亲有着天生的抵触情绪,可因为从未见过爸爸,所以对父亲反倒有些期待。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怎样的,但江爸爸给他的感觉很好,如果他能有爸爸,他希望是江爸爸这样的……

    一人一鸟相处融洽,就在谢汐吃饱喝足的时候,一阵惊天动地的响声打破了眼前的宁静。

    江爸爸惊慌失措,谢汐反应很快,他拿出神鉴,可是却因为体型缘故,画画的速度慢了许多,等他把异空间盾画出来,已经晚了……

    倒塌的房屋把江爸爸砸在里面,谢汐体型太小,一个小小的角落都足够他容身,江爸爸却……

    谢汐扑腾出来,想去救他,可等他靠近了才发现,江爸爸已经没了呼吸。

    一阵寒气直逼头顶,谢汐无法想象见到这一幕的江斜会怎样!

    不能让江爸爸死,不能让他……

    这时谢汐听到了仿佛天崩地裂的声音!

    他在这个世界第一次看到了天空,也看到了外头的光景。

    极远处的楼房都倒塌了,轰隆隆的地动声伴随着人们的惨叫,瞬息间繁华的城市成了一地废墟。

    谢汐头皮发麻,想到的是——江斜、江斜会不会有危险!

    他扑腾着翅膀飞起来,看到了一路狂奔回来的江斜。

    他额头受了伤,鲜血留下,把半边脸都染红了,可他管不了这些,他不顾一切跑回来……

    看到的就是彻底倒塌的家。

    这一刹那,世界似乎都静止了,江斜怔怔地站着,眼中一片空洞。

    谢汐心疼极了。

    他清楚地意识到,这个世界被抽离的魂意可能有些多,准世界的崩坏程度比其他的都严重……

    这时江斜抿着薄唇,动手开始掀满地的废墟。

    他们所在的房子是个城郊的平房,可即便如此,想用手挖出埋在下面的人也是痴心妄想。

    谢汐飞过去,想要制止,可在看到江斜的表情后,他无法阻止了。

    ——不看到结果,江斜是不会放弃的。

    他了解他。

    谢汐咬牙和他一起挖了起来。

    不管最后是怎样的,江斜需要面对,而他会陪他一起!

    巴掌的小鸟哪有什么力气,柔软的小翅膀连个石块都掀不动,可是江斜看到了他,看到了被灰尘染成了灰色的小鸟。

    “你……”江斜嗓子哑得不像样子,“你也想找到爸爸吗?”

    一句话戳到了谢汐的心窝子上,鸟儿不会哭,可是心会疼。

    江斜把他捧了起来,放在了胸口上,语气坚定道:“放心,我会把爸爸救出来的,一定会救出来的!”

    他振作起来,爆发了让人震惊的力量,把倒下的房梁全部掀开,慢慢的,他看到了破碎的桌椅、暖瓶、杯子,还有一只无力垂着的双手。

    江斜额间青筋鼓起:“爸!”

    他拼命掀开了最后的砖墙,看到了没有呼吸的父亲……

    谢汐小心的贴在他心口上,听到少年崩溃的恸哭声。

    谢汐闭了闭眼,心都揪成团了,倘若他没给他希望,是不是……

    “对不起……对不起……”谢汐明知道他听不到,可还是在努力地安慰着他。

    无法想象的悲痛蔓延了整个世界,谢汐感觉到了淅沥沥的雨水落下。

    他抬头,分不清江斜面上的是泪水还是雨水。

    少年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本来就漆黑的眸子此刻仿佛盘桓着黑云,压得人透不过气。

    他搬出了父亲的尸体,沉默地安葬了最后的亲人,他亲手在墓碑上刻下“江桓”二字,像石柱一样跪在了墓碑前,一守就是一整夜。

    谢汐努力安慰他,可惜江斜什么都听不到也看不到。

    谢汐急得不行,眼看着晨光升起,他去森林里画了果子努力拖到江斜面前:不吃饭还行,总得补充些水分啊,这样下去……哪里撑得住!

    整整两天,仿佛雕像一样的江斜终于动了动,他看到了眼前一堆红红的小浆果,看到了灰扑扑的已经辨不出原样的小鸟,也看到了它小小的黑色眼睛。

    “小……”江斜开口,声音像撕裂的风箱,他一时间竟没法说出完整的话。

    谢汐小声说:“别怕,我在这”

    柔软的啾啾声传到了江斜的耳朵里,刹那间融化了心口竖着的冷硬冰锥。

    他小心地将小鸟捧起来,眼泪也终于冲破了桎梏,无所顾忌地流了下来:“我们的家……没了。”

    谢汐心疼死了,小声道:“会好的,都会好的。”

    江斜靠近他,眼泪沾湿了他的羽毛:“爸爸走了,以后我会照顾你……以后我会代他好好照顾你……”

    谢汐心里难受极了,小心蹭蹭他,用尽全力安慰他。

    哪怕见效甚微,也好过让他一个人绝望。

    好在江斜已经从丧父的悲痛中缓和过来,尤其是看到了一直陪伴自己的小鸟,精神上也得到了些许慰藉。

    等他们都慢慢平稳了心情,天边忽然降下一道变蓝色的光芒。

    谢汐眼见看到,扑通着想推开江斜,可是力气根本不够。

    蓝光打在他们身上,一阵电流淌过,谢汐感觉到了一阵强过一阵的膨胀感。

    好像自己是个被充满气的气球,从干瘪状变成了大圆球。

    谢汐的视角也开始变了,他本来是仰望江斜的,慢慢地成了平视,最后竟成了俯视。

    谢肥啾眨眨眼,一脸惊悚地看着被自己压在身上的少年。

    怎么回事?

    是江斜缩水了,还是他变大了?

    “江斜?”这一开口,啾咪声都大了数倍不止,谢汐自个儿把自己给吓了一跳。

    江斜看着眼前的超大号灰球球,也愣住了。

    作者有话要说:  是的,这次是末日。

    想把这段一口气写过去,只能让龙长长出马了!

    接下来就是甜萌宠啦。

    晚上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宁凡小六子柳云烟〕〔隐婚总裁的神秘宠〕〔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小精灵之第五天王〕〔容姝傅景庭〕〔少年归来叶辰
  sitemap